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第124節

胖子見張三炮說了半天也沒什麽立場,當即罵道:“臥槽,你說了半天等於沒說一樣啊!”

“有沒有這種可能,這人俑其實是曹四指?”我見爺爺跟明叔也過來了,頓時想起了幾十年前跟爺爺一塊下墓的那幫同夥,當下將目光投向爺爺。

爺爺聽我這麽一問,表情中露出了一絲狐疑,回頭跟明叔對視了一眼,似乎在詢問明叔怎麽看。明叔也是一臉不解地說道:“曹四指當年破開數道機關,助我們進墓之後,掉頭就走了,照理說不應該死在這裏啊……”

“那這人俑到底是誰?”

胖子見爺爺跟明叔都無法給出的答案,幹脆抄起傘兵刀,對著我們麵前那個人俑的腦袋就捅了過去。

我們正在討論著這人俑有沒有可能是曹四指,沒想到胖子手這麽快,一下子就將那人俑的腦袋給捅破了。

我還沒來得及去嗬斥胖子,就隻見那人俑的腦袋上竟然流出了一絲鮮紅的液體。

胖子大吼一聲:“臥槽,是人血!”

“這人俑果然是大活人做的。”

我當即大喊一聲,讓胖子立刻退後,小心這人俑裏包的是粽子,然後招呼張三炮這個正宗的摸金校尉過來看看虛實。

張三炮不敢怠慢,將早就準備好的黑驢蹄子,順勢就塞進了人俑的嘴巴裏。

胖子見狀大喊:“炮哥,這人俑外麵裹了層泥巴,你這黑驢蹄子恐怕不好使啊!”

“別吵,看看再說。”張三炮等了五六分鍾,眼看人俑沒有詐屍,便壯著膽子摸了過來,我們也跟著點亮手電筒,幫張三炮照著。

隻見那人俑的腦袋被胖子刺出了一道疤痕,外表的泥胚已經破碎,露出了一部分頭皮,頭皮上麵竟然還有一縷頭發。

張三炮深吸了一口氣,小心翼翼的將頭發附近的泥胚一一敲碎,果然露出了一個真人的腦袋。

看到眼前這個腦袋,張三炮突然迷茫了一下:“小老板,我怎麽覺得這人有點眼熟,好像就是那個瘋子吧?”

“瘋子?”

“西裝男?”

聽到張三炮的話,我們大家全都是一怔,然後紛紛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對啊,這座墓穴裏,並不光四姑娘有四根手指頭,那性情殘忍的西裝男不也是四根四指頭嗎?他另外一根手指頭被四姑娘生生擰斷了。

可是西裝男不是已經掉進冰塊裏了嗎?他是怎麽從那些雪哭蓮的手裏逃出來的?

又怎麽會死在這裏?這到底是怎麽一回事。

隨著張三炮敲開更多的泥胚,那人俑的真麵目已經徹底顯露了出來。果然是西裝男,身上穿著那件修身小西服,打著一條領帶,看模樣應該剛死不久,他的臉上還掛著一縷悲壯。

我們已經被眼前的這一幕徹底弄懵了,誰也想不到本該死在冰洞裏的西裝男會出現在這裏。

他究竟發生了什麽事?怎麽會變成這個樣子?當時他沒死?那馬如龍跟凱薩琳呢,他們會不會也沒死?

種種問號瞬間就在我們所有人的腦海裏不斷蹦出,我們竟然忘記了先前的恐懼。不過,就在我們全都靜下心來思考的時候,張三炮突然把西裝男從脖子到腳仔仔細細的捏了一遍,又看了看周圍的那些巨人傭,一張臉瞬間陰雲密布,變得很差很差。

