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第12節

第19章 詛咒之墓

  現在被我道出真相,胖子趕緊撿起那張相片來看,頓時勃然大怒。

  他抓起老金頭啪啪啪就是幾巴掌扇過去,然後一臉凶戾地說道:“你個老東西怎麽不去美國演大片?哨子村的村民都是被你洗腦了?趕緊給我一五一十的道出來,要不然胖爺今天就讓你知道花兒為什麽這樣紅。”

  我們一直都不了解哨子村發生的一切,特別是那些村民的怪異表現更是讓我們莫名其妙,這不是一口蜈蚣棺可以解釋的。

  這些村民明明有自己的思維,有自己的生活,但是他們的精神卻有問題。

  而且一旦我們這些外來人觸碰到了什麽禁忌,這些人就會發了瘋一樣攻擊我們!

  我們之前開玩笑說,這裏的村民就像邪教組織成員一樣。現在看起來,這句話一點都沒有錯,而這邪教組織的頭目,此刻就在我們麵前。

  如此說來,一切就都順理成章了。

  那些村民瘋狂攻擊我們的現象,隻不過是最簡單的聽從老金頭的話罷了,但是這種狀況再加上那口蜈蚣棺卻足夠讓人膽寒。如果我不是沒有退路,恐怕當時都會選擇離開。

  “哈哈哈哈,這麽多年過去了,竟然還有人追著這裏不放手……”

  老金頭突然桀桀怪笑起來,他指著那張相片問我:“李衛國是你什麽人,為什麽你會有這張相片?”

  “我爺爺。”

  我死死地盯著老金頭,我發現這人在提及我爺爺的時候,眼神十分凶戾,似乎和我爺爺有過梁子。

  “把當年的事情跟我們說清楚吧!要不然對誰都不好,我們隻要一個答案,說出來咱們就井水不犯河水,要不然我不介意做一些事情。”我眯著眼睛說道。

  “你們不該來這裏的。”

  老金頭搖了搖頭,他臉色有些陰戾,估計當年這家夥也不是個好東西。

  “為什麽這麽說?”我不動聲色地問道。

  “這是一座被詛咒的陵墓,誰進去了都不會有好下場的。”老金頭閉上眼說道。

  “當年一行二十多個人,全都是道上出名的土夫子,個個身負絕活,曹四指把穴定在這裏,挖開的時候就讓我們沸騰開了……”

  “為什麽?”

  陳駝子在一旁問道。

  “開挖的時候我們挖到了一個青銅盒子,在裏麵放著一件保存完好的金縷玉衣。單獨是這一件東西出手,每個人都能富貴終身。但當時大家都被豬油蒙了心,單純一件金縷玉衣是不能滿足所有人的胃口的,於是我們繼續開挖,然後就遇到了那口蜈蚣棺……”

  老金頭突然看著我怪笑起來,我心裏一瘮,接著他的話問道:“就是今天那口棺材?”

  “嗬嗬,當時曹四指說這裏不能再挖了,再挖必出大事。立馬有人嗤之以鼻,阿明和你爺爺就是另外一方的代表,這是一次千載難逢的發財機會,光墓塚的周圍就發現了隨意棄置的金縷玉衣,那墓裏麵呢?這一單絕對能讓我們一夜暴富,甚至移民去美國。”

  “然後呢?”胖子問道。

  “然後我們移開那蜈蚣棺,繼續開挖,進入到了墓裏。我們從來都沒有見過如此奢靡的土坑,在外圍的墓室我們已經發掘到了數十件瓷器,這些東西包括那件金縷玉衣拿出去出手的話,起碼得千萬!”

  我們都靜靜地聽著老金頭說當年的事情,我憑感覺,覺得他應該說的是真的。

  “我們當時已經停不下來了,這種陵墓或許我們所有人十輩子都難得碰到一回,我們決定把這裏掃空,做完這一票就可以安享晚年,卻沒想到這就是悲劇的開始!當天晚上,兩個保管瓷器的人死了……”

  “怎麽死的,給人殺了嗎?”胖子連忙問道。

  “不知道,或許是吧,晚上有三個人放哨,這兩個人死的時候瞳孔扭曲,好像是看到了什麽恐怖的東西,我們檢查的時候發現,這兩個人是活生生被嚇死的。”

  我聽的倒吸了一口涼氣,老金頭接著說道。

  “然後第二天又有人死,這次死的人麵帶笑容,好像是在做什麽美夢一樣,他也是保管那些瓷器的人。連續三天都有人死,而且都是保管那十來件瓷器的人,這讓我們無比恐慌,因為我們在墓裏壓根沒發現打鬥痕跡,這些人怎麽死的我們都不知道。”

  老金頭臉上露出苦澀的笑容:“這些極其珍貴的東西到後來居然變成了燙手山芋,除了幾個膽大的,根本沒人敢去觸碰這些瓷器以及那件金縷玉衣。”

