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第71節

  越南的地盤,蘇聯的字母,這種組合,我怎麽可能猜不到答案!驚愕的腦回路飛速運轉,我一下就明白了現在的處境。

  我們沒有被水浪衝出來,沒有逃脫地底下的無盡黑暗,這裏也不是什麽越南人的水庫。歪打正著,無心插柳,咱們現在碰見的,恐怕就是那些蘇聯人的地底工程!我們借著地下的空腔,借著暗暗漲潮的地下水,搭了一道“順風車”。

  楞盯著光束下的鐵鏽板子,我有些恍惚,有些不敢相信。

  旗娃也許看到我的臉上起了變化,他又吼著問我:“這寫的啥?”

  “蘇聯字!”我左右轉著腦袋,對他倆吼答,“我們這是到地方了!”

  “蘇聯字?”旗娃睜大雙眼,向我確認道。此時此刻,他已經忘記了寒冷。

  王軍英伸手拿過了鐵皮板子,默默看著,沒有說話。

  “不可能吧!”旗娃繞過我身前,走向王軍英那處。

  我愣看著他,沒有回答。

  那個關於此行目的的故事,那樁幾十年前的離奇事件,在“達瓦裏希”的默念聲響中,在隆隆作響的水聲中,忽而全全湧出了腦海。事實上,在經曆了那麽多磨難之後,我對這場任務的終點,對咱們此行的目的,根本就不抱任何信心了。

  就像在天坑裏說的那樣,任務不任務,軍功不軍功,雖然表麵上不說,但實際上已經沒人關心。咱們的首要任務,是活下性命。我怎能想到,它會在這種情況裏意外的出現。堅硬的水泥,發鏽的鐵欄,讓幻想中的那個故事,開始具象起來。

  很驚喜,也很失望。驚喜那個離奇事件的事發點,就在腳下,咱們經曆的那麽多磨難,沒有白費。失望我們還困於地底,無處可逃,遙遙無望。這下子,整件事情又扭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

  總的來說,意料之外的突如其來,讓我頓生矛盾之感:我想去解開那個琢磨已久的謎團,但同時,我更想逃出這裏,重回光天化日。

  “排長,你也認得了蘇聯字嗎?”旗娃還在追問著王軍英。

  王軍英在光束下搖了搖頭。

  “那……”我剛想說句什麽,卻見餘光裏傳來異樣,一下子打斷了我的話。我和王軍英,是靠著水泥道上的鐵欄而坐的,我的右側,就是那水泥道伸延進黑暗裏的方向。異樣,也就是從那裏傳來。

  轉頭一看,那光束之外的徹底黑暗中,竟然亮起了兩大坨鮮紅的幽詭光團。

正文 第一百二十四章 :紅燈停

  光團大概有人腦袋那麽大,它們橫處在一條直線上,分隔有距。猛的一看,那就像是黑暗裏的凶猛怪獸,突然睜開了血紅的雙眼。而如眼一般的紅光,正好就在水泥道延伸過去的那方向。

  驚怪的景象,讓我全身一炸,顫抖一下就坐起了身子。我下意識的就抓起衝鋒槍,拿起手電筒,對向那幽詭的光團。

  這他娘是啥?

  但是手電筒比不得探照燈,一道直光射出去,沒多久就窮盡了光力,根本探不到那紅光的位置。看來,那紅團光線的位置,比我想象中要遠。我這一驚一乍的舉動,自然也驚動了旗娃和王軍英,他們丟下鐵片,隨我一道站起了身。

  但是,那兩坨紅光,並沒有任何動作。它們隻是穩穩的在黑暗中亮起,再無任何響動。我也明白過來,那不可能是什麽怪獸的眼睛,而是人為製造的燈光。因為,紅光漫散,必定是什麽燈泡發出來的。

  燈光?誰開的燈?

