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第107節

  “暗組織到底有多厲害,不用我說,想必老爺子您也是知道的!這麽多年來,南派和北派一直將暗視為眼中釘,就連國家的那一輪大清洗,都沒能將暗連根拔起。所以我們在場的任何一個人,都沒有這個實力單獨跟暗抗衡,隻有結盟在一塊兒,才好辦事。”張三炮繼續說道。

  見爺爺還在思考,張三炮趁熱打鐵道:“老爺子,我知道您在擔心什麽,其實您大可不必擔心。我張三炮在道上的名聲雖然臭了點,甚至可以說是六親不認,但孰輕孰重還是能分得清的……”

  我心知張三炮說的不無道理。暗實在是太可怕了,麵對這樣一個可怕的敵人,張三炮根本就沒有心思再算計我們,所以我們也不需要太過擔心張三炮的誠意。

  不過這麽大的事,決定權還是在爺爺手上。

  此時此刻,在場的所有人全都靜了下來,就連胖子也放下了啃了一半的午餐肉罐頭,直視著爺爺。

  最終在眾人的注視下,爺爺點了點頭,算是同意了跟張三炮結盟。

  我們終究還是跟張三炮走到了同一戰線。

  “既然現在都是自己人了,那麽老爺子,您可以跟我講講這座墓裏到底有什麽了吧?”張三炮急切的問道。

第177章 明叔的提醒

  麵對張三炮的疑問,爺爺苦笑一聲說道:“我當年要是找到了什麽,還有必要再來跑一趟嗎?”

  “這麽說,您什麽也沒查到?”張三炮的表情有些失望。

  爺爺無奈的點點頭。

  “這不可能吧!”還沒等張三炮繼續開口,胖子就噴了一地的午餐肉:“要真是什麽都沒查到的話,暗組織那幫人還用得著費那麽大的力氣來監視你們李家?”

  胖子一向口無遮攔,想說什麽就說什麽,全然不顧這會兒說的是不是時候。

  不過好在爺爺並沒有怪罪,仍舊臉色平淡的說道:“所以藏在這座墓背後的秘密,遠遠超出了我們的想象!我當年隻不過挖開了李斯墓,倒賣了一些青銅器,拿走了一張拓文,就被他們監視了十多年。如果不是我發現的早,恐怕早就死在這幫人的手裏了……”

  “那爺爺,我們來之前得到的一個奇怪的死人骷髏,又是怎麽回事?骷髏上竟然有這座墓的線索。”我問道。

  “跟銘文一樣,應該都是從李斯墓裏流出去的。”爺爺說道:“不過,問題不在骷髏或者青羊樽的上麵。”

  “是上麵的文字?”我問道。

  “沒錯。”爺爺滿意的點點頭:“沒想到你們竟然破解了上麵的文字,一路找到了這裏,簡直出乎了我的意料,我的乖孫兒終於長大了!”

  我見爺爺誤以為是我破解了上麵的文字,當即說道:“其實銘文和骷髏上的文字,不是我們破解的,是馬如龍破解的。”

  “馬如龍?”

  爺爺略微有些吃驚,隨即頭搖的跟撥浪鼓一樣:“恐怕他沒這個本事!馬如龍在盜墓界是以手段毒辣出名的,論功夫確實有兩下子,但文化方麵卻不在行,所謂的教授頭銜都是掛上去的。”

  “不是他,還能有誰?”我問道。

  “應該是暗組織。”說到這,爺爺的臉色陰沉了下來:“暗組織曆經千年,對於這些古代文字遠比我們要了解得多,估計馬如龍私底下找暗組織看過。而凱薩琳,其實也是暗組織派來監視馬如龍的人……”

  聽到爺爺再次提起凱薩琳的身份,我這才明白爺爺之前為什麽要那麽做。

  張三炮殺馬如龍,是為了獨吞秘密。而爺爺則比張三炮想的更透徹、更長遠,他是為了防止暗組織如此近距離的插手這座墓裏的秘密,所以才會連凱薩琳一起做掉。

  想到這裏,我竟然有些不恨爺爺了。

  而張三炮突然意識到什麽,臉色大變道:“既然暗組織對我們的一舉一動了如指掌,豈不是隨時都會進墓?”

  “有這個可能。”爺爺說道:“不過大家也不必太擔心!馬如龍這個人我是知道一點的,他一向很有野心,否則也不會脫離暗組織,黑白兩道通吃。這次行動,他究竟告訴了暗多少,恐怕有限。否則這次跟他一起過來的,就不止凱薩琳這個小丫頭了……”

  “哎我說,你們繞來繞去還是不知道這座墓裏到底藏著什麽秘密啊?”就在爺爺和張三炮陷入沉默的時候,胖子突然又插起嘴來:“照胖爺說,別管什麽明組織暗組織了,先找到這墓裏頭的秘密要緊。”

  “胖子說的沒錯。”我也連忙站起身,對爺爺說道:“暗組織雖然強大,但眼下他們畢竟還沒有下墓,我們隻要先一步找到藏在這座墓裏的秘密,就有了底牌!”

