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第89節

  可是,那麽多年過去,這裏早就不是幾十年前的樣子。甚至連路名都換了。

  我一路尋上,一級一級的找到了相關的街道、社區單位,有著退伍軍人的身份,做這些事還比較順利。一個年輕的主任接待了我,我報出了楊老前輩的名字,但他卻沒聽說過。那個主任還比較熱情,他為我撥打了幾個電話,最後問到了楊老前輩的消息。

  楊前輩生前還是有那麽點兒名氣,我被告知,在那動蕩的十年,楊妻不堪辱名,不忍批鬥,精神奔潰後自殺了。而他的兩個子女,交由楊前輩的兄弟撫養,現在已經移民到了國外。至於以前分配的公寓樓,早就在新城的規劃中,推倒重建了。

  我想了想,最後把手表留給了那位主任。我請求他,如果可以的話,希望能聯係上他的家人,然後將這塊手表,送到他們手裏。

  主任欣然答應了我的要求,他問,您怎麽稱呼?

  我楞了楞,搖頭說,就叫退伍軍人吧,手表是國家帶回來的,是國家沒有遺忘他們的證明,我,不過是一個送信人。他們生前沒有名與利,死後沒有榮與光,但國家不會遺忘。

  再後來,我拿著那張黑白相片,繼續趕往另一個城市。黑白相片上是一個年輕的姑娘,在地下的大水中,已經被泡發,都快有些辨認不清了。

  這可是劉思革那老小子的寶貝家當。

  劉思革的具體地址,我不清楚,但以前和他抽煙打屁的時候,他提過了那麽一次,我還有印象。照著模糊的印象,我到了那個城市,找到了當地批報烈士的相關部門。事情差不多過去了半年,劉思革犧牲的消息,應該也發下來了。果不其然,輾轉於幾個機關部門之間,一番查閱之後,我找到了那老小子的名字,也拿到了劉思革的住址。

  但那老小子的住址,未免太偏僻了一點。

  又是一番疲累的輾轉,我乘坐了各種奇怪的交通工具,走了不少山路,終於來到那個村子。村子穩穩坐落在群山之中,就有些像越南的那些村子。幾番詢問,我找到了劉思革的屋戶。屋子不怎麽樣,甚至有些破爛。

  我站在屋子的泥壩上,楞盯著那關著的門,忽然不知道該怎麽做了。

  恰在這時,一個老人挑著一擔農具走了回來。看到他的第一眼,我就知道那是劉思革的親戚。我是說,劉思革如果老了,肯定也長那樣子。果然,老人前來與我攀談,得知他就是劉思革的父親。

  看著他,我似乎明白半年前的劉思革,為何要放走那山民。因為他的老父親,晃眼一看就跟那山民有些像。

  得知我是劉思革的戰友,他們熱情款待,做了一桌子農菜,留我吃飯。我看到了劉思革的兩個兄弟,但劉思革的母親,早早辭別了人世。飯桌子上的氣氛其實很怪,每個人心裏都蓋著一塊不願揭露的傷疤,但卻竭力營造歡快的氣氛。

  這種愴然與歡喜交雜,我在拜訪田榮國家人的時候,也體驗過一次。

  我說,劉思革很勇敢,他是為了掩護隊友的轉移,才壯烈犧牲的。如果沒有他,得多死不少人。祖國感謝他,戰友們也都感謝他。

  但,那又怎樣呢?人都是自私的,這一飯桌上的人,最想要的,還是劉思革那老小子平安回來,吃上一桌普通的家常便飯。果然,劉思革的老父親,吃著吃著,就放下筷子,掩麵下桌。而兩個兄弟,則還竭力穩住飯桌上的氣氛,不想讓我這個“客人”同悲。

  那是一頓很酸澀的飯。

  劉思革的遺體未能運回來,他們便就在後山立了個衣冠塚。在堂屋,我見到了劉思革的遺照。照片是他入伍時候的照片,我看著那相片上一臉嚴肅的老小子,鼻子不免又酸,真感覺隔了七八輩子。上次我倆見麵,還是在越南,還是在那個子彈亂飛的懸崖。

