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第143節

  一旁的其他村民全都警覺的圍了上來,然後七手八腳的把我死死的按住。

  那懶漢惱羞成怒,起身就給了我幾個大耳光,我被扇的耳朵嗡嗡作響,根本聽不到這些村民在說什麽。不過我並沒有束手就擒,心想他娘的幹脆拚了!於是張開嘴巴就咬在了懶漢的耳根上。

  懶漢的兩隻耳朵雖然早就割了,但還是被我咬開了傷口,鮮血頓時流了他一臉,疼得他一把抽出腰上的殺豬刀,就要割我的耳朵。

  就在這時,一直沒有開口的老村長突然發話了:“懶漢,住手!”

  那懶漢手中的刀已經落下了,我甚至已經感覺到耳朵上傳來一絲冰涼的感覺。不過村長的話就如同聖旨一般,讓懶漢硬生生收住了刀。

  “懂不懂規矩,你難道不知道灶王爺喜歡新鮮的耳朵?不要拉全村給你陪葬。”老村長教訓道。

  賴漢雖然有些憤憤不平,不過是不敢頂撞村長的,隻好對我狠狠的吐了口唾沫:“賊小子,你等著,你給我等著啊,等會灶王爺來了,我第一個割下你的耳朵。”

  說話間,村民們就已經拉起二胡,開始唱淒涼婉轉的陰戲了。

  我是沒有任何心情去欣賞這鬼哭一樣的陰戲,隻希望那唱戲的能唱慢一點,讓我好好琢磨一下,要怎麽樣才能逃出這裏?

  指望王援朝跟胖子是沒可能了,也別奢望這些村民會良心大發,看來逃出這裏的唯一辦法,就是解開灶王爺之謎。

  我雖然這麽想,可是半天都沒有見到所謂的灶王爺廟,更別提什麽美味大餐了。

  趁這些村民正忙裏忙外的準備祭祀,我一眼就瞧見了當初收留我們的張大爺,便悄悄的問張大爺:“大爺,不是說去灶王爺廟嗎?怎麽光在這兒唱戲了,灶王爺到底是個啥。”

  沒等張大爺回答,一直看管我的懶漢,就不屑的冷哼了一聲:“切!灶王爺是這一片的神仙,豈是你想見就能見的。”

  張大爺也緊張的捂住了我的嘴,示意我別亂說話:“娃子,閉嘴呦。萬萬不能對灶王爺不敬,一會兒要是讓灶王爺聽見了,惹惱了他,別說是大餐了,我們全村人都活不成。”

  “我就想問問灶王爺是什麽樣的,死也要死個明白吧!”我見懶漢和張大爺都不說,就眼睛死死的瞪著老村長看。

  老村長明顯跟其他土鱉村民不太一樣,有些民權意識,看起來入村之前應該是位知識分子。

  他為了我不再大吵大鬧,就解釋道:“小夥子,懶漢說的沒錯,像我們這些凡夫俗子,又怎麽能見到灶王爺他老人家?別說見了,就是灶王爺廟,我們也不是能隨便進的。”

  張大爺見村長都說話了,便也壯了壯膽子,指著戲台子下麵的小溪說道:“灶王爺廟就在小溪的源頭,灶王爺爺平時就住在廟裏。”

  “那你們怎麽換的大餐?”我問道。

  張大爺哆哆嗦嗦的拍了拍裝我們的棺材:“灶王爺爺,平時就把大餐裝進棺材裏賞賜給我們。”

  我哈哈大笑的諷刺道:“你們是不是當我是傻子?既然是割耳朵換大餐,灶王爺不現身怎麽拿耳朵?”

  “娃子,灶王爺既然是神,那肯定是有神通的。”老村長說道:“我們腳下的這條小溪,跟普通的小溪不一樣,這是一條九曲十八彎的小溪。隻要我們將祭品裝進棺材丟入小溪,棺材自己就會逆流而上,到達灶王爺手中。”

  我剛才就發現這條小溪有點古怪,看起來不像是天然形成的,沒想到這條小溪竟然打破了物理學常識,從高處留下來的溪水,居然還能帶著東西回到高處。

  可如果是這樣,那水流的動力又是從哪裏來的?難不成跟溪水的顏色有關。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一陣刺耳的風鈴聲突然打破了寧靜。

  在鈴聲響起的刹那,我身邊的一百多號村民包括老村長在內,全都齊刷刷的跪了下來,連頭都不敢抬!