  “就是這個道理。”張三炮點點頭:“老爺子,這地方你熟,我們接下來該怎麽走,就看你了。”

  “嗯。”爺爺輕輕答應了一聲。

  說完,便站起來揮揮手,示意那些外鄉人吃完東西抓緊時間上路了。

  很快我們便背起包裹,沿著墓道繼續往前走。

  爺爺和張三炮走在前麵探路,胖子則跟個百靈鳥似的,一路上跟那些外鄉人嘰嘰喳喳的吹牛逼,說自己是摸金小王子,盜墓老革命,把那些外鄉人逗的時不時哈哈大笑。

  我估計就胖子那嘴,再過一會兒,美國的宇宙飛船都是他打下來的了。

  隻有我跟王援朝走在隊伍後麵斷後。

  不知道為什麽,隊伍裏的明叔時不時的回頭看我,好像有什麽心事。趁著大家不注意的時候,明叔果然走到了我的身邊。

  我見明叔有點怪怪的,便問道:“明叔,有事?”

  “嗯。”明叔刻意壓低聲音,然後指了指張三炮的背影,提醒我道:“叮當,雖然我們現在跟張三炮達成了合作,但其實你都看到了,大家各有各的目的,隻不過暫時搭搭夥而已。你這孩子心眼實,我怕你被人騙了還幫人數錢……”

  沒等明叔說完,我就知道明叔在提醒我張三炮不可信,當下點點頭說道:“放心吧,明叔,我知道該怎麽做!”

  “知道就好,如果張三炮單獨找你說些什麽,最好還是要告訴我跟你爺爺,我們都是老江湖,會幫你參考的。”明叔說完,便匆忙回到了外鄉人的隊伍之中。

  看著明叔離開,我又將目光聚焦在爺爺的身上,明叔跟了爺爺半輩子,是爺爺最忠心的左膀右臂,在這點上,我們這些家人都比不上明叔。

  明叔特意來告訴我,傳達的肯定也是爺爺的意思,爺爺在內心深處仍舊是不相信張三炮的。

  看來這次回去,要好好查一查張三炮了。

  就在我剛剛打定主意的時候,走在隊伍中間的胖子卻突然大喊了一聲:“咦,這他娘的是什麽東西?”

第178章 黃河妖奇談

  聽到胖子突然來了這麽一嗓子,我們所有人的注意力頓時全都被吸引了過去。

  我打著手電筒來到胖子旁邊,發現在胖子腳下有一堆灘糊糊的液體,顏色微微有些發黃,就像是什麽東西吐出來的濃痰。

  “叮當,快發揮你的聰明才智琢磨一下,這到底是啥玩意啊?”胖子往後跳了兩步,生怕粘著碰著了。

  我覺得胖子有點大驚小怪,便沒好氣的說道:“死胖子,你不是摸金小王子嗎?這都看不出來。”

  “你知道?”胖子好奇的問道。

  我開玩笑道:“當然知道,這不就是你剛剛被嚇出來的尿嗎?”

  “呸,我去你奶奶的……”胖子見我埋汰他,頓時就指著我破口大罵,不過剛說出口,就意識到我爺爺還在前麵,當下壓低聲音拽了我一把:“死叮當,你不埋汰胖爺我能死啊?還胖爺我撒的尿,胖爺我要是真撒尿的話,能撒成這樣?”

  “你有糖尿病,晚期。”我說道。

  “哈哈,哈哈。”

  這下不止是我,連身旁的那些外鄉人也跟著一起大笑起來。

  倒是張三炮皺著眉頭來到胖子身邊,然後蹲下身,用手抹了一把粘液,放在鼻子下麵聞了聞。

  那些粘液粘稠無比,鞋子踩上去都擦不掉,還散發出一股奇怪的臭味。而張三炮轉過頭來就用鼻子去聞,當即就把胖子惡心的半死:“我說三炮兄弟,咱能不能文明點?這玩意雖然不像李叮當說的那樣,是什麽屎啊尿的,但終歸不幹淨,你也不覺得惡心。”

  “惡心就更得仔細看看了。”隻見張三炮閉上眼睛,鼻子每隔幾秒鍾都會迅速抽動一下,就仿佛獵犬一般,顯然是在分辨這屬於什麽味道。

  我見張三炮表情謹慎,像是有什麽發現,便也不再繼續跟胖子扯犢子了,而是來到張三炮身邊問道:“怎麽三炮,這灘粘液有問題?”

