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第142節

  果然,我發現了四根軟管從縫隙裏伸進來。不過現在再阻攔已經來不及了,這迷藥藥性很大,我隻感覺到身體越來越軟,視線開始模糊,很快連站都站不穩了。

  “胖子當心,有迷藥!”

  “尿,尿能解毒。”胖子說道,迷迷糊糊就開始解褲子,不過剛把作案武器掏出來整個人就暈倒在床上,沒了動靜。

  我也無力的癱在地上,同時用牙齒緊咬舌尖,來保住自己最後的一絲理智。若是所有人都昏過去了,誰知道在這幫好吃的村民手裏,大家會變成水煮肉片還是紅燒肉?

  我並不知道咬舌頭管不管用,但聽一些盜墓界的老杆子茶餘飯後說過,強烈的疼痛是可以克製迷藥的,隻能試一試了。結果讓我感到欣慰,我竟尚能保持一絲理智,雖然身體不能動彈了,但總好過死的不明不白。

  我們暈倒之後沒多久,門就被打開了,但並沒人進來。

  我清楚那幫村民是在試探我們有沒有中招!

  還好,見我們沒動靜,就開始有人進來了。他們動作麻利的將懶漢救醒,然後把我和胖子王援朝五花大綁,像捆豬一樣抬到了村口的大槐樹下。

  村口還圍了黑壓壓的一群村民。

  我偷偷睜開眼睛瞧了瞧,發現全村人差不多都到齊了。

  “村長,咱們這麽做,會不會不好啊。”一個村民有些害怕的問道。

  “不好個屁。”說話的是一個上了年紀的老頭:“懶漢,你確定就是他們三個抓你的?”

  “沒錯,就是他們三個,化成灰我都認得。”懶漢跳出來說道:“他們聽說咱們村有灶王爺顯靈,就威逼我說出灶王爺廟的位置,想搶走我們的大餐,我不說他們三個就打我。村長你看看我這臉,到現在都是腫的,我為了保護咱村的秘密,付出了多大的犧牲啊!”

  這懶漢我也是服了,吹牛都不打草稿。

  懶漢剛說完,旁邊就有村民幫腔道:“我看他們三個就沒安啥好心,政府不都已經封山了嗎?怎麽還會有大學生上山旅遊,還問東問西的?張老漢,你留宿他們的,你說句話。”

  收留我們的大爺連連搖頭:“我哪認識他們呀!我可跟他們啥關係都沒有。不過我看他們三個並不像大學生,那個白麵後生還好說點,但你們瞧瞧那胖子,睡覺都脫了褲子把那玩意露出來,不是流氓就是變態!還有那個黝黑漢子,手上全都是老繭,倒像是身經百戰的軍人。”

  村長沉吟了一下說道:“那就是說,他們三個是在說謊嘍。”

  “沒錯。”那懶漢一見鄉親們都開始議論紛紛,便火上澆油道:“昨天咱們給灶王爺唱完戲回來,我就發現他們三個有點鬼鬼祟祟了,還去了張老漢的家,我便跟過去想聽聽他們的陰謀,結果一個不小心被他們給捉住了。他們就對我嚴刑逼供,非要我帶他們去找灶王爺廟,大家也不想想,我懶漢雖然沒個正經,但卻是左耳村土生土長的村民,絕不會吃裏扒外啊。”

  “我看懶漢說的靠譜!”

  “對、對!”

  “懶漢兩個耳朵都獻給灶王爺了,絕不會吃裏扒外!”

  沒想到那懶漢巧舌如簧,竟然編了這麽個故事,將全村村民耍的團團轉。我氣的想跟懶漢當麵對質,後來一琢磨,那簡直跟找死沒區別!畢竟我們三個人生地不熟的,沒人會相信我們的話。

  就在我思考著該如何脫困的時候,就聽那懶漢繼續慫恿村長道:“老村長,他們三個當時可說了!要是灶王爺不把大餐拿出來,他們就拆了灶王爺廟,還要殺死灶王爺,你說他們是不是無法無天?”

