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第78節

  槍銘文一般帶有的信息是,槍的型號,生產廠家,以及槍的編號。現在是怎樣我不知道,但是我用過的槍,基本都是這個樣子。要確定這支槍是不是工兵兄弟留下的,隻需要查看槍體的銘文就行了。

  按五六半的槍體構造,銘文肯定是在上機匣處。可是,金屬製的上機匣部分,也是修黃一片,哪裏還找到到什麽銘文。但是,五六半有個顯而易見的特點是,刺刀是折疊的三棱刺。而眼前的這一支,槍管下折疊的明顯是劍形的刺刀。至少我以前用過的五六半,都是三棱刺刀。

  刺刀倒也說明不了什麽,王軍英似乎和我想到一塊兒去了。他默默的掏出匕首,在鏽鐵上刮了刮,遺憾的是,並沒有找出什麽信息來。王軍英隻好丟下這支莫名出現的步槍,站回身子。

  五六半實質是仿製的蘇聯“SKS”半自動步槍,所以這槍蘇聯人也有用,很可能是蘇聯人丟下的。一支步槍,倒也不是什麽奇怪的事情,丟下步槍後,王軍英打了個手勢,示意繼續往下。

  但如果步槍是當年的工兵丟下的,又是因為什麽原因呢?

  默聲行走中,身體還是叫起了疼。無奈之下,隻好讓旗娃重新攙扶著我。至少在我心目中,旗娃是嫌疑最小的那個人。他身上沒武器,倒也不擔心會貼著肚皮打我一道暗槍。

  幾個人雖然都默默而行,但心裏頭都惦記一樣事物。黃班長的那個故事裏,明確的說過,考察隊第一次進入這裏時,遇到過滿地的屍骨。所以,大家都吊著個心眼,等待那些駭人的玩意兒,會在哪層平台上出現。

  大概走到第八層時,前邊兒領路的鄧鴻超忽然停了下來。他不再尋找衝著一股勁兒,尋找下路。而是在平台周圍的石壁上掃探,像是在尋找什麽。

  石壁上依舊鋪掛著一垂而下的、數不清的電纜,不知哪時候起,隨著深度的增加,越下邊兒的平台,不再如上麵的那樣細工慢磨,開始有了偷工減料的痕跡。周圍的石壁,再不如最開始那樣圓潤,而是切出一個大概的圓柱狀,像是趕工而製的急成品。

  光束在岩壁上一掃,半圈之後,果然發現了異樣。在那岩壁上,竟然多出了一扇淡綠色的鐵門。

  鄧鴻超似乎正是在找這個,發現綠門後,他立即晃了晃手電筒,走了過去。進入工程體後,鄧鴻超已然是隊伍的“精神領袖”,見他一動,我們也隻能跨越平台上的鋼管鐵器,鋼纜電纜,踩著鋼板,隨他而走。

  石壁上鑲著的這扇門,大概有個一人半高,是雙合而開的兩扇門。

  綠色的鐵皮門,已經被破開了,正是在黑暗裏虛掩著。鄧鴻超將門拉開,踩著鋼板走了進去。走過去一看,由於平台上直方的鋼板,與圓弧形的洞壁留出了間隙,所以以前的蘇聯人,貼心的加鋪了一道鋼板,一路順延進門後的空間。

  鋼板很鬆,幾個人的腳踩在上麵,碰撞出哐當哐當的聲響。聲響雖然說不上有多大,但在這靜謐的空間裏,無疑也是亂心震耳的巨響了。

  走進去一瞧,裏頭的鑿出的空間還算大。定睛一看,裏麵好像擺放著兩列書架。其實那也不怎麽像今天的書架,隻是上邊兒零零散散的分放著一些發黃的紙張,讓我認了出來。我瞬間想起,這裏應該就是當年的考察隊,拿取資料的那個資料室了。

  但奇怪的是,看外邊兒那樣子,鐵疙瘩與鋼攬亂扔,混亂一片,像個施工場地,資料室怎麽會修到這地方來呢?

  戴著麵具的王軍英,用光束在書架上晃掃著,他隔著麵具,似乎用力問了一句:“到了?”