  旗娃兩手握上鏽跡斑斑的鐵欄,不知是因為驚詫,還是因為寒冷,竟又打起了哆嗦。

  “那他媽是啥!”他伸出腦袋,大聲吼著。

  沒人回答他,也沒人回答得出來,三雙眼睛直勾勾的盯著那幽詭的紅色光團,靜待其後動。燈不會是石頭裏蹦出來的,肯定是人造的,而要將燈打開,自然也需要人。一時間,我那冰僵的身體,隨著急速上升的心跳,似乎暖和了不少。

  按照剛才的發現來看,這地方,十有八九都是跟咱們的任務有關。但是我又想到,黃班長講的那個故事裏,根本沒有提到有什麽瀑布,有什麽地下湖泊啊?可是鐵皮字牌上的信息又說明,這裏的的確確是蘇聯人修起的鋼筋水泥,千真萬確,不會假。

  難道說,蘇聯人不隻在越南進行了一項工程,咱們現在闖來的,是另一個不知名的地方?

  而這個地方的蘇聯人,並沒有撤走。他們會不會是發現了我們,便才打開了警報燈?因為警報燈都是紅色,這是國際上通用的一個常識。

  想到這兒,我立即將光束調下,射向那狹長的水泥道。如今是中蘇交惡,要是真被蘇聯人逮著了,咱們也沒好果子吃。但是,白晃晃的燈光下,簡陋的水泥島上,仍然是靜幽幽的一片,看不到沒任何變化。我腦袋裏所幻想的蘇修毛子兵,並沒有出現。

  光束有極限,無法將狹長的水泥島全全照亮。至於說那前方的黑暗裏有無異常,我就不得而知了。水聲隆響中,也無法聽到那紅色光團方向的動靜。王軍英掏出手槍,佝僂下身子,示意我們也壓低身姿。

  心髒砰砰砰的跳,情況來得太突然,我端好衝鋒槍,直直的對向水泥島那不見邊際的方向。旗娃慌忙找好衣服鞋襪,亂手亂腳的穿上。

  彎下身,我們靠著鐵欄,作為“掩體”。我也這才想起,手中的衝鋒槍已經損壞掉了,舉在手中,無異於一根鐵棍。便匆忙取出了腰間的“小水槍”,進行戰鬥準備——誰會想到,這幽靜的地底下,竟還住著人!而且,還是蘇聯人。

  紅色光團仍然穩穩的浮在原地、鑲嵌在黑暗中。光束對向的水泥道,也並無異物闖進。

  如果說,咱們真是被蘇聯人發現了,那無論做什麽,都是無濟於事。後麵就是水泥道的盡頭,盡頭下麵是無盡的地下湖泊,而隊伍剩下的四個人中,有一個病號,其餘三個就還剩兩把手槍——別說什麽蘇聯毛子兵了,就是來一隊越南娃娃兵,咱們都得歇菜啊!

  那,如果有人衝過來了,我們該怎麽辦?就地投降?還是投入水中,負隅頑抗?就目前來說,咱們甚至都沒地方可以跑。投降的話,我們麵對的又該是什麽?我曾經聽聞過一些關於蘇聯“大清洗”的故事,他們對審訊很有一套。

  如果咱們的目的被其知曉,那所帶來的問題,恐怕就不是死幾個人那麽簡單了。那必定會引發我根本不敢想的問題。

  不過,旗娃脖子上還掛著一顆光榮彈。咱們還有這條最壞的打算可以選。

  隆隆的水響,大片的黑暗,正是延展想象力的大好時機。我好像聽到了一隊又一隊的蘇聯毛子兵在吹哨集結,也好像看到了黑暗中有無數槍口正對著咱們。我聽聞過珍寶島,也經曆過蘇聯對華核威懾的時期,所以對那個國家,有很多種印象。

  它是熱心的老大哥,也是可怖的紅色惡魔。就跟眼前的紅色光團一樣紅。關係最緊張的那段時間裏,毛主席放出過狠話,要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和蘇聯做好早打,大打,打核戰爭的準備。

