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第8節

  接著,我的身體仿佛通了一道電,酥麻感由頭頂遍及全身。危機往往都在不經意間出現,那種頭皮炸裂的感覺,刺激得讓人發抖。

  眾人聞聲,也立即伏下身子,舉槍警戒。

  屏氣凝神中,我的心跳提到了最高“轉速”,開始猛跳起來——屬於戰場上久違的那種興奮感、緊張感,頓時穿越了幾年的舒逸生活,爬回了我的身體。畢竟戰場遇敵的情況,這幾年隻在我的夢裏出現過。

  是越南特工隊,還是前來圍堵我們的集團軍?一時間各種假想敵湧在我的腦海,槍保險已經被我推開,要是那山坡下再有什麽動靜,我就該扣下扳機,大吐火舌了。

  但是呢,在我這一聲警報之後,山穀裏仍然是鳥聲悠蕩,我們的耳邊,沒出現特別異樣的動靜。這裏植草有半人高,剛好能蓋住我們蹲伏的身子。但身子蹲下後,剛才那個人腦袋已經看不見了。

  我便緩緩動起腦袋,由草縫看向剛才那方向。萬一是昨晚沒睡好,導致眼花弄出的鬧劇,那我這個“老資格”可就是在搞笑了。

  結果剛探頭而出,人腦袋沒有現回視野,耳邊倒是響起一道實實在在的腳步聲。接著,在植草中的縫隙裏我終於看清,有一個頂著草帽的腦袋,連同一肩掛著白背心的臂膀,開始從山坡下升上來。

  我沒有眼花,那裏確確實實有一個人,正在朝坡上走來。確認敵情之後,我握緊了槍,繼續蹲伏著,等察著接下來的動靜。

  那人慢晃晃的走著,隨著他一步步的往坡上踩,全身的裝扮也顯現出來。定眼一看,原來是個戴草帽背背簍的山民。

  山民?戴著偵察麵罩的我,皺了皺眉頭。

  我說過,不管是山民或者農民,不管是小孩兒或者老人,隻要他們是越南戶口,都惹不得。就比如說山坡上的那山民,誰知道他那背簍裏裝的是不是衝鋒槍呢?我沉了口氣,繼續觀察。

  半分鍾的時間,背著背簍的農民越晃越近,我已經可以百分百的確定,那真的是山民,至少表麵上看不出來持有武裝,並且是孤身一人。

  得知他隻是孤身一人的山民之後,我就鬆了一口氣,隨即就關上了槍保險。不是特工隊,也不是集團軍,隻是一介山民罷了。雖然我把越南戶口的人都列進了危險名單,但他一個山民,還沒能耐能把我們六個人怎麽樣。

  山民持著一根樹枝,低著頭,在亂草裏搗來搗去,並沒有發現我們的存在。

  再看我們六個人,我們呈一個半圓分散在這片山坡的植草中,相互離得不遠,能看清彼此的迷彩服的距離。見此狀況,幾人紛紛側頭看向黃班長的位置,等著他下命令。隻見黃班長蹲曲在草堆裏,他戴著偵察麵罩的臉,直勾勾的麵向著山坡下的山民。

  黃班長一手按著身旁的鄧鴻超,一手拿著衝鋒槍。他察覺到了我們的目光,便騰出一隻手,輕緩的向下平壓著。這個手勢的意思是,他要我們按兵不動。

  出發前,李科長講過,要避敵,不要與敵人糾纏。咱們六個人一旦暴露了行蹤,任務就相當於失敗了一半。畢竟區區六個人,在敵國可是掀不起浪的。

  況且山坡下的來人,隻是一個與戰爭無關的平民。至少表麵上看起來是。彼此相安無事,才是我們想要的結果。所以黃班長的意圖也很明顯,既然他沒有發現咱,那我們也完全用不著去主動招惹。

  命令有了,我們便繼續盯向那山民,留意他的行動。

  山民依然保持著慢晃晃的節奏,用木棍子在山坡的草堆裏探來搗去,同時也離蹲伏著的我們越來越近。我的心跳還降不下來,臉頰捂在偵察麵罩裏,早已是汗流滿麵。剛才的蹲伏姿勢太急,現在給憋著很不舒服,急切的想要換個姿勢。

  我在心裏不停念叨,期望他快些離開。

  山民越來越近,這時候假如六個人中誰稍微動一下,就能被他察覺而出。不過呢,他離我們還有一段距離,假如他就照著現在的方向走下去,就會鑽進另一邊的甘蔗林裏,鐵定發現不了我們。

  隻要他背對向我們,我就能調整姿勢,讓身體舒服一些了!

