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第108節

  “怎麽了?叮當。”爺爺彎腰把我扶起來,慈愛的摸了摸我的腦袋:“都多大的人了,怎麽一聽到可怕的故事,還跟個小孩兒一樣?你啊,真是一點都沒變。”

  “不,剛才那東西又出現了……”此刻的我就像是一隻受驚的小動物,神色慌張的四處看。

  聽我這麽一說,爺爺當即拉下臉在四周巡視了一圈,結果卻是什麽都沒發現。

  正跟那些外鄉人吹牛的胖子,見我露出了恐懼的表情,當即調侃道:“我說小叮當,想不到你這個共產主義的接班人,膽子竟然會這麽小?不就是踩到什麽東西了嗎?至於這麽大驚小怪。這裏這麽多人,別給胖爺我丟臉。”

  我見胖子說的得意洋洋,心中暗暗罵道:也不知道剛才是誰一個勁兒的催促我,讓我問爺爺這些粘液是怎麽回事的,現在卻又裝起了英雄好漢。

  我並沒有戳穿胖子,隻是告訴大家我沒事,便繼續往前走。

  不過有了這兩次的驚險遭遇之後,我也開始加倍小心,幾乎每走一步路都會拿手電筒照一下。雖然再沒有東西頂我的腳了,但我卻在墓道兩邊的牆壁上發現了許許多多極為模糊的壁畫。

  因為這地方濕氣太重,再加上年代久遠,牆上的壁畫已經沒那麽清晰了,仿佛剛剛從水裏撈出來的一樣。

  不過這些壁畫的顏料並沒有掉,仔細去看,還是能夠看清楚的。

  我本來想招呼爺爺跟張三炮過來看看,卻發現他們已經在前麵發現了這些壁畫,正打著應急燈在那裏研究呢。

  我隻好叫過王援朝,讓王援朝在後麵給我舉著火把,我自己先瞧瞧這些壁畫上到底都畫了些什麽?

  此刻,所有人都被兩邊的壁畫給吸引住了,沒了吹牛對象的胖子,幹脆也走到我旁邊,跟我一塊端詳起了這些壁畫。

  胖子一邊看,一邊嘴巴還像跑小火車一樣嘮叨個沒完,弄的我心煩意亂,當即罵道:“死胖子,你幾天沒刷牙了?”

  “奶奶的,墓都進來了,誰還有功夫去刷牙……”

  “你還是別說話了,口臭!”我嫌棄的扇了扇鼻子。

  “好你個小叮當,竟然埋汰起胖爺來了!不是胖爺我瞧不起你,少了胖爺,估計你連這些壁畫上畫的是什麽都不知道。”胖子笑道。

  我見胖子一副趾高氣昂的模樣,頓時又好氣又好笑:“白芙蓉同誌,你還真以為少了你,我就不成?”

  “那就試試?”

  “試試就試試。”我一鬥氣,當下就觀察起了第一幅壁畫。

  壁畫中央是一座巨大的三角形祭壇,整個祭壇就是綠色的,顯然是以青銅打造。

  而且那祭壇的模樣說不出的古怪,說是三角形吧,卻又像是什麽東西的臉。

  我想了半天,才發覺這似乎是一個羊頭,跟羊頭巨門上一樣的羊頭!

  而在祭壇下麵,跪著許許多多的人,這些人的衣著都很簡陋,一個個把身體死死的趴在地上,連頭都不敢抬。還有一隊士兵提著一口口沉甸甸的箱子,搬上祭壇。

  看得差不多之後,我便開口道:“你看好了,這就是一幅古人的祭祀圖,他們正在搬運貢品,祭祀天上的神靈!”

  沒等我說完,胖子就哈哈大笑起來,弄得我一臉的尷尬,隻好轉頭問王援朝:“援朝,你說我解釋的對不對?”

  王援朝對我和胖子的打賭,顯然一點興趣都沒有,他淡淡的說道:“叮當,我王援朝隻是一個打過仗的泥腿子,大字都不識幾個,你叫我殺人可以,但這些曆史玩意我卻是一竅不通啊!不過……我覺得你說的好像不對,你仔細看壁畫上的那些士兵,他們的表情,那表情根本就不像是對神靈的崇拜,反倒像是一種發自內心的恐懼!”

