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第120節

  石棺內根本就沒有什麽我們的人,全都是一些被鑽得千瘡百孔的陳年老屍。奇怪的是,這些屍體並沒有因為時間的推移而腐爛,反倒像是剛死不久的大活人一樣,皮膚光滑,沒有半點屍斑,我特意朝他們的胸口看了看,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眼花了,我發現他們的胸口好像還在若有似無的起伏著。

  這種起伏,絕對是活人才會產生的心跳。

  難不成,這些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屍體還活著?

  那不都是……極品大粽子了?

  就在我本能的要尖叫出來的時候,從後麵追上來的胖子一把就捂住了我的嘴:“李叮當,你他娘的能不能別老短路。知不知道,這樣會把大夥兒都害死?”

  “你們往後看看,石棺裏有很多屍體,這些屍體好像都還活著。”我急忙說道。

  “還活著?”大家聽我這麽一說,全都情不自禁的往石棺裏看了一眼。

  也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看清,就聽張三炮說道:“莫非,這石棺裏的屍體全都屍變了不成?”

  “臥槽!真要屍變,那這麽多千年粽子,可真夠咱們吃一回的了。”胖子的臉比哭還難看,嘴上還沒忍住貧:“今天也不是端午節,大禹不用這麽熱情好客,給咱們送粽子吃吧……”

  “嗬嗬,現在怕了,剛才開棺的那股雄心壯誌跑哪去了?”我諷刺道。

  胖子見我挖苦,麵子頓時掛不住了:“呦!小叮當,你這麽說可就不對了。要不是為了你的四姑娘,胖爺我犯得著這麽拚命嗎?”

  “你們倆都少說兩句,這都什麽時候了,趕快拿好武器,那些東西快追上來了。”就在我跟胖子大眼瞪小眼的時候,爺爺焦急的提醒我們準備戰鬥。

  “老爺子,你是不是瘋了?這破地方,到處都是小角落,亂開槍的話很容易打到自己人的。”胖子道。

  “我又沒說現在就開槍,關鍵時候頂一頂!”爺爺端著AK47說道。

  說話的工夫,剛才從棺材裏溢出來的那些多腳蜈蚣就已經沙沙沙的爬了過來。

  這東西爬行時的聲音,就像是風吹樹葉一般,聽起來扣人心弦。

  胖子也來不及用手電筒去照了,順著聲音,就將工兵鏟朝地上拍去。我也沒時間去觀察這些多腳蜈蚣的具體模樣,拿著工兵鏟就幫胖子一起弄。

  我們本以為,兩把工兵鏟齊頭並進,勢必會將這些惡心的黑殺才拍成肉醬。

  卻沒成想,工兵鏟拍在多腳蜈蚣的身上時,就像是拍到了石頭一樣,震得我們兩手發麻。

  我這才看清楚麵前的東西到底長的何等模樣?這就是農村夏天常年的那種黑蜈蚣,但在某些地方又跟黑蜈蚣有所不同。它們的身體一節一節的,背上的長著厚厚的甲殼,爬起來就像是高速運行的鐵皮火車一般。

  而且這東西長著許許多多,密密麻麻的腳,每動一下就仿佛層層疊疊的波浪,看起來惡心無比。

  尤其最前麵的兩隻觸角,就像是兩隻鋒利的探測器一樣,所過之處全都被切割成碎片!

  “怎麽辦,這簡直就是鐵疙瘩啊!”胖子罵道。

  “小心,這東西的觸角好像能分泌出腐蝕性的強酸。”張三炮見我跟胖子正好奇的打量著眼前的多腳蜈蚣,連忙提醒我們不要大意。

  “沒錯,這觸角跟剪刀似的,難怪能把人鑽出那麽多透明窟窿。沒想到,傳說中的巴裏圖就是這種奇怪的大蜈蚣,早知道胖爺我就帶一窩公雞進墓了。”胖子道。

  “大家千萬別讓這些巴裏圖上身。”我警惕的說道。

  見我過度緊張,胖子輕鬆的笑了笑,拍著我的肩膀說道:“放心吧小叮當!這玩意的實力似乎不怎麽樣,這座墓暗無天日,它們在地下生存了幾千年,想必視力早就退化沒了。隻要躲著它們的兩個觸角,相信根本威脅不到咱們。”

  “你確定?”我疑惑的問道。

  不過胖子說的也不無道理,動物都是根據周圍環境來進化的。比如建國以前,生活在農村的都是一些肥肥胖胖的大老鼠,隨著滅四害的進行,農村捕鼠意識的增強,那些大老鼠就漸漸進化了,全都變成了一些個頭極小,動作靈敏的老鼠。

