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第153節

  “什麽,跟丟了?”

  聽到胖子的話,我心中瞬間一沉,想到前麵看看究竟是怎麽回事,可是有胖子那肥墩墩的身體擋在前麵,根本過不去。隻好對胖子說道:“先別急,你再好好觀察觀察,他們十幾號人不可能走遠。”

  “還觀察個屁呀!”胖子急道:“地下連個腳印都沒有。”

  我心說壞了,當時因為害怕被對方發現,我們就沒敢跟得太緊,沒想到現在反而找不到長腿禦姐他們的蹤跡了。

  “會不會是這條盜洞裏有什麽岔路口,我們沒注意到?”我問道。

  “這不太可能,一路上我都在做記號,如果這條盜洞裏真的有岔路口,我應該能看到。”殿後的王援朝說道。

  “就這麽一條盜洞,又沒有其它的岔路口,那他們十幾號人還能人間蒸發了不成?”我自言自語道。

  沒等我說完,就見懶漢又在哆嗦起來。

  胖子笑道:“喂我說懶漢兄弟,您能不能別老這樣,膽子這麽小還幹盜墓,說出去怕是會笑掉人家大牙。”

  懶漢卻不停的擦汗道:“一定是山神爺爺把他們全都抓走了。”

  “你能不能別老嚇唬我們?”

  “我真沒嚇唬你們。”懶漢唉聲歎氣的說道:“你們怎麽就不相信我的話呢?這地方真的有山神,他們肯定是被山神抓去了,跟當年左耳村被抓走的獵戶一樣。”

  “你們可知道,為什麽左耳村附近都是山,飛禽走獸什麽都有,我們卻從不吃野味,隻是自己種稻子,或者下山買米嗎?就是因為上山打獵的都被山神爺爺給吃光了呀。”

  “你可得了吧!張口山神閉口山神,當胖爺我眼瞎呀,就這麽屁大的地方,怎麽不見半點山神的影子。”胖子罵道。

  “就在那,就在那,山神的頭從土裏冒出來了,它在瞪著我們……”懶漢突然麵色驚恐的趴在地上,砰砰砰的不斷磕頭:“山神爺爺饒命。”

  我見懶漢頭都磕出血來了,似乎還真有情況,連忙給王援朝使了個眼色。

  王援朝跟我們換了一個位置,然後猛然打開手電筒,朝著懶漢磕頭的方向走去。

  王援朝用的是典型的偵察兵姿勢,左手拿槍,右手拿手電筒,這樣遇到任何危險都可以第一時間朝著目標開槍。

  我跟胖子在後麵緊張的問道:“怎麽樣?發現什麽了沒有。”

  王援朝仔仔細細搜索了一會兒,最後衝我們搖搖頭。

  胖子頓時氣的一腳踹在懶漢的屁股上:“行了,你他娘的別磕頭了,消停點吧!還山神呢,這破盜洞裏除了石頭就是爛泥巴,我看你丫的肯定是毒癮犯了產生幻覺了。”

  說完,胖子也不再理會懶漢,而是征求我的意見:“叮當你拿個主意,咱們還往不往前走了?”

  我見懶漢很緊張,覺得他常年吃曼陀羅花,身體肯定早就被掏空了,再繼續走下去,肯定是個累贅,便說道:“先回村修整一下再說吧!”

  “也好。”胖子點點頭。

  雖然我們一路上都是跟著別人在走,但好在路上都留了記號,想要回去並不太難。

  我跟胖子剛準備掉頭,就見前麵搜索的王援朝突然說道:“叮當你快過來看看,有發現!這地方好像有一個廢棄的地下工程室。”

  “地下工程室……”我跟胖子詫異的對視了一眼。

  這裏真的藏了一座古墓嗎?為什麽我們一路走來,看到的東西都不是古墓裏應該存在的東西,現代防空洞,長長的隧道,現在又多了一間地下工程室。

  這到底是幾個意思。

  等我和胖子趕過去的時候,果然發現在盜洞的盡頭有一處廢棄的工程室。整座工程室都是用混凝土澆築的,外麵還有一扇刷的綠油漆的大鐵門,門上掛著一個骷髏狀警示牌:工程要地,閑人免進。

  王援朝不管三七二十一,就一腳踹開了門。

  我們打著手電筒進去之後,發現工程室裏堆滿了各式各樣的電子儀器,不過早就不能用了,上麵

  掛滿了蜘蛛網和鐵鏽,顯得無比蒼涼。

  最令人難以置信的是,在實驗室的地上竟然堆滿了一具又一具被白布遮蓋的屍體。

  胖子目瞪口呆的看了好半天,才回頭問我們:“媽的!哪來的這麽多死人。”

  我罵道:“廢話,誰知道哪來的。”

  沒想到懶漢卻激動得說道:“我聽說過。”

  “你聽說過?”我一頓,連忙問懶漢到底是怎麽回事。

  懶漢一本正經的說道:“說起來,你們可能不信,這裏曾經駐紮過大批的解放軍,據村裏的老人說,當時一隊隊的解放軍坐著卡車開進山裏,可壯觀了。”

  “解放軍駐紮在這裏?”我噗嗤一聲就笑了,商丘這地方也不是什麽戰略要地,更是窮的耗子都流眼淚,解放軍來這裏幹啥,打醬油?