  鄧鴻超在書架的紙堆間抓拿探看著,心不在焉的點點頭。

  書架上麵的紙放了不少年月,不僅紙張開始泛黃,好多紙張邊緣,也都腐粉成了渣。但這地方少有蟲生,倒也不像出土文物那樣,一碰就散。仔細一看,不僅書架上零散的堆著些紙張文件,那兩列書架的底部,也還亂堆著幾個皮夾,還有一包包牛皮紙。看來,當年考察隊,並沒有完完整整的將這地方的資料帶走。

  見地方到了,咱們也搭不上忙,便可以休息休息。一路慢走下來,我這滿是損傷的身子,處處都是痛感。在旗娃的攙扶下,我就地坐在了上翹的鋼板上。

  旗娃覺得麵具罩著不舒服,便試探性的移開麵具,露出口鼻。他動起鼻子,試探性的嗅了嗅,然後說:“瞅瞅,這也沒啥怪味兒啊,哪來什麽毒!”

  “就是油味大了點兒。”他扇著鼻子說。

  說著,這小子竟然把麵具整個摘了下來。他說:“這玩意兒蓋著難受,我就歇一下啊,有啥不對勁兒我立馬換回去。”

  事實上,我也不覺得這底下會有什麽毒氣,戴著個麵具,也就圖個保險罷了。

  “咦,建國哥,你把手槍拿著做啥?”甩著防毒麵具的旗娃,忽然問了我一句。

  這不經意間的一問,倒是把我問得一愣。瞬間,那擋著鏡片的視野裏,我看到三個人的目光齊齊看向我。

  但旗娃也隻是隨口一問而已,他接著笑道:“怕了?”

  猝不及防的我,隻好在麵具下默默點頭,以求圓謊。

  這傻小子的問話,讓三個人把注意力都集中向了我。而這三雙目光裏,必定有一個,是起了疑心。但是,我還沒來得及細細觀察,他們就別過目光了。

  “不掖著說,我也是。”旗娃揉了揉鼻子,壓著聲音說話,“自打跨進這裏邊兒來,別說腦袋受罪,人也瘮得慌。”

  這地方,誰來都得後背發涼。更別說之前聽聞的故事,提前渲染好了這裏的氛圍。別說,我拿著個槍,除了防止有人作祟之外,還真的是擔心會鑽出什麽東西來。

  旗娃繼續在我旁邊動著鼻子,嗅感空氣。鄧鴻超呢,別國頭,繼續在書架上賣力翻找,王軍英則打著手電筒,在旁邊為他補著光。旗娃動了會兒鼻子,就走到書架旁邊,拿起幾冊那些發黃的“天書”,看個新鮮。

  我呢,就握著手槍坐在門口,幾個人的動態,在我眼中一覽無餘。

  “大學生,咱千辛萬苦到這兒來,不可能就為了帶這些紙回去吧?”旗娃抹著鼻頭,問了鄧鴻超一句,“這也太費事兒了!”

  但是,鄧鴻超正蹲著個身子,在書架裏一疊疊文件的胡亂翻找。他確實很急,因為紙張被他撒滿了一地。而旗娃那句話,他哪裏還有精力去回答。由於防毒麵具罩在臉上會縮小視野,急切的他,也向旗娃那樣,扯下了麵具,扔到一旁。

  見問而無答,旗娃隻能撿起一疊紙,嘀咕道:“盡寫些鬼洋文,誰看得懂!”

  我欠出身子,接過了旗娃手裏的紙張,拿來看了看。的確,上麵都是一些字跡潦草的俄文,以我的水平,哪裏能看得懂半句。

  紙張似乎有黴變的傾向,都散之間,紙屑亂飛,粉塵撲麵。胡亂翻了翻,滿篇的淺色鋼筆字中,偶爾會出現一些簡圖,圖的確很簡單,僅是一個幾何圖形組成而起,旁邊也還配得有密密麻麻的標注。但我看不出那是畫的啥。

  鄧鴻超很快翻完了一列書架,奇怪的是,書架下麵的腐脆皮夾,以及牛皮紙包,竟然好多都是空的。我看到,這小子額頭上急出了汗水。他快眨著眼,趕緊換到另一側的書架上,繼續翻找。

  但又是一陣倒騰後,他似乎並沒有找到想要的東西,隻能焦急的站在一片狼藉的書架前,手足無措。

  “不對,不對,不可能!”他搖頭擺腦,嘴裏念念有詞,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的這一切。

  “怎麽了?”見兩人無異,王軍英也掀開麵具,湊過去問了一句。在他腳下,撒滿了一地的文件紙張。

  鄧鴻超的呼吸變得急促,不停甩著腦袋,嘴裏還在念叨著:“不可能,不可能……”

  情況好像有些不對,我緩緩站了起來。三個人默聲不語,但目光,都齊齊落向鄧鴻超的嘴巴。

  旗娃試探性的問:“啥啊,啥不可能?”

