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第144節

  經胖子這麽一提醒,我發現眼前的情景,果然跟當年胖子外公的遭遇一模一樣。

  甚至連遇到的孤魂野鬼,也是驚人的相似!都是黑壓壓的一片,都是一聲不吭,都是看不到臉。

  “先別慌。”我緩了一下怦怦亂跳的心髒,然後示意胖子冷靜下來:“你們看,這些人影似乎並不是孤魂野鬼,他們身上都穿著清一色的古代鐵甲。”

  “鐵甲?”胖子臉色一變:“這不就對了嗎?咱們來的時候,司機師傅還說商丘這個小縣城在三國時期是兵家必爭之地,是曹魏的地盤,那這山裏的古墓裏埋葬的不就是曹魏士兵的亡魂嗎?”

  “完了,完了!這該死的四姑娘,有寶貝不想著胖爺,光把胖爺往鬼窩裏帶……”

  我沒理會胖子的胡言亂語,而是跟王援朝仔細觀察著岸邊那些黑壓壓的人影,我發現這些人影的身材都很高大,頭上挽著古時候的發髻,身上披著鏽跡斑斑的鎧甲,可就是看不見臉。

  有些人影身上還掛著什麽綠油油的東西,就仿佛亂墳崗裏的鬼火一般。

  “媽的,這些家夥把路都給堵住了,咱們得另外找條路!”

  雖然胖子已經嚇破了膽,但他說的沒錯,在沒有摸清楚岸邊這些人影是怎麽回事前,最好不要貿然下去。

  可是此時的大山已經一片漆黑,去過深山的人都知道,山裏頭的光線跟山外的光線是不一樣的。上外還是夕陽西下,美麗的晚霞鋪滿雲層。但山裏頭卻已經伸手不見五指了,在沒有任何裝備的情況下,光靠一隻手電筒,我們根本就找不到出路。

  就在我們三個商量著應該怎麽逃的時候,小溪上的那艘白色幽靈船,再次傳來了一陣刺耳的鈴聲。隨著鈴聲響起,剛剛還興奮的手舞足蹈的村民們,紛紛將殺人一般的目光投向了我們。

  “耳朵,換大餐!”

  “美味的大餐……”村民們口中不斷的喃喃著。

  我見這些村民就像是中了魔咒的僵屍,開始一步步向我們逼近,就知道要壞事!

  胖子也發現了村民的異常,連連拽著我的衣服說道:“小叮當,你他娘的快拿個主意啊,這幫村民又要割咱們的耳朵了……”

  王援朝那邊已經動手了,隻見他使出了一個漂亮的擒拿動作,就將麵前一個村民的胳膊給卸掉了,然後搶過對方手中的木棍,砰的一下將另一個村民打暈。

  我被那一陣陣的鈴聲吵的心裏發慌,根本想不出主意來,這時忽然發現小溪的水似乎開始向上流了,頓時靈光一閃,衝王援朝和胖子招呼道:“快,跟我一起跳上船。”

  “李叮當,你是不是瘋了?胖爺是讓你好好琢磨琢磨怎麽逃跑,不是讓你去給灶王爺當祭品。”胖子吐了口唾沫說道。

  “別廢話,不想死就照做。”我大手一揮,指了指戲台子下的小溪說道:“你們看,小溪已經開始倒流了,這就意味著幽靈船要往回開了!既然咱們已經無路可走,與其困在這裏被村民割掉耳朵,倒不如登上幽靈船去看看所謂的灶王爺到底是個什麽玩意。”

  胖子本來還想對我破口大罵,聽我這麽一解釋,頓時就明白我要做什麽了,翹起大拇指哈哈大笑道:“小叮當,你這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啊!頗有革命戰士的氣概,真有你的。”

  “別廢話,一二三跳!”

  我閉著眼睛大喊一聲,就帶著胖子和王援朝撲通撲通的跳入水中,然後奮力的朝著幽靈船的方向遊去。好在幽靈船的速度並不快,我們加把勁絕對能追的上。

  戲台子上的那些村民,眼見我們跑了,紛紛跳下水追趕,結果已經喪失了理智的他們根本就不會遊泳,一個個跟旱鴨子似得在水裏掙紮,轉眼間就淹死了好幾個。

  這麽一來二去,也就沒人繼續追我們了……

  我們暗暗鬆了一口氣,一邊吃力的劃水,一邊觀察前麵那艘幽靈船的動靜。

  果然,那艘幽靈船開始返航了,隻見船上的風鈴聲漸漸的變小,理都不理戲台子上的村民,陰森森的朝著上遊開去。

  我們此刻離幽靈船隻有三四米的距離,唯恐被船上那些童男童女發現,便沒有再劃水,而是停止了手上的動作,任憑水流帶著我們前進。

  而隨著越來越近,我也終於看清楚幽靈船兩邊的童男童女是怎麽回事了!

