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第10節

  地上的背簍旁邊,還落著他剛才扯出來的粉手絹。劉思革一腳踢飛背簍,然後彎腰撿起手絹,揣進褲兜裏。然後,他又撿起衝鋒槍背好,並不停的數落著自己的過錯。

  背簍被他踢飛,裏頭的柴刀也飛了出來,掉到地上。

  “練家子?”我回憶著那山民的樣子,有些不太相信,“那到底往哪兒跑了?”

  以那山民的身板,我估計也跑不了多遠。現在去追出去補上一槍的話,應該也來得及。

  “哪個方向?”黃班長也有些著急的問了一句。

  就在問話的時候,一向悶生的王軍英,卻端著衝鋒槍直接跑了出去,他好像找到了蹤跡,要抓他回來。這人也真是莽撞,連方向不問準就開始追。

  但見他衝了出去,我下意識的就想跟上去。誰知劉思革立馬騰出一隻手按住我,慌忙說:“不追了,追不了,追出去也起不了作用,我剛倒地那猴舅子就不見影子了,再接著追,這家什怕是要扯開嗓門吼呐,到時候漫山遍野都能聽著。”

  “黃連,按我說,現在人跑了,我們應該馬上撤移才是!”劉思革又轉過頭,話語急促的對黃班長說。

  平日裏悠哉遊哉、懶懶散散的他,還是第一次這樣著急。每個人臉上都戴著麵罩,看不清楚神情,估計這老小子臉上的褶子已經急得擠成了一團。

  黃班長急得吐了口氣,他沒回複劉思革的意見,而是按王軍英衝出的方向走了過去。

  而這時,王軍英卻折返了回來。他冷冷的看了劉思革一眼,然後對黃班長搖了搖頭。

  “撤!”來不及再多猶豫,黃班長當即就下出了命令。

  現在人已經逃跑,眼看也追不回,隻能三十六計,走為上了。如果再多待一陣,等到那山民跑回了村子,帶來民兵或者軍隊,恐怕就不能說走就走了。

  可我無論如何也不會想到,那瘦骨嶙峋的山民,一個年過半百的糟老頭子,竟然會有招式解開繩子,還能打倒劉思革,搶走他的刀?

  但仔細想想,也並不是非常難以置信。越南民族經過了半個多世紀的戰爭洗禮,能活到今天的,誰又沒幾個保身之術呢?得虧我剛才還善心泛濫,想著要不要留他一條生路。我真該一槍崩了他的!

  幾分鍾前的“悲憫”之心,落此結果後,轉瞬之間就轉變為了咬牙切齒的痛恨了!

  撲倒他的時候,我就該往他腦門上開一槍的!哪裏用的著開民主投票會,哪裏用得著費這事兒!我在心裏懊悔著。

  一聲令下,一行六人,迅速穿出了甘蔗林,回到那塊山坡。黃班長掏出指北針,確定了大致的行進方向,就領著我們往坡下衝去。除了我們六個人的行路動靜之外,山穀裏仍還是靜悄悄的,像是什麽也沒發生。我還以為,那山民跑走了後真會扯起嗓子亂吼一通呢。

  但那也不重要了,他既然知道跑,我們也不會傻到在原地等死。到時候就算來了民兵,來了軍隊,我們也逃出好幾裏之外了。

  我還不信越南人真有能耐把咱從深山老林裏揪出來。

  因為心裏惦記著那個逃跑的山民,之後的路六個人翻得特別快。連翻兩座山頭,直到看不見明顯的人跡了,我們才停下來解決午飯,做休整。

  劉思革手上的傷倒也不太嚴重,就是一條劃痕而已。我們帶著一些簡單的藥物,便就為他簡單的包紮了一下。劉思革一直歎著氣,看得出來,他很愧疚,也覺得丟臉。

  畢竟,是他主動邀功做劊子手,也是他信誓旦旦的朝著毛主席保證“麻溜兒”的完成任務——可誰知結局是“殺敵不成,倒惹一條口”。

  回想起劉思革捏著匕首“磨刀霍霍”的可怖形象,倒覺得幾分好笑。原來這小子的的確確是有點兒憨傻,沒我想象中那樣神秘。並且,他手頭有槍,卻也沒留住逃走的山民。我估計,他是被那山民的身手嚇破了膽兒,才沒敢追出去。