  越南,他的家人,恐怕都想不出那裏有多南,那裏又有多遠。

  我想了想,最後沒有把那張照片拿出來。拿出來了,他的家人恐怕更會加重傷悲。跑這一趟,也算是了卻我心中的一大憾事吧。畢竟,在他光榮之前,我是他生命裏最後的記憶。

  告別了劉思革家人,我便拖著空虛的靈魂與身體,回到了家鄉。

  其實,戰爭對一個人的創傷,並不是震耳欲聾的炮火,也不是生離死別的傷悲,更不是觸目驚心的斷手斷腳。創傷在於,你活了下來,日子就得繼續過,問題是,你該如何壓著那些回憶,那些經曆,好好的融入回正常生活中。

  我認識許多老兵,就是扛不住那些扭曲的記憶,噩夢纏身,整天酗酒,整天無事,打罵家人,脾氣暴戾,不知所終。

  複員之後,有那麽一段時間,我也經曆著一段相當抑鬱的時光。就像我之前說的那樣,這輩子,在我的主觀感受中,幾乎都獻給了軍營。而現在複員回了普通人,總感覺格格不入。人這一輩子,在經曆一些東西之後,的確會變得不一樣。

  我也整天在想,鄧鴻超,是為什麽原因,要尾中反禍,要讓任務失敗。我想出了原因,也好像沒有想出來。

  國家的改革一步步在往前走,生活一天天在變好。

  之後,我在二哥的建議下,報了學習班,參加了高考。腦袋裏整天想東想西,結果自然未能如願。我沒有咬著牙,繼續去攬那高梁子。後來,國家的政策一步步明朗,我告別了家鄉,去了一個南方的沿海城市發展。

  事情到了這裏,似乎也就沒什麽再向各位分享的了。後來,在老兵組織的活動中,我那班裏的戰士,聯係上了我這個老班長。他們如得至寶,拉我在酒桌上醉了兩天兩夜。他們聊起了老山的戰況,聊起了以前的軍營,也聊起了犧牲的戰友。

  他們也給我看了一些戰場的照片,照片上拉在貓耳洞前的標語格外醒目:虧了我一個,幸福十億人。

  他們問我,班長啊,你臨戰前被調走了,是不是走的關係?

  良酒下肚,五味雜陳。我頂著醉醺醺的腦袋,用幾十年的語氣訓了他們一頓。然後胡亂講出了那些奇怪的經曆。他們不相信,以為是我的酒後胡話。而我,卻暈躺在飯桌上,念著黃班長,念著旗娃,念著他們,哭了好久好久。

  至於黃班長,至於旗娃,我根本不知道他們的任何信息。

  黃班長,如果他沒有被大水衝走,現在肯定一路攀升,官居高位。我經常在想啊,那個年紀輕輕、仕途光明的指導員,能在那樣的情況下,為了保證任務順利,可以毅然決然的犧牲自我,來換取其他隊員的安全。

  這該是人性的光輝,還是自我意識的勝利呢?總之,我懷念他,我敬仰他,這支鐵打的軍隊,這個曾經處於風雨飄搖、而不搖搖欲墜的共和國,正是因為有黃班長這樣的人存在,才能穩穩的屹立在這顆星球之上。

  再說說旗娃。其實複員後沒多久,我就喝到了他所說的可樂,也見識到了什麽大三洋小索尼,更還聽到了喧吵的迪斯科。可樂。可樂沒他在山洞裏說得那麽神,喝起來有甜,似乎也有苦,苦甜交雜,就像我憶起那小子一樣。

  可樂還衝鼻,也像鼻子發酸的那種衝。

  《年輕的朋友來相會》,火遍了大江南北。年輕人都愛拿它來跳舞,而我每每聽到它,總會停足細想,想起那百米之深的地底之中,旗娃不搭調的嚎唱。這首歌代表著一個時代,而在我心目中,它也代表著更為深層的東西。

  那是旗娃的憧憬,是他的視死如歸。

  再過二十年,我們重相會。偉大的祖國,該有多美!回力鞋落寞了一段時間,然後忽然又成了年輕人的時尚。我看著網絡上那些年輕人穿著回力鞋的照片,感歎良久。想想啊,這小子要是還活著,他能看到現今的這一切,那該多開心!

