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第146節

  千石紛飛,將袁紹幾十萬大軍打的人仰馬翻!

  後來為了感謝馬鈞,曹操特別破格將他提拔為曹魏大官,可惜那個時代終究是看不起工匠的,最終馬鈞受到朝廷排擠,鬱鬱而終。

  後世也證明了馬鈞的連弩發明在諸葛亮之前,諸葛亮的確存在抄襲剽竊的成分,馬鈞甚至被外國人尊稱為中國的愛迪生。

  我是萬萬沒想到,這艘船竟然是馬鈞造的,但換句話說,除了馬鈞這個發明狂魔,誰能造得出這麽精致的幽靈船和木偶?哪怕是現代的高科技都很難辦到吧。

  我當下激動得問胖子:“胖子,快,後麵還有了嗎?繼續翻譯出來。”

  胖子嘴裏念叨了一會兒,就說道:“後麵就是馬鈞發牢騷的時間了,他說他空有一腔抱負,卻無法施展,皇帝也嫌他囉嗦,就把他趕去修墓了。但馬鈞這老頭子做什麽事都勤勤懇懇,所以花了足足五年的時間,才造出了這艘靈船,以及航道,他說這艘靈船可以連接陰陽,讓先皇在死後繼續巡視陽間。”

  “為了守護墓穴,他在船上安排了最精妙的機關,飼養了無數屍鼠,每隔一段時間,靈船都會載著屍鼠去下遊補給食物。等等,後麵還有一句話,靈船停泊之日,群鼠捕獵之時!”

  胖子轉過頭來,迷茫的問我們:“叮當啊,這句話什麽意思?”

  胖子這句話還沒問完,隻聽見幽靈船忽然‘咣當’一下,不知道撞到什麽東西上了,我們三個腳下一滑,全都栽倒在了船上。

  我連忙拿起燈籠往前方照去,這才發現不知何時,逆流向上的黑色小溪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承載我們三個的大船,真的就好像通往陰間的幽靈船一樣,停泊在了半山腰上。

  胖子痛苦的捂著腦袋說道:“這他娘的怎麽回事,還沒走多遠呢,怎麽小溪就到頭了?”

  我也有些鬱悶,按照常理來說,溪水的源頭一般都在山間的瀑布處,可這條船怎麽就停泊在光禿禿的半山腰了,我們腳下可是一滴水都沒有啊。

  還有那條黑色的小溪上哪去了,怎麽會無緣無故的消失?難不成這裏頭還有什麽機關,我們並未發現。

  就在我們不知道接下來怎麽走的時候,幽靈船上再次響起了一陣刺耳的風鈴聲。那鈴聲叮鈴鈴,叮鈴鈴的響著,就如同蟲子在絮絮的蠕動,把我們嚇了一跳。

  風鈴聲響的越來越淒厲,仿佛無數厲鬼爬上船,要向我們索命!又像是某種信號,在召喚著什麽東西出來。

  伴隨著風鈴聲的響起,我還發現黑漆漆的船上,出現了一雙碧綠的眼睛,那雙眼睛就跟黃豆一般大小,盯著我眨來眨去。

  緊接著,兩雙,三雙……越來越多的眼睛從黑暗中冒了出來,滿船的童男童女眼睛全都亮了!

第252章 穿越火線

  我和胖子目不暇接的看著這一幕,隻見那些眼睛越冒越多,到得後來已經是重重疊疊,數也數不清了。

  “糟糕!”胖子咽了口唾沫,說話都有點大舌頭。

  王援朝的臉色也很難看。

  “胖子,這……這些到底是什麽東西?”我問道。

  “你看看地上那隻屍鼠就明白了。”胖子把手往甲板上一指,我這才發現那隻被王援朝刺傷的黑老鼠,一雙綠油油的老鼠眼,在黑暗中忽閃忽閃的,跟周圍那些碧綠的眼睛一模一樣。

  “我去,這一整艘船上都是屍鼠?”我腿肚子都在打顫,差點沒把尿給嚇出來。

  “嗯,沒跑了,想不到胖爺風裏來雨裏去的,一件古董沒撈到,最後成了耗子的晚餐。”胖子說道:“胖爺算是明白刻在木偶上的最後一句話是什麽意思了!靈船停泊之日,群鼠捕獵之時,那意思就是說啊,隻要這破船停了,船上的耗子就會紛紛蘇醒,然後將所有活的東西統統吃掉。”

