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第139節

  我知道商丘人都怕左耳村,所以沒敢告訴他我們要去哪,隻是讓他過來一趟。

  我又找旅館老板問了一下離左耳村最近的地方,等司機過來後,我們三個直接上了出租車,讓司機按著地址走。

  司機看到地址,當時就是一怔,好像有些猶豫。胖子也不廢話,直接砸出了十張毛爺爺,弄得司機滿麵通紅的說道:“你們白天已經留了一千塊了,我再要這麽多,有些不好意思……”

  胖子擺擺手,示意他別扯犢子。

  司機也是無可奈何,隻好驅車前往目的地。

  期間旅館老板一臉憐憫的望著我們,我生怕露陷了,便催促司機快走!

  司機收了錢,就發動了車。

  我跟胖子、王援朝則坐在座位上,一遍又一遍的回想著旅館老板剛才說的那番話。

  關於左耳村的傳說到底哪些是真,哪些是假?左耳村真的有那麽邪門嗎?

  四姑娘為什麽要引我們去那裏,莫非那裏藏著什麽不可告人的秘密?

  出了縣城,入山的路就開始難走起來,出租車一路顛簸,差點沒把我下午吃的那點東西全給顛出來。好在我們三個經常外出,沒人暈車,否則估計沒到左耳村,我們三個就得陣亡了。

  胖子對司機說道:“劉師傅你慢點,胖爺我身子骨嬌貴,經不起顛。”

  司機一臉的無奈:“我說三位,這可真不是我開車技術不行,你們自己往車窗外看看,這進山的路幾乎都快要荒廢了,幸虧這些年沒有塌方,要不然咱們進都進不去。”

  聽司機這麽一說,我連忙找個望遠鏡朝外看了看,確實如司機所說,這山路上全都是半米高的雜草、小石子,幸虧這裏沒下雨,否則就憑這車還真進不了山。

  路上,我們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過了兩個小時,司機跟我們說到了。

  我們三個便下了車。

  司機問要不要在原地等我們回來?

  胖子一笑,湊到司機耳邊說了幾句話,嚇的司機麵色大變,逃上車就不要命的往回跑。

  我問胖子跟司機說了什麽?

  胖子說道:“還能說什麽,就告訴他咱們要去左耳村,這孫子!一聽左耳村,什麽膽色都沒了,真他媽不講義氣。胖爺我還想問問他左耳村的情況呢。”

  臨出發前,我們在旅館老板那拿了張商丘的城鎮地圖。

  此刻天色已經漸漸暗了下來,我打開手電筒,讓胖子和王援朝過來辨認一下方位,看看離左耳村還有多遠。

  所幸今天晴空萬裏,王援朝辯了辯北鬥星,指了指東北角的一個方位說道:“就在此處!”

第238章 枯萎的稻田

  胖子摸出手電筒照了一下,眼看前方全都是密密麻麻叫不出名字的雜草,還有嗡嗡亂飛的大蚊子,頓時滿頭黑線的問道:“我說援朝兄弟,你他娘的到底準不準啊?前邊連條路都沒有,叫咱們怎麽過去。”

  “這的確是條山路,隻不過已經廢棄很多年了,地圖上還用紅字標注了:極度危險,禁止通行的字樣。”王援朝解釋道。

  “極度危險你也敢走,還有別的路嗎?”胖子嚇了一跳。

  “沒了。”王援朝在地圖上翻了半天,然後搖了搖頭。

  “別廢話了。”我瞪了眼胖子,直接問王援朝:“如果走這條路的話,離左耳村還有多遠?”

  “如果地圖沒錯的話,還有十裏。”

  “走吧!”說完,我就從背包裏拿出花露水,往大家身上倒了大半瓶,這才帶著胖子和王援朝開始穿越這條滿是雜草的小道。

  花露水是我們來之前買的,商丘太窮,壓根沒有什麽特效驅蟲劑,我隻能退而求其次,用花露水的強烈香氣來驅趕山裏的蚊蟲。

  好在我們是直接從黃河過來的,雖然沒帶什麽裝備,但身上衣物還有鞋都是特製的,也不怕遇到毒蛇。

  本來我跟王援朝已經做好了披荊斬棘的準備,但沒想到,越過這片荒草地之後,前方竟然一路平坦。這出奇的順利,讓我們多多少少有些意外。

  胖子長長的舒了口氣:“媽的,嚇死胖爺了!還以為這條路有多恐怖呢。”

  我則有些奇怪的彎下腰,用手電筒照了照周圍的環境,奇怪的說道:“不對,這裏好像有點不太對勁。”

  “哪裏不正常了?”胖子緊張的問道。

  “咱們現在走的似乎並不是什麽山路,而是農村種莊稼的稻田。”我說道。

  我小時候在農村裏待過一段時間,天天看別人插秧,所以對稻田的印象特別深,眼前這一片片整齊劃分的土地,不是稻田是什麽?

