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第105節

  就在我已經準備放棄的時候,墓道裏突然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

  “住手!”

  這聲音一出現,我全身的汗毛孔都興奮的舒張開來了,連忙睜開眼睛,衝著聲音發出的方向就大叫起來:“爺爺,爺爺,是你嗎?”

  “叮當,別怕!爺爺來救你。”

  說話間,墓道上方的冰層就被破開了一個大洞,緊接著幾道人影從大洞裏落了下來,全都穿著清一色的黑皮褲,頭上還戴著應急燈,仿佛神兵天降一般。

  其中一個,正是之前走散的爺爺!

  “李衛國!”看到突然出現的爺爺,掛在繩索上的眾人全都是一怔。

  剛要動手的張三炮,更是緊張的手指發抖:“老爺子,你……你……”

  “我是怎麽冒出來的對吧?”爺爺似乎聽到了之前的對話,知道張三炮要連我一塊做了,一雙犀利的眼睛如刀子般掃在張三炮的身上,對張三炮頗為不滿:“你想幹什麽,想殺馬如龍也犯不著帶上我的寶貝孫子吧?”

第173章 心傷

  張三炮趕緊丟掉傘兵刀說道:“老爺子……我這不是急糊塗了嗎?”

  “哼!”爺爺冷哼一聲,沒有再去理會張三炮,而是一把拽住維係著我們幾個人生命的繩索,大聲喝道:“老鄉們,都來幫幫忙!把這幾個人給拉上下。小心點,千萬別碰到那些蓮花的根。”

  “好嘞!”隨著一聲聲回答,那些穿著黑皮褲的精壯大漢全都打著應急燈走過來,一時間墓道裏燈火通明,顯然是之前那幫外鄉人全都到齊了。

  而聽完爺爺的提示,我這才明白,原來這一切的始作俑者竟然是那些蓮花的根須。不過我也來不及多想,當務之急還是盡快離開這裏。

  見爺爺他們要幫忙,張三炮有些擔心的說道:“老爺子,不能就這麽讓馬如龍上來啊!我怕他上來以後,大家都會有麻煩。”

  說到這,張三炮又看向爺爺身後的那幫外鄉人:“各位朋友,你們想想之前死掉的同伴,哪一個不是葬送在了馬如龍跟瘋子的手裏?他們全都是殺人不眨眼的惡魔,一旦脫險,肯定不會放過我們的。”

  張三炮說的言辭切切,本來已經幫忙的那些外鄉人,頓時全都沉默了下來。

  馬如龍生怕那些外鄉人聽信了張三炮的話,當即奄奄一息的說道:“沒錯,我馬如龍確實心狠手辣!不過老夫既然能成名這麽多年,就不是好壞不分的人。今天我馬如龍著了道兒,斷了條胳膊,就算真要算賬,也是找張三炮,怨不著大家……”

  “張三炮,你到底想怎麽樣?”爺爺攥緊繩索,回頭憤怒的瞪了眼張三炮。

  “老爺子,您勸勸叮當,割開繩索,我們救他一個人上來就行了。”張三炮說道。

  我當即叫道:“不行,凱薩琳救過我,我絕不能坐視不管!”

  “你都聽到了!”爺爺看著張三炮,爽朗的大笑起來:“我李衛國的孫子絕不是忘恩負義的人。”

  “可是……”

  “沒有可是,你不用擔心馬如龍,他現在已經斷了一條胳膊,這樣的廢物,我李衛國又豈會懼他?”說完爺爺就推開張三炮,招呼身後的那幫外鄉人一起用力拉繩索。

  果然是人多力量大,說話的工夫,我就覺得繩索上傳來了一股巨力。緊接著,扣在我們腰上的繩索便開始緩緩上升,而這時候,我也看明白爺爺他們是從哪兒冒出來的了。

  原來這條墓道並不是密封的,墓道頂端其實有很多人工開鑿出來的大洞,隻不過因為這條墓道全部被冰封了,所有大洞全都被厚厚的冰塊堵住,我們這才沒有注意到。

  爺爺跟那幫外鄉人,就是順著這些大洞,捅開冰層跳下來的。

  不過此刻我還有一個疑問,當即問道:“爺爺,你們是怎麽找到這些大洞的?太神奇了。”

  “嗬嗬,當時我們不是都陷在迷宮裏了嗎?走著走著,就發現有些地方的土地比較疏鬆,剛好有個老鄉最擅長打洞,道上人稱‘鑽地鼠’,他一看地麵,就提醒我們這下麵有墓,按照他的法子,我們一路打下盜洞,就進來了。”爺爺笑道。

  “哦,那你們又是怎麽發現我們位置的?”我問道。

  “乖孫兒,你鬧出了那麽大的動靜,但凡長了耳朵的都能聽見。”說話間,爺爺就將我拉到了大洞下麵:“快,先上去,待會再說。”