  “造這船的人叫什麽來著,對,馬鈞,馬鈞這老王八犢子太缺德了!胖爺要是僥幸不死,肯定把他爺爺奶奶,大叔大伯,二姑舅舅的墳一塊挖了。”胖子罵道。

  胖子罵的話,我是一句都沒聽進去。我現在隻是在想,大家應該怎麽辦?

  畢竟我們現在隻有三個人,還有兩個是拖油瓶,光靠王援朝一個人怎麽能帶我們殺出重圍?

  更何況王援朝手裏隻有一把傘兵刀,連手槍手榴彈等等家夥事兒都沒有,這一切幾乎都給我們宣判了死刑。

  “叮當,待會你跟胖子先走,我殿後。”王援朝麵色沉重的說道。

  雖然隻是一句簡單的話,卻讓我心裏暖暖的。

  “那你呢?”

  “別管我,你們能跑多遠跑多遠,我自己會想辦法的。”王援朝一邊說一邊帶我們退到了船頭的篝火旁。

  “那怎麽行!”我於心不忍。

  “時間緊迫,再耽誤下去一個都走不了。”王援朝瞪了我一眼,然後也不怕燙,伸手從篝火裏扒拉出了幾條燒的正旺的木頭,丟在了我們的腳下。

  然後繼續撬甲板,把火越燒越大,很快就在船頭和船身之間布下了一條熊熊燃燒的火線。

  這火燒的格外旺,把我們的臉都給映紅了。

  我知道王援朝的意思,他是想用火焰來嚇跑那群老鼠,再不濟也能拖延時間。自然界的動物天生都是怕火的,人類之所以能夠在許多動物裏脫穎而出,戰勝老虎猛獸,就是因為學會運用了火。

  王援朝的動作輕車熟路,看來不是第一次幹這事,想必在越南打仗那會兒沒少用這招驅逐猛獸。

  我和胖子閑著也是閑著,當下提著燈籠給他幫忙,但船上那刺耳的風鈴聲實在是太討厭了,伴隨著呼呼的狂風,淨往人腦殼裏鑽。

  我氣的想把這風鈴給砸了,但又找不出這風鈴聲到底是從什麽地方發出來的。

  等我們將火線布好之後,已經累得上氣不接下氣了,船上那些密密麻麻的眼睛依舊在盯著我們,就如同一團團綠色的鬼火,不過不知道什麽原因,它們始終離我們很遠。

  我們幹脆坐在船頭休息起來。

  這時候風鈴聲也漸漸的停了,胖子不禁眉開眼笑:“嘿嘿,還是援朝兄弟有辦法,點上一把火就把這幫臭老鼠給嚇懵逼了,這叫什麽,這叫不戰而屈人之兵!兵法的最高境界呀。”

  我卻沒胖子那麽樂觀,看著那一雙雙詭異的眼睛,我總覺得這幫老鼠將我們團團包圍,肯定不會輕易饒過咱們。

  這幫小鼠崽子可是餓著肚子的!

  所以我趕緊讓胖子提高警惕。

  我猜的果然沒錯,我們才歇息了十幾秒,船上那些童男童女木偶就發出了咯吱咯吱的聲音,那感覺就好像是在啟動什麽大型機關一樣。

  緊接著,原本應該麵向左右兩側的木偶,竟也開始旋轉,全部麵向了我們。

  在我們膛目結舌的目光中,木偶們一個個張開了嘴,好似機關槍,一發發的往外吐著無數長著碧綠眼睛的大老鼠。

  沒錯,它們吐出的是老鼠!

