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第75節

  “我說,老吳。”田榮國忽然又正經起來。

  我正憋氣呢,哪裏會理他。

  “你要是取媳婦兒了,就把你那本寶貝書,放我那兒吧!”他聲音壓低了些,“我啊,也想……”

  “什麽書?”我轉了轉眼睛,忽而疑惑。

  “就是你抄了幾大撂紙的那書啊,叫什麽女心還是什麽的?哎,就你一直藏著那個!”

  他說的是《少女之心》。這本書在文革時被列為了禁書,因為裏邊兒有那麽點兒男女之事。書雖然被查禁了,但卻難不倒我們這些知識分子,當時在男知青團體裏,抄這本書是時髦的象征。甚至也有女知青來抄。

  “想得美,”說著我取了根煙走出去,“拿給你了也他娘讀不懂。”

  但身子剛還站直,突然感覺哐當哐當的綠皮火車一聲猛響。猛響之中,劇痛傳來,整個車廂,像是被什麽力量給擠壓成了一團。車廂裏,驚叫連天,忽而又變為混沌漆黑一片。

  眼前的景象,在這不真實的巨變裏,又化為了虛無的黑暗。

  再次睜開眼,我看到的不是車廂,而是模模糊糊的虛光。眼睛隻睜開了一個縫,我想睜得更開些,卻發現不論怎樣使勁兒,都無法全全睜開眼。

  我想動身子,去找田榮國,卻發現身體處處劇痛,怎麽也動不了。

  這他娘是咋回事?

  就這樣,我在劇痛之中,感覺身子平躺了過來。混沌的意識,在羞漲的情緒中,在火車的尖叫中,漸漸趨於清醒。真切的記憶開始灌回了腦袋,不對,不對,我沒有在什麽綠皮火車上,剛才的一切,都是在做夢而已。

  田榮國那小子,又在夢裏頭活過來了。

  臨前的記憶畫麵,一個個填進腦袋。我看到了集合的六人,看到了越軍士兵,看到了天坑,看到了地下河。也想起了黑暗中的那方水泥建築。

  最後呢?頭痛欲裂,我閉回眼睛,總算想了起來,最後我滾下了陡坡,好像摔得不輕。

  但現在又是在哪裏呢?我還活著?

  巨大的疑惑,讓我終於將眼睛睜得大了些。我清晰的看到,眼簾裏的黑暗中,有光團散了過來。並且,還能聽到斷斷續續的談話聲響。

  但是,不論我怎樣努力,都聽不清那些聲響。聲響如蚊,在耳邊嗡隆隆的響著。也像是耳朵裏灌了水,一個字也聽不清。經過不斷的努力,不斷的自我掙紮,我終於在躺身中,尋著那聲響,歪過了頭。

  這一轉,總算是找到了散光團的源頭。

  但是,虛晃的眼睛,並不能清晰對焦。那就像是一個八百度的近視患者,摘下了厚厚的鏡片。我看到的,是一片模糊得不能再模糊的景致。

  腦袋隻是偏移了一個很小的角度,我微睜著眼,努力想看清那方的情況。

  光團在眼裏變得越來越黃,我意識到,那肯定是一堆火。火旁邊,好像坐著兩個人,兩個人影兒實在太模糊了,根本看不清楚臉。或者說他們沒有臉,因為是背對著我的。那兩個人,正坐在火團旁邊,談話交流。

  那,應該是王軍英他們。我摔落之後,他們肯定也跟了下來。我想說話,想呼喊,卻感覺嘴巴被堵噎,怎麽都動不起嗓子。

  而這時,那倒斜的視野裏,那恍散的火光中,有一個人闖了進來。

  那個人緩緩的走向火堆,並沒有注意到眼睛微睜的我。走著走著,那個家夥突然右手一動,竟然掏出了什麽東西,對向了火堆旁的兩人。盡管整片視野裏一片模糊,但憑那動作我能猜到,掏出的東西,是槍!

  他打直胳臂,舉著槍,慢步靠向火堆旁談話的兩個人。那動作的意義再明顯不過,這是要搞暗殺,要打黑槍!

  而坐著的那兩個人,卻絲毫沒有感覺到身後有危險靠近。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一章 :蘇醒

  恰在這時,堵噎的喉嚨,忽然感覺氣團上湧。那湧來的力量蓋過虛晃的意誌,氣道順著那股氣團,我猛烈咳嗽起來。咳嗽帶動了全身,全身一動,滿是疼痛傳來。我痛苦的閉回了眼,平息胸腔的痛苦。

  而剛才那行凶殺人的畫麵,也立即消失了掉。

  幾聲咳響,成功引起了他們的注意,也好像打斷了行凶者的動作。我在扭曲又混沌的意識中,並未聽到槍聲響起,而是聽到了他們的驚呼。

  “活了!活過來了!”