  “哦……”我剛想在說些什麽,卻突然發現爺爺跟那幫外鄉人的神情都有些不對,不等我反應過來,張三炮突然撲上來將我按住。

  爺爺趁機掏出一柄鋒利的開山刀,二話不說便斬斷了整條繩索。

  眼看繩索從冰層上滑落,我心中一沉,瞬間就明白了這是怎麽回事!原來爺爺根本就不想救馬如龍,他剛才說的那番話,隻是為了穩住我。

  為此,他甚至都沒去管凱薩琳的死活。麵對突然變得如此冷酷無情的爺爺,剛剛還欣喜不已的我,瞬間像是被潑了一盆冰水。

  傻了的我,甚至都沒有聽到下麵馬如龍和西裝男痛苦的慘叫聲。

  我幾乎是在張三炮的生拉硬拽下,鑽進了那個大洞中。

  恍惚中,我看到身後的爺爺拉響了兩枚燃燒彈,扔到了那些蓮花上,隨著熊熊的火光再次燃起,整個墓道再次響起了排山倒海的呼嘯聲。

  我兩眼一黑,彷佛聽到了凱薩琳傷心的哭聲。

  也不知道在那伸手不見五指的大洞裏爬了多久,直到再次看到一條墓道後,張三炮才算帶著我停了下來。

  不過我並沒有大難不死的興奮感,反倒是腦海裏時不時浮起凱薩琳的笑臉,還有她叫我叮當大叔時的可愛模樣,一種沒由來的負罪感瞬間爬上了我心頭。

  在我們停在原地休息的時候,那幫外鄉人也陸陸續續的趕來了。

  爺爺是最後一個趕來的,他來了以後,就招呼大家整理槍械,然後做點好吃的填飽肚子。

  整個過程,我一句話都沒說,甚至連看都沒看爺爺一眼。剛才那一幕,始終讓我如鯁在喉,似乎隻要看到爺爺,我就會想起凱薩琳的笑臉。

  爺爺似乎看出了我的傷心,他也沒過來跟我多解釋,隻是找到明叔,小聲交談起來。

  倒是張三炮為人圓滑,故意拿著一袋牛肉幹在我麵前吃,想饞我,見我板著一張臉,幹脆跑去跟明叔他們找話題了。

  “明叔!剛才怎麽沒看到你?”張三炮問道。

  “我這老胳膊老腿,怎麽能跟你們這群年輕人比?當然是留在後麵了,免得給你們拖後腿。”明叔扶了扶金絲眼鏡,一副書生氣的說道。

第174章 世間奇花,雪哭蓮

  聽了明叔的話,張三炮微微一笑。

  也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他撥弄著麵前的火堆說道:“不過話說回來,你們可真夠幸運的!我跟小老板可是費了好大的功夫,才發現了墓門的所在,本來還想等大家一塊兒下墓的呢,沒想到你們卻誤打誤撞的全都進來了。莫非,這座古墓還有其他的入口?”

  明叔是什麽人?那可是玩心機的高手。

  所以瞬間就看出了張三炮的意圖!

  當下笑吟吟的說道:“你可真是健忘,老爺子剛剛不都說了嗎?我們隻是偶爾發現了迷宮的土地比較鬆軟,然後就打著盜洞找到你們了,並不清楚這地方還有沒有其他入口……”

  “嗬嗬,說到底,還是多虧老爺子救了我們啊。”張三炮說道。

  “沒錯,是救了我們,不過卻也害死了很多人。”我不滿的嘀咕道。

  “小老板,話可不能這麽說,馬如龍跟瘋子可都是手上沾滿鮮血的殺人魔王。剛才的情況萬分緊急,如果他們不死,我們遲早要吃大虧!”張三炮苦口婆心的勸起我來。

  “你們要害馬如龍跟瘋子,我管不著,但是不能連凱薩琳都不放過。”麵對張三炮的狡辯,我的怒火再也壓製不住,近乎是咆哮的衝著張三炮和爺爺吼了起來:“凱薩琳可跟我們無仇無怨,她還曾救過我的命,你們看到她望著我時的眼神了嗎?你們聽到她傷心的哭聲了嗎?”

  “叮當,當時那種情況,有犧牲是在所難免的。”一直沒有理會我的爺爺,突然開口說道:“所以我早就說過,你不適合下鬥,這次要是能夠平安無事的回去,趁早離開這個行當……”

  “如果下鬥的,都是殺人不眨眼的魔鬼,那我李叮當寧可不入這一行!”我倔強的說道。

  “行了,行了,大家都少說兩句吧。”張三炮見氣氛又變得緊張起來,連忙打起了圓場:“照我看,生死有命,富貴在天,既然選擇了盜墓這一行,就要做好隨時喪命的準備。要怪,就怪這墓裏的蓮花太他娘的坑人了……”

  “那可不是什麽蓮花!”爺爺坐在那裏輕蔑一笑,然後熟練的用刀在午餐肉罐頭上劃拉了一圈,就丟進了小鍋裏。

  營地裏頓時香氣四溢,饞的那些外鄉人一個個咽起了口水。

  不過張三炮卻沒去管鍋裏的美食,而是激動得湊到爺爺旁邊問道:“老爺子,聽你的口氣,好像知道那蓮花有什麽來頭?”