  “稻田。”胖子吃驚的看著我:“我說小叮當,你他娘的不會是看花眼了吧?現在可是稻穀長的正茂盛的時節,如果這一片是稻田的話,怎麽會一棵水稻都沒看見。”

  王援朝麵沉如水的蹲在那裏,一隻手在滿是龜裂的土地裏摳來摳去,最後才抓出一把幹癟的稻穀說道:“叮當說的沒錯,這裏的確是一片稻田,不過看樣子已經荒廢很長時間了……”

  “不會吧?”胖子一臉吃驚的說道:“那這幫村民也太懶了吧?這麽多的好莊稼,全都不管了。”

  我搖搖頭,表示自己也不清楚:“再往前走一段路看看吧!”

  結果越往前走,我們發現的荒廢田地就越多,如果不是我們手電筒照射的範圍有限,還真說不準這片田地到底有多大。

  王援朝看著滿地枯黃的稻穀,不禁感歎道:“這裏的村民真是有病,這麽肥的田,如果精心打理的話,產出的莊稼不知道能養活多少人!全他媽浪費了。”

  這也是我的疑問,左耳村的村民到底在搞什麽鬼?他們不種田嗎?那呆在山裏每天吃什麽喝什麽。

  似乎這個村子做的每一件事,都讓人捉摸不透。

  走了大概三個小時,我們終於看到了一個村落。

  這時候已經淩晨五點鍾了,雖然太陽還沒出來,但天已經放亮。

  我們走了半宿,又困又累,便琢磨著找一戶人家歇歇腳。

  可是正如我們先前看到的田地一樣,整個村子裏沒有一戶人家的煙囪是冒煙的。我和胖子當下有些奇怪,照理說農村家庭,不都講究個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嗎?

  再說了,這麽偏僻的山村別說夜生活了,估計連電視機都沒有,他們為什麽現在還沒起床下地幹活?

  最後還是胖子耐不住了,砰砰砰就敲響了一戶人家的大門。

  好半天,才有一個披著軍棉襖的老大爺從屋子走出來,問我們是幹什麽的?

  我們一看,這老大爺頂著兩個濃濃的黑眼圈,無精打采的掐著手裏的土煙,不住的打著阿欠,朦朦朧朧的好像沒睡醒一樣,最引人注目的莫過於他隻有一隻耳朵。

  我心中暗想,看來這裏就是傳說中的左耳村了!

  當下微笑著跟老大爺說道:“大爺您好,我們是進山探險的大學生,走著走著就迷路了,轉了好長時間才找到村子,能不能讓我在您家裏歇息一天。”

  結果那老爺子從頭到尾都不理睬我們,隻是連連打著哈欠,我看他短短幾分鍾,已經打了十幾個哈欠了。

  胖子眼珠子一轉,趕緊摸出兩包煙,還有幾張百元大鈔,嬉皮笑臉的塞進了老大爺的手裏:“老大爺,我們不白吃白住,這些都是孝敬您的,怎麽樣行個方便?放心,我們都是好人,住一晚上就走。”

  胖胖嘮嘮叨叨的說個不停,最後磨得那老大爺不耐煩了,一把將錢丟在地上:“屁,錢在我們村丟地上都沒人撿!你們要住,就去旁邊那間茅草房對付一晚上吧,我還得回去睡覺呢,困死我了……”

  說完,老大爺就砰地一聲關上了門,留下了我們三個幹瞪眼。

  我跟王援朝胖子也算是見過不少世麵的人了,什麽偏僻的地方沒去過,還真沒聽過有人不要錢的,這老大爺真奇葩!

  不過眼見老大爺對我們的態度很不友好,我們也就沒再繼續跟他廢話,轉身就走進了他剛剛指的那間茅草房中。

  這茅草房裏又黑又破,散發出濃濃的泔水味,就像是豬圈一樣,除了一張破床,幾樣農具之外,就什麽東西都沒有了。

  王援朝找了條掃把,把房子裏的蜘蛛網全都清理掉,然後開窗通風。

  我見胖子跟王援朝一路上折騰的夠嗆,兩隻眼睛紅彤彤的,布滿了紅血絲,便讓他倆先睡,我坐在床上盯梢。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反正我總覺得這座村子不對勁,可究竟是哪裏不對勁,一時半會也說不上來。

  那股不祥的預感,始終如同千鈞巨石一般壓在了我的心頭,讓我喘不過來氣!

