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第70節

  人落在空中,卻聽水聲更加震耳。一齊而落的四個人,好似都在尖叫,但是如今回憶起來,卻盡是噪耳的水聲。連我自己的驚吼,都聽不入耳。也許,現在我已經死了,是在駕鶴西去,是在飄搖升仙!

  我的主觀感受中,這段墜落,是墜下了千尺有餘,墜上了兩三鍾頭。但是,自由落體的速度,可不是我能控製住的。慢放的主觀鏡頭,在客觀的現實中,收回了節奏。當時的情況,應該是非常之快,我還在心中發著靡靡之音,念記著矯揉造作時,豎落而下的身軀,就以極快的下落速度,觸撞到什麽東西。

  我之所以在下落中誤以為自己要光榮了,是因為這等高度落下去,身子撞到石岩後,必死無疑。本已經做好準備迎接粉身碎骨,肝脾盡壞的疼痛,但結果,好像並不是這樣。

  嘩啦一聲響,我的身子,好像撞進了水中。

  一瞬間,震耳的響聲即刻隔絕,周身一片水軟。急落而下的身子,讓我在水中落沉了很長一段距離。口氣吐出的氣泡,咕嚕嚕的在水裏上冒,在我還未來得及調整身姿時,不知是誰的背囊,由上而下撞至我的腦袋上,幾乎把我撞暈過去。

  撞擊之下,腦袋裏又是一陣白光。腦曠之中,我好像嗆了兩口水。痛苦的肺口感受,讓我立即回過神,在水中調整好身姿。雙手推開那下落的背囊,我側著身子,緊閉口鼻,雙手亂抓。

  但是這一抓,竟然抓到了奇怪的玩意兒。伸手一摸,那是一坨硬邦邦的、凹凸不平的東西,我以為是岩石,但並不是。那觸感,冰涼無比,且手中傳來的觸感告訴我,那絕不會是自然生出的岩石。因為,上邊兒規規整整,像是人工製的鐵砣子,也感覺有螺栓冒子。

  並且,手掌清晰的感覺到了鐵鏽。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 :水泥

  撞擊之下,腦袋裏又是一陣白光。腦曠之中,我好像嗆了兩口水。痛苦的肺口感受,讓我立即回過神,在水中調整好身姿。雙手推開那下落的背囊,我側著身子,緊閉口鼻,雙手亂抓。

  但是這一抓,竟然抓到了奇怪的玩意兒。伸手一摸,那是一坨硬邦邦的、凹凸不平的東西,我以為是岩石,但並不是。那觸感,冰涼無比,毛毛刺刺。手中傳來的觸感告訴我,那絕不是自然生出的岩石,而是,而是鐵器上邊兒的鏽斑。

  鐵鏽下邊,規規整整,像是人工製的鐵砣子。鐵坨子?水裏頭怎麽會出現鐵坨子?

  可是人在水中,暗黑一片,我看不清那究竟是啥玩意兒,也沒時間去摸個一清二楚。水液嗆肺的痛感,讓我無比的想換氣,想上浮出水。

  但是借著浮力,還沒遊上半米,就感覺胸口一扯——我被胸口的繩子牢牢拴住了。

  這才想起,幾個人還是緊緊捆在一起的。大家都落入水中,必定會相互拉扯,不能動作同步。如果換在是平時,在水中潛閉上那麽一陣,不過家常便飯。可此時口鼻嗆水,水中黑暗一片,我不免心慌甚於常。

  試想一下,在水中睜開眼睛,盡是黑暗一片,沒有任何參考物,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沉了多深,離水麵還有多遠。甚至都感覺不出自己是在繼續下落,還是受力上浮。

  這種情況,誰又不會慌張呢?

  下意識的,我就伸手摸刀,抽出了腰間的匕首。顧不上急流衝人的危險了,再這樣泡下去,我他娘得嗆水而死。潛水是一種不能被打斷的差事,比方說,你本來能憋很久的氣,但中途一旦嗆了一口,那你隻有兩種選擇,一是肺力打斷,驚慌失措,繼續灌水,最後嗆水而亡。二是定心蓄力,忍痛憋氣,然後在剩下的緊迫時間中,逃離水溺。

  利落的割掉繩索,總算是掙脫了勒在胸前的“桎梏”。

  揮手擺遊,我總算是在無盡的黑暗中,感覺到身體在真切的上浮。但是,身上背著個背囊,又能明顯感覺到上浮的速度非常慢。情急之中,我想丟脫背囊,保命再說。但轉念一想,在這種地方,背囊丟掉,恐怕就再也找不回來。

  沒有了背囊,也等於是進入了死亡倒計時。

  幸運的是,沉入水中的深度,並沒我想象中的那樣深。在口鼻難受到極點時,浸閉在水中的耳朵,立即傳入了震耳欲聾的水聲隆隆。滿是水漉的腦袋,可算是頂出了水。咳出肺裏憋著的水,鼻腔似乎要被撕裂至碎。

  但呼吸,再不受阻。

  漆黑一片的環境中,水流並未停止流動,但相比之前,這已經算是非常緩的速度了。也就是那種水還在流動,但你也可以在水中浮移的速度。平複完口鼻的嗆痛,我長吐一口氣,開始在黑暗中搜索他們。

  身後似乎就是高處落下的水浪,水浪濺起了無數水花,籠身撲麵。倒不是之前那種能掀翻人的水浪,而是飄舞在空氣中的細水顆粒。我想起了之前在水中摸到的鐵鏽,鐵器一定是人為製造的,我不免心喜,難道咱們這是被大水衝出來了?