  再之後,我睜開了眼,結果看到一束強光,直晃晃的打在了我的臉上。我平息著咳嗽,緊閉眼睛,躲擋光線。

  “別碰他!”我聽到一個聲音在耳邊說。

  “天呐,這都噴出血來了!”另一個聲音又說。

  “你把手電筒移過去一點兒。”

  “吳建國,吳建國,你能聽到不?聽到我就回話。”

  “再過去一點兒,別挨著了……”

  七亂八跳的語句,在我耳邊回蕩。我確實的聽清有人在喚我名字,我想回答,但怎麽也運不了氣,開不了口。並且,咳嗽一停,腦袋忽然又開始天旋地轉,我意識一晃,在七嘴八舌中,再次昏了過去。

  但是丟掉意識的那一刻,我卻心穩如靠山,因為我在那些淩亂的句語中,聽到了東北口音。

  二次昏睡中,腦子裏再無怪異的夢境出現。而喪失掉意識後,便就沒有了時間的概念。在我的主觀記憶中,僅有一閉一睜,期間的狀態,剪刪而掉,不盡而知。

  再一次睜開眼,還是跟上次差不多的情況。黑暗中散著亮光,我好像還躺在原地。但這一次,混沌不清的頭腦清醒了許多。嘴巴裏有股奇怪的味道,並且幹渴難耐,就像醉酒之後的那種渴。我幹咳了一聲,然後搭巴著嘴唇。

  “醒了!”旁邊好像有個人守著我,他立即發現了我的動作,“排長,排長,過來看,建國哥又醒了!”

  這一次,身體終於可以動作了。我動著手,想坐起來,卻感覺腋下揪心的疼。

  “別,別,別!”旁邊那人立即托上我的肩膀,將我按放了回去,“別動,建國哥,動了要散骨頭的!”

  耳邊響起腳步聲,我抬起手,揉了揉眼睛。眼屎被揉幹淨,視野越來越清晰。旁邊好像燃著一堆篝火,視線異常明亮,身體也很暖和。我漸漸看清,有三個腦袋,圍在了我的麵頰上方。

  王軍英,旗娃,鄧鴻超。他們的臉龐都真切的出現在麵前,似乎說來,失足跌下的人,就隻有我一個。這可真他娘丟臉。

  “拿點兒水過來。”一臉冷肅的王軍英,低頭察看著我的額頭。他好像明白我想法。

  不一會兒,我就看到壺嘴伸到了我的嘴前。他們托著我的頭,將渴意難耐的我喂了個飽。

  “夠了,夠了。”王軍英說,“別太多了。”

  說著,他們就想將我放回去,繼續趟身。我清了清嗓子裏的痰,感覺嗓子終於能說話了:“我要起來。”

  躺在地麵,總覺腦袋昏沉,我得坐起來清醒清醒。

  之後,三個人如運送國寶一樣,扶著我的背,將我的身子扶立起來。一坐之下,背部就感覺到淤痛難忍。但身體坐直,視線正了過來,我終於能麵對麵的看著他們了。

  “腦袋清醒不?”王軍英直視著我,鄭重的問我說。

  旗娃和鄧鴻超,也想試探病人的大夫一樣,溜圓了眼睛看著我。

  “還好。”我調動著身子,緩解疼痛。

  “嗯,那你現在試著動手動腳,看有沒有地方摔壞了。”王軍英又說。

  “但動靜別太大,”他的眼睛在火光裏炯炯有神,“你很有可能折了骨頭。”

  接下來的時間,我憑著自己的感覺,開始對全身來了個“檢查”。檢查的過程我就不再贅述,無非就是在萬般疼痛中動手擺腳。王軍英說,我掉下了那麽高的距離,很有可能會折斷骨頭。而骨折了,自然不可重動。他們用雨披組成了個簡易的擔架,才將我從岩嵌裏抬了出來。

  所以,在我昏睡這段時間內,因為缺乏必要的醫療工具,他們不敢輕舉妄動,隻能等我醒來之後,自我感覺傷勢。按旗娃的說法,如果不是鼻子有微弱的氣息,他們都準備給我挖坑開追悼會了。

  最後的檢查結果是,手腳奇跡般的沒有大礙,重要的部位沒有折掉骨頭。但是腋下的肋骨,確實是受了不小的損傷。損傷的部位是在左臂下邊兒,伸手一摸,那裏吱吱作響,能明顯感覺到骨頭損傷,往裏折了一個小窩。伸手一按,痛得鑽心。

  肋骨作為整個骨骼係統中很為脆弱的一環,是骨折的多發部位。但這也不是小事,肋骨生在胸部,折斷的骨刺,一不小心就會傷及心肺,引發更大的危險。王軍英說,我之前咳了一大灘血出來,很有可能是傷到肺了。不過,就目前來看,我呼吸順暢,腦袋清醒,不像是心肺受損的樣子。

  至於其他,倒隻是一些可有可無的小傷。脫下衣物一看,滿身都是淤青一片。幸在保護動作做得及時,撞擊中留下的僅是一些淤傷,沒留下什麽大破口。但是被撞了個正麵的腦袋,好像破開了口子。伸手往腦袋一摸,不見頭發,卻感紗布綿綿。