  但誰知事與願違,那背著背簍的山民不知哪根筋搭錯了弦,他手裏的木棍探著探著,突然一拐方向,像是羅盤上的指針,往著我們的方向探來了!

  奶奶個娘誒!隔著麵罩,我差點大罵一句出來。冤家路窄,山民是鐵,我們是磁,上帝讓他轉了一個彎,將他往我們這個方向引——避敵不成,倒貼一山民!

  但當時的情況,並不是那麽樂觀,事實上,我根本就沒有心思去打比喻,做玩笑。假如他順著這個方向一路不停,定會踩到旁邊爬伏著的王軍英,也可能會用木棍探到我的身軀。那時候,我們想躲都沒地方躲了。

  這下可怎麽辦?

  身體扭憋的痛楚讓我急不可耐,見事情到了這步田地,我也不再多猶豫,也沒有去等黃班長的命令。我決定,等他再往前走個十步,就從草堆裏躍起,將他俘獲在地。既然你要主動貼過來,雙方碰麵不可避免,那我就隻好先人一步。

  數著他的步子,盯著他漸漸靠近變大的身軀,我做好了戰鬥準備。其實,我也在不停的祈禱默念,希望他又突然轉身回去,就能避免這場不太友好的碰麵了。

  但事與願違,那山民的十步路還沒走完,就已經觸手可及了。我這因為緊張興奮而顫抖的身體,就先於我的腦袋做出了行動。一個縱躍,我從草堆裏跳起,飛到那山民身前,然後看準了他的口鼻,伸手捂住。同時,我借著慣性將他撞翻在地。

  即刻,我的手掌感覺到了他的口鼻吐氣,為了不讓他發出聲音,我立即就加大了手掌的力度,死死“扣”在他的麵目上。因為山民背著一背簍,背簍頂在腰後麵,無法靠背著地。我隻好順著他的身體,和他側滾在山坡的泥土上。

  剛一落地,這山民還未來得及掙紮,就聽身後一陣響動,王軍英也衝了上來。

  他一手扯掉山民的草帽,然後拽住其頭發,接著就是另一手上明晃晃的軍匕首,伸到山民的喉嚨跟前。

  “掩護!”我聽到黃班長急促又小聲的說了一句。

正文 第十五章 :俘虜

  接著身後一陣響動,潛伏的幾個人紛紛從草堆裏躍出了身子。

  被我按在地的這人,見到白晃晃的刀尖抵在眼下,直接被嚇得放棄掙紮,隻剩口中“嗚嗚”的叫個不停,染我手心一陣濕熱。

  “拖林子去,那邊!”黃班長走過來,對我說道。他轉頭四看,一邊注意周圍的動靜,一邊指出了甘蔗林的位置。我摸出腰間的手槍,抵向那山民的下巴,然後慢慢鬆開了捂住口鼻的手。

  “燈衣母!”我惡狠狠的對著這滿臉驚恐的山民,小吼了一句。

  “燈衣母”是越南話中“不要動”的中文發音。部隊裏以前發過一本“越南戰場喊話”的小冊子,裏麵把一些常用的越南話寫成了戰士們都能讀出的漢字。當年連隊裏還組織過考試,所以我都熟記在心。

  可能是他聽懂了這句話,也可能是被麵前白晃晃的刀尖和黑洞洞的槍口嚇蒙了,我的手鬆開之後,這山民也沒失聲大叫,隻顧得身體顫抖,嘴唇哆嗦,兩個眼睛瞪得老圓。試想,走在山路中,突然就跳出幾個戴著麵罩的人,把你撲倒之後,又是刀又是槍的往上招呼。這種情況,換誰都得打哆嗦。

  他沒有尿褲子,已經算好的了。

  從心底來講,我很同情他的遭遇,但當時的情況,誰還有心思去同情呢。這是越南領土,他是越南山民,他愛上哪兒上哪兒,根本沒有錯。而我們有任務在身,有自己的利益麵,也沒有錯。

  隻是他恰好擋了我們的道,我們又恰好比他強,所以沒得選。

  王軍英和我一道,將這滿身哆嗦的山民從地上提了起來。抓捕俘虜是偵察大隊的訓練專業之一,這套程序我們再熟悉不過。剛才的衝撞之中,他的背簍裏丟出了一把柴刀,王軍英便合著他的草帽一起撿起,然後扭壓著他的肩膀。我則用手槍抵著他的腹部,將其往甘蔗林押送去。