  “竟然還有這種事?”一聽我們三個要拆灶王爺廟,所有圍觀的村民頓時義憤填膺,連村長都氣紅了臉,連連罵道:“幸虧我長了個心眼,要不然被這三個小賊得逞,咱們就再也吃不到灶王爺的大餐了!哼哼,你們去準備一下,今晚咱們就把他們獻給灶王爺,記住,灶王爺愛吃新鮮的,當場割下來的耳朵才算數。”

  圍觀的村民大聲喝彩,隨後留下幾個壯漢看管我們,其他人都一窩蜂散了,想必應該是去準備祭祀用的東西了。

  我聽村長要把我們三個弄成活人祭品,心裏頭頓時就緊張起來,這活人祭我雖然沒有親眼見過,但也聽說過,全都是些血腥恐怖的印象。

  加上這左耳村有耳朵換美食的邪惡風俗,就更讓我心裏忐忑不安了。

  我趁看管我們的壯漢在聊天,便連踹了胖子和王援朝好幾腳,兩人卻什麽反應都沒有,胖子更是露個尿尿的玩意不害臊的呼呼大睡。我暗自鬱悶,要說胖子被迷藥麻翻了還有可能,可王援朝是怎麽回事?他一個打過仗的偵察兵出身,事事都非常小心,怎麽會吸了那麽多的迷藥,我怎麽踹他都沒反應。

  我心想壞了,他們該不會被迷藥給弄死了吧?

  便連忙滾過去聽聽他們的心跳,發現兩人還有呼吸,這才鬆了一口氣。

  至於我為什麽沒被迷倒,我就說不清了,或許是咬緊舌尖真的可以保持清醒,或許是我對迷藥天生有免疫的能力。

  可是不論怎樣,留給我們的自救的時間都已經越來越少!

第244章 陰兵進山

  眼看太陽即將落山,天空中隻剩下了一抹晚霞,左耳村的村民們也如同打了雞血一般,全都圍聚到了村口。

  我心中暗道不妙,可現在胖子和王援朝昏迷不醒,單憑我一個人,又怎麽能對付得了眼前這幫村民?更何況我身上連把家夥事兒都沒有。

  不知道為什麽,關鍵時刻我忽然想四姑娘了,他費勁千辛萬苦,才把我們三個引到這裏來,又怎麽會讓我們死在一群無知的村民手裏?

  可是我左等右等,都沒有等到四姑娘的身影。

  直到那老村長過來之後,就開始給村民們下命令,挑幾個強壯的村民把我們給抬了起來。

  “村長,隻要把他們獻給灶王爺,咱們全村人都能吃上一口大餐了,怪得勁的喲!”一個村民兩眼放光的說道。

  “那是,灶王爺剛顯靈的時候,大家都吃的安逸安逸的,但沒一年,大夥兒的耳朵就都獻給灶王爺了。隻能去割那些進山人的耳朵,去跟灶王爺換大餐,現在政府封了山,我們已經很難弄到新鮮耳朵了,這幾個娃娃自己送上門來,不怪我們……”老村長說到這,情不自禁的咽了口唾沫。

  “鄉親們,記得家家戶戶都帶上碗筷,我這個做村長的決不吃獨食,人人都有份!”老村長振臂一呼。

  回應老村長的是一陣興高采烈的歡呼聲。

  上到七八十歲的老頭老太太,下到幾歲的小孩子,全都用髒兮兮的手捧著個碗,流了滿嘴的口水也不去擦,隻是目光狂熱的盯著我們看。就如同《西遊記》裏妖怪看到了唐僧肉一般。

  看到這一幕,我仿佛感覺自己成了唐僧,王援朝成了沙和尚,胖子成了豬八戒,四姑娘就是那個遲遲不來的孫悟空。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胡亂想些什麽,反正越想越害怕,越想越覺得這些村民就是一幫吃人的魔鬼!