  那根本就不是什麽真人,而是木偶,木偶的臉和脖子都開裂了,手臂也腐爛不堪,看起來有些年月了,隻是塗在上麵的顏料還是那麽的鮮豔。

  

第248章 通往陰間的船

  看到那些栩栩如生的木偶,胖子氣的破口大罵:“呸!沒想到胖爺一世英名,竟然會被這麽個木偶人給嚇尿。 這要是傳出去,胖爺以後還怎麽在潘家園混?”

  “媽的,估計剛剛岸邊的那些黑影也不是什麽孤魂野鬼。”

  我聽胖子好像小火車一樣,不斷的發著牢騷,心中就是一急,連忙捂住了胖子的嘴巴。

  這死胖子也不看看我們現在在什麽地方,萬一驚動了前麵的幽靈船,我們三個還怎麽去找灶王爺廟?

  沒想到,想什麽來什麽,我剛剛堵住胖子的嘴,就聽到幽靈船上傳來了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那聲音又快又急,就仿佛有一隻個頭挺大的動物踩著甲板亂竄一樣。

  不好,船上果然有東西!

  我當下就給王援朝使了個眼色,王援朝早就已經準備好了,在水中撲通撲通的就往前遊了好幾米,然後三兩下就爬上了幽靈船。

  我和胖子這時候也顧不上暴露了,跟著王援朝一起上了船。

  那船上的東西好像知道我們三個要抓它,嘰嘰嘰叫了幾聲,就將船上的綠燈籠全都吹滅了。

  一瞬間,整個幽靈船都陷入了極端的黑暗當中。

  “他娘的,這到底是什麽東西?嗖的一下就沒了。”胖子一邊說,一邊走到童男童女那裏,搗鼓著它們手裏的燈籠,似乎想看看能不能再次點亮。

  “別瞎忙活了,我們沒帶打火機。”我笑著將手電筒照過去說道。

  “不對!”胖子抱著手裏的大燈籠突然說道:“叮當,你他娘的過來看看,這燈籠裏裝的好像不是蠟燭。”

  我頓時一陣好奇,古代的燈籠不都是靠蠟燭點亮的嗎?難不成還能安個電燈泡?要真是電燈泡那可真把我下巴都給驚掉了。

  我帶著一臉的好奇,慢慢的走到了胖子那邊,胖子直接把燈籠遞過來,讓我自己看。

  一看到手裏的燈籠,我也呆住了。說實話我還從未見過這樣的燈籠,整個燈籠是用竹條編織而成的,外麵罩著一層細膩的綠紗,拿在手裏就像是一個沒成熟的小南瓜,但燈籠裏麵放著的並不是什麽蠟燭燈油,而是一塊綠油油的石頭。

  我小心翼翼的用手指碰了一下,石頭上還有餘溫。

  這是怎麽回事?

  難道剛剛明亮無比的燈籠,就是靠這塊綠石頭在發光?

  就在我和胖子望著那塊石頭冥思苦想的時候,王援朝氣喘籲籲的回來,他將傘兵刀插回到了褲腰,搖搖頭說道:“那東西的速度奇快,一眨眼的功夫就沒了,不過我能判斷那東西絕對不是人,咱們接下來得小心點,這艘船太危險了!”

  王援朝一口氣把話說完,見我們都沒搭理他,頓時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我苦笑著將手裏的燈籠遞給王援朝:“援朝兄弟,你認識這燈籠裏的綠石頭嗎?燈籠裏根本就沒有蠟燭,卻可以靠一塊石頭發光發亮,這艘船不會真的駛向陰曹地府吧?”