  “哈哈。”王援朝剛說完,胖子就又大笑起來:“李叮當啊李叮當,虧你還是個玩古董的,連王援朝都看出這幅壁畫的蹊蹺了,你竟然還是說古代祭祀,可真是很傻很天真啊!”

  我臉上一紅,狡辯道:“少廢話,你厲害就講講這壁畫到底畫的是什麽?”

  “雖然壁畫上的文字,胖爺我一時半會兒認不出來,不過單憑這幾幅壁畫,我就可以斷定,這根本就不是什麽狗屁祭祀!”

  “還記得我們在陳倉道看到的壁畫嗎?這些壁畫的手法跟陳倉道上的壁畫非常像,想必應該也是大禹時期的。記載的應該是當年那些居民在治水以後所遇到的災難。”胖子解釋道。

  聽了胖子的解釋,王援朝點點頭說道:“我覺得胖子說的靠譜。”

  “豈止是靠譜,胖爺可是潘家園公認的盜墓小王子!”胖子見杆就往上爬,得意洋洋的說道:“這些居民們,應該是遇到了某種可怕的怪物,但又不知道如何剿滅,所以隻能獻出牛羊貢品,把這些怪物當做神來伺候著。而且叮當你看看,在那些抬貢品的士兵後麵,還跟著一個穿著黑色長袍巫師打扮的人,你注意看這個巫師的表情,像不像李叮當奸計得逞後露出的賊笑?”

  沒等我來得及罵娘,一向老實的王援朝竟然點頭稱是。

  “所以,我猜他們並不是心甘情願的獻出牛羊,而是想用牛羊,把那些怪物給引出來。”胖子說完,又將火把往前靠了靠:“要想知道那怪物究竟是什麽可怕的東西,再看看後麵的壁畫就知道了。不過就算不看,胖爺我也能猜出來,肯定是什麽見所未見聞所未聞的東西!畢竟大禹那個時候,人類還處於原始社會,什麽奇珍異獸都在,不像現在一個個都滅絕了,看個大熊貓他娘的還得買票……”

  “不!這怪物並沒有滅絕。”就在我們即將去看下一幅壁畫的時候,前麵的爺爺赫然轉過身來說道。

  我們被爺爺的話弄得一愣一愣的,不由自主的全都將目光聚焦在了爺爺身邊的壁畫上。

  莫非,爺爺在那幅壁畫上看到了什麽?

第180章 無盡妖洞

  “沒滅絕,那是個啥兒?”胖子眯著眼睛望向了爺爺那邊。

  因為墓道裏的光線太暗了,胖子看不清腳下的路,下意識的就摸著壁畫往前走。

  可就在他的手快要觸碰到壁畫的時候,前麵的爺爺突然驚慌的將手電筒照過來:“小胖子,別碰那些壁畫!”

  雖然爺爺已經用最快的速度喊出聲了,可胖子反應遲鈍,肥嘟嘟的手掌還是蹭到了那一片壁畫上。

  說時遲,那時快,隨著胖子的手掌在壁畫上蹭過,整個墓道就像是被開啟了某種機關一般,哢哢哢的傳來一陣陣齒輪摩擦的聲音,就連我們腳下的土地也跟著搖晃了起來。

  還沒等我們弄明白究竟是怎麽回事,就看見四周的地麵上出現了無數蜘蛛網般的裂紋。

  我緊張的把應急燈打開,往後照了一下,頓時驚得說不出話來。

  隻見凡是我們走過的墓道,每隔一段距離,地麵就會整個兒掉下去。

  是的,我沒有形容錯,就是掉下去!

  遠遠望去,就像是一個巨人在用手指彈鋼琴一般。

  才過了短短一分鍾的時間,那些地麵就層層塌陷,蔓延到了我們的腳下。

  我當即大喊一聲:“不好,地麵全都陷下去了,大家快逃!”