  王軍英說,當時的情況很驚心,滿腦袋都是血。血滲在頭發絲裏,看不到傷口有多大,他就拿起匕首,做了個剃頭匠,將我大半個腦袋的頭發都割了掉。現在,我的大半個腦袋,都包著白晃晃的紗布。

  頭發沒了是小事,幸好這條命,在閻王殿前撿了回來。

  當時的情況,大概就是這樣。

  “命大!真是個玩命兒的主!”旗娃嘿嘿一笑,“我說啊,當時排長和我是扯了你的,結果一身的水,沒給你扯回來……”

  “差點兒把我自己都搭進來了!”他說。

  王軍英站了起來,他望著火光以外的黑暗,道:“肋骨斷了,不是什麽大問題,但也是傷筋動骨,你要好好護著那地方,再休息一段時間。”

  “休息一段時間?”我抬起眉頭,望著他。

  “咱們這是到哪兒了?”我揚頭四看。這裏好像是他們建立的一個營地,營地生起了兩團火,旁邊散落著一些吃剩的罐頭鐵盒,以及背囊裝具。營地周圍,見著的盡是坑窪不平的石麵。

  鄧鴻超揚嘴微微一笑:“當然是跟著你的步伐,走下來了。”

  “下來了?”我回想著,在我失足跌下之前,我們打了一發信號彈。信號彈的光耀顯示,這地方,應該就是咱們的目的地。這樣說的話,那片宏偉奇特的水泥建築,肯定就在附近的黑暗裏。

  鄧鴻超遞我一個水壺,苦笑著沒講話。他之前在額頭上留下的傷,比起我來,似乎要輕不少。之前在那小子頭上的亂貼的紗布換了掉,換成一橫條穿過額頭的紗布,就像日本人那種箍頭那種方式。很潮流的中分頭,也被他精心梳理了一番,外露與白紗布外。

  一陣昏迷後,他看起來比之前要精神了不少。

  “你就別管這些了,”旗娃打了個哈欠,輕拍著我的肩膀,“好不容易撿回條命,就樂嗬著休息吧。”

  “守了你一天,我困不住了,先睡個覺。”說著他枕著背囊躺了下去。

  睡了?一天?我抬起手臂,想看看手表,卻發現手表不知哪時候消失了。

  “我的手表呢?”我按著身下的雨衣,左右翻找。

  旗娃閉著眼睛,困意綿綿的答道:“給摔破了,稀拉碎,沒用處了!給你包布條的時候,不知道給扔到了哪兒……”

  “破了?”我眨著眼。手表雖然不名貴,但也是我為數不多的鮮亮行頭。

  “別看了,”鄧鴻超說,“你一共睡了一天零兩個小時,兩個多小時”

  我兩眼一睜,心說有那麽久?

  “現在,是早上八點過。”鄧鴻超也拉過背包,趟了下去,“你好好精神精神吧,等你精神好了,再跟你說事。”

  我摸著腦袋上的紗布,震驚不已。一天零兩個小時?田榮國那小子,竟然在夢裏頭留了我這麽久!

  王軍英正站在火堆旁邊,對著黑暗無聲抽煙。鄧鴻超和旗娃,似乎困意綿綿,躺下後就閉著眼,不再言語。我呆坐在原地,看著火焰燃燒,王軍英的背影,回顧著夢境,回顧著記憶。肚子有些空,我顫顫悠悠的走離了篝火,撒了泡尿。

  正尋著找些東西來填肚子呢,結果剛一坐下,我看著王軍英那站立的背影,忽然打了個激靈。

  不對,有什麽地方不對!我喝了口水。

  如果記憶沒有錯亂,在我摔下之後,一共醒了兩次。第一次,我回想著,好像看到一些奇怪的畫麵。如果說火車上的田榮國,是在做夢無疑,那記憶裏留存的模糊影像,似乎不應該是夢中臆想。

  我望著火堆,頂著昏沉的腦袋,和模糊的記憶做著對比。對,絕對不會是臆想。試想,如果說那是在做夢,我根本不可能憑空幻想出這個火堆。而這些幽黃的火光,的確是在那模糊的記憶中出現過的。

  忍著劇痛,我順下身子躺在了雨衣上。側過臉一看,好家夥,那分明就跟記憶裏的畫麵,是同一個角度!

  那麽,當時有人掏槍的畫麵,也應該是真切發生過的!

  在痛中坐回身子,巨大的震驚混夾著無盡的恐慌,開始越過疼痛,襲遍我的全身。一瞬間,我想起了劉思革,想起了他臨終前的話語。

  “隊伍裏的人,有問題!”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南疆記事:密林詭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末日刁民 白夜追凶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陰陽食譜 人性禁島 金沙古卷1:青銅之門 苗疆蠱事Ⅱ 大明驚變 守夜者(出書版) 拉普拉斯的魔女 清明上河圖密碼4:隱藏在千古名畫中的陰謀與殺局 綠皮人
  作者:二兵科林  所寫的南疆記事:密林詭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南疆記事:密林詭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