  王援朝嚴肅的用傘兵刀將石頭給撬了下來,然後放在鼻子下麵聞一聞,最後鬆了口氣說道:“你們想多了,這東西叫綠磷。”

  “綠磷?”我眨了眨眼,我隻聽說過白磷,但還沒聽說過綠磷,便讓王援朝說清楚一點。

  王援朝拿起手裏的綠石頭說道:“一般來說,我們常見的都是白磷,大家都知道白磷燃點很低,在常溫下都會自燃。但是綠磷就不同了,它的燃點比白磷要高得多,而且燃燒起來的火光比白磷更大更亮,我們當年行軍打仗的時候就帶了很多這玩意照明……”

  “原來是這樣。”我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王援朝接著說道:“綠磷雖然容易保存,但很少有自然形成的,全都是化學提煉出來的,這艘船上怎麽會有綠磷?而且你們看這塊綠磷的背麵好像刻了一個字。”

  “什麽字?”我趕緊把手電筒照了過去,順著王援朝手指的地方,果然發現綠磷的背麵刻了一個字,那字端端正正的,一筆一劃都清晰明了,看起來非常舒服。

  我對古代文字並不是很懂,便讓胖子識別識別,胖子隻是看了一眼,就忽然一拍腦袋說道:“你們知道這是什麽字嗎?這是一個大大的‘魏’字,字體也是當時魏國專用的楷書。”

  “楷書。”我一急,便問道:“你確定?”

  “廢話!胖爺我當年在潘家園沒少上過這玩意的當,吃一塹長一智,打死我都認得。話說東漢末年,魏蜀吳三分天下,曹操那邊出了個大書法家叫做鍾繇,這個鍾繇不僅長得帥,人也了不起,他獨創了一種新的書法,叫做楷書,曹操看了非常喜歡,說這他媽太美了啊!就讓滿朝文武跟著學,於是楷書便慢慢流行了起來,鍾繇也因此出了名,跟後世的王羲之並稱為古代兩大書聖。”

  “而且魏國的楷書跟後世的楷書是不一樣的,看見這個偏旁部首了嗎?曹操喜歡圓溜溜的字,所以就讓鍾繇把楷書改的更圓溜了一點。”

  隨著胖子的介紹,我陷入了短暫的思考之中:“曹魏,曹魏……”

  片刻之後我失聲叫道:“胖子,你覺得有沒有這種可能性?不管是左耳村,還是灶王爺的傳說,都跟我們要找的那座墓有關!這艘幽靈船上的所有東西也都是那座墓裏的,這艘船就是連接古墓和外界的唯一交通工具。”

  “不會吧?”沒等我說完,胖子就敲了敲船邊那些五顏六色的童男童女說道:“如果是墓裏的東西,怎麽會有做工如此精細的木偶人,而且還會發出笑聲?奶奶的可把胖爺給嚇壞了。”

  我見胖子似乎並不了解木偶的曆史,便說道:“恰恰相反,古人的智慧往往比現代人還要高明,在遙遠的周朝時期,就有木偶人的記載了,據說一名能工巧匠獻給了國王一個木偶人,拍一拍木偶的頭,木偶就會唱歌,搖一搖木偶的手,木偶就會跳舞。到了三國時期,諸葛亮更是製造了一種叫做木牛流馬的東西,可以往返於山路運送軍糧,把敵人都給震驚到了,拚死搶來的一台木牛流馬當眾拆開來,想看看諸葛亮耍的是什麽鬼把戲,結果發現全是木頭做的。所以幾個木偶人出現在魏國墓裏也很正常……”

  說到這,我用手摸了摸童男童女的臉說道:“你看,這些木偶全都做了防腐處理,外麵塗了油,能保存千年也不是怪事。”

  “奶奶的,我說怎麽這些木偶怎麽一個個破成這樣都沒散架,敢情全都做過防腐處理的。”胖子說道。

  王援朝見我和胖子全都認定這艘幽靈船來自於古墓,便問道:“你們說的我不清楚,但三國時期能用這麽精巧的木偶人陪葬,恐怕一般的王公大臣都沒這個實力吧?”

  “是的,這絕對是一座帝王墓。”我點點頭。

  “那現在怎麽辦?”胖子問道。

  我深吸了一口氣說道:“跟著幽靈船繼續走吧!等看到灶王爺廟,估計一切都會有答案了。”

第249章 會眨眼的木偶

  說話的功夫,王援朝就找到了兩塊沒有燒完的綠磷,握在掌心用力的摩擦之後,那不起眼的綠石頭頓時就冒出了熊熊的火光。

  我們將綠磷放回了燈籠裏,提在手中就可以照明了。

  別說,這綠磷的亮度還真可以,在黑暗裏就仿佛璀璨的北極光一般,將幽靈船給照亮了一大片,遠勝過原來的那支破手電筒。

  我們三個當下準備將幽靈船裏裏外外的檢查一遍,畢竟這艘船對我們來說太重要了!不僅跟灶王爺的秘密息息相關,還牽扯到了那座藏在大山裏的古墓。

  最關鍵的是,我們剛剛親眼看到了船上有東西,不把那東西給找出來,誰敢在船上呆著?