  當幾個壯漢抬著我們經過人群的時候,懶漢突然大叫一聲:“先等等!村長,灶王爺不是最愛吃新鮮水靈的耳朵嗎?當著他老人家的麵活活割下來,才能換取更多的大餐。”

  “但你看這幾個家夥個個餓的前心貼後背,麵黃肌瘦,我怕灶王爺會不喜歡啊。”懶漢為難的說道。

  “對對,懶漢說的有道理。”

  “懶漢讀過書的人,就是不一樣。”村民們紛紛附和道。

  老村長聽了懶漢的話,就走到了我們麵前,細細的檢查了一下,還摸了摸我的肚皮。我趕緊閉上眼睛,屏住呼吸,盡量不讓老村長發現我是清醒的,不過肚子還是餓的不爭氣的叫了一下。

  “嗯是餓了,喂他們割耳飯!然後就上路吧,時辰快到了,耽誤了時辰灶王爺會發怒的。”老村長聽到我肚子的咕咕聲,點了點頭說道。

  而我此刻聽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他媽的,什麽叫做割耳飯?是不是跟監獄裏的斷頭飯一樣,吃完就他娘的上刑場了。

  我忍不住瑟瑟發抖起來,但村民們已經不由分說的掰開我們的嘴,將一碗黃色的糙米飯塞了進來,雖然我極度的饑餓,可卻是一口也吃不下去。

  強烈的恐懼已經占據了我的全身。

  村民們胡亂喂了兩口,又灌了點水,就算是完成‘割耳飯’的儀式了。

  迷迷糊糊之中,我感覺自己被抬進了一個木頭框框裏,我悄悄地睜開眼一看,這才驚駭的發現所謂的木頭框框,竟然是一口大紅棺材!

  周圍黑沉沉的一片,我看不清棺材的真實模樣,不過卻能清晰的聞到從棺材裏釋放出來的淡淡腐臭味道。

  左耳村的村民也他娘的夠節約的,這棺材裏也不知道裝過多少死人了,說不定他們每次捉到外地人,就塞進這口棺材裏獻給灶王爺。

  等到胖子和王援朝也被裝進另外兩口棺材之後,村民們便在村長的帶領下,抬著我們往後山走。

  我見沒人注意到我,便偷偷從棺材裏坐起來,借機觀察了一下周圍的情況!

  三口棺材後麵是一支密密麻麻的隊伍,少說也得有上百口人,看來全村人都出動了。

  這些村民全都披麻戴孝,用血將嘴唇和眼睛畫的異常恐怖,手裏還捧著壽桃,紅纓槍,二胡,鑼鼓等等唱戲時要用到的行頭。

  為首抬棺材的十二個壯漢,卻穿著紅豔豔的戲袍,胸前還佩著一朵大紅花,這隊伍一前一後紅白相間的顏色,帶給我強烈的視覺衝擊力。

  老村長孤身一人在前麵提著一盞綠色的燈籠引路。

  現在太陽早就已經落山,整個隊伍走在昏昏暗暗的山路間,顯得非常滲人,看起來就好像是進山的陰兵隊伍一樣。

  而裝在三口棺材裏的我們,就如同獻給陰神的祭品。

  村民們一個個眼神熾熱,每過一個山口,就用濃濃的河南腔唱著我聽不懂的山歌,之後繼續往前走,重複著這個動作。

  這應該是左耳村的風俗吧?但怎麽看,怎麽覺得別扭。

  可這些村民卻絲毫沒有感覺到別扭,反而樂在其中,一個個扯著嗓子去唱山歌,連小孩子也不例外。隻見他們脖子上的青筋都鼓起來了,眼球也因為充血而脹大,但卻是越唱越有勁,加上他們畫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還少了一隻耳朵,越看越讓我覺得他們地獄裏的餓死鬼投胎。

  詭異的山歌,在陰森森的後山來回飄蕩。

  我也是心慌不已,也不知道灶王爺怎麽就好這麽一口,還把好好的一個村子變成了神經病的樂園。隻好強忍著閉上眼,不去看這幫村民。

  山路不遠不近,估計也就走了兩個小時的路,就聽隊伍前麵打燈籠的老村長高喊一聲:“停!”