看到張三炮露出這樣的反應,我們立刻意識到,死掉的西裝男跟周圍這些巨人族有著莫大的關聯。

沒等我們去問,張三炮就拋下西裝男的屍體,抓著手電筒拔腿就跑。

他奔跑的方向是我們來時的那條水道。

我們被張三炮一而再再而三的反常舉動,弄得有些不知所措,一時間也不知道是留在原地好,還是跟著張三炮往回跑好。

總之就感覺身上不受控製的在起雞皮疙瘩,似乎正有一股危險悄悄地向我們靠近……

我仗著膽子朝兩邊的巨人俑照了下,發現他們臉上的泥胚,不知什麽時候開始出現蜘蛛網一樣的裂紋,好像隨時都會脫落一般。

我忽然產生了一種錯覺,這些青麵獠牙的巨人族,在沉睡了數千年後,將再次蛻皮重生,為了守護大禹的墓地,誓要殺盡每一個盜墓賊!

第210章 詐屍

胖子見我張大了嘴巴,站在那裏不說話,頓時好奇的順著我的目光望過去。

這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當看到周圍那些人俑臉上的皮膚,好像蟒蛇蛻皮一樣,一小塊一小塊的往下剝落的時候,胖子臉都綠了:“我去,這些巨人俑活了……”

“少他娘的廢話,快跑!”我踹了一腳胖子,撿起地上的背包就往回跑。

其他人也紛紛拔出手槍,開始向後撤退。

說起來容易,但真想往回走,是十分困難的,畢竟這不是一條普通的墓道,而是一條被淹沒的水道。我們越往回走,腳下的水位線就越高,阻力也就越大,根本就使不上勁兒。

隻能眼睜睜的看著那些人俑身上的裂紋不斷增多,時不時還發出哢嚓,哢嚓的爆裂聲。

急得胖子破口大罵:“好你個張三炮,你他娘的倒是夠精明,一句話不說,自己先跑了!還信誓旦旦的要跟咱們結盟,胖爺我算是看出來了,你就一打著摸金校尉招牌的草包。”

我見胖子越罵越來勁,便衝他喊道:“胖子,你幹脆還是省點力氣吧,張三炮早就跑沒影兒了。”

“媽的!這個龜孫子,要是被胖爺逮著了,一定讓他知道花兒為什麽這樣紅。”

這個時候我可沒胖子那麽好的心情去責罵張三炮,一麵跌跌撞撞的在水裏泡,一麵轉身用手電筒去照周圍的人俑。

那些巨人傭就像是塵封已久的古物遇到了空氣一樣,迅速氧化,從眉心開始,龜裂至整個身體。直到裂開了無數條縱橫交錯的小口子之後,先前我們見過的那種米飯一樣,白乎乎的小蟲子便從龜裂的口子裏爬出來……

緊接著,這些蟲子就如同鬆土的蚯蚓,將巨人傭頭部的泥胚一一拱碎,露出了一張張青麵獠牙的巨臉。

“不好,這些東西詐屍了!”我叫道。

“不是詐屍。”爺爺連忙解釋道:“一般來說,分辨一具粽子詐不詐屍,主要是看它的頭發和指甲還會不會繼續生長?它的身上有沒有長毛?長毛的話,又是什麽顏色的毛?你看這些巨人俑身上根本就沒有任何詐屍的跡象,我看他們倒更像是被種了某種蠱。”

“什麽蠱?”我問道。

“就是那些蟲子。”王援朝將一個個沉甸甸的彈匣插在屁股後麵,然後麵色凝重的對我們說道:“我看這些白色的小蟲子很古怪,也許,並不像張三炮所說的屍蟲那麽簡單!當年我在越南打仗的時候,每天滿戰場都是屍體,如果對麵沒敵人,我們還能把戰友的屍體拉回來安葬,如果對麵有敵人的話,我們隻能眼看著戰友的屍體一點點腐爛了。然而我看過不下幾千具腐屍,卻隻見過屍體裏長蛆的,還從未見過屍體裏長出過這種蟲子……”

“你的意思是說,最麻煩的不是巨人俑,而是這些白花花的蟲子?”提起這些白蟲子,胖子就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冷戰。

我知道胖子這人有個缺點,他不怕豺狼虎豹,但卻害怕一些色彩斑斕的蛇類和蟲子,基本看到蟲子他就走不動道了。

我想王援朝當年在越南打過幾年硬仗,肯定知道怎麽對付這些蟲子,便問他有什麽辦法沒有?