  還是之前那句話:真不知道這老小子是怎麽通過考核的。

  “這種事情啊,以後還是別向毛主席保證了,他老人家在跟馬列一道商討大事呢,沒空理你。”我對劉思革開玩笑說。

  旗娃和黃班長放哨去了,休息的地裏就剩四個人。

  劉思革苦笑一下,顯然覺得我在奚落他。他看著手上纏著的紗布,有些喪氣的答我一句:“毛主席講著順口一點兒,不關他老人家的事,是我出了毛病,中了越南猴子的板樣兒。”

  “見識到了吧,越南農民都不好惹,你還不信。”我又對啃著761壓縮幹糧的鄧鴻超說。

  鄧鴻超有些不好意思的別過頭,喝了一口水。因為他啃下嘴的761壓縮幹糧非常噎喉。

  “他怎麽把刀搶過去的?”吃完飯的王軍英,忽然問了一句。他扯下了偵察麵罩,那雙淩厲的雙眼射出冷冷的目光,如劍一般刺向劉思革。

  劉思革沒反應過來,回以王軍英一個“我沒聽明白”的表情。

  王軍英盯著他,語氣平緩:“我是說,你把整個過程跟我講一遍。”

  此話一出,我忽然覺得氣氛些不對。因為王軍英的眼睛裏頭,有那麽一點兒懷疑,更有一點兒不相信。

正文 第十八章 :疑點

  話畢,王軍英就低下頭,舀了一口罐頭肉。剛才那雙懷疑的眼神,也隨著眼皮一眨,消失不見。

  這讓我有些摸不著頭腦了,王軍英那副表情,大有“我不相信你”的意思。感覺就像是他覺得劉思革的話語有假。我不免覺得王軍英有些太多疑了,難不成他覺得是劉思革還主動放走了山民?

  但王軍英到底是不是在懷疑這點,我也不明了,也許隻是隨口問問罷了。因為這人平日裏就不苟言笑,不知道他在想些啥。

  劉思革楞了一下,隨即就回過了神。他直視著王軍英,說:“我準備動手時,他就飛上來一拳,把我人都打了翻。然後我的手不曉得哪時候被他扯住,他捏著使勁兒一扭,手頭的刀就掉了嘛。”

  說到這裏,劉思革吐了口氣,像是怨恨不已,然後接著說:“那猴舅子拿了刀,就要往我胸口上捅,幸好我動作快,側了個身子,才隻讓他劃到手掌,要不然,老子可就完全掛彩在這山裏頭了。”

  話語間劉思革抬了抬纏著紗布的手,向我們展示著。

  王軍英嘴裏細嚼慢咽著,他根本不看劉思革,隻是接著問:“然後。”

  “然後,我想拿槍,但是身子側回來的時候,那猴舅子就沒影子了。我往陣勢響的地方開了兩槍,打歪了,沒留住。”

  “為什麽不去追。”王軍英擰開水壺,仰頭喝了一口水。

  劉思革嘴角抽了一下,答道:“實打實說,他手裏頭有刀,我怕追上去,要遭他捅黑刀。那甘蔗長得密,有槍不比有刀。”

  果然猜得不錯,這劉思革就是有些慫,眼放著山民逃跑,卻不敢追上去。

  王軍英咽下水,盯他一陣,然後點頭。

  “嗯,就這個樣子。王副班長呐,我也不怕你笑,事情就是這樣一回事。是我得意過頭了,不該小看那猴舅子的。反正這筆帳就算我頭上,我不賴賬,回去你們給上級打報告,該怎麽說就怎麽說,有什麽懲罰我都擔著。”劉思革的語氣倒還有幾分“大無畏”。

  王軍英還是板著臉,不作任何表情,他收集好吃剩的罐頭,裝進包裏。王軍英拍了拍劉思革的肩頭,說:“沒什麽大問題,我就問問,現在出任務了,就不能粗心大意。放心了,隻要回得去,沒人打你報告。都是戰友。”