第246章 幽靈船

  夕陽西下,一群農村老頭老太太穿著白色喪服,在大山裏唱陰戲,本來就夠滲人得了。

  現在卻又傳來了一陣詭異的風鈴聲,我頓時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連忙躲進了棺材裏。

  這風鈴聲仿佛陰曹地府的催命符,讓原本吵吵鬧鬧的村民,一個個全都閉上了嘴,轉眼間整個戲台子上就鴉雀無聲。連村民們因為害怕而發出的沉重呼吸聲,我都能聽得清清楚楚。

  我好奇的朝著風鈴聲傳來的方向看了眼,不知從什麽時候起,霧蒙蒙的小溪上竟然漂來了一艘古怪的幽靈船!之所以說是幽靈船,是因為我一輩子都沒見過這麽古怪的船,那船四四方方,模樣就跟棺材似的,顏色卻不是農村棺材常用的紅色,而是純白色,看起來就像是用白紙折出來的一樣。

  可白紙哪能折出這麽大的船?畢竟這艘幽靈船,足足有一間小房子那麽大。

  而且,我之前仔細看過小溪,這條小溪的水非常淺,連魚都沒有,更別說開船了。可眼前這艘幽靈船卻穩穩當當的漂浮在水麵上,讓人匪夷所思。

  這還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是幽靈船的兩邊,似乎還站著兩排身穿華麗絲綢衣服的童男童女。

  他們在霧氣中根本就看不見臉,隻能隱約看見每個人的手中提著一個綠色燈籠,時不時的發出一串刺耳的怪笑。

  這笑聲根本就不像是孩子發出的,反倒像是什麽野獸,聽得我毛骨悚然,我便問旁邊的張大爺:“張大爺,你知道他們是什麽人嗎?”

  “噓!”張大爺嚇得全身一哆嗦,連忙捂住了我的嘴巴,壓低聲音說道:“小夥子,別說話。”

  之後張大爺趕緊趴下來,連看都不敢看幽靈船一眼,隻是一個勁的磕頭。

  我見全村人都在恐懼的磕頭,沒人搭理我,便隻好繼續觀察著前麵這艘幽靈船。

  此刻,之前消失的風鈴聲,在幽靈船上又響了起來。

  這風鈴聲跟之前的有些不同,那鈴鐺滴哩哩的響,搖的特別重,聽起來就好像是下傾盆大雨一樣。每響一下,我身下的棺材就會跟著顫動一下,在這黑沉沉的大山裏,突然出現這麽大的動靜,簡直就跟炸山了一樣。

  我即便是用手指堵住耳朵,風鈴聲還是穿過層層阻礙,響徹在我的大腦。

  聽得我頭疼欲裂,恨不得找個斧子把自己的腦袋瓜子給切開!

  就在我滿地掙紮的時候,發現王援朝和胖子從棺材裏爬出來了。

  我心頭一喜,連忙問他們怎麽樣?

  王援朝飛快的捂住我的嘴,朝著幽靈船指了指說道:“叮當,那艘船有古怪,看一看再說。”

  我知道王援朝可能有了什麽發現,便沒有多嘴,繼續躲在棺材,偶爾伸出腦袋偷偷的瞄一下。

  隨著幽靈船的慢慢靠近,刺耳的風鈴聲也源源不斷的湧了過來,仿佛黃河的潮水一般,一波接著一波,騷擾著我們的耳朵。

  這鈴聲一點兒都不好聽,而且沒有任何節奏可言,就是越來越響,聲音越來越尖。

  到最後變成了叮鈴鈴,叮鈴鈴的噪音。

  我和胖子王援朝情不自禁的堵住了耳朵,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倒是周圍的那些村民一個個聽的無比舒心,甚至陶醉的手舞足蹈起來。

  我的耳朵裏就好像有無數的鋼針往裏鑽,便拽住旁邊的張大爺問道:“你們不覺得耳朵疼嗎?”

  老張頭一臉享受的搖搖頭:“不疼,好聽極了。”

  就連懶漢也連連稱讚道:“沒錯,這種美妙的風鈴聲,隻有灶王爺他老人家才能搖出來,比什麽劉德華張學友的歌好聽多了。”

  我雖然不懂音樂,卻也知道銅鈴是中國古代的八大樂器之一,從周朝開始,就有專業的樂師去演奏銅鈴的,看似一個小小的搖鈴鐺,其實裏麵包含著許許多多的音符和旋律。

  可眼前的風鈴聲除了響,完全跟好聽搭不上一點邊。

  我隻好將無奈的目光投向胖子和王援朝。

  “別看我,胖爺反正聽不出這鈴聲有多美,他娘的吵得要死。”胖子連連搖頭道。

  這時,王援朝忽然說道:“叮當,你說這鈴聲裏,會不會包含著一種我們聽不到的聲音?”

  聽不到的聲音?

  什麽聲音會聽不到?

  猛然間我渾身一震,隨即雙眼死死地盯住了前麵的那艘幽靈船。

  沒錯,我怎麽就沒想到!