王援朝搖搖頭,無奈的說道:“我們跟越南人拚命的時候,邊境線上全是熱帶雨林,那裏的蟲子特別毒,叮一個包能腫成乒乓球那麽大,一般的藥根本不管用,隻能用火。可咱們眼下是在水路裏,根本用不了火啊。”

“那怎麽辦?就這麽眼睜睜看著這些蟲子破俑而生?”胖子道。

我見大家都沒太好的辦法,隻能咬牙道:“都別多想了,趕緊逃出去再說。”

“媽的,這要是往回跑的話,不又碰到那些巴裏圖了嗎?”提起這一路上遇到的蟲子,胖子就是一腦袋蒙圈。可是見我們已經開始撤退,那些白色蟲子好像堆雪人一樣瞬間覆蓋了整個人俑,當即一狠心,就跟著我跑開了。

我們剛跑出去沒幾步,就聽到整個墓道內傳來了一陣陣沙啞的嘶吼。

我回頭一看,差點嚇得跌進水裏。

那些渾身上下爬滿蟲子的巨人俑,此刻竟全都活了過來,它們頂著一個個肥大的腦袋,就像是古代的勇士一般,舉起弓箭,青銅戈,朝著我們走來。

胖子被這地動山搖的腳步聲嚇的一激靈,回頭瞧見這些巨人俑竟然動了,當即便衝爺爺喊道:“老爺子,你到底專業不專業啊?你不是說這些玩意不是粽子嗎?怎麽他娘的一個個都活了。”

說完,胖子也不管不顧,掏出背包中的黑驢蹄子,便朝靠得最近的一個巨人俑扔了過去。

“這能管用嗎?”我問道。

“怎麽不管用,黑驢蹄子在手,就算他是千年大粽子也得給胖爺消停下來。”胖子說道。

也不知道是不是那黑驢蹄子起了效果,那隻巨人俑在被扔到之後,腳步聲竟突然停了下來,然後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像尊石像一樣。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當即讓我們又驚又喜,也不用胖子提醒,紛紛掏出各自背包中的黑驢蹄子,然後就往那些巨人俑身上丟去。

可還沒等我們來得及歡呼,那些巨人竟再次舉起了手中的青銅戈,發出呐喊。

他們的聲音非常嘶啞,仿佛是壞掉的樂器一般,又好像是中世紀時期老巫婆特有的笑聲。

總之我們的黑驢蹄子,似乎對他們沒任何效果!

明叔當即把我往後一拉:“叮當快跑,這不是粽子。”

說話的工夫,那些跟大猩猩一樣強壯的巨人就朝我們撲了過來。也不知道這些巨人俑這麽多年來時怎麽保持屍身不腐的。他們的身手竟然異常靈敏,絲毫不像是看起來的那麽笨重。而且這水道對他們來說就是一片小水窪,反倒是我們,既需要在沒過膝蓋的水裏翻滾,又要躲避那些巨人俑。

與此同時,王援朝和胖子也開了槍,可是子彈打在這些人俑的身上,就像是打入泥土中一般,除了打出一個窟窿之外,就再也沒有其它作用了。甚至都不能阻攔一下這些人俑前進的腳步。

好在這些巨人俑體型巨大,水道相對來說比較狹窄,讓他們無法施展。

不過這樣一來,我們這些人想安全逃出去,也沒想象中的那麽容易了。我本來是想在水道中找個角落躲一躲,跟這些巨人玩捉迷藏,但沒想到剛遊出幾米遠,一隻巨人俑就‘轟隆’一聲把腳踩在了我的旁邊,濺起的水花頓時砸了我一臉,把我的眼睛給疼的睜不開了。

我慌亂的抹著眼睛,甚至還能聽到巨人手中那長長的青銅戈,撕裂出來的陣陣風聲!