  舉槍掩護的其他人,也隨我們一起撤向甘蔗林。

  劉思革遞來一張布條,裹成個大圈之後,塞進了這位“俘虜”的嘴巴,使他不能發聲。押送山民快腳走了百十步的距離,我們終於隱進了山坡旁邊的甘蔗林裏。

  走進林子沒幾步,山民好像從剛才的驚嚇中緩了回來,塞著布條的嘴巴,開始“唔唔唔”的叫個不停。我用手槍頂了他好幾下,重複幾遍“燈衣母”,他才麵露焦慮與恐懼,不得不停歇下來。

  黃班長選了一個地方,叫了停。王軍英把山民的背簍取下,丟到一旁。我拿出繩子,將山民反綁起來,然後讓他靠著幾根甘蔗蹲下。山民反背著手,戰戰兢兢的蹲了下去,但腦袋還是仰著,盯著我們不放。

  “張旗正,劉思革,繼續掩護!”黃班長轉頭命令著說。

  旗娃這壯小子顯然是沒見過這種場麵,他戴著麵罩的頭,往後好奇的扭看了幾眼,才跟著劉思革走出去。站在我身後的鄧鴻超,也是一身子緊張樣。但他也戴著麵罩,瞧不見他臉上的表情。

  這小子緊握著胸前的相機,好像在猶豫要不要把這戰場上的真實情況記錄下來。

  王軍英按著山民的肩膀,另一手抓下了自己頭上的偵察麵罩。麵罩一取,王軍英那冷峻陰沉的臉,合著一頭的汗水,便在山民眼前暴露無遺。見著他滿頭大汗的樣子,我也感覺熱氣難耐,便跟著脫下了麵罩。

  我轉頭問旁邊的黃班長:“怎麽整?”

  看到麵前的兩個人脫下了麵罩,露出了真麵目,這位被布條堵住的“俘虜”,立即就抬起頭,鼓圓了眼睛看向我和王軍英。

  黃班長低頭盯著他,沒有回我話。

  他放下衝鋒槍,讓山民站起來,開始搜身。歇停下來,我也開始好好打量這位新鮮的“俘虜”。他是一名男性,身材瘦小,皮膚黝黑。一頭不太濃密的頭發中,夾著白色,麵目的皮膚幹燥多斑,眼睛下的眼袋,猶如樹木的年輪,一圈又一圈。這些特征告訴我,他恐怕上了些年紀。

  破出好多洞的白背心、縫著補丁的黑條布褲子又告訴我,他是一名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越南山民。

  最好玩的是,這位“俘虜”的腳上,竟還踩著我們款式相同的解放膠鞋。

  一通搜身,黃班長從上拍到下,也沒能搜出什麽來。估計黃班長也是沒轍了,他肯定是想看看,這人到底有沒有帶什麽危險物品,以此來區分平民和非平民。那位山民呢,倒還是很配合,隻是塞著布條的嘴巴,一直嘟囔個不停。非得要我用手槍對著他,他才住嘴。

  “你們覺得怎麽辦?”黃班長看向我和王軍英。

  “反正不能放回去。”王軍英擦著臉上的汗水,平靜的說。

  “嗯。”我附和道。

  山民的目光在我們三人身上來回移動著,他瞪圓了驚恐的雙眼,像是在努力聽懂我們在說些什麽。

  “那——”黃班長停了一秒,話語裏充滿了猶豫,“把他打暈,綁在這裏?”

  “打暈了,還會醒過來的。”我盯著黃班長,立即反駁道。

  從偵察麵罩的孔洞,能夠看到黃班長的雙眼。果不其然,這個沒有過實戰經驗的指導員,雙眼裏頭滿是躊躇。我猜得沒錯,沒有戰鬥經驗的他,遇到這種情況,自然有些轉不過頭腦來。

  黃班長低下頭,和蹲坐在甘蔗旁邊的山民對視著。沉默了好一陣子,黃班長才說:“那意思是……”

  “嗯。”我態度堅決的點了點頭。

  他明白我話裏的意思。我之前說過,七九年我隨部隊來到越南的時候,吃了不少這些越南農民的虧。經曆過的事實讓我對他們沒有好印象,這些人在我眼中,不過都是一群白眼狼罷了。瞧嘞,他腳上那雙解放鞋,十有八九都是咱們勒緊褲腰帶援助的。