  “該我們了。”說完王軍英又看向我。他的意思是,我倆現在已經吃完飯,該去換下黃班長和旗娃的崗了。

  “好好看著傷,別弄出其他問題來。”平日少話的王軍英,卻還不忘給了劉思革一句叮囑。

  劉思革鄭重的點點頭。

  換下黃班長和旗娃,我倆準備爬上了一顆樹冠蔽日的榕樹,留察動靜。

  爬上樹的時候,那樹枝上披掛著的藤蔓條子裏,竟還藏著一條蛇。那蛇皮生著綠色,繞藤而上,估計是想上樹吃鳥食蛋。這蛇個頭不大,我隨意撿起一根枝丫,將它挑下了樹。

  榕樹的冠頭很寬大,樹幹也長,我和王軍英就攀上一根最粗壯的樹枝,坐在上麵。榕樹長在山腰上,坐上去後能越過山腰下的層層樹冠,得到相當開闊的視野。這樣,山腰下的情況就盡收眼底了。

  突如其來的“山民事件”之後,六人急行軍了近兩小時,弄得我這腿上一陣陣酸痛。坐在枝丫上,望著山穀裏的一片靜幽幽,我注意著眼前的一切動靜。後麵的這趟路,走得雖快,但遠不如之前安心。

  我總是隱隱約約的覺察著,身後邊跟來了其他人。

  因為我們不再是山野裏頭的“鬼魅”,已經有人見到了我們的真身,還肯定把這個消息散播了出去。

  雖然心裏沒有底,但眼下這片凝固不動的山林,卻讓人安心。毒辣的太陽,將山穀裏的片片綠色曬得反起白光,刺眼無比。好在頭頂上巨大的樹冠,替我擋住了烈陽,伴著嘰嘰喳喳的鳥兒叫,坐這粗枝上邊兒還算涼快、愜意。

  如我之前所說,那山民就算回去告了狀,但也不知道我們的去向。如今邊境線上湧來了那麽多中國偵察兵,越南人恐怕來不及對付。他們更不會想到,我們這一隊會深入如此遠的距離。所以,咱六個也還是叢林裏頭的鬼魅,我安慰著自己。

  畢竟,眼前的山林還是跟以前一樣,也看不出來會發生什麽不一樣。

  呆望了一陣,我又開始走神,回想起了“山民事件”。

  “山民事件”雖然已經有了結果,但我還是忍不住去回憶它,懊悔自己做出的決定與之前閃過的憐憫之情。

  還記得幾年前,我的老部隊的指導員就總結過戰場的黃金五句,其中有一條金句就是:戰場上最大的敵人,就是對敵人的仁慈。對敵人仁慈,就是親手殺死自己,殺死戰友。

  這條金句,背後所蘊含的道理也如我之前所寫的“戰場選擇題”無異,但更為直白一些。

  可笑啊,可笑!吳建國,你這個老兵,我在心裏嘲笑著自己,這麽簡單的道理,你都不懂,還想著發善心,說憐憫,虧你還稱自己是所謂的老資格!如果當時開一槍了事,哪還會有現在的膽戰心驚?哪還會讓他跑掉?哪還會讓劉思革差點光榮?

  你啊,就是在部隊裏油慣了,腦袋整天東想西想,已經不像個兵了。

  我暗暗在心裏發著誓言,如果再有這種情況發生,一律斃掉為快。我現在的身份是士兵,就該是殺人機器,就該是冷血動物。那麽多戰友用他們的生命才讓我在戰場上撿回一條命,轉眼這才幾年過去,我卻想對這些敵國的人發善心了?真想抽自己幾個嘴巴子!

  想著想著,突然就覺得腿下有點兒硌痛。因為這樹幹上纏生著藤蔓,坐久了自然不舒服。我動起雙腿,準備換一個蹲立的姿勢。

  換蹲時,我順便瞥了一眼旁邊的王軍英。

  他坐得沒我遠,正是樹枝從榕樹主幹分叉的地方,離我有個一兩米的距離。王軍英一腿立樹,一腿懸空,穩坐於粗壯樹枝,倚靠於榕樹主幹。他一手按著衝鋒槍,一手捏著一團什麽東西,在低頭細看。

  咦,這還真是奇了怪了,我皺了皺眉頭,王軍英那家夥平時都是悶聲悶氣、恪盡職守,怎麽在這守崗的時間裏開起小差了?