就在我以自己小命就此玩完的時候,身後的水麵上卻猛的傳來一聲大叫。

第211章 鬼水凶靈

“快,鑽到水裏去!”

這聲音一聽就是張三炮的,此刻的我已經沒時間去思考,已經逃走的張三炮怎麽又回來了?出於本能的反應,一頭就鑽進了水裏,然後好像海豚一樣朝著後方遊去。

因為剛才墓道裏的積水還比較淺,剛剛淹沒膝蓋,所以我們隻能逆水而行,承擔著水流和巨人的雙重壓力。

但這會兒經過張三炮一提醒,我們才發現水裏已經可以遊了,加上我們早就換好了潛水服,行動自然是輕鬆了許多。

而那些巨人就不同了,它們似乎非常怕水,當水道中的水淹沒它們小腿的時候,它們不禁皺起一張苦瓜臉,發出難過的哀嚎聲。

整齊劃一的衝鋒也跟著慢了下來,似乎嚇得不敢往前走了。

而且我分明看見,最前麵的幾個巨人身體上的那層陶土,如同烈日下的巧克力一般,正在緩慢融化。

胖子見狀大喜,樂嗬嗬的說道:“哎呦喂,胖爺我千算萬算,怎麽就沒算到這些巨人俑怕水呢?傻大個們,剛不是挺威風的嗎?來啊,來啊,有本事跟胖爺比賽遊泳啊,我是一隻小鴨子,易拉咿呀呦。”

說到這,胖子還得意洋洋的唱起了兒歌。

雖然無比驚險的躲過了這一劫,但我並沒有胖子那麽樂觀,謹慎的說道:“先別高興的太早,這些巨人俑放在墓道裏,不知道被地下水衝刷了幾千年。幾千年了它們都沒有化成一灘爛泥,你以為現在它們就怕水了?”

“你別烏鴉嘴。”胖子呸了一聲說道:“怎麽不怕水?要是不怕水的話,這些巨人俑早就追來了,還能容下的咱們聊天。”

“這我就不清楚了……”我沒有繼續理會胖子,而是高舉著手電筒去找張三炮。

照了片刻,我才在水麵上發現了張三炮的腦袋,此時他好像正在拚命的往我們這邊遊,看樣子十分著急。

胖子見我拿手電筒去找,這才想起了張三炮,頓時氣不打一處出。

“好你個張三炮,你他娘的可真是孫猴子投胎,賊精賊精的啊!一遇到危險,也不通知革命戰友,自己掉頭就跑。可以啊你,現在見大家夥兒安全了,你又回來了,連胖爺我都不得不佩服你這張臉皮,厚顏無恥,繡花針都戳不穿,絕壁是盜墓界的一朵奇葩!”

我見胖子說的難聽,頓時表情有點掛不住。

張三炮雖然臨陣脫逃,做的有些不地道,但卻在關鍵時刻救了我一命,否則我肯定就被巨人俑手中的青銅戈被攔腰砍斷了。

當下便拉了一把胖子說道:“行了,行了。剛才要不是三炮提醒咱們,早就沒命了。”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招魂師詭異女鄰居的秘密我的讀者是女鬼鬼吻鬼聞筆錄痞子神探尋龍筆記絕色冥妻青葉靈異事務所推理者聯盟迷墓驚魂荒野巔峰茅山鬼術師葬鬼經棺爺陰人祭重生美國做靈媒帶著百萬陰兵闖都市冥界陰陽師她的左眼能見鬼異界冥海她是個美麗的怪物奪魄令絕命手遊地獄歸來冥婚驚情:鬼王老公請輕寵夫人乖,咱們不養鬼茅山之陰陽鬼醫地師後裔地府建設計劃書
  作者:道門老九所寫的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