  這些老鼠一個個身體黝黑,肚子滾圓,但眼睛珠子卻如同金魚一般暴凸出來,散發出不正常的綠光,顯然是死人肉吃多了,所以眼珠子也會變得這麽碧綠。

  老鼠們從木偶嘴裏爬出來之後,就仿佛打了雞血似得,蹭蹭蹭的朝著我們湧過來,將船頭給圍得水泄不通。

  “臥槽,不帶這麽玩的。”胖子一屁股癱坐在地上。

  我們萬萬沒想到,不光木偶的腦袋是空的,連木偶的肚子也是空的,裏麵養的都是屍鼠!

  隻要船停了,機關就會控製木偶張嘴,將那些惡心的屍鼠全部給放出來。

  看見我們三個新鮮的獵物,屍鼠群頓時興奮了起來,好像黑色的潮水,鋪天蓋地的朝我們聚攏過來。即便是這樣了,木偶的嘴巴裏還有屍鼠在往外跳,我真不知道這艘船上到底藏了多少屍鼠。

  眼見來了這麽多同伴,先前被我們刺傷的那隻屍鼠,瞬間興奮了起來,但見它眨著狡黠的小眼睛,一個勁的衝胖子唧唧叫,仿佛再說這下你死定了。

  胖子氣的衝過去就去一腳:“媽的,連你這個小鼠崽子也敢嘲笑胖爺!”

  “不要。”我想阻止胖子,但已經來不及了。

  胖子這一腳正好踩在了那屍鼠的腦袋上,屍鼠的身體好像爆裂的西瓜,迸濺出了一大灘粘糊糊的黃色液體,濺了胖子一褲腿,看得我直想吐。

  連胖子自己都覺得惡心,想把那粘糊糊的液體給甩掉,卻怎麽甩都甩不掉。

  “胖子你可闖大禍了!”我說道:“你既然知道屍鼠是群居動物,為什麽還當著這麽一大幫子屍鼠的麵,活活踩死它們的同類?這不是拉仇恨下戰書嘛。”

  胖子顯然沒想到這一點,聽我這麽一說,頓時哆嗦了一下:“臥槽,那怎麽辦?叮當咱們還有救嗎?”

  我苦笑道:“你看看那群屍鼠就知道有沒有救了……”

  原本我們在船頭布了一條火線,隻要火不滅,屍鼠是不敢衝過來的。它們最多也就在火焰周圍伸著腦袋觀望觀望,望著我們流口水。

  我們有足夠的時間耗下去。

  但現在胖子這一腳,算是徹底挑起了屍鼠群的怒火,它們開始朝我們發起了悍不畏死的進攻!

  一隻隻屍鼠瘋狂的往火堆裏衝,前麵的屍鼠被燒焦了,後麵的屍鼠立刻頂上。一時間空氣中滿是燒焦的味道,還夾雜著古怪的肉香。

  這肉香更加刺激了後麵那些老鼠的食欲,它們幹脆什麽也不管了,直接啃起了同伴的屍體,吃飽了自己再衝進火堆裏送死。

  那一雙雙仇恨的眼睛,還有白森森的牙齒,看得我和胖子不寒而栗,這他娘的是要跟我們不死不休啊!我覺得要是真被這群老鼠給攆上了,那估計會被咬的連骨頭渣子都不剩。

  片刻的功夫,屍鼠們就用屍體硬生生的在火堆裏鋪出了一條路,望著越來越近的鼠潮,我隻覺得一股寒意控製不住的湧上心頭。

  “援朝,待會要是老鼠全上來了,你給我個痛快行不行?”我無助的看著王援朝說道:“我真不想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肉被一塊塊咬掉……”

第253章 血戰屍鼠群

  “嗯。”王援朝沉重的點了點頭:“當務之急還是堅守船頭,能守多久守多久!”