  “所有拿東西的人都死了?會不會是黑吃黑?”陳駝子在一旁說道。

  “當時一共有二十人,在墓裏莫名其妙地死了十二個,剩下八個不是同一派係的人,不可能是黑吃黑。”老金頭眯著眼睛說道。

  “在死了第十二個人之後,整個隊伍崩潰了,沒人願意繼續向前,我們落荒而逃。我當時也是窮得一幹二淨,一咬牙狠心把那十件瓷器撈了出來,讓人意外的,我居然沒事,出來之後這東西自然要歸我……”

  “接下來又發生了什麽?你怎麽會選擇在這裏潛伏。”我皺著眉頭問道,這老頭給我的感覺,總有一些話沒吐出來。

  “人一旦脫離了危險,自然就會想更多的事情。要知道我們當時在裏頭隻是探了幾個偏墓室就得到了這十件瓷器,其中甚至有一個帶著完整饕餮花紋的白瓷碗,這玩意價值多少你應該有數吧?”

  老金頭看著我說道。

  我倒吸了一口涼氣,戰國時期的東西,有一些瓷器甚至比起玉器、青銅器都要值錢。因為那時候的燒瓷技術還很落後,基本上隻發掘到陶器一類的東西,瓷器隻在少數陵墓中出土過,所以收藏意義十分重大,找到合適的買家一個碗賣幾百萬是家常便飯。

  之前聽胖子說過,有一個美國華僑教授在潘家園公開求購戰國時期的瓷器,開價達到了100萬美刀之多,戰國瓷器是可遇不可求的土貨。

  也難怪這死老頭在遇到這麽可怕的事情之後,依舊是鐵著一顆心想把東西帶出來!

第20章 鬼瓷器

  “那你他娘的怎麽又會留在這裏?還把這裏的村民教唆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胖子問道。

  “本來我自然是要走的,但是某些事情卻讓我起了疑心,所以我並沒有離開。”老金頭說道:“那時候除了我,我弟弟,還有家裏的一個親戚,其他的五個人或多或少都跟你爺爺有點關係。雖然東西是我帶出來的,但是那種情況之下你爺爺要硬分幾件也沒得說,這事兒本來就是吃拳頭,拳頭就是道理。”

  “我爺爺他們沒拿?”我有些不信地問道。按照我爺爺那商人的性格,沒理由會放棄這麽一票啊,這可是價值千萬的土貨。

  要知道我爺爺當年為了多收幾件青銅器,都能把整個家搬到上蔡縣。而且做古董的,哪個是心慈手軟之輩?除非他有不得不放棄這批土貨的理由。

  “我覺得裏外不對勁,在夜裏我偷聽到你爺爺、曹四指還有阿明三人的對話,我沒敢靠得太近,但意思就是說東西不能拿,誰拿了就得死!我猜他們是想等我死了以後再黑吃黑。”

  老金頭桀桀冷笑道。

  我點了點頭,中國古代這些帝皇陵墓,還有王侯墓塚,甚至是稍微富貴一點的人家在下土的時候都會考慮防盜的手段,有些時候這些防盜的手法甚至比起建整個陵墓的時間都要長,這種手段可是讓不少土夫子栽在上麵。

  像當年赫赫有名的長沙腐玉事件就是一個血的教訓!有一夥長沙土夫子在一座西漢奢華的墓裏盜走了一批做工精湛的玉佩,這些玉佩在當天晚上卻融化開來,釋放出裏麵的毒氣,那一夥土夫子連同他們的家人鄰居全部死絕。

  摸金校尉的那麽多規矩,其實不是不讓後人發財,而是這些規矩都是老前輩用血換來的,講的就是安全第一。

  “為了保險起見,我讓我弟弟和親戚兩人帶著一半的瓷器離開,先去外麵把這批貨給處理了,然後再帶上信得過的好手返回哨子村。我則是繼續蟄伏在這個地方,看看你爺爺是不是要殺個回馬槍!”

  我突然有些緊張起來,因為我知道,接下來的話或許是老金頭一直呆在這裏的原因。

  “我在這裏等了兩個月,卻一點消息都沒有,我開始暗中懷疑我弟弟和那個親戚背叛了我,那時候我已經在老林子裏呆得受不了了,於是隻能回到村子裝作是迷路的商人。大山裏的人還是很淳樸的,我很快就取得了他們的信任,等我休息了一個月後,決定回去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麽事。”

  老金頭說話的速度越來越快,這些話似乎也把他憋得不行,現在一股腦全都吐了出來。

  “很早以前哨子村就被稱為鬼村了,其實就是這裏進來的路好找,出去的路卻變來變去,所以知道哨子村的人才越來越少。我足足摸了幾天,都找不到出路,不過我卻發現了讓我無比恐懼的東西……”

  老金頭說到這,臉上露出了恐怖的表情。

  “啥子玩意?”胖子也給勾引的有點緊張。

  “我弟弟和我親戚的屍體,他們直挺挺地死在帳篷裏,死之前的神情和在墓塚裏的那些人一模一樣,五官徹底的扭曲變形,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而那五件瓷器,就放在他們的胸口上。”

  老金頭繼續說道:“回來之後我想起了曹四指的話,越想越覺得不對勁,於是我就慫恿幾個村民帶著幾件瓷器出去賣,他們的下場完全一樣。我開始明白為什麽你爺爺他們不要這些東西了!我還樂觀地以為這是巧合,於是試探了幾次,可這些瓷器真的不能拿,我他媽到現在還不敢離開這裏!”

