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第101節

  我皺了下眉頭,這確實是有些奇怪,這裏的溫度滿打滿算也就十幾度,但水隻有在零下才能結冰。

  這些冰塊怎麽就不融化呢?

  在我們腳下的地方,還有周圍的石壁上麵,隨處可見一快快凝結的冰塊。這種情況就好像是你秋天倒了一杯子,但這杯水卻立馬結了冰。

  張三炮說這話的時候語氣很嚴肅,似乎是在暗示我要小心這些冰塊。

  “走快點,墨跡什麽呢?”

  西裝男見到我和張三炮不停嘀咕著,頓時又不爽了。

  張三炮搖了搖頭隻得加快了腳步,我們小心翼翼地避開地上那些厚實的冰塊,然後豎起耳朵死死地聽著馬如龍他們有沒有踩到那些冰塊上麵。

  這些冰塊到底有沒有危險,我的心裏也沒底。

  因為我還是沒搞懂那句‘逢冰不沾’是什麽含義?

  而且這句話究竟是從誰的嘴裏說出去的,我思來想去,覺得最有可能的就是四姑娘了。

  我裝作很自然地回過頭看了一眼,發現馬如龍他們很謹慎,所踩的路線都是貼著我們剛剛走過的腳印。

  “這老狐狸,真他媽難上勾!”

  我心裏暗罵道。

  像馬如龍他們這批人馬,能夠在盜墓賊橫生的年代混出名頭,心思一定是極為縝密,要讓他們中招實在是太難了。

  而且我現在有些害怕,要是等下西裝男突然要我和張三炮去探探那些冰塊的底,那可就全完了!還好西裝男他們的注意力並沒有放在這些冰塊上。

  “叮當大叔,你跟那個可怕的家夥關係好像挺熟的嘛,他肯定有跟你說過什麽,要不然你偷偷告訴我吧?”

  凱薩琳笑嘻嘻的問道。

  “讓我先打斷這小子一條腿,到時候他就什麽都說出來了……”西裝男獰笑著說道。

  說完,他便朝著我們兩個走過來,這一次馬如龍並沒有阻止,而是眯著眼睛看好戲。

  我心猛地沉了下去,四姑娘根本就沒跟我說過什麽,但是現在說出來,他們肯定是不信的。

  以馬如龍還有西裝男的性格,真有可能會把我的腿給打斷。

  “算了,對付你們這種貨色,老子槍都懶得拿。”西裝男笑著將沙漠之鷹插回腰上,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

  “完了……”

  見到西裝男這副樣子,我就知道這一次恐怕不是開玩笑,而是要對我們兩個動真格的了。

  “我跟你拚了!”

  我嘶吼著掄起一把登山鎬,朝著西裝男撲了過去。

  不過還沒等我靠近西裝男,腹部就是一陣劇痛,整個人像沙包一樣被踢了出去。

  在西裝男踢腳的一瞬間,我居然連他怎麽抬腳的都沒看見。

  看到我被踢飛,張三炮猛地從我旁邊竄出來,整個人猶如一頭獵豹,攻向了西裝男。

  不過同樣被西裝男一腳踢中小腹,張三炮整個人重重地砸在石壁上,疼得蜷縮成一團。

  “嗬嗬,就這樣?老子站著不動就能收拾你們,兩個垃圾!”

  西裝男笑吟吟的朝著我走過來。

  然後將一隻腳踩在我的膝蓋上,說道:“李叮當,我給你十秒鍾的時間考慮,要不就告訴我這座墓的所有秘密?要不就讓我把你的膝蓋踩斷,你自己爬回家吃奶,選一個吧。”

  說到這,西裝男猛地一用力,我隻感覺膝蓋處傳來了哢嚓哢嚓骨頭的交錯聲音,疼得我直抽冷氣。

  我感覺再這麽持續下去,我的腿就要斷了。

  “還有五秒!”西裝男看了看表。

  “得得得,我說,我全都說出來行了吧?這裏的一切都是四姑娘事先布好的局,他可以指揮那三隻水猴子,那些外鄉人也是他殺的,他需要湊齊足夠的新鮮屍油,才能點燃羊頭巨門上的九盞青銅燈,從而打開墓門!不過他真正的手段還在後麵……”我大聲叫道,這會兒我把我知道的一股腦兒都倒了出來。

  馬如龍和西裝男都是銳眼如電的人,我是不是說謊,他們一眼就能看出來。

  此刻,西裝男的臉上明顯多出了幾分急切,他一把拽住我的衣領:“快,繼續說!”

第166章 好人,壞人?