  不用我提醒,那些跟著爺爺的盜墓老手也都反應了過來,黑暗中全都是慘叫聲,還有急促的呼喊聲。可這地陷來的實在是太快了,哪怕他們再厲害,也根本沒有時間再去尋找其他的出路。

  慌亂之中,還是爺爺急中生智的叫道:“都別亂,亂了誰都活不成。趕緊把腿上的傘兵刀拔出來,插在牆壁上,先找個落腳的地方再說。”

  我們無奈之下,隻能紛紛拔出傘兵刀,插入到了牆壁兩側的岩石縫裏。一隻手抓著刀柄,身體好像猿猴一樣吊在了墓道之中。

  有兩個外鄉人躲閃不及,當場就跟著那些塌陷的地麵,一塊掉了下去。

  爺爺打著手電筒往下照了照,發現塌下去的地方深不見底,連手電筒的光線都透不進去,就像是一個個恐怖的黑洞。

  僥幸不死的胖子,看著身後那些密密麻麻的黑洞,抹了把汗說道:“他娘的真懸,差點沒掉下去……

  我見胖子這時候還在說風涼話,恨不得一腳把他給踹下去:“還不是你惹的禍?都叫你別碰了,你還瞎折騰。”

  “這可怨不著胖爺我,誰知道墓主人這麽壞?在墓裏設下了這麽多的機關。”

  “廢話,難道人家還八抬大轎請你個死胖子過來盜墓!”

  “行了,你們都少說兩句。”爺爺憂心忡忡的看了看周圍,然後深深的歎了口氣說道:“這麽下去也不是辦法,我們不可能總掛在牆上。”

  “老爺子,據我猜測,這些塌下去的深坑應該不是墓主人後來挖的,而是原本就有了。他隻不過是在建墓的時候,用一整塊一整塊的大理石在坑上又鋪了一遍,隻要有人觸發了機關,這些大理石就會全部脫落,上麵的人自然就會跌入萬丈深淵了。”這時候,已經回過神來的張三炮開口說道。

  果然是摸金校尉,一眼就看出了問題的關鍵。

  “沒錯。”爺爺點點頭,對張三炮略微有些讚賞的說道:“所以剛剛我們逃跑的時候,才會看到地麵一整片一整片的塌下去,而且我估計先前我和阿明他們在迷宮裏找到的地洞,跟這些深坑也是一樣的。”

  “這麽說來,我們頭頂上也有很多這樣的大洞?”聽了爺爺的話,我連忙有些恐懼的朝著頭頂望了望。

  “叮當你可別嚇唬胖爺我啊,那豈不是說,我們頭頂的那些大理石也隨時都有可能砸下來?”胖子尖叫道,看他那慌張的模樣,似乎下一秒就要被砸死似的。

  就在我們越說越害怕的時候,王援朝突然開口道:“叮當,我怎麽覺得有點奇怪,這裏為什麽會有那麽多垂直往下的地洞?這還是墓嗎?怎麽看都像是抗戰時期挖的地道。”

  “不不不,不是地道,地道隻是抗日戰爭時期用來藏人,躲避鬼子掃蕩的地方罷了,哪有地道挖的如此深不見底的?”我剛說完,突然想起了先前走過的那條布滿蓮花的墓道:“這麽說我倒是想起來了,好像自從我們進入墓穴開始,就是一路往下走的,算一算起碼深入地下幾百米了,莫非這片地方到處都是密密麻麻好像馬蜂窩一樣的地洞,整座墓就是沿著這些地洞一路往下修建的?”

  “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我驚呼了一聲,不過轉念一想卻覺得這種可能性並不大。

  因為古代人對墓葬是相當看重的,他們覺得墓葬是一生中的頭等大事,比洞房花燭夜,金榜題名時還要重要。好的墓可以讓自己的靈魂永久安息,子孫後代榮華富貴,壞的墓則會讓自己永世不得超生,後代不是窮困潦倒就是短命早死。

  所以有的皇帝才會從登基開始,便為自己建造豪華的墓葬,耗費幾十年在所不惜,就比如秦始皇到死的那一天墓都沒修完。

  可眼前這座墓卻埋在了如此深的地下,周圍還有這麽多黑漆漆的深淵,這不是變相的詛咒自己下十八層地獄嗎?

