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第2節

  見南爬子在發抖,我爺爺趕緊問道:“黑煞是個啥子東西,怎麽讓你這號人物也害怕成這樣。”

  南爬子說:“黑煞就是成了精的大粽子,是所有粽子裏最凶的一種,百年難得一見。剛才下洛陽鏟的時候挖出黑血,俺就知道不對勁了,現在蠟燭也變成這樣,絕對是黑煞無疑。”

  “在墓裏養黑煞,這墓主人是想讓大夥兒有來無回啊!”

  這時候隊伍裏的一個漢子說道:“扯什麽犢子,老子看這裏也沒啥出奇,要扯你們盡管扯呼,等下摸到什麽土貨別過來找分。”

  他毫不畏懼的就往前走,其他人舉著火把一擁而上。

  我爺爺卻是個聰明人,他曾經聽道上的人說過,當年在將軍墓,進去的有三十多個好手,最後隻剩南爬子一人走出來,南爬子多少還是有點本事的。

  所以我爺爺死死地跟著南爬子,寸步不敢離開。

  南爬子從包裏摸出一個發臭的黑驢蹄子,這才一步步的往前走。

  墓道雖然隻有幾十米,但是每一步都猶如在探雷一般,我爺爺走的心髒都快跳出來了。

  這時,前方突然傳來了一個漢子的驚喜聲。

  我爺爺定下神仔細看去,發現在墓道的終點,擺放著一個散發出昏暗光芒的巨大青銅器,那是一口四四方方的樽,每個方向都雕刻著一個栩栩如生的羊頭,光芒就是從羊頭上發出來的。

  青羊樽果然在這!

  曆朝曆代,青銅器都屬於國之重器,而這青羊樽我爺爺估算了下,有渠道的話幾萬塊很輕鬆就可以出手,如果心黑一點運到國外去,價格估計還得翻上十倍不止。

  但是見到青羊樽的一刹那,我爺爺卻害怕得牙齒都咬在了一起。

  在那羊頭上,他看到了兩點紅芒,好像是兩顆布滿血絲的眼睛。

  我爺爺死死地盯著青羊樽,他隱約可以看到羊臉在動!那東西是活的。

  但是這件事情他還沒來得及說出來,墓道裏就響起了一陣刺耳的聲音,那聲音就像是指甲刮玻璃一般,緊接著,我爺爺就被一陣慘嚎聲給叫的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墓道兩邊的孔裏,猛地伸出了一隻毛絨絨的黑爪子,那黑爪子抓住一個壯漢,就往孔裏拖。

  旁邊有反應快的拔出鋼刀想要砍斷這隻爪子,但是砍在上麵就留下一條淡淡的白痕,甚至連拔刀的人自己虎口都給崩裂了。

  那個漢子就這樣被活生生的拽進了隻有兩個拳頭大的孔裏,血和腦漿濺得滿地都是,剩下的半截身體在地上抽搐著。

  我爺爺當場一口胃酸就噴了出來,看到南爬子已經開始跑了,強烈的求生欲望,讓他連滾帶爬地跟在南爬子身後。

  墓道裏那種讓人揪心的聲音越來越大,我爺爺忍不住好奇轉頭一看,腿肚子都軟了。

  在兩邊的石壁裏,伸出了密密麻麻的黑爪子,但凡被黑爪子抓到的人,沒有一個能掙脫開的,不是活生生地拉進黑暗裏,就是直接被撕裂,整個墓道裏到處都是搖晃的火把和淒厲的慘叫。

  不到一分鍾的時間,他們將近十五人的隊伍,就隻剩下六個人運氣好衝出了墓道。

  此刻地麵都被鮮血染紅了。

  在墓道兩邊,無數隻黑爪子瘋狂地拍打牆壁,發出瘋狂的嘶吼聲,我爺爺說沒見過的人根本無法體會到那種恐懼。

  那不是一隻黑煞,而是一群黑煞。

  南爬子癱坐在地上說道:“哪個斷子絕孫做出來的墓,這他媽就是一支軍隊都進不來。”

  我爺爺就問:“這黑煞到底是什麽東西?”

  南爬子道:“黑煞這種東西是湘西趕屍流傳出來的,這玩意一般人不敢弄,太損陰德,以後會斷子絕孫的。我琢磨著這墓道兩邊的人估計從嬰兒時期就被鎖進了石壁裏,把他們當豬羊一樣圈養,光這樣還不行,還得想著法子虐待他們,到十八歲怨氣衝天的時候,用鐵水封住七竅,做成粽子,才有可能成煞。”

  南爬子想了一下繼續說道:“這東西平時一輩子都難遇到一隻,沒想到在這裏遇到了一群,想來這鬥裏有什麽不得了的東西。”

  話說完,緩過氣來的幾個人頓時就生出了貪婪之心,我爺爺摸著那口青羊樽,他越看越覺得心驚動魄,光是那四顆羊頭拿出去都能賣出天價!