  胖子和王援朝一直睡到了下午兩點才起床,起床以後,我就把我的擔憂告訴了他們。

  王援朝仔細想了想,說道:“是不對勁兒,這村子裏沒有人氣。”

  “沒錯。”胖子雖然連連打著哈欠,一副沒睡夠的樣子,但腦袋已經清醒:“胖爺我還從沒睡過這麽踏實的好覺!一早上都沒聽見村民說話,也沒人下地幹活,整個村子跟他娘的陰曹地府一樣,連聲貓叫狗叫都聽不著。”

  “是啊,整座村子實在是太靜了,靜的有點詭異,這完全不像是住著幾百人的大村。”王援朝說道。

  “會不會是村子裏的人沒養牲口?”我想到了一種可能。

  “你說的這種可能性很小,這麽多戶人家,怎麽可能沒人養個小狗小貓的。”王援朝搖搖頭說道:“還從沒聽過不養牲口的村子。”

  “哎,我說你們倆在那兒瞎猜有個屁用,咱們出去看看不就什麽都明白了嗎?”說完,胖子一邊爬下床,一邊對我們說道:“四姑娘這人我了解,他既然留下血書,告訴我們真相就在左耳村,那左耳村裏肯定藏著一個驚天的秘密!”

第239章 紅嘴唇

  我見胖子說的不無道理,便帶著胖子王援朝一塊走出茅草房。

  我們首先敲了敲隔壁老大爺的家門,卻根本沒有人。當下順著街道往前走,一路上村莊淒淒冷冷的,一個行人都沒有,偶爾吹來一陣風把腳下的樹葉卷的飛舞起來。

  等走到村口的時候才看到活人,男女老少,足足有上百口,全都懶洋洋的躺在村口的那幾棵老槐樹下悠閑的曬著太陽。

  我跟王援朝對視一眼,沒有說話。

  雖然我沒怎麽去來過鄉村,但也知道眼下正是莊稼長的最好的時節,怎麽這個村的男女老少都不幹活,全都在這兒曬太陽?

  胖子笑的咧開了嘴:“哎呦我去,小叮當,胖爺原本以為自己已經夠懶的了,現在總算找回自信了!這幫村民真夠可以的,難怪咱們昨晚看到的稻田會荒廢成那樣,就他們這個狀態,再好的莊稼也得死。”

  我沒理會胖子,走到一個中年村民麵前問道:“老鄉,你們不幹活?”

  那中年村民疲倦的打了個哈欠,扭過頭看都不看我們。

  我正準備去問另一個村民,還沒開口,卻發現那人也把頭扭了過去,仿佛也不願意搭理我。

  一連幾次,這些村民就像把我們當成透明空氣一樣,自顧自躺在樹下曬太陽。

  最後王援朝拉了我一把:“叮當,你仔細看看,這些村民的耳朵!”

  我點點頭,壓低聲音說道:“我數了下,幾乎全都少了一隻耳朵。”

  胖子也好奇的嘀咕道:“嘿!真他娘的奇了怪了,你說這幫人這麽懶,為什麽還一個個頂著黑眼圈,好像幾天幾夜沒睡覺一樣?臥槽,胖爺我真是看不懂了。”

  我也想不明白這是為什麽,照理說,鄉下人沒有夜生活,不像大城市花天酒地,應該不缺覺的。

  怎麽一個個眼圈全都是黑的?

  而且不住的打著阿欠,難道這些村民得了什麽怪病?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胖子的肚子不爭氣的咕咕叫了起來。

  見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胖子連忙解釋道:“這也怨不著我啊,毛主席不是說嘛!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咱們從昨天到現在都沒吃東西了,胖爺實在是扛不住了……”

  我這才意識到大家一直都沒吃飯,當下在村民中搜索了一下,然後來到昨晚收留我們的那個老大爺麵前,微笑著打了個招呼:“老大爺,村裏什麽地方可以吃飯?我們可以花錢買。”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章節目錄
陰陽先生的奇聞異事 追蹤師 超級驚悚直播 絕望遊戲 我的老婆是薩滿 清明上河圖密碼5 解剖師:新概念法醫 風水異事 古境魑魅 陰婚來襲:鬼夫夜夜寵 十宗罪6(出書版) 神探蒲鬆齡係列 談談情說說案 白夜問米 陰婚不散:鬼夫請你正經點 陰陽鬼術 末日刁民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異常生物見聞錄 詭麵金剪 豔骨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殺人遊戲之謀殺感應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作者:道門老九  所寫的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