  我也絲毫不懷疑,如果就這樣放走這位“俘虜”,他不僅會回去告狀,還會抱起槍對我們趕盡殺絕。

  “不能用槍,最好用刀。”王軍英晃了晃手中的軍匕首,冷冷的補了一句。

  黃班長還是沉默著,他望了我們一會兒,又把眼神移回了這位“俘虜”。

  都說人的眼睛能傳神,經曆了這件事情之後,我對此深信不疑。雖然這位越南山民聽不懂我們在說些什麽,但見到我們沉默下來之後,滿臉驚恐的中年山民,一瞬間就明白了將會發生什麽事。

  隻見他嘴裏一聲嗚咽,瞪得圓鼓鼓的眼睛,即刻就淚水一湧,汪汪一片。接著山民挪了挪腿,掙紮著站了起來。

  然後“撲通”一聲,這位年及半百的越南山民,向三個二十來歲的青年人,跪了下來。

  突然的動作,讓三人有些驚慌。我們紛紛退步,拿起手中的武器對向他,以為他會有什麽危險動作。

  跪下之後,山民絲毫不顧及麵前的刀槍,立即就開始點頭彎腰,大有磕頭求命的架勢。但是呢,我站得離他最近,這頭還沒磕下去,他就一頭撲倒在了我腿上。我本能的彎腰一扶,想止住他的動作,拉他起身。

  沒想到這看似瘦弱的山民力氣倒還挺大,他挺腰一拗,掙脫了我的手,繼續用那涕泗橫流的臉,在我腿上撞擊著。

  見狀,我想一膝蓋給他頂回去,可對著一個大齡老頭又硬不下心。王軍英和我對視一眼,就走上前和我合力將他推了回去。

  “等色!等色!”我忽然有些心軟,開始一字一句的哄著他。

  “等色”是越南語中“不要怕”的發音,我希望這能暫時安穩他的情緒。可這並不管用,山民被我倆推回去後,就雙膝跪地,身子順勢軟癱在甘蔗樹上,泣聲不斷。盡管口中有布條堵塞,當他仍發出了相當大的嗚咽聲。

  那情景,活像一個問家長沒要到糖的小孩兒。

  見哄騙不管用,無奈之下,我隻好又掏出手槍,惡狠起表情,連說幾句“燈衣母”,他才休停下來。

  嗚咽聲停,這位山民也不再掙紮,他就歪靠在甘蔗前,身體不住顫抖。他那渾濁的眼神越過我們的頭頂,望向甘蔗葉縫間的天空,眼眶裏的淚水則如開閘的大壩,嘩嘩的往下流。那情景,又讓我想到一個詞:老淚縱橫。

  我估計,情緒起伏又回落以後,他應該明白過來,麵前這幾個敵國的士兵,是不會饒過自己的。於是就坦然接受,等我們動手了。

  看著他那張被淚水鼻涕弄花的臉,看著他那因為悲傷到極點而擠成一個八字的眉毛,你問我,心軟嗎?

  當然心軟。即便是在戰場上對生離死別司空見慣的我,也因為悲憫而沉默下來。

  不知為何,剛才一心想滅他口的我,腦袋裏忽然像是被錘子給敲了一下,再也狠不下那口心了。更不知為何,我見到這中年人的哭喪臉,竟還讓我想起了在家務農的父親。

  我也開始設想,假使是一群越南兵逮到我的父親,他會不會也跪下來求情,以爭取再見上我這個小兒子一麵?

  也許,能有更好的辦法解決麵前的難題?

  我心裏深知,一竿子不能打翻一船人。盡管幾年前的越南農民讓我們吃過虧,但也許,也許眼前這一個,是萬裏挑一,是一個老實本分、徹徹底底的山民呢?他可能一輩子都沒做過壞事,一輩子都安分守己。難道就應該因為今天上山奔波生計,被我們了結性命?

  山林刮來一陣呼呼的熱風,甘蔗林裏的葉子被刮得呼啦啦的響。我退後一步,靠在一棵甘蔗上,開始懷疑起剛才的決定。

正文 第十六章 :抉擇

  “黃班長,”身後的鄧鴻超走上前來,“我想提個意見,不知道該說不該說。”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南疆記事:密林詭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末日刁民 白夜追凶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陰陽食譜 人性禁島 金沙古卷1:青銅之門 苗疆蠱事Ⅱ 大明驚變 守夜者(出書版) 拉普拉斯的魔女 清明上河圖密碼4:隱藏在千古名畫中的陰謀與殺局 綠皮人
  作者:二兵科林  所寫的南疆記事:密林詭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南疆記事:密林詭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