  不過那時候我爺爺心思完全沉迷在青羊樽,他忘了之前看到的那雙眼睛。

  就在此時,旁邊一個漢子突然用手去摳自己的喉嚨,把他的扁桃體硬生生摳了出來。

  另外一個漢子發瘋似的往回跑,身體瞬間被石壁裏的黑爪子撕開,鮮血濺得四下都是。

  我爺爺完全懵了,不知道剛才那一下子到底發生什麽事情,他抬起頭,正好對上羊頭上血紅色的眼睛。

  他隻感覺整個墓室一下子山搖地晃,周圍的牆壁全部開始塌陷,在盡頭處露出了一道石門。

  我爺爺拚了命往石門裏衝,不過卻被南爬子扇了一巴掌,整個人也摔倒在地上。

  等我爺爺爬起來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看到的東西完全變樣了,根本就沒有什麽石門,一隻渾身是毛的黑煞從青羊樽後麵站起來,它正啃咬著一截手臂。在它身邊的一具屍體,已經被啃吃得不成樣子,看到那血腥的場麵,我爺爺直接嚇的尿了一褲襠。

  那雙眼睛有幻覺,如果當時沒有南爬子那一巴掌,他現在下次就跟這幾個人一樣了。

  南爬子歎了口氣說道:“老李,咱們這一次算是完了!今天我拚死保你出去,但你得照顧好我家小,不然我南爬子做鬼也不放過你。”

  說完,南爬子就把我爺爺往旁邊狠狠地一推,然後留下一句話:閉上眼睛,黑煞就不會攻擊你。

  我爺爺最後看到的就是,那隻巨大的黑煞把南爬子撲在了身下。

  人的求生欲望是可怕的,我爺爺在墓室裏麵到處打轉,他就這樣摸索著堅持了一天多,身上磕得青一塊紫一塊,還在拚命的奔跑。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一個在山上打獵的村民發現我爺爺漂浮在小溪裏,趕緊用牛車把他拉到了鄉上的衛生院,這才保住了爺爺的命。

  從那時起,我爺爺就變得沉默寡言起來,成天喝悶酒,古董生意也不做了,在我開始懂事的時候,他就已經變得有些神神叨叨。

  喝著酒,畫著他所見到的那口青羊樽,有時候一天不睡能畫個十幾張,然後望著畫嗬嗬傻笑。

第3章 爺爺的遺囑

  時光如梭,二十年過去了,轉眼間到了改革開放。

  這是新中國經濟飆升的時代,此刻的古董已經被炒上了天價!

  我爺爺因為當年在上蔡縣收土貨的時候囤積了大量青銅器,頓時一躍成為了百萬富翁,在這個圈子裏也變得小有名氣。

  但我爺爺還是每天繼續喝自己的酒,畫著青羊樽,有些時候給我的感覺就是六親不認,我這個孫子出生他都沒有抱過。聽幾個親戚說,連我父親母親病重住院,我爺爺都沒去看過。

  那青羊樽似乎有什麽魔力一樣,讓我爺爺深陷其中。

  有一次我爺爺突然發瘋了一般連續畫了兩天青羊樽,後來他就死死地指著那一堆紙,一直衝我大喊大叫:我看到它了,它要來找我了。

  後來醫生給我爺爺連續打了兩針鎮靜劑,才算是控製住他的情緒。

  這種神經質的日子讓我爺爺本來就很一般的身體很快就垮了,有些時候走幾步路都要停下來喘口氣,而且有一次更嚴重的是喝醉之後他就睡在地上中風了,如果不是我發現得及時,恐怕這條命就給閻王爺收了去。

  自從這次中風後,我爺爺身體日益消瘦,他似乎也知道自己時日不多了。

  1999年1月10號,他帶了一個陌生人回家,我後來才知道這個人是律師,然後當著所有親戚的麵,把五百萬的遺產、房產證,還有那份戰國拓本以及一堆他畫的青羊樽交給了律師,然後一再交代,李家的子孫隻有找到了這青羊樽,才能繼承他的遺產,說完之後他就咽氣了。

  我還是低估了我爺爺對於青銅羊樽的癡迷,甚至已經到了瘋狂的地步!

  我永遠記得那天的情景,我那些親戚一個個的破口大罵,罵我爺爺老糊塗了,最後甚至都走光了,連個做喪的人都沒有,隻有我一個人帶著爺爺的遺體去火化。

  五百萬還有那些房產加起來起碼有一千萬了,但是這件事情很快就被我忘了,因為我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也聽了無數遍爺爺當年在上蔡縣的經曆。

  我知道,這筆錢我就算有命拿也沒命花。

  而且那時候我的錢雖然不多,但是受到了爺爺的熏陶,對於古董這方麵的知識比很多人都要厲害。爺爺死後,我在武漢長江大橋那邊盤了一個黃金攤位,小掙了一筆錢,這份遺囑更是被我給拋到了九霄雲外。

  不久之後,我從一個朋友那邊得到了一個讓我激動萬分的消息,秦嶺那邊有一批剛出土的貨色,賣家著急出手,價位差不多在三百萬左右。

  我仔細研究了那些相片,發現這次的貨色居然是一件西漢的玉蟾蜍,西漢的玉器雖然多,但是這麽雕工精湛的玉器還是比較少見的。而讓我更加瘋狂的是,我那個朋友還說,有一個北京來的商人想要玉蟾蜍,願意花五百萬的天價買。

  這一來二回就是兩百萬的利潤啊!