  話雖是這樣說,但每個人心裏都有杆秤,知道蘇聯不好惹,而對於我這種小個體來說,在經曆過那個年代的氣氛後,對蘇聯這個國家,自然是有那麽一點兒懼怕。但是說怕,目前反正沒有後路可退,也說不上有多怕。說不怕,在現在的境地下,那是騙人的。

  就這樣忐忑不安的等待了不知道多久,直到鄧鴻超的咳嗽聲,在蓋耳水響中微弱的響起,我們才從直勾勾的注探中,緩回了一絲神。

  王軍英立馬回過身,察看那小子的情況。而我,還注意著那鮮紅的光團、盯著那狹長不見尾的水泥島,丟不開眼。回頭一看,鄧鴻超那小子,還是暈沉的閉著眼,費勁兒咳嗽,沒有完全蘇醒過來。

  “咋辦啊?”旗娃將背囊抱了起,“瞎地方咋還亮起紅綠燈了?”

  “咱們是不是該撤了!”他詢問著王軍英的意見。

  王軍英放下鄧鴻超,吼道:“哪裏都不要去!”

  之後,我們“盤踞”在水泥道的盡頭,又與那紅色的幽光對峙了一陣。那時候的情況,我們唯有忐忑的等待,沒其他選擇。前有未知,後有暗水,那是一個相當無助的境地。不過實話實說,在心頭的惶恐中,我還抱有那麽一絲僥幸。因為,我實在不能相信,越南的地底下,還有鮮活的蘇聯人待著。

  可是,沒有人的話,燈又是怎麽亮起的呢?

  問題一個接一個,卻又一個也答不上來。長久的對峙下,我越發感覺不對勁兒。如果真是有蘇聯人發現了我們,按理來說,現在早就集結好隊伍,前來圍剿咱們了。我們不是什麽奇珍異獸,他們犯不著遠遠的偷看咱們。

  況且,那兩束紅光,並不能照耀到我們。黑暗裏,倒是我們的光束,更為顯眼。要阻擋,要攔截敵人,肯定是打兩束睜不開眼的大汽燈過來,困於光下。不對,太不對勁兒了,我開始猜測,會有什麽人為之外的因素,會讓燈光亮起?

  “我說,”旗娃又忍不住猜測起來,“那該不會是黃班長打出來的信號吧?”

  我猶豫的搖搖頭,不讚成這個猜想。

  紅燈的位置,離我們有一定距離,假如黃班長和我們一同落入了誰,它也很難在這段時間內遊過去,再打開這些紅燈。再說了,黃班長怎麽可能知道這裏有燈?他要是還活著,肯定是往咱們的光束靠過來。

  但,也不能一口咬死。

  燈光還是穩穩的鑲嵌在黑暗裏,紋絲不動。隆隆作響的水聲,開始惹人心煩了。

  鄧鴻超這時候被王軍英扶坐了起來,我忽然想到,這小子不是會講蘇聯話嗎?那塊鏽鐵上的字,他一定認得全!字認全了,說不定就能摸到線索了。想到這兒,我立即撿起地麵上的鐵塊,湊到那小子麵前。

  “大學生,”我在他耳旁吼著,“你快清醒清醒,認認這上麵寫的些啥!”

  說著我拍了拍他的後腦,讓他快些清醒。手電筒和鐵塊同時舉在他的麵前,這小子睜開恍惚的眼睛,看了幾眼,然後就像畏光一樣,別過頭,閉回了眼睛。但他嘴裏,在胡亂念叨著什麽。水聲巨響中,哪裏聽得到半個字。我隻好將耳朵湊了過去。

  “黃.”他似乎在說,“黃班長.包.丟了.”

  我有些急,就連拍幾下他的臉頰,吼道:“清醒點兒!大學生!”