  沒想到王援朝不嫌髒,飛快的掀開了一塊白布,那屍體頓時映入眼簾。

  屍體的皮肉早就腐爛光了,隻剩下了殘破的骨頭架子,還有一身破破爛爛的草綠色軍裝。

  王援朝仔細辨認了一下屍體胸口的紅色五角星說道:“懶漢說的沒錯,這裏麵躺著的都是當兵的,隻是有些年頭了,這還是幾十年前的老軍裝。”

  “還真有啊!”胖子大眼瞪小眼的看了半天,才說道:“我去,這種大規模的地下工事,不是隻有邊境線上才有嗎?為什麽會出現在商丘這小小的窮山溝裏。”

第266章 死亡日記

  王援朝反問胖子:“你聽說過六十年代,河南的萬人失蹤事件嗎?”

  “臥槽,萬人失蹤?”胖子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援朝兄弟,胖爺我讀書少,你可別嚇唬我,這麽多人一起失蹤,我怎麽從沒在新聞上看過。”

  我也一臉吃驚的望著王援朝。

  王援朝解釋道:“這件事早就被封鎖了,也隻有當過兵的才知道,我之所以知道,也是老班長告訴我的。當時中國和蘇聯鬧翻了,蘇聯在邊境線上陳兵百萬,並且亮出了核武器,想讓中國服軟。但年輕的中國怎麽會屈服於蘇聯的淫威?生死存亡之際,國家隻能緊急調動部隊在好幾個地方開鑿大山,建造導彈基地,用來跟蘇聯對抗!我猜眼前的這個土坑,就是當年未完工的導彈基地之一。”

  “要建造一座導彈基地是非常困難的!需要挑選敵人意想不到的窮山辟野,還要把一整座山都給掏空。當時咱們的科技不行,要挖山,隻能靠大量的民工拿命去填,這種事又不能說出去,所以才有了所謂的萬人失蹤事件……”

  “不管怎麽說,為了國家,這點犧牲還是值得的。”說到這,王援朝幽幽的歎了口氣。

  王援朝雖然說的很簡短,但我跟胖子還是聽明白了到底是怎麽回事。

  “我去,難怪胖爺總覺得不對勁,這破地方怎麽跟個地下堡壘似得,原來是導彈基地啊!那咱們現在闖入了國家禁地,回頭會不會被抓起來?”胖子臉色蒼白的問道。

  我拍了拍胖子肩膀說道:“放心吧!你看這間工程室裏堆滿了灰塵,導彈發射井什麽都也沒看見,很明顯是一座廢棄的基地。”

  說完,我便蹲下來,好奇的去檢查了一下那些被白布蓋著的屍體。

  我覺得有一點很奇怪,按照咱解放軍的光榮傳統,就是出了天大的事,也會把犧牲戰友的屍體帶走,為什麽這裏會留下那麽多屍體呢?

  還有好好的一個導彈基地,儀器設備什麽的都搬進來了,幹嘛挖一半就不挖了?

  我向王援朝提出了自己的疑問。

  王援朝點點頭說道:“沒錯,上過戰場的都有過命的交情,不會丟下兄弟們的屍首不管的。我打對越反擊戰的那會兒,撤退的時候敗的那麽慘,卻依然為了救回連長的遺體,全連上刺刀,跟他媽越南人拚了!不拋棄,不放棄,這是我軍的優良傳統。”

  “修建這座導彈基地的時候,肯定發生了什麽大事!所以這些戰士的遺體才沒來得及帶走。”王援朝皺著眉頭道。

  不知為什麽,冥冥之中,我總是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我覺得這些解放軍戰士的死,很可能跟懶漢口中的山神有關!

  所以現在第一個要搞明白的,就是這些解放軍戰士到底是怎麽死的?我從背包裏取出一副手套戴上,然後便小心翼翼的檢查起了麵前的骸骨。

  這具骸骨早就已經風幹了,散發出一陣陣的黴味,白森森的骨架子上還有蜘蛛在結網,身上草綠色的軍撞被撕的七零八散的,顯得異常的悲壯。

  我發現死者的嘴巴長得很大,雙手也蜷曲成爪,似乎在臨死前遭受過巨大的痛苦。

  當我的視線繼續往下移動的時候,發現死者的褲兜鼓鼓囊囊的,好像塞了什麽東西一樣。於是趕緊用手去摸,沒想到竟然掏出來了一個日記本。

  日記本很厚,封麵上印著紅豔豔的毛主席形象,由於時間關係,紙張已經泛黃發黴,捏在手上濕漉漉的。我都不敢去翻,生怕一個不小心,將這東西給弄散了架。

  “胖子過來幫幫忙!”我衝胖子喊道。

  胖子在潘家園混了很長時間,對於古代書籍的處理很擅長,我需要他的幫忙。

  “好嘞。”胖子對這本日記顯然也很感興趣,屁顛屁顛的就跑過來,像老太太繡花一樣將日記上的灰塵給抖落。

  而我則往手上吐了口唾沫,翻開了這本神秘日記的第一頁!