  這些巴裏圖幾千年來一直活在黑暗陰森的墓裏,實力肯定會有所減退。

  “放心,實在不行,胖爺我還有一招!”胖子得意洋洋的說道。

  我見那些多腳蜈蚣已經爬過來了,胖子還在大喘氣,氣的想一鏟子拍死他:“死胖子,有什麽話,能不能一口氣說完。”

  胖子鄙視的白了我一眼:“小叮當,這你就不懂了嗎?毛主席號召全國滅四害的時候,農村就總結了一套對付蜈蚣的辦法,這東西最怕的就是生石灰和硫磺了。實在扛不住的話,就往身上撒點硫磺、石灰粉,胖爺我保證這東西繞著你走。”

  “這倒是。”我知道像張三炮這樣的正宗摸金校尉,身上肯定會帶著硫磺石灰這些小玩意,當即便衝張三炮喊道。

  卻沒想到張三炮麵露難色,對我跟胖子說,放硫磺的那個背包在王援朝手上。

  急得我跟胖子渾身上下都像是被淋了一盆冷水!

第202章 大粽子

  幾隻巴裏圖趁機還爬上了我跟胖子的工兵鏟,我們當然不敢讓這東西近身,見這巴裏圖的身體堅硬如鐵,也拍不死,隻好用工兵鏟將它們甩飛。

  雖然這巴裏圖極其難對付,但好在數量不多,隻有一口石棺被打開,加上爺爺跟明叔這樣的老手壓陣,也沒吃太大的虧。

  就在我以為能夠僥幸逃離這裏的時候,周圍的岩壁卻突然地動山搖了起來。

  還沒等我們明白怎麽回事,整個岩壁就開始一片片脫落,大量的石棺紛紛從岩壁裏咕嚕嚕滾了出來!

  隨著一口口石棺滾在地上砸開,更多的巴裏圖從沉睡中蘇醒,爬出石棺。

  見此狀況,我跟胖子幾乎嚇傻了,剛剛還在僥幸巴裏圖的數量挺少,沒想到轉眼之間就被這東西給迅速包圍。

  張三炮第一個就意識到了這裏麵有問題,大吼一聲道:“不好,有人在暗中做手腳!”

  張三炮的話猶如晴天霹靂,打的我們集體一個激靈!

  因為我們頓時就想起了之前過懸崖索道的時候,手電筒照到的那個黑影,還有突然變得狂暴的太陽神鳥。

  莫非那個藏在暗中的人,又開始陷害我們了?

  此刻的情況已經是十萬火急,我們前後左右的逃生路線都已經被脫落的岩壁給堵住了,一時半會根本清理不掉,而那些漆黑如墨的巴裏圖,瞬間就將我們五個人給團團包圍了起來。

  胖子一咬牙,拔出手槍就叫道:“他娘的!胖爺就是死也要拉幾個墊背的。”

  就在此時,就聽外麵有人大喊了一聲:“趴下,全都趴下。”

  “王援朝,是王援朝!”

  聽到王援朝那特有的軍人聲音,胖子大喜過望。

  “快,趴下,全都趴下。”沒等我們來得及再問什麽,就聽王援朝再次衝我們吼叫起來。

  爺爺一把就將我們按到地上:“護住頭,看來他是要炸開堵路的石頭了……”

  經過爺爺這麽一提示,我這才意識隻有炸開一條路,才是眼下唯一的逃生辦法,當下跟大家一起抱頭趴在地上。

  胖子將背包,工兵鏟全都擋在自己身前,還不忘衝外麵的王援朝喊道:“援朝兄弟,你可千萬掌握好炸藥用量啊,別把我們給炸飛了。”

  “烏鴉嘴!”我氣得踹了胖子一腳。

  與此同時,就聽到身前傳來一陣巨響,黑暗的空間全都被炫目的火光照亮了,整個耳朵裏也隻剩下嗡嗡的轟鳴聲。

  然後大量的灰塵就彌漫了過來。

  好在我們之前全都捂住了嘴巴跟鼻子,等灰塵全都散開後,連忙檢查了下大家的情況。萬幸的是大家都沒有受傷,隻有胖子因為身體肥胖的原因,被幾塊小石子砸到了後腰上。

  而我們的眼前,也已經被炸開了一條小通道,我連忙招呼大家衝出去。

  王援朝此刻正在鋪設引線,準備下一輪的爆破,看他的意思是想堵死這裏。

  還沒等王援朝動手,就見張三炮說道:“先別急著用炸藥。”