  “暫時還不清楚。”張三炮搖搖頭說道:“這味道實在是太奇怪了,自從做摸金校尉的那一天起,師傅就開始訓練我的鼻子,我聞過的東西沒有一千也有八百,但卻從未聞過這種味道……”

  “會不會是冰塊融化,流出來的水?”我問道。

  “這不太可能。”這時,明叔走過來說道:“我們走了這麽長的路,都沒有在這條墓道裏看到一塊冰,而且這液體看上去黏糊糊的,根本就不像是冰水。”

  “靠!該不會是什麽怪物流出來的口水吧?”見我們幾個全都嚴肅起來,胖子開玩笑道。

  胖子無意中的一句話,頓時讓我們幾個人全都是一愣,不約而同的向周圍望了望。

  最後還是走在前麵的爺爺說道:“大家都小心一點,多留意腳下還有沒有這種液體了!”

  “嗯。”

  我們回答了一聲,便繼續往前走。

  不過這次趕路的過程中,大家明顯多了幾分警惕,那些外鄉人紛紛拉開AK47的保險,將應急燈的燈光調到最大。

  就連一向神經大條,喜歡上躥下跳的胖子也安靜了下來,兩隻眼睛滴溜溜的望著周圍的環境。

  隨著我們繼續往前走,那些黏糊糊的液體出現的越來越多。

  胖子緊張的拽了拽我的衣角:“他娘的叮當,我總覺得不對勁,這地方好像有點兒邪門。”

  我並沒有回答胖子的疑問,隻是打著手電筒,每一步都邁的很小心。

  見我不說話,胖子又嚷嚷道:“叮當,叮當,你去問問你們家老爺子。他既然來過這裏,肯定知道這條墓道裏有什麽東西。”

  我本來也是想第一時間就去問問爺爺,這些粘液是不是什麽東西吐出來的?但因為凱薩琳的事情,使我們爺孫之間產生了一絲隔閡,就不好意思過去叫他。

  現在胖子連連催促,我隻好加快腳步追上爺爺,問道:“爺爺,這些粘液好像越來越多了,我們會不會有什麽危險?我覺得這條墓道裏肯定藏著什麽東西……”

  爺爺最初隻是擺擺手,吩咐我小心一點,可是聽我這麽一聯想,臉上的表情立馬就變了。

  看到爺爺臉色劇變,我就知道,自己沒猜錯!當下焦急的問了起來。

  爺爺沉默了片刻,這才用很小的聲音悄悄的給了講了一個故事。

  在黃河一帶的民間,一直流傳著一個古老而又恐怖的傳說。據說在河床地下,生存著一種圓腦袋的大蟲子,它們每到天黑的時候,就會到處打洞,尋找獵物為食。

  這些大蟲子葷素不忌,隻要是能吃的東西,都會被它們吞個幹幹淨淨。就連小樹林,莊稼地也能被啃的一片葉子都不剩,是個十足的吃貨。

  如果它們實在找不到吃的了,身體就會變成一灘粘液,慢慢鑽入河床裏休眠。直到它們遇到新的食物了,才會再次出現……

  一九三八年的時候,日本鬼子一路打到了河南,蔣介石被迫決堤黃河抵禦日軍,結果卻把這些大蟲子給喚醒了。

  這一下可不得了,每到天黑的時候,黃河兩岸就會出現數不清的哭聲和慘叫聲。短短三天的時間,好幾個村莊就被吃幹淨了,遍地都是血淋淋的骨架,嚇得老百姓們舉家搬遷,說是吃神爺爺下凡了。日本鬼子的一個小分隊也被吃掉,連坦克都給這東西啃了一個大窟窿,不過這件事始終沒有記錄在官方文件上,隻在當地人的口中廣為流傳。

  我聽爺爺說的如此真切,就像是親身經曆過的一樣,便問道:“爺爺,你是不是見過這種怪物?”

  “說見過,也見過。”爺爺微微歎了口氣,這才繼續說道:“我做古董商人,在黃河一帶踩點的時候,就曾遇見過這種怪物。不過當時我命大,跟同行的商人們走散了,直到我發現他們的時候,他們已經全都消失不見了,整個河堤上,除了幾件被咬的千瘡百孔的衣服之外,就隻剩下那些惡心的黏液。那一幕現在想起來都讓人心驚肉跳,我當時嚇得連行李都沒拿就跑了……”

  “後來回到上蔡縣,一問村子裏上了年歲的老人,才知道跟我同行的那些商人們,很可能已經全部喪命在了那些怪物的口中。”爺爺苦笑著說道。

  我本來聽爺爺說他知道,還有點小興奮,可沒成想爺爺遇到的竟然是如此猙獰恐怖的東西,心中頓時就沒了底!

第179章 遠古壁畫

  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然覺得腳底下的土壤好像被什麽東西給頂了一下,頓時嚇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見我好端端的做出這番舉動,那些外鄉人的目光全都齊刷刷的望了過來。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章節目錄
我的老婆是薩滿 陰陽鬼術 末日刁民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解剖師:新概念法醫 古境魑魅 異常生物見聞錄 詭麵金剪 豔骨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殺人遊戲之謀殺感應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白夜追凶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陰陽食譜
  作者:道門老九  所寫的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