  最後幾句話老金頭幾乎是神色猙獰地吼了出來,把我們都嚇了一大跳。

  “有這麽邪門嗎?那如果你不拿這些東西,不就可以出去了嗎?我爺爺出去之後也沒見他們有什麽事情啊。”我聽的也覺得毛骨悚然的,這種事情也太詭異了。

  “小兔崽子,你爺爺是什麽貨色我還不知道。”

  老金頭又大聲咆哮了一句,似乎是受到了我這句話的刺激。

  “他們一定是知道什麽秘密,當我們發掘到那件金縷玉衣還有那些瓷器的時候,他們根本摸都不摸一下。要是那晚我沒聽到他們的談話,估計現在屍體都被蛆蟲給吃了,我他媽敢出去嗎?”

  聽完老金頭的咆哮,我們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如果不是我從那張照片裏發現端倪,我們很可能就這麽離開哨子村。現在一下子得知了如此龐大的信息量,這讓我們都有些消化不過來。

  老金頭嘴巴裏的東西,我爺爺從來沒對我說過,我隻記得他一直對那口青羊樽念念不忘。其實按照價值來說,這十件瓷器的價格未必會低於那口青羊樽。

  但是我爺爺為什麽會對這玩意如此發了瘋的癡迷呢?

  還有那些接觸瓷器的盜墓賊,為什麽會一個接一個的死?

  從老金頭口中套出來的話,不僅沒有讓我們得到解惑,反而是陷入到了更深的謎團中。

  當我們趕回蜈蚣棺那個位置的時候,胖子朝著土坑裏瞄了一眼,頓時大叫一聲:“叮當,我們給四姑娘耍了,這娘娘腔自己進了墓……”

  我們趕緊湊過去,卻發現蜈蚣棺已經被推到了一邊,原來放蜈蚣棺的地方,居然有一個黑森森的洞口,裏麵有一股一股的陰風冒出來,讓我人不禁打了個寒噤。

  “這就是老金頭說的那個盜洞嗎?”一想到這裏麵很有可能藏著價值千萬的寶藏,我的手臂都忍不住發起抖來。

  “叮當,我想試試。”

  王援朝突然沉聲對我說道,他的表情有種我說不出來的堅定,可能即便是我反對,他也會獨自進去。

  我看王援朝的表情,就知道這漢子應該跟我一樣,被錢逼到走投無路的地步了。

  “叮當,人生能有多少次機會遇到這種土坑,哪怕是不拿東西咱也要進去見識一下是吧?毛主席都說了,實踐才是唯一的出路,而且他娘的下麵不是有個先鋒開路了嗎?”胖子雙眼發光,在一旁慫恿我。

  陳駝子沒有說話,似乎也是默認了。

  我們現在這種情況,就跟那些販毒的人一樣,在暴利麵前,就是槍斃也會鋌而走險。

  我滿肚子糾結,說實話我現在就跟小孩子一樣,是既興奮又害怕。不過在旁邊兩人的支持之下,最終我還是做了我人生最大的一次抉擇:去土坑裏看看!

第21章 下墓

  “胖子,援朝,我們醜話說在前麵,這個鬥不管是從我爺爺那留下的線索,還是按照老金頭的話來看,都不是那種普通的古墓,一切都要小心為上!在我們沒有充足的把握之前,一定不要去碰墓裏的東西。”

  我想了想交代了一下胖子,這家夥不是很靠譜,規矩還是得先跟他說清楚。

  “得了得了,你他奶奶的怎麽比我媽還囉嗦?大家先回去把東西抄上,然後馬上下去。”

  胖子對我的小心,嗤之以鼻。

  既然決定下鬥了,我們也迅速行動起來。我們拿完裝備馬上折返,不過回來的時候卻見到老金頭坐在那裏抽旱煙,似乎是在等著我們。

  “我也要下去……”

  老金頭甕聲甕氣地開口。

  “要下去你自個兒行動,胖爺怕你這老東西使絆子。”胖子果斷拒絕道。

  做盜墓營生的,基本都是把腦袋別在褲腰帶上幹活。所以有些時候一夥土夫子成員裏,百分之八十都是有血緣關係的,這樣才不會擔心給人背後捅一刀子。

  “你們這麽多人,難不成還怕我一個糟老頭子不成?而且我去過一次,哪些地方有危險也可以給你們示警。”

  老金頭神神秘秘地說道。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章節目錄
陰婚不散:鬼夫請你正經點 我的老婆是薩滿 陰陽鬼術 末日刁民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解剖師:新概念法醫 古境魑魅 異常生物見聞錄 詭麵金剪 豔骨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殺人遊戲之謀殺感應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白夜追凶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作者:道門老九  所寫的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