  我也讀過幾本科學雜誌,知道自然界的一些聲音,人的耳朵是聽不到的。就好比大象之間交流所發出的次聲波,蝙蝠之間交流所發出的超聲波,如果讓我們去聽的話,隻能聽見刺刺的聲音,卻聽不出具體的音色。

  但如果人的耳朵受損了,聽力下降了,卻反而可以聽見一些正常人聽不到的聲音。

  這也就是為什麽傳入我們耳朵的是嘈雜的鈴聲,傳入村民耳朵的卻是美妙的樂曲。

  原來,在那艘幽靈船上,還藏著一種我們從未見到過的樂器!

  我努力的抬起頭,想看看那船上到底是什麽東西在演奏,可是除了一排排綠燈籠,還有幾個童男童女之外,我再也看不清那霧蒙蒙的水氣後麵到底有什麽東西了……

  胖子見我一直在發呆,便狠狠踹了我屁股一腳:“管他娘的是什麽樂器在響,當務之急,咱們得趁耳朵被割掉之前,趕緊離開這裏。”

  說話間,胖子就賊兮兮的從鞋子裏摸出一把小刀,割開了自己手上腳上的繩子,然後趁其他村民沒發現,又將王援朝身上的繩索解了開來。

  胖子小心翼翼的朝戲台子周圍看了一眼,見所有人都在朝幽靈船跪拜,並沒有注意到我們這邊,頓時高興的叫道:“叮當,準備撤。”

  我抬起胳膊,示意胖子也給我解開繩索。

  一旁的王援朝卻像發現了什麽,突然臉色一變說道:“你們看那些村民!”

  隨著王援朝提醒,我這才發現剛剛還跪在地上的村民竟然全體站了起來,一個個手舞足蹈的搖晃著腦袋,嘴巴裏哼著鈴聲的旋律,動作僵硬,就像是死了很久的僵屍一般。

  一瞬間我全身的汗毛孔都張開了,我突然明白了為什麽我們三個聽不到的聲音,這些村民卻聽得津津有味。

  他們根本就不是人!

第247章 群鬼攔路

  就在我被嚇得六神無主的時候,戲台子上忽然刮起了一陣寒冷無比的陰風,把所有燈籠都給吹滅了。

  這大山深處本來就比外麵很得快,燈籠一滅,整個戲台子頓時就暗了下來,我們也變成了睜眼瞎。

  “胖子,帶手電筒了沒?”我緊張的問道。

  胖子撅著屁股在包裏摸了半晌,最後搖搖頭說道:“他娘的,肯定被那幫村民給搜走了。”

  “王援朝呢?”

  “我有。”王援朝快速的翻出一把戰術手電筒,點亮了開關。

  機不可失失不再來,我們三個當下摸著黑,借著手電筒的光線,就準備往回跑。

  現在左耳村的村民全都被風鈴聲給迷住了,根本顧不上我們,可以說是逃跑的最佳時機。要是等那幾百號村民醒了我們再跑,百分之九十九跑不掉!

  畢竟左耳村的村民中有獵戶,還有武警,單憑我們三個是完全幹不過的。

  沒想到我拿著手電筒剛剛走下戲台子,就發現不知什麽時候,岸邊突然冒出了黑壓壓的一群人。

  山裏的天太黑,手電筒的光線又照不遠,我根本就看不清楚這些人到底長得什麽樣?隻能依稀看出他們身上穿的衣服跟現代人有著明顯的不同,就這麽一排一排的站滿了整個山崗。

  胖子見我愣在那裏不走,連忙催促道:“小叮當,還不快跑,你是想留下來給灶王爺當壓寨夫人還是怎麽地?”

  我抹了把額頭上的汗,將手電筒往前照了照說道:“胖子,你……你看看岸邊好像有點不對勁。”

  當胖子看到岸邊那黑壓壓的人群時,也嚇了一跳:“臥槽,這他娘的從哪兒冒出來的人?”

  我搖搖頭,表示不知道。

  王援朝同樣陰沉著臉不說話,要是說上陣打仗,他是一個頂三個,但碰到這些神神鬼鬼的東西,王援朝心裏反而比我們更慌。

  “叮當,你還記得我跟你講的那個故事嗎?我外公當年唱陰戲時候的遭遇。”胖子突然大驚失色的說道:“這些人影該不會就是過來看陰戲的孤魂野鬼吧?臥槽,快來人啊,救命啊,胖爺撞鬼了……”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章節目錄
陰婚不散:鬼夫請你正經點 我的老婆是薩滿 陰陽鬼術 末日刁民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解剖師:新概念法醫 古境魑魅 異常生物見聞錄 詭麵金剪 豔骨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殺人遊戲之謀殺感應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白夜追凶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作者:道門老九  所寫的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