  浩浩蕩蕩的隊伍頓時就刹了車,我被這突如其來的動靜給嚇了一跳,扒著棺材往外一看,隻見不知何時我們已經來到了黑壓壓的群山中心,山下有一條小河流過。

  河麵上已經用竹竿搭起了一個高高的大戲台,支撐戲台的四根台柱子上刷滿了紅色的油漆,就如同陰曹地府的鬼門關一般!

第245章 黑色的小溪

  在戲台子的周圍,掛滿了長長的白幡,還插著許多綠色的燈籠,裏麵的燭火一跳一跳的,好像擁有生命一般,怎麽看都有種恐怖的感覺。

  我又放眼望了望兩邊的大山。

  這裏的山果真跟旅館老板說的差不多,雖然連綿起伏,把人丟進去就再也找不到了。但卻普遍很矮,如果不是山上種滿了樹,怎麽看都像是土疙瘩。

  戲台所在的位置,就在群山的腹地,戲台下麵的河,其實就是一條小溪。

  唱陰戲的時候,必須要把戲台子搭建在河上,這樣才能招鬼,這一點我是知道的。

  但奇怪的是,這條小溪的顏色卻很奇怪!

  一般來說山裏麵的溪水沒有汙染,都是清澈透明,甘甜無比的,但這裏的溪水卻是烏黑烏黑的,還帶著一絲淡淡的腥味。

  而且這條小溪九曲十八彎,在山裏麵彎彎繞繞,根本就找不到源頭,顯然是有人故意引過來的。

  我在戲台子四周苦苦的尋找,卻始終沒有找到村民們口中的灶王爺廟,不由得感到一絲奇怪。

  他媽的,人來了,廟在哪兒?

  不過還沒等我思考完,老村長就唱起山歌,領著十二個壯漢抬起棺材,就往戲台子的方向走。

  我現在孤身一人,不可能打得過這幾百號村民,隻能任由他們擺布。我又看了看裝王援朝和胖子的棺材,一點動靜都沒有,顯然兩人到現在都沒醒。

  也不知道這些村民到底配的是什麽蒙汗藥,竟然這麽厲害!我有些急了,可是雙腿雙腳都被麻繩捆住,根本就沒辦法,隻能盡力去頂棺材,希望能叫醒王援朝跟胖子。

  沒想到棺材裏傳來的砰砰聲,卻引起了懶漢的注意。那懶漢發現我已經醒了過來,便快步走到我麵前,狠狠的扇了我一巴掌,然後衝村長大聲呼喚:“村長,這賊小子裝暈!”

  我被這懶漢打的兩眼冒金星,臉頰火辣辣的疼,恨不能立刻就宰了這個王八蛋。

  不過老村長並沒有理會我們,而是小心翼翼的命令其他村民擺好供桌,然後讓化好妝的村民上台表演。

  眼見一切都準備完畢,祭祀即將開始,懶漢也顧不上我了,隻是眼中露出了野獸一般的狂熱,嘴裏頭自言自語:“又能吃上大餐了,吃吃吃……”

  那懶漢就站在我邊上,流出來的口水一滴不少的全都落在了頭上,粘糊糊的,看起來一個星期都沒刷牙了。

  我被惡心的實在受不了,用盡全身的力氣猛然站起來,然後一頭就撞向了眼前的懶漢。懶漢此刻正望著戲台子出神,哪裏會想到我還有力氣反擊?頓時就被我撞了個狗吃屎。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章節目錄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末日刁民 白夜追凶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陰陽食譜 人性禁島 金沙古卷1:青銅之門 苗疆蠱事Ⅱ 大明驚變 守夜者(出書版) 拉普拉斯的魔女 清明上河圖密碼4:隱藏在千古名畫中的陰謀與殺局 綠皮人
  作者:道門老九  所寫的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