  還沒等爺爺開口,就聽明叔在旁邊咳嗽了一聲。

  明叔顯然是在提醒爺爺,不要多說!

  可爺爺卻是不以為意的擺了擺手:“算了,還是告訴他吧!不然我估計有些人連續幾天都會睡不好覺。”

  說完,爺爺指著張三炮道:“張三炮,收起你的小心思,在場的都是下過幾十年鬥的老江湖,你的這套試探對我們根本就不管用。我可以明明白白的告訴你,你猜的沒錯,我們之前是來過這裏,而且我們也見過那些花,所以才清楚它們到底是什麽東西……”

  “什麽,你們來過?”

  爺爺的話,可謂是一石激起千層浪,讓張三炮驚的站了起來。

  甚至連我也暫時忘記了凱薩琳的死,打起十二分精神去聽爺爺接下來的話!

  “還記得進廟之前,遇到的那些含笑花嗎?”爺爺問道。

  “那怎麽能忘?那東西差點害死了大夥兒。”說到這,張三炮突然停了下來,然後麵色驚恐的望著爺爺:“老爺子,您的意思是不是說……含笑花和那蓮花,都是同一種花?”

  “對。”爺爺點了點頭。

  “這怎麽可能?那含笑花是靠消化森林裏的獵物,賴以生存。而這些蓮花卻可以把所有接觸到它們的東西,瞬間凍成冰塊。”

  “你是隻知其一,不知其二。”爺爺聲音冰冷的說道:“這些蓮花的真正名字,叫做:雪哭蓮,和含笑花並稱為世間罕見的兩大奇花!知道雪哭蓮是怎麽生長的嗎?它的花雖然隻有巴掌大小,但它的根須卻是數不勝數,比人的頭發還要多,那些根須的平均長度達到了三四十米,它就是借助這些根須來吸收周圍環境的熱量,供給自己,所以墓道裏才會一直冰封下去……”

  “這也就是為什麽之前墓道裏還好好的,一旦使用火攻之後,那些蓮花就全部蘇醒的原因。”

  “您是說,這些蓮花可以不斷吸收周圍的熱量,讓空氣越來越冷,最後達到結冰的程度?”張三炮聽得目瞪口呆,緩了好半天才拍了下額頭:“難怪,進了墓道之後我會覺得越來越冷。”

  “真是大意了!沒想到我們會碰上這麽邪門的花,下次再遇到一定要鏟除它們。”張三炮恨恨的說道。

  “可別。”這時候,旁邊的明叔儒雅的笑道:“那可是世間罕見的雪哭蓮,據說是西藏喇嘛們供奉的聖花,可以永久保持喇嘛們的屍身千年不腐。唯一一朵流傳下來的標本,都被收藏在了布達拉宮,用九重寶函一層一層的蓋著,生怕被人給盜走了,市場上的價格少說也有幾百萬。西藏那邊好多佛教徒都出大價錢買這種花,你要是真把它們都鏟除了,到時候恐怕後悔都來不及。”

  爺爺也略微有些惋惜的搖搖頭:“我李衛國當年做古董商人,跑了大半個中國,卻也隻是在大雪皚皚的唐古拉山脈見過一次雪哭蓮。沒想到這座墓裏竟有這麽多的雪哭蓮,看來墓主人的身份非同尋常啊。”

  “這麽值錢?”張三炮雙眼放光,似乎還想回去挖幾朵蓮花回來。

  不過他剛剛站起身,就突然想起了什麽,連連搖頭:“咦,不對勁。”

  “怎麽了?”爺爺問道。

  “我記得當時馬如龍潑汽油的時候,那些蓮花並沒有立刻蘇醒。可馬如龍卻突然像是發了瘋一樣,揮起登山鎬就打向那些蓮花,所以他的胳膊才會被凍住。”張三炮回憶道。

  “突然發瘋?”爺爺瞬間抓住了張三炮話裏的關鍵詞。

  “沒錯。”張三炮看著爺爺還有明叔說道:“難不成那些雪哭蓮還能夠蠱惑人心?”

  聽到張三炮的話,爺爺跟明叔對視了一眼,目光中全都露出了一絲疑惑。看樣子,他們也不清楚這一切到底是怎麽回事。

  “老爺子,你知道那些雪哭蓮有蠱惑人心的能力?”張三炮問道。

  “不知道。”爺爺頓了頓說道。

  不知為什麽,我發現就在剛才爺爺跟明叔的對視過程中,似乎做了一個極為詭異的眼神交流。

  難道他們是發現了什麽?

  又或者是在恐懼什麽?隻是不想跟大家夥兒明說。

  就在我猶豫要不要問的時候,突然感覺到腳下一軟,大家紮營的土壤下麵好像有什麽東西一掃而過!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章節目錄
我的老婆是薩滿 陰陽鬼術 末日刁民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解剖師:新概念法醫 古境魑魅 異常生物見聞錄 詭麵金剪 豔骨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殺人遊戲之謀殺感應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白夜追凶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陰陽食譜
  作者:道門老九  所寫的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