  第一頁隻有一行簡單的日期:一九六三年春。

  第二頁開始出現了字,我眼神一變,趕忙念了起來。

  “今天,是一個開心的日子,因為上級給我們412工兵連下達了重要的任務。讓我們開鑿牛蹄山,建造河南第一個導彈基地!一大早,我們連的戰士們就興高采烈的上了卡車,一批批的進了山,爭著搶著搬設備,我們的目標是提前完成任務,為國爭光。”

  很正常,於是我連忙翻到第二頁。

  “第二天,我們正式開鑿隧道,天氣雖然酷熱,但卻難不倒我們。我們高唱著社會主義好,頓時覺得身體充滿了力量。”

  同樣正常。

  我翻日記的速度越來越快,第三頁,第四頁,等我第五頁的時候,終於出現了一點不對勁。

  “第五天,一切照舊,但我總覺得背後有東西在盯著我,我問了其他戰友,他們也覺得後背涼涼的……”

  “第十天,前麵的工程出事故了,據說死了不少工兵連的弟兄,連長說是塌方。但我覺得不是,因為我看抬出來的弟兄,基本沒有一個是完好的,好多人腿腳都沒了,還有一個傷員整個下半身都不見了,那傷口就像是被什麽爪子給撕裂一樣,好可怕。”

  “第十五天,還在死人,每天都有兄弟從施工現場抬出來,傷勢輕的被送出了牛蹄山,傷勢重的直接放棄了治療,有人說這座山裏有妖怪,我們都害怕了。連長說死了的都追認為烈士,大家的情緒才有所緩和。”

  “第十六天,大批野戰部隊開上了山,負責保護我們的安全,我們的工程任務,也莫名其妙升級成為了戰鬥任務,好奇怪。”

  “第二十天,天啊,那究竟是什麽?我一分鍾都不想在這裏呆下去了,誰來救救命,我還沒結婚,不想這麽快就死……”

  日記到這裏就戛然而止,顯然還沒寫完這個倒黴的解放軍戰士就遭遇了不測。

  我回頭跟胖子王援朝對視了一眼,他們的臉色都很不好。

  看來我們低估這個地方了,如果日記本裏記載的東西現在還活著,那肯定不是我們能夠對付的!

  此刻懶漢已經恐懼的大喊大叫起來:“天啊,一定是山神爺爺,一定是。”

  我剛想讓懶漢鎮定點,卻忽然覺得腳腕一涼。

  低頭一看,不知什麽時候竟有一隻慘白的手從泥土裏伸出來,好像日本恐怖片裏的貞子一般,抓住了我的腳腕!

  那隻手實在是太白了,白得毫無血色,而且指甲奇長無比,仿佛血紅色的鉤子,一根根嵌進了我的肉裏。

  我腦袋頓時就炸了,身上的汗毛也豎了起來,再也顧不上日記本,拚了命的去踢腿,想甩掉那隻白手。

  奈何那隻白手的力氣實在是太大了,不但掙脫不掉,還拖著我一個成年人到處跑!

  我幾乎嚇得失去了理智,混亂之中便掏出了手槍,心中想著,甭管這白手到底是什麽東西,先給它來一槍再說。

  可沒等我來得及瞄準,就聽到地下室外的鐵門‘咯吱’一聲被推開了,無數人湧進來,那隻手也嚇得縮回了土裏。

  我這麽一猶豫,手槍頓時沒拿穩,掉在了地上。

  我著急的想要去撿槍,卻被一個衝過來的黑西裝給死死的按在地上。緊接著,胖子,懶漢也全部被陸續衝上來的黑西裝給撲倒。

  王援朝大驚失色的端起了AK47,按住我的那個黑西裝立馬將手槍打開保險,然後頂在了我的頭上,冷笑道:“朋友,最好把槍放下,否則我不能保證自己會不會走火!”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章節目錄
陰婚不散:鬼夫請你正經點 我的老婆是薩滿 陰陽鬼術 末日刁民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解剖師:新概念法醫 古境魑魅 異常生物見聞錄 詭麵金剪 豔骨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殺人遊戲之謀殺感應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白夜追凶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作者:道門老九  所寫的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