  最終,我咬咬牙借了高利貸,很快的就落實了兩百五十萬元的貸款。

  我帶著幾個夥計來到了秦嶺,找到賣家,一切都很順利,我花了二百多萬帶回了那個白玉蟾蜍。

  直等到回家仔細檢查,我才知道這次我走了眼,這根本就不是什麽西漢時期的蟾蜍,隻是一個做工頂級的贗品。

  我他媽中了朋友的仙人跳!

  我幾乎是懵了半天才反應過來,回過神的第一反應就是跑。

  我借的可是高利貸,把我自己賣了都賠不起,而且這些放高利貸的多多少少有點黑社會背景,到時候還不上錢,就真是白刀子進紅刀子出了。

  我打了個激靈,琢磨著趕緊弄點錢,等還清了第一期款項,後麵的再想辦法。

  我翻起了電話號碼,我那些親戚朋友還是有幾個大款的,如果他們願意拉我一把,那是最好不過。不過一聽到我借錢,不是說沒有,就是直接掛電話,我隻感覺到手腳冰冷。

  我今天幾乎把認識的人的電話都打了個遍,但是一毛錢都借不到。

  我坐在椅子上麵發呆,手機也給我扔一旁去,到了這個時候,我真不知道找誰好。

  突然,一陣清脆的鈴聲嚇了我一大跳,我連滾帶爬的抓起手機,滿懷希冀地打開接聽鍵。

  “李叮當,這個月的店鋪租金怎麽還沒打過來?”

  電話裏傳來的聲音讓我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力氣。

  “房東,這兩天就給你打過去啊,剛進了貨錢還沒盤出來。”

  掛了電話,我下意識地撥通了一個號碼,這個算是從小跟我穿一條褲子長大的鐵哥們了,也是幹古董這一行的,不過擅長的卻是坑蒙拐騙,真名白芙蓉,因為體重二百多,我平時都管他叫胖子。

  我說:“胖子,我完了。”

  聽我講述了受騙經過,胖子在那頭說道:“叮當,聽得我心裏都堵成一團了,但你就是說的再慘我也幫不了忙啊!老子他媽現在在潘家園擺地攤呢,你要個幾萬塊錢,我還能拿出來,這你媽欠了兩百五十萬高利貸!就是把胖爺這身肉剮了都賠不起。”

  我沒好氣地回道:“我就是臨死前找個人說道說道,你有多窮,老子又不是不知道。”

  胖子猶豫了一下跟我說道:“叮當你爺爺不是留了一份遺囑嗎?你要是能找著遺囑裏的那個東西,錢不就還清了。”

  我眼前猛地一亮,似乎是抓到了一線希望。

  不是胖子提起,我都忘了爺爺的那份遺囑了,這一刻惡向膽邊生,我決定豁出去了,他媽的不就是一個青羊樽嗎?找不到也是死,找到了就賺翻了。

  “胖子,你給我馬上回來,這一票幹了!”

  我大聲吼道,然後掛了電話。

  風風火火地回到鋪子以後,我拿出紙筆,開始回憶起我爺爺口述中有關那青羊樽的信息,然後把那些信息一點一點全都記在紙上。

  現在回憶起來已經有點模糊了,不過還好那時候爺爺對我講了不下十次,所以一些關鍵的信息還可以記起來。

  我們這一趟的目的地,是上蔡縣沒有錯了,但是具體哪個點,暫時太不太清楚。

  如果就我和胖子兩個人的話,沒摸到具體位置之前,整個上蔡縣就足夠我們找個十來天了,而且我們兩個倒騰古玩還行,真要定穴下鬥,光憑我們兩個人肯定不成。

  我有些頭疼,在紙上把問題全部寫出來,真決定去找這個青銅樽,才發現難度之大,根本不是三下兩下就能解決的,要不然我家那幫親戚也不會從來不去過問這份價值千萬的遺囑。

  我打開地圖,在上麵圈出了上蔡縣的範圍,然後仔細回憶著我爺爺說過的那些話,但是想了好久,似乎我爺爺當年都沒有說過具體是上蔡縣哪個位置發現的那個大鬥。

  信息啊!

  我抓起亂糟糟的頭發,我現在最需要的就是那座墓的信息,越多越好。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章節目錄
陰陽先生的奇聞異事 追蹤師 超級驚悚直播 絕望遊戲 我的老婆是薩滿 清明上河圖密碼5 解剖師:新概念法醫 風水異事 古境魑魅 陰婚來襲:鬼夫夜夜寵 十宗罪6(出書版) 神探蒲鬆齡係列 談談情說說案 白夜問米 陰婚不散:鬼夫請你正經點 陰陽鬼術 末日刁民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異常生物見聞錄 詭麵金剪 豔骨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殺人遊戲之謀殺感應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作者:道門老九  所寫的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