  王援朝一愣。

  “留點後手,不然再遇到什麽鬼東西,我們就一點殺手鐧都沒了……”張三炮解釋道。

  “放心,我剛才是用雷管臨時製造的小炸藥。”王援朝笑了笑。

  “硫磺和生石灰還在背包裏嗎?”張三炮也沒時間感歎王援朝製造炸藥的手段如何厲害,急切的問道。

  “在,都在我包裏。”王援朝雖然沒見到巴裏圖,但也知道張三炮不是無的放矢之人,連忙從背包裏掏出了一個個封住的塑料袋。

  “大家都來幫幫忙!將石灰粉灑在來時的路上。”張三炮說道。

  我跟爺爺、明叔當下將一包包硫磺和石灰粉拆開,小心翼翼的在地上灑出了一條隔離線。然後又順帶往各自的身上撒了點粉,防止那些巴裏圖上身,將我們鑽成篩子。

  等一切做完之後,巴裏圖的數量果然少了許多,有些不死心的巴裏圖雖然仍在覬覦我們,卻也隻是扭著身體在白線外遊走,不敢觸碰白線。

  “靠,信胖爺的沒錯吧?這五毒四害啊,怕的就是硫磺和石灰。就是不知道棺材裏的那些大粽子怕不怕?”胖子見張三炮似乎還在思考著什麽,便問道:“哎,我說炮哥,你們摸金校尉有沒有用硫磺對付粽子的講究?”

  “一般粽子隻怕黑驢蹄子和黑狗血。”張三炮答道。

  “算了,不管了,反正死裏逃生了就好。”胖子笑著擦了擦汗。

  我見胖子傻笑,心中不免有些失落。

  見我愁眉苦臉,爺爺忙慈祥的摸了摸我的頭:“乖孫兒莫急!四姑娘手段高強,是我們不能比的,而且他來過這裏,應該能夠對付的了那些巴裏圖,不必為他擔心。”

  “巴裏圖,什麽巴裏圖?”王援朝開口問道。

  胖子連忙指了指白線外蠕動的那些多腳蜈蚣說道:“就是這些黑不溜秋的醜蜈蚣,幸虧胖爺當年在巴蜀遇到過一次這玩意,否則就著了道兒了。”

  “難怪你們找我要硫磺和石灰。”王援朝點點頭說道:“當年打對越反擊戰的時候,我們偵察連每天都需要窩在深山老林裏,伏擊越南人。那時候誰不是爬了一身的蜈蚣和螞蟥?就是靠塗石灰粉防身。”

  “可不是嘛!可惜這硫磺和石灰粉全都落在了你的包裏,要不然也不會損失一個外鄉人。”

  “外鄉人死了?”聽到胖子這話,王援朝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麽,表情頓時變得緊張而又難看。

  “死了一個,另外一個不知道跑哪去了,估計也被巴裏圖給弄死了……”胖子歎了口氣。

  張三炮見胖子說起話來沒完沒了,當下衝胖子道:“行了,大家先別在這兒聊天了,趕緊離開這裏要緊。別忘了石棺裏的那些屍體還沒發作。”

  “怎麽說?”王援朝問道。

  “就是那些屍體死了多少年了還有心跳,媽的,肯定是大粽子!胖爺發誓出去以後一輩子不吃粽子了。”胖子一邊埋怨,一邊收拾著地上的背包。

第203章 吸血鬼

  王援朝被胖子說得有些糊塗,連忙問我怎麽回事。

  於是我就把剛剛岩壁怎麽崩塌,石棺怎麽滾出來的事,詳細的跟王援朝說了一遍。

  王援朝聽完之後,臉色很不好:“你們是說,這些巴裏圖是被人刻意放出來的?”

  我點點頭:“應該是,不過我不太清楚,對方究竟用了什麽法子才讓兩邊岩壁盡數崩塌。”

  “還能有什麽法子?肯定是這些岩壁背後暗藏機關,咱們全都著了對方的道,對方是想把我們一網打盡。”胖子道。

  “不可能啊。”王援朝喃喃自語道。

  “什麽不可能?”

  我突然發現王援朝有些不對勁,他給我的印象一直都是爽朗耿直的漢子,什麽變得愛自言自語了?

  而且從剛才到現在,王援朝說話的重點也跟我們不在一條線上,反而更關注那個暗中下黑手的人。頓時我就覺得他好像藏了心事,連忙問道:“援朝兄弟,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麽?”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章節目錄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末日刁民 白夜追凶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陰陽食譜 人性禁島 金沙古卷1:青銅之門 苗疆蠱事Ⅱ 大明驚變 守夜者(出書版) 拉普拉斯的魔女 清明上河圖密碼4:隱藏在千古名畫中的陰謀與殺局 綠皮人
  作者:道門老九  所寫的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