  但是這一拍,竟他娘將它拍暈了回去。這大學生,也太脆弱了點兒吧,關鍵時刻掉鏈子!不過轉念一想,就算知道了鐵片上的具體信息,也不一定有作用。因為上麵的蘇聯字母,就已經是信息了。

  隻是說,那亮起的紅燈,又是另一條信息,我們摸不著門道,更無法解讀。

  見紅燈穩亮,焦慮的事物遲遲不來,咱們的內心,焦灼到了極點。過了五分鍾,還是十分鍾,三個人決定不能再這樣焦待下去。如果真是被蘇聯人逮住了,咱們也沒處可跑,與其在原地擔驚受怕,倒不如主動出擊,走過去看個究竟。

  至於說失蹤的黃班長,看這樣子,多半是回不來了。他要是衝下了水,肯定早就發現了我們的光束。相反的,他要是沒衝出來,又或是衝到什麽地方,我們根本沒有能力將他找回來。

  我們決定放棄他。

  各位設身處的想,在當時那種環境下,即便心中有再大的哀悼之殤,也被奇詭的遭遇所衝淡不少——畢竟自身的安全,都還是個未知數。

  紅燈停,綠燈行,我們收好了晾擺的物品,在濕氣裹身中,準備去闖一闖紅燈。衝鋒槍雖然壞了,但我舍不得丟,掛在身上,不至於那麽空,能多點無謂的安全感。王軍英背上了鄧鴻超的背囊,他和旗娃一起,將迷迷糊糊的鄧鴻超扛了起來。

  我一手拿著“小水槍”,一手舉著手電筒,領在最隊伍最前,朝那未知的狹長水泥道邁去。

  紅色的光團還是持續亮起,它像一個指路的燈塔,也像怪獸惡魔的雙眼,注視著向它靠近的四個人。

  步子邁得很慢,我們走得很小心。即便有光束探路,但盡頭處始終有黑暗,而那些黑暗裏,說不定就堵著一隊雙手後背,兩腿跨立的毛子兵。我忽然覺著,這種地方鑽出個大活人,要比住滿怪物的天坑,驚悚一萬倍。

  走了一段距離,就發現水泥島上,竟然架著有路燈。路燈每隔幾米就會出現,這也合情合理,要在這樣的環境裏施工、居住,怎麽可能缺少光源。路燈如果全都運轉起來,這地底下的黑暗,應該會被照得通天白亮。那,這個水泥長島修起來又是做何用處的呢?

  接著,朝著那紅色光團慢步邁移中,我們又發現了一些線索。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 :水庫

  在那些簡陋的鐵欄下、在水泥島的邊緣,時不時會出現一些細小的條狀物。蹲下身,仔細一看,那不是什麽稀奇玩意兒,而是一些發黑的煙屁股。煙屁股上蓋著黴黑黴黑的玩意兒,說不清楚是啥,但憑借外形,能看出絕對是香煙無疑。

  同時,光看那表麵,就知道這些煙屁股,恐怕有些年月了。煙屁股大多數都是煙絲盡無,光還剩個黴滑的過濾嘴。看來,不知與我們相隔有多遠的時空裏,有人在這兒撐著護欄,看著無盡的暗水湖泊,抽煙思考。

  這個線索,讓我心裏稍微安慰了點兒。不隻是發黴發黑的煙屁股,這水泥長島的一切,都不像是人跡常動的樣子。就像我之前說的那樣,水泥表麵附著一層不知名的物質,一腳踩下去,能清晰的看見腳印。

  而咱們麵前的前方,是平平整整的一片,哪裏有什麽腳印的影子。我開始覺得,之前的猜想,有些太過火了,如果蘇聯人還待在這裏的話,不會是這個樣子。可是,我對著那黑暗的裏的紅燈又皺起了眉頭,那這兩坨幽詭的紅光,又是為什麽突然亮起呢?

  狹長的水泥島,比我猜想的還要長。小心謹慎的一步又一步中,隻感覺身後的落水聲響越來越小,而麵前的光束,卻還遲遲探不到長島的頭。行走中,我和旗娃也會左右探掃水泥道的兩側,想找到其他線索。

  但是,和之前一樣,水泥島之外,全盡是伸延無際的暗水。之前的疑問,又開始回蕩在腦袋裏:咱們回想回想,黃班長講的那個故事裏,並沒提及到如此多的水呀?這是工程體被大水淹了,還是黃班長講錯了劇情?