  說到這,他就抓起一個燒的正旺的火把,直接丟入了屍鼠群中。

  我跟胖子也依樣照做,接二連三的火把丟出去,將屍鼠群打的一陣騷亂,有幾隻倒黴的屍鼠粘在了火上,頓時變成了一個個火球,尖叫著四處亂竄,發出唧唧唧的慘叫聲。

  我趁著屍鼠群騷亂之際,又撬起了一大把木材,填補剛剛被鼠群衝開的火線!

  在此過程中我發現了一個問題,這些屍鼠有胖有瘦,瘦的屍鼠身體幹癟癟的,有氣無力。胖的屍鼠肚皮卻是圓滾滾的,爬行速度特別快,而且隻要一沾到火,馬上就會燒起來。我斷定這些屍鼠之所以可以一覺睡個幾十年幾百年,就是因為肚子裏積攢了厚厚的脂肪可以消耗,就跟動物冬眠是一個道理。

  脂肪是大火最好的助燃物,所以我讓王援朝和胖子扔火把的時候,瞅準了胖老鼠砸,燒死它丫的!

  這一招果然奏效,短短幾十秒內,就有十多隻屍鼠被點燃。火焰將它們的毛發一寸寸的燒的揪了起來,劇烈的疼痛讓它們紅著眼睛,仿佛西班牙鬥牛一般,看到東西就撞。

  於是周圍更多的屍鼠被火球撞到,變成了新的火球,一時間成片成片的屍鼠葬身火海,空氣中滿是烤肉的香味,還有油脂的怪味。

  有的屍鼠已經被燒成了一塊黑炭,可身體還在冒著煙,場景慘不忍睹。

  我們強大的防線,終於讓屍鼠群膽寒!

  此刻這些黑老鼠的眼神中再也沒有剛才的饑餓了,反而充滿了恐懼和不安,它們發出唧唧唧的聲音,好像是在交流著什麽。

  然後便如同黑色的潮水一般,一個個夾著尾巴往後退。

  但它們並沒有乖乖的爬回木偶裏,而是退到船艙處抱成一團,使勁的抽著鼻子,仿佛是在嗅什麽美食。

  “不對,這些屍鼠有點不對勁。”我皺著眉頭說道:“它們被我們燒死了那麽多同伴,應該知難而退才對,怎麽還圍著我們?”

  “是啊,哪怕是自然界最凶狠的漠北蒼狼,在同伴被獵人打死了三分之一後,也會掉頭就跑,這些老鼠就不知道害怕嗎?”王援朝同樣表示不解。

  看到屍鼠們還在抽著鼻子,王援朝也下意識的嗅了嗅,很快他就臉色一變叫道:“我知道了,它們嗅到了人的血腥味!”

  “血腥味,哪兒來的血腥味?”我好奇的問道。

  這時我發現胖子好像做錯事的孩子一樣,把手往屁股後頭藏,立馬上前拽起了胖子的手。

  果然,胖子那肥嘟嘟的手掌上有一道新鮮的血口子,那血還在往外淌。

  “胖子怎麽回事!”我氣急敗壞的罵道。

  “剛……剛剛撬木頭的時候,一不小心劃傷了。”胖子不好意思的說道。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章節目錄
陰陽先生的奇聞異事 追蹤師 超級驚悚直播 絕望遊戲 我的老婆是薩滿 清明上河圖密碼5 解剖師:新概念法醫 風水異事 古境魑魅 陰婚來襲:鬼夫夜夜寵 十宗罪6(出書版) 神探蒲鬆齡係列 談談情說說案 白夜問米 陰婚不散:鬼夫請你正經點 陰陽鬼術 末日刁民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異常生物見聞錄 詭麵金剪 豔骨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殺人遊戲之謀殺感應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作者:道門老九  所寫的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