  隔半天,他沉了口氣,終於說了句:“有人把東西拿走了。”

  “啥?”旗娃嘴巴一歪,眉頭一皺。

  說完,鄧鴻超又彎下身子,繼續在書架上翻來找去。

  “不會吧,”旗娃說,“這破地方,就算是做賊的也不會惦記啊。你再找找,這兒那麽多外國字,看花眼了也不一定呢!”

  “嗯。”王軍英感受著空氣,附和了一句。

  站在門前的我,也想過去看看。結果剛還走一步,我就發現了什麽不對。因為,在鄧鴻超翻書的聲響之外,我似乎聽到了其他聲音。

  聲音是從我後背,也就是門外邊兒傳來的。

  我立即轉過身,將光束射回鋼板平台。但是,那上邊兒還是之前的模樣,除了“定海神針”一般的柱形儀器,就剩一些散落的、蓋著油布的鐵器。不對,難道是我聽錯了?

  剛還想收回手,耳裏又是一聲微響傳來。那響聲,大概就是“咚咚”響,是有什麽東西踏在鋼板上,晃悠的鋼板,和鋼管輕微碰撞的響聲。聲響並不巨大,隻是在這靜謐陰森的工程裏,顯得異常擾耳。

  再仔細一聽,那聲音幽幽而來,綿綿不決,節奏明顯,一重一輕,正是從這層鋼板平台之下傳上來的!

  瞬間,我渾身一酥,立即就關掉了手裏的光源。這聲音,不難猜測,那應該是有人踩在鋼板上,所發出來的響聲!

  關掉手電筒,我立即回身,拍拍旗娃,示意他人,然後用手比在防毒麵具前,做了一個停止動作的手勢。

  王軍英首先發現了我那慌亂的動作,他立即明白過來,然後拽起蹲身的鄧鴻超,示意他不要再翻找。旗娃還想問一句什麽,我就伸手蓋住了他的手電筒,然後給他關了掉。

  幾個人好歹是受過訓練的偵察兵,遇到這種突發情況,自然不會拖泥帶水。我關掉了旗娃的手電筒後,王軍英那邊,也架起鄧鴻超,將所有的燈光熄掉。瞬間,資料室內光源截斷,眼前一片徹黑。

  背脊涼意陣陣,我屏氣凝神,再次定住耳朵,去尋找那幽遠而來的響聲。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七章 :幹屍

  幾個人靠著書架,蹲於一團,在心髒的怦怦急跳中,屏氣凝神,細聽動靜。

  一番動作後,耳裏聽聞的響聲,早已被行動所打斷。但鄧鴻超停下動作後,那平台之下傳來的動靜,還是清晰的捕捉進了耳朵,並且更加明顯。一聲又一聲,如果那是一個人在行走的話,應該走得很慢,走得很謹慎。

  那,又會是誰呢?

  是留守在工程體的蘇聯人?

  不對啊,我回想著黃班長講述的那個故事,就算故事裏有忽略的細節,但從我們探索到的跡象來看,這裏根本不像是有人居住的樣子啊。我是說,誰他娘會在這破地方生活?陰森的地底,詭異的聲響,讓我汗毛全全倒立起來。

  因為,驚恐之中的我胡猜亂想,不免又想到另一種可能:又或者說,弄出聲響的,根本不是人?

  從哲學,從物理的角度來看,世間萬物,都是相互作用的。我既然能聽到那些微弱的聲響,那之前咱們的談話,以及亂晃的光源,恐怕也被那東西聽在耳裏,看在眼裏。鋼板平台並不是嚴絲合縫的,其間有很多空隙,光源在這樣的環境裏,肯定一老遠就能看見。

  但是,在沒弄清其為何物之時,我們又沒地方可以跑。甚至說,當時那情況,驚嚇之餘,整個人都受了不小的衝擊——這樣的環境裏出現聲響,實在是太他娘驚悚可怖了!別說出擊迎敵,咱們甚至都不敢奪門而跑。因為從現在的情況來看,那搞出響動的東西,很有可能是咱們認知之外的事物。

  我可不相信,有人會住在這下頭。

  那東西,似乎正在順梯而上,耳裏的聲響不斷在變大。聽得出來,它離我們越來越近。一聲又一聲的響動,不停敲動著我的世界觀。炸成一團的腦袋,開始回想起那個故事,回想起故事的結尾,難不成,初來乍到,就碰上了說不清楚的玩意兒?