  又或者是,膽大粗暴的蘇聯人,就如房地產開發那樣,真的搞了一個“蘇維埃軍事科研XXX號工程(第二期)”?

  隨著距離的縮短,之前看起來腦袋大小的光團,這個時候已經差不多有胸膛大了。可是,就在手電筒的光力快要照耀到它們的真麵目時,忽見斜上方、兩點鍾方向的紅詭光團一暗,忽然消失掉了。

  它們默不作聲,好似察覺到了來者不善,轉瞬之間就消失了掉。熄滅也不是瞬間消失的熄滅,而是光線逐漸暗淡,不再奪目,直至全全隱入黑暗。

  這一下,慢步邁移的隊伍,齊齊停住。紅燈滅停帶來的驚詫,不差於其忽而亮起了時候。剛還平息一點兒的身心,又被這景象驚回了血壓。我下意識的就甩過光束,瞄向槍口,準備一探究竟。

  一開一關,一睜一眨,這幽詭的紅色光團,真他娘像是有了生命力一樣!

  四個人不自覺的往後退了幾步,真怕那熄滅掉的燈光,是什麽怪獸的眼睛,還會發出什麽招式來。扛著鄧鴻超胳臂的旗娃,退步之中,在濕滑的水泥麵上沒踩穩,若不是借著鐵護欄穩身,估計得摔一個後仰,活活將快要清醒的鄧鴻超摔暈回去。

  不過,燈光的確是燈光,不可能是什麽怪獸。它僅僅是熄滅了而已。怪的就是這熄滅的時間點。剛才得出的半段結論,還沒穩上幾分鍾呢,這古怪的瞬息,似乎又在說明前方的黑暗裏有大活人在操縱——燈光,總不可能“自生自滅”吧?

  事情到了現在,要說多怕,其實沒有多怕。強烈的好奇心,在心中占據了優勢,壓倒了不知來源的懼怕。前邊兒有人也好,沒人也好,路都已經走到這兒了,也談不上什麽退路。不管怎麽說,我都想過去看看,那究竟是什麽鬼把戲。

  幾個人無言的在原地停了一會兒,靜待聲息。但紅燈熄掉後,沒再亮起。捏穩手電筒,舉好槍,我又繼續膽顫顫的邁出了步子。

  四個人就這樣一路走了個二三十米,直到手電筒的光束,終於照耀到其他東西。

  光束之中,水泥長島的盡頭,是一道鐵絲網門。不隻是有鐵絲網組成的門,光束左右掃探,發現有門的左右兩邊,更有一片寬闊的鐵絲網群,與那扇網門一起,橫立在水泥長島的盡頭。而橫亙而立的鐵絲網之下,是橫於水泥長島的大片水泥體。

  那前邊兒,好像有更大的空間。

  我說得形象一點兒,目前掃探到的可見區域,大概呈一個“T”型。“T”字上邊兒那一橫,就是在咱們前方、垂直於水泥長島的鐵絲網和水泥體。而“T”字下邊兒那一豎,便就是我們腳下的水泥長島。鐵絲網有如一道屏障,將伸延過去的水泥道,隔絕於前邊兒那更大的水泥體之外。

  站在這個位置,光束射過去,視線便被鐵絲網擋得網影重重,看不透徹另一麵的情況。但還是能看清,在我們的兩點鍾方向,在那兩三米高的鐵絲網後麵,赫然出現了一坨高大的水泥建築。

  這好像是一棟水泥樓。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南疆記事:密林詭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末日刁民 白夜追凶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陰陽食譜 人性禁島 金沙古卷1:青銅之門 苗疆蠱事Ⅱ 大明驚變 守夜者(出書版) 拉普拉斯的魔女 清明上河圖密碼4:隱藏在千古名畫中的陰謀與殺局 綠皮人
  作者:二兵科林  所寫的南疆記事:密林詭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南疆記事:密林詭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