  “瘋子別動手,讓這小子慢慢說。”

  馬如龍此刻被我吊起了胃口,生怕西裝男下手沒有輕重,把我給捏死了。

  他背著手走過來,眼睛好像老鷹一樣審視著我:“李叮當,你是說四姑娘不但打開了墓門,而且還在這座墓裏留了後手?”

  像馬如龍這種老江湖,很少會表現出如此驚訝的表情,不過這一次,他顯然被我的話給嚇住了。

  畢竟他們都在四姑娘的手裏吃過虧,即便有西裝男和凱薩琳這樣的高手在,一聽四姑娘的名字,還是像老鼠見了貓一樣!

  那是發自內心的恐懼,我看西裝男揪住我衣領的手,都情不自禁的哆嗦了一下。

  為了掩飾自己的恐懼,西裝男狠狠的扇了我一耳光:“沒聽見馬老爺子問你話嗎?快把你知道的都說出來,四姑娘的後手是什麽。”

  “那還用說。”我嘲弄的看了西裝男一眼:“四姑娘已經進了墓,而且他似乎對這座墓特別熟悉,想藏在哪裏就藏在哪裏,我們一個個卻是無頭蒼蠅。假如四姑娘躲在暗處對我們下殺手,你覺得憑你這點手段能抵擋得住嗎?嗬嗬,你也隻能欺負欺負我。”

  見我拐彎抹角的罵人,西裝男抬手又要給我一耳光。

  馬如龍卻狠狠的揮了揮手,讓西裝男讓開,此時此刻他的耐心似乎被我給消磨殆盡了:“李叮當,你說四姑娘要殺死下墓的所有人?其中也包括你們?”

  “當然。”我點了點頭。

  就在此時,一直在吃棒棒糖的凱薩琳,卻好奇的眨了眨眼睛問我:“叮當大叔,這可不對喲!”

  “怎麽不對?”我說道。

  “四姑娘不是跟你爺爺一夥的嗎?怎麽會連你們也殺。”凱薩琳說完,伸出丁香小舌,故意對我無比誘惑的吮吸了一口棒棒糖。

  我知道凱薩琳說的是事實,甚至連我自己都有些疑惑:“沒錯!他是跟我爺爺一起來的,甚至在墓門沒有打開之前,我一直以為他是我這輩子最好的朋友……”

  說到這,我腦海中不由得浮現出李斯墓中,四姑娘讓我們先走,一個人赤裸著上身,義無反顧的衝向白毛僵屍的那一幕。

  還有泥潭中,我們背靠背對付冥鼠的情景。

  那時候,我們已經從路人,變成生死與共的兄弟了。但為什麽剛剛走進墓門的那一刻,四姑娘看我的眼神會那麽詭異,那麽陌生?那麽像另外一個人?

  “嗬嗬,你以為老夫就那麽好騙?我馬如龍縱橫盜墓界這麽多年,走過的路比你吃過的米都多,四姑娘若不是跟你們一路的,為什麽會出手救了你,還幫你們拆了腳上的炸彈。”馬如龍冷笑道。

  “錯了,錯了,馬老爺子您錯了。”就在馬如龍一口咬定的時候,一旁的張三炮連忙解釋道:“您老在道上混了這麽多年,不會不清楚盜墓這一行的勾當。幹咱們這一行的,向來都是無父無母,欺師滅祖!連親兒子都有可能為了一件寶貝捅死親爹,更何況是一個半路搭夥的朋友?所以說啊,咱們向來是利益為上,人情靠後。”

  張三炮不愧為摸金校尉,三兩句話就道出了盜墓界的現狀,而且合情合理,聽得馬如龍都連連點頭。

  “那你的意思是,四姑娘其實一直都是在利用你們了?”馬如龍問道。

  “沒錯。”張三炮說道:“四姑娘對這座墓實在是太熟悉了,幹什麽事都瞞著我們。不止廟裏的那三隻變異水猴子是受他控製的,就連我們兩次遇到的白霧也是他開的機關,如果是一路人的話,會這麽千方百計的想置我們於死地嗎?”

  “而且……”這時候我猶豫了一下。

  “而且什麽?快說。”馬如龍大聲問我,此時此刻他已經認定四姑娘是一個為了墓裏的東西,不講情義的殺人狂魔了。

  “而且胖子和王援朝在白霧裏失蹤了,怎麽找都找不到,我懷疑是四姑娘下的手。”我聲音有些失落。

  “難怪,沒見到那個肥嘟嘟的胖子大叔……”凱薩琳心有餘悸的吐了吐舌頭,似乎被四姑娘給嚇住了。

  提起王援朝跟胖子的下落,我就不禁歎了口氣。

  就在我心情失落的時候,馬如龍突然走到我麵前,兩隻眼睛直勾勾的盯了我好幾秒,然後一個字一個字的逼問道:“那小子,你知不知道四姑娘為什麽要殺死所有下墓的人?他殺人的目的,絕不僅僅是湊齊屍油點燃九盞青銅燈那麽簡單吧?更何況現在墓門已經開了,他完全沒必要再取屍油。”