  靜蹲之中,不知道是哪個膽子大,動起了腳步,走離了四人蹲守的區域。他一路摸著黑,走到門前,似乎想躲在哪裏,留個後手。那應該是王軍英。我也想動,因為遇敵的首先反應,應該是分散而開,找到掩護。但盡黑的視線裏,一不小心就會踢倒絆倒,恐怕會引來更大的響動。

  握著手槍的手,在不住顫抖。快速又急促的呼吸,快要在防毒麵具內換不過氣來。我似乎能感覺到,靠在我身旁的旗娃,也在不停的顫抖。眼睛在防毒麵具下睜得老大,我盯著記憶裏那門口的位置,一刻都不敢鬆。

  但眼睛裏盡是黑暗,黑暗裏看到的,全是恐懼。

  就這樣,入耳的一聲聲響動,挑撥著我們的心弦。

  事實上,在這樣的環境裏,眼睛丟掉了光源,本身也是一種恐懼。但視覺喪失後,聽覺就會變得異常敏銳,彌補這一空缺。直到最後,我幾乎可以確定那東西就離咱們還有一層的距離時,耳中那節奏平穩的響動,忽然消失掉了。

  就這樣消失掉了。

  此時無聲勝有聲,這一下子,幾個人的心弦繃至了最緊。看起來,下麵的那家夥,似乎清楚咱們的位置。他故意停在下麵,以防止我們會有的危險舉動。之前響聲不斷,倒還在黑暗中有跡可尋,而響聲一斷,徹底的黑暗中,就再沒有任何器官可以感知它的動作。

  它有可能還待在原地,也有可能走了上來,也有可能,就站在麵前幾寸之外的黑暗裏。

  有好幾次,我都想打開手電筒,一破悚懼。它如果走上來了怎麽辦?跑還是打?打還是躲?說不明的聲響,以及突如其來的情況,讓我甚至想不出“應急預案”。

  就這樣平息了不知多久,忽然,身躲資料室的我們,清晰的聽到平台之下又響起了動靜。這讓我的心髒穩了穩,至少說明,那家夥沒有偷偷抹黑走上來。

  再之後,平台下麵傳來了一陣叫聲。叫聲渾厚且響亮,讓我那全神貫注的耳朵,不禁打了個顫。但是仔細一聽,那又不像是什麽叫聲,應該說,那聽起來像口舌吐出來的話語。

  但我一個字也沒聽懂。

  不真切的聲響,在耳邊停息了一陣後,接著又響起一句。這一次,我幾乎能確定那是有人在下邊兒吼話了。正當我疑惑不解時,離我不過幾寸的鄧鴻超,忽然張嘴一吼,也吼了一些聽不明白的語言。

  驚吼在耳邊一出,我立馬想捂住他的嘴,但忽然想到,鄧鴻超這卷舌彈舌的腔調,好像是在講蘇聯話。難道說這小子是在跟平台下的那個神秘人對話?

  果不其然,鄧鴻超的吼語一出,平台下不一會兒就應答出了另一句話。

  鄧鴻超立馬跟上。

  再之後,我聽到平台下的那個人清了清嗓子。接著,傳來了一句不太清晰的普通話:“中國人?”

  “你們是中國人?”這一句的腔調,完全是正宗的普通話。同時,那人的聲音,一下子變得高亢起來。

  “是!”鄧鴻超立馬答了一句,“中國人!”

  但答話出去後,平台下邊兒,又沉默不語。隻有幾聲動作的響動傳來。我不免心驚,難不成,這個是會講中國話的蘇聯老毛子?蘇聯現在跟咱們的關係可不好,他不會是摸清身份後,開始劃清陣營了吧!

  不過聽響動,下麵應該就他一個人。

  “哪來的中國人?”他突然又問,“誰派你們來的?”

  聲音聽起來不太年輕,也還有那麽點兒老成。但是,這句問話中,分明帶著一股懷疑之感。

  資料室的幾個人,楞了一會兒。

  “我們是軍隊的人!”鄧鴻超答了一句說。

  額頭上滲出了濕嗒嗒的冷汗,防毒麵具罩著,實在是太他娘難受了。見旗娃和鄧鴻超都沒什麽大礙,我也扯下了麵具。麵具一取,頓覺頭皮舒適,神清氣爽。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南疆記事:密林詭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末日刁民 白夜追凶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陰陽食譜 人性禁島 金沙古卷1:青銅之門 苗疆蠱事Ⅱ 大明驚變 守夜者(出書版) 拉普拉斯的魔女 清明上河圖密碼4:隱藏在千古名畫中的陰謀與殺局 綠皮人
  作者:二兵科林  所寫的南疆記事:密林詭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南疆記事:密林詭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