  我還沒思考完,就被胖子的吵鬧聲給打斷了。

  “哎呦,哎呦,不行了,我說聰明的小叮當,你趕緊想想我們該怎麽離開這裏吧?再這麽掛下去,胖子可真堅持不住了……”胖子哀嚎道。

  我看胖子的鼻子和眼睛都皺到了一塊兒,渾身都是汗,連緊握傘兵刀的手都被勒出了深深的血痕,顯然說的是真話。

  “好了,好了。”我一邊安撫著胖子,一邊示意王援朝取出包裹裏的繩索,準備蕩到前方還沒有塌陷的土地上。

  見我和王援朝都在抽繩索,爺爺當即問道:“你想幹嘛?”

  “墓道裏的一些地方還沒塌,咱們應該先想辦法蕩過去。”我建議道。

  不過我的想法卻遭到了爺爺和明叔的一致反對:“不行!我們還不能確定那些沒有塌陷的地方下麵是不是同樣也有深坑,一旦踩上去,後果不堪設想……”

  “總不能就這麽一直掛著吧?”胖子急道。

  “我想,既然墓主人能夠在這些密密麻麻的地洞中,挖出這麽一座巧奪天工的古墓,還布下了如此多的機關,想必也一定留出了其他的安全通道。”明叔說道。

  “沒錯,打開安全通道的辦法,肯定就在兩邊的牆壁上。”爺爺憑借多年的盜墓經驗一口咬定道。

  我見爺爺跟明叔都是一臉的肯定,心中暗暗想到,難不成機關在那些壁畫上,出路也在那些壁畫上?

  想到這,我立馬問胖子:“胖子,你剛才冒冒失失的碰到了壁畫的什麽地方?”

  “就是那個穿著黑色袍子的巫師啊。”胖子想了想答道:“老爺子剛才不是說壁畫上祭祀的怪物還沒滅絕嗎?我就想再往前走兩步看看,結果路太黑就下意識的摸上去了……”

  我沒聽胖子後半句話,隻是將目光停留在壁畫中,那些男女老少頂底膜拜的祭壇上,很快我就會祭壇中間的一個小洞吸引住了……

  先前我就看出這個祭壇是一個羊頭的形狀,而那個小洞,恰好就在羊嘴巴的位置。

  這裏會不會有什麽蹊蹺呢?

  我思考了片刻,然後對胖子說道:“胖子,你再去碰一下。”

  “還來?”胖子似乎被嚇出了後遺症,連連搖頭。

  “不是讓你碰巫師,是讓你碰一碰祭壇上的那個小洞。”

  在我的百般催促下,離得最近的胖子終於不情願的用手指頭在壁畫上戳了一下。

  結果他手指剛剛戳到祭壇上的那個小洞,就嚇得哇哇大叫起來!

  “臥槽!”

  見胖子突然大叫,我連忙問道:“怎麽了胖子。”

  “這洞裏好像有東西。”胖子說道。

  “廢話,壁畫上不都表達的明明白白嗎?這些遠古人民正在祭祀一種怪物,怪物就藏身於祭壇之中。”

  “不是,不是。”胖子連連搖頭:“我是說,你讓我摸的那個小洞裏有東西。”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章節目錄
陰陽先生的奇聞異事 追蹤師 超級驚悚直播 絕望遊戲 我的老婆是薩滿 清明上河圖密碼5 解剖師:新概念法醫 風水異事 古境魑魅 陰婚來襲:鬼夫夜夜寵 十宗罪6(出書版) 神探蒲鬆齡係列 談談情說說案 白夜問米 陰婚不散:鬼夫請你正經點 陰陽鬼術 末日刁民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異常生物見聞錄 詭麵金剪 豔骨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殺人遊戲之謀殺感應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作者:道門老九  所寫的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