  於是我將目光投向王援朝,問他到底看清楚了那東西沒有。

  王援朝搖搖頭說道:“叮當,我是真的沒看見,黑燈瞎火的我的眼睛又不帶夜視。隻能隱隱約約看到一團圓滾滾的黑影,在船上四處亂竄,那東西差不多有一頭牛那麽大,速度非常快,從船頭衝進船艙差不多就用了兩秒鍾的時間。當時我也沒帶武器,怕遇到危險,所以追到船艙門口就沒敢進去了。”

  “一頭牛那麽大?”我不禁倒吸一口涼氣,同時也理解王援朝了。

  誰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情況下,看到這樣一個玩意都會嚇尿,王援朝還能追過去已經很不錯了。

  “臥槽,援朝兄弟,你的意思是說這艘船上有怪物!”胖子大聲叫道。

  “也許是我看錯了吧?但大家還是小心一點為妙。”王援朝皺著眉頭說道。

  被王援朝這麽一嚇,我們一時間不敢在船上搜索了,白色的幽靈船依舊靜靜的在小溪中航行著,整個船上寧靜無比,隻能聽到河水嘩啦嘩啦的聲音。

  現在我們饑餓無比,身上的衣服也是濕漉漉的,所以我決定先升起一堆篝火,大家吃頓飽飯再說。我和胖子在背包裏翻來覆去的找著,總算摸出了兩包牛肉幹還有幾塊壓縮餅幹,胖子那邊還有意外收獲,背包裏藏了一包方便麵。

  王援朝則提著燈籠去找生火的木材了,整座幽靈船都是木頭打造的,所以想找到幾根幹木頭自然很簡單,王援朝專對準鬆動的甲板撬,很快就抱了一大把木材回來了。

  我們將木材攤開,用綠磷點燃了火,一叢暖洋洋的篝火頓時升了起來。那紅色的小火苗上躥下跳,濃濃的暖意將我們身上的寒冷慢慢驅逐,我和胖子不禁長長的舒了口氣。

  “他娘的,真爽!”胖子哈哈大笑,不害臊的脫掉了衣服褲子放在篝火旁邊晾,全身上下就剩下了一條粉紅色的大褲衩子,胸前白花花的肥肉都快墜下來了,看得我一陣咋舌。

  “胖子你真變態,一個大老爺子怎麽穿個粉紅色的大褲衩,難怪你叫白芙蓉,你爹媽從娘胎裏就知道你是個人妖。”我罵道。

  “小叮當,這你就不懂了吧?今年是胖爺的本命年,算命先生說穿紅色能發財,次次都能下金鬥啊。”胖子一邊說一邊把方便麵往嘴裏塞。

  “你就不能想想其他東西嗎?天天就是發財。”我和王援朝對視了一眼,全都苦笑了起來。

  “你小子沒窮過,自然不知道胖爺的苦。胖爺呀,什麽都不想,就想著賺個千八百萬的回家,買個小別墅,包個小洋妞,舒舒服服的過下半輩子。”胖子說完把鞋子也脫了下來,放在火上烤,刹那間一股老醃菜一樣的臭腳丫子味就在船頭彌漫開來。

  “閉上你的嘴,吃完飯趕緊幹活!”我被胖子熏得直皺眉頭,隻能捂住鼻子,一口一口的啃著壓縮餅幹。

  就在我望著黑暗發呆的時候,突然發現幽靈船兩邊的童男童女眼睛好像眨了一下,深更半夜的突然來這麽一下子,差點沒把我給嚇死。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章節目錄
陰婚不散:鬼夫請你正經點 我的老婆是薩滿 陰陽鬼術 末日刁民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解剖師:新概念法醫 古境魑魅 異常生物見聞錄 詭麵金剪 豔骨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殺人遊戲之謀殺感應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白夜追凶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作者:道門老九  所寫的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