  我覺得有些好玩兒,心裏那股爭強好勝的情緒,又給提了出來——我要去逮這“偵察兵楷模”王副班長任務期間開小差的現行!

  但是身下的這根枝丫並不如我想象中的粗壯,在上麵蹲著移了幾步,就開始搖晃起來,讓王軍英察覺到了我的行跡。但他顯然不想理會我,見身旁響動,隻是抬頭看了我一眼,就又低回頭了。

  這種絲毫不在意的態度,讓我覺著有些掃興。但我又好奇他在研究個什麽,就繼續蹲走著靠到他身旁。定眼一看,剛巧,樹蔭間的陽光透在他的手上,將他手中的東西照得一清二楚。

  我看清,王軍英手裏捏的是一團繩子。

  “在研究啥呢?”我坐下來,把衝鋒槍按在腿上,低聲問他。

  王軍英不回答,也不看我,隻是繼續揉弄著手中的那團繩子,一會兒捏緊,一會兒放開。山嶺間的鳥鳴永不絕耳,可我這一句問話卻換來了尷尬的沉默。

  這我有些難堪,心想這人是不是又回到了啞巴狀態?還是說,我忘記在話裏頭加上他的頭銜——王副班長,才讓他不屑於搭理我這個老小戰士?

  剛想對他重複一遍,就見王軍英動動手,將手裏的繩子遞到我眼前。

  “還認得這個不?”麵罩下的他,終於壓低聲音回問起我。

  我盯了他一眼,然後一手抓過他手裏的繩子。我當然認得這個,這繩子不是普通的繩子,是部隊配發的類似於傘繩那樣的繩。這繩子細,承重力卻很強。因為它外麵裹的一層極薄的布皮,裏麵卻嵌繞著好幾根繩芯。

  考慮到任務需要,我們每個人的背包裏都裝有好大一捆,之前索降滑崖頭以及捆山民都是用的這個。

  手中的這團繩子,被繞成了一團,隻有個半米多的樣子。顯而易見的是,這段繩子被什麽東西割成了幾截,裏麵的繩芯都飛露了出來。所以這段繩子被割得長一截短一截,每截就隻十來厘米長,根本連不成整體。

  我仔細一想,似乎想到了這繩子的來曆,我說:“這是——”

  “是捆那人用的。”王軍英替我回答了出來。他那麵罩之下眼睛,直勾勾的盯著我。

  說罷,王軍英扭頭往樹下探了幾眼,然後又低聲對我補充說:“這是我追出去的時候,撿上的。”

  我眨巴著眼皮,一邊盯著手裏的繩子,一邊回想起“山民事件”的經過。

  “想到什麽不對勁了嗎?”王軍英問出了第三句話。

  我點頭,然後把腿上的衝鋒槍掛穩在肩頭。雙手捧起那團繩子湊在眼前,我確認了好一會兒才說:“嗯,是不對勁兒。這玩意兒好像是,被刀子割開的?”

  對,我清楚的記得,這繩子當時在山民的手上繞了好幾圈,還打了死結。如果說那山民是用什麽技巧將繩子掙脫,我也許能勉強相信。可是,即便是那山民力氣再大,大能舉香鼎,大能推卡車,我也不認為能將這繩子繃成繩芯飛露的斷狀。

  並且,手中的斷繩也應該不會是用力掙開的。因為繩子上整齊的開口能說明,這必定是用鋒利的刀刃割開的。

  我又想起了劉思革的說辭,那麽,他口中的“練家子山民”,難道是先奪過劉思革的匕首,然後再是割開捆住自己的繩子?

  王軍英聽到我的回答,點點頭。他動動腦袋,離我耳邊近了些。王軍英幾乎是在對我講悄悄話一般,聲音極低:“有人說了謊。”

正文 第十九章 :結論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南疆記事:密林詭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殺人遊戲之謀殺感應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末日刁民 白夜追凶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陰陽食譜 人性禁島 金沙古卷1:青銅之門 苗疆蠱事Ⅱ 大明驚變 守夜者(出書版) 拉普拉斯的魔女 清明上河圖密碼4:隱藏在千古名畫中的陰謀與殺局
  作者:二兵科林  所寫的南疆記事:密林詭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南疆記事:密林詭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