  “也許,後麵還有幾扇墓門?”凱薩琳猜測道。

  “後麵還有沒有墓門我不知道。”我說道:“反正我是覺得,四姑娘既然知道打開羊頭巨門的辦法,就說明他知道的要比我們多,甚至他還有可能曾經來過這裏,隻不過因為某種原因,並沒有順利拿到自己想要的東西。現在我們這些人貿然闖入,知道了他的目的,他怎麽可能會輕易的放過我們?”

  我明顯看到馬如龍的臉色陰沉了一下,似乎非常擔心接下來的路。

  不過他很快就恢複了笑意,像打量一件價值連城的寶貝一樣看著我:“四姑娘的確非常厲害,我承認這裏沒一個人是他的對手,但隻要有你這個人質在,他就絕對不敢衝我們下手!我早看出來四姑娘對你特別重視了。”

  “那你就太天真了。”我冷笑一聲,語氣中帶著一絲寒意:“胖子和王援朝都沒了,你覺得四姑娘會因為我這麽一個毫不相幹的人投鼠忌器?”

第167章 冰蓮花

  我說的完完全全是大實話。

  但馬如龍並沒有聽進去,而是惡狠狠的說道:“那我可管不著,如果他敢在墓裏動手,那我就先殺了你!誰也別想獨吞這裏的東西。”

  說完,他就開始指揮西裝男,整理好各式各樣的裝備繼續下墓,氣得我牙癢癢。

  媽的,什麽叫四姑娘敢動手,就先殺了我?

  我他媽招誰惹誰了,怎麽什麽事都衝著我來,此刻我一口惡氣憋在胸中,差點沒把自己給憋死。

  而那邊西裝男已經動作嫻熟的在腰間別了一把鋒利的飛爪勾,將一根根繩索重新整理好分發給我們。同時丟給馬如龍和凱薩琳一大包食物和水,輪到我和張三炮的時候,隻給了兩塊少的可憐的壓縮餅幹。

  “馬老爺子,這樣做就有點過分了吧?”我看著手裏的壓縮餅幹說道。

  又要讓我們做炮灰,又不給我們吃飽,馬如龍顯然不把我和張三炮當人。

  “這條墓道不知道有多長,剩下的食物不多了,將就一下吧……”馬如龍眯著眼說道。

  “那你們怎麽分那麽多。”我不服的說道。

  沒想到我一句話還沒說完,西裝男就劈頭蓋臉的丟過來一塊餅幹,正好砸在我的頭上,哈哈大笑道:“有的吃就不錯了,呐,再賞你一塊!接好了。”

  “好好好。”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無比恥辱的撿起了地上的餅幹塞進口袋裏,暗暗發誓這筆賬一定要這孫子千倍百倍的還回來。

  我們現在已經走了二三十米的冰路了,放眼望去,周圍石壁上的冰塊越來越多,腳下全是深度在十厘米左右的白雪,一腳踩下去沙沙的響,就想走了一座巨大的冷庫裏一樣。

  雖然氣溫一直沒有降低,但因為冷氣聚集,呼吸的時候還是能看到嫋嫋白霧。

  就在我和張三炮捆好繩索,準備繼續往下走的時候,馬如龍卻一把拉住了我身上的繩索,然後對西裝男說道:“瘋子,這一次你在前麵!”

  西裝男當即點了點頭,然後抽出了自己那把寒光閃閃裁紙刀,摸著石壁在前麵探路。

  我們現在所處的墓道十分狹窄,再加上地麵非常滑,所以根本不方便使用後坐力超大的沙漠之鷹,西裝男顯然明白這個道理,所以才換成了裁紙刀。

  這樣遇到危險,他第一時間就能做出反應!

  雖然我不明白,馬如龍這次為什麽不讓我和張三炮當炮灰了,但這對我們來說也算是一件好事,起碼我們不用擔心腳底下的冰層了。

  不過,我在往下走的過程中,發現張三炮並沒有因為西裝男在前麵開路而感到絲毫輕鬆,反而隨著我們的深入,他的表情越發的凝重起來。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章節目錄
我的老婆是薩滿 陰陽鬼術 末日刁民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解剖師:新概念法醫 古境魑魅 異常生物見聞錄 詭麵金剪 豔骨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殺人遊戲之謀殺感應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白夜追凶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陰陽食譜
  作者:道門老九  所寫的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