  時光荏苒,記憶遠去。這麽多年了,有時候散步在公園,散步在大街,我還是會停下來,感受那厚實地麵,任憑想象力,穿越地層,直達地心。我的經曆,或許能帶給各位更多的想象空間吧。這個世界,哪裏能斷掉想象力呢。

  事實上,各位看到的這些字句,我在幾年前就整理好了。我猶豫了很久,才決定將它們發表出來。現在的我,差不多也要到與世無爭的年紀了,我將它們發表出來,為的僅是補填心中那無人可訴的空白。

  但,這似乎是一個錯誤的決定。

  在這些字句在網上沒有貼出多久,也就是快要發表大半的時候,我收到了一個包裹。包裹其實也就是郵政專門運送紙張文件的一個袋子。打開一看,裏麵除了一張照片,什麽都沒有。拿起照片一看,上麵是五個人的合影。

  那一刻,時空嗖嗖的回溯,寧靜的夏日午後,似乎打出了一道驚天霹靂。

  照片是黑白的相片,畫麵中心是五個人,背景是連綿的大山。五個人聚於一起,合影留戀。而那五個人中,我第一眼就看到了年輕時的自己。

  黃班長,王軍英,劉思革,以及旗娃。除了一臉板肅的王軍英,幾個人都在微微作笑。

  腦袋空白之中,我立即想到,這好像是出發之初,鄧鴻超讓我們跑到山頭上,合影留的念。相機在他那裏,膠卷自然也在他那裏。

  我發瘋似的撕開那運送相片的紙夾,發現裏麵再無他物。翻過寄件信息一看,寄件人落款是“老朋友”,而下邊兒的地址欄、聯係電話,都是空白一片。

  慌亂之中,相片從桌子上落了下。它翻滾在空氣中,一圈又一圈,就像命運的齒輪那樣,一轉又一轉。最後,相片落在了地麵,五個人的影像,被扣在了地上。

  我抽身一看,那相片的背麵,用記號筆赫然寫著一排字。

  “建國哥,還記得我嗎?”

正文 最後:說點什麽吧

  1976年,毛澤東同誌逝世。

  1977年,“兩個凡是”方針提出。

  1978年,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

  1979年,中美建立正式外交關係。同年,對越自衛反擊戰打響。

  1980年,某考察隊前往新疆羅布泊考察,該隊伍領導留下一張字條後,離奇失蹤。

  1985年,戈爾巴喬夫出任蘇共中央總書記。

  1989年,兩山輪戰結束。

  1991年,中越發表聯合公報,宣布兩國關係正常化。

  1995年,美國和越南簽署貿易協定,解除了自1964年以來的貿易禁運。

  兩國在這一年實現了關係正常化,經濟、科研等活動開始有了來往。

  (全文完)

  【該故事純屬虛構,不涉及任何真實曆史事件】

  筆者的話:

  筆者在一次偶然的機會,在百度上搜索了一下主人公的名字,卻得到了令人驚奇的結果。

  那一刻,筆者對著電腦屏幕,思忖良久,好像窺見了時空的奧秘。因為筆者最初為主人公取名時,沒有比照任何真人真事,這,算是一樁意外的巧合吧!

  以下內容來自百度百科、互聯網:

  “吳建國,1962年生,湖南省望城縣人,1978年1月入伍,服役於原43軍127師381團,戰士,1979年2月17日對越自衛還擊作戰打響,隨同部隊在攻占612高地的戰鬥中作戰英勇,在身負重傷的情況下,緊緊抱住一名越軍軍官,一起滾下200多米的懸崖,與敵人同歸於盡,壯烈犧牲,年僅17歲。”

  “為了表彰吳建國舍身殲敵的英雄壯舉,部隊黨委決定報請上級授予吳建國戰鬥英雄稱號。原載1979年2月27日《解放軍報》”

  那麽,我就以這位烈士為代表,表達一下對那場戰爭中犧牲將士的感激之情吧!也希望各位看到我的這些字句,能知曉那場南疆烽火,能銘記他們。這也是我寫下這部作品的初衷。

  共和國的旗幟上,總有他們血染的風采。致敬!

  感謝各位的支持!

本書由 乞力馬紮羅的水 整理

附:【本作品來自互聯網,本人不做任何負責】內容版權歸作者所有!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南疆記事:密林詭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殺人遊戲之謀殺感應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末日刁民 白夜追凶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陰陽食譜 人性禁島 金沙古卷1:青銅之門 苗疆蠱事Ⅱ 大明驚變 守夜者(出書版) 拉普拉斯的魔女 清明上河圖密碼4:隱藏在千古名畫中的陰謀與殺局
  作者:二兵科林  所寫的南疆記事:密林詭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南疆記事:密林詭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