  但是抬頭看天,我並沒看到星星月亮。這應該還是在地底之下。

  頭剛抬起,我就在震耳欲聾的水聲中,感覺到身旁有人出了水。但由天落下的巨水,響聲實在太大,要不是他的背囊碰到我,我甚至都發現不了。

  飛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銀河落九天。

  憑著之前的經曆,我猜想,咱們現在的位置,應該是一個“地下瀑布”。地底下不隻有地下河,更還有落水瀑布,其地勢陡變、空間之大,可見一斑。雖然我從始至終都沒看清過“地下瀑布”的全貌,但憑借想象,這地底下的壯觀地貌,即便是搬到地麵上去,也是一道難得的奇觀。

  我脫下了礙在後背的背囊,有背囊的重量拖著,整個人幾乎隻能將麵頰露出水,實在不爽。背囊有那麽點兒浮力,不至於一沉到底,將它在水中托起,橫在麵前,可以減輕一點兒身體的勞累。這也是“武裝泅渡”的常用方式之一。

  背囊還剩有一個手電筒,我伸進滿是水的背囊,找了出來。

  手電筒亮起,我立即朝身旁一掃,看到了麵仰在水、紅著眼圈的旗娃。接著,一頭濕水的王軍英,也拽著閉目吐水的鄧鴻超冒了上來。我心頭一愣,左右探著手電筒,想看到黃班長的影子。但記憶沒有錯位,他沒有隨我們一道落下來。

  王軍英在光束的照耀下,對我吼了幾句什麽,但是落水瀑布的聲響實在太大太大,他那嘴巴大張的吼話,在我看來隻是無聲的唇語,一個字也聽不清。慢水推遊中,我出於好奇,將手電筒往上一抬,朝那萬水咆哮的方位射去。

  直束束的光線中,我看到的,是一片籠罩漫舞的水霧。水霧由水而起,有萬顆水粒飄散,拂麵不絕。再後麵,就如我所想的那樣,是一道隻見其尾,卻不見其頭,更不見邊際的巨大瀑水。

  這還是我第一次瞧見“瀑布”這種自然景觀,奇的是,竟是在地底之下瞧見。那一刻,我確切的體會到了“飛流直下三千尺”幾字所描繪的景象,那樣子,既壯觀,也令人有那麽膽顫。

  巨大的水流聲,恐怕能蓋過炮彈的聲響。也或者說,其落下的水量,也好比整塘水庫倒傾,是如“水浪炸彈”。如果把腦袋埋過去,說不定會被千尺落下的水浪,打碎顱骨。幸好幸好,落水的位置剛好,假如再後偏那麽幾寸,咱們抬頭出水,就會被立即打暈。

  光束在下落的瀑水麵上映著橢圓的光圈,光圈照亮的,是流湧不停的畫麵。但手電筒的光,在這黑暗裏實在是太小,無法將整個水瀑麵全全看清。唯一的感覺是,這落水好大好大,而我們,好小好小。

  這就是想象力的延展吧,看不清的地處,就隻能依靠想象力,在腦海中填補出一個完整的景象。想象無限伸延,所才大覺膽怕。而黃班長,並沒有在這些下墜的水浪中,露出身子。

  王軍英拽著虛弱的鄧鴻超,朝我遊了過來。

  “趕快遊出去!”他貼著我的耳朵,大喊道,“這娃嗆水了,情況不太好!”

  現在我拿著手電筒,自然成了隊伍裏的領路人。其實,我還想等一等,看看那黃班長,會不會從水裏突然冒出來。可是,不隻有鄧鴻超一個人情況不好,大家都泡在水中,感受熱量在一分一秒的丟失。

  黃班長,是等不來的。

  聽著震耳水聲,身體打著冷戰,我胡亂挑了個方向,遊出了一段距離。水裏實在太冷,我本還想潛回水中,察看那惹人好奇的鐵器。但是脫出水麵,顯然更加重要。

  水麵上黑幽幽的一片,不知道這裏的水究竟有多寬。更不知道闊水的岸邊,究竟在哪裏。但是一番黴運後,好運開始找上頭,沒遊一陣,那白晃晃的光束中,竟然照耀到了意料之外的東西。

  之間麵前的水麵,突然凸立出來一道規整無比的岩石。岩石呈一個長條形,高出水麵大概半米的樣子。不過,它規整得有些太過頭了。再次定睛一看,這哪裏是什麽岩石,而是水泥修製的人工建築!

  因為光束照耀中,那長條形的水泥上,分明立矗著鏽跡斑斑的鐵護欄。

  我的天!

  我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所見,但那又真切無比。實際上,從我之前摸到的鐵器就能說明,這地方可能有人涉足。但是,鐵器可能是水衝下來的,但是這些水泥,卻不可能是憑空而起!手中的光束一擺,發現那凸立在水麵的人工建築,類似與一個水泥長條,它直直的延伸進更前邊兒的黑暗裏,看不著邊際。

  工整的水泥,有序的鐵欄,說明那是一個安全的水泥長島!誰會在這裏地底下修起水泥呢?我心中想到一個答案,但又不敢確定。

  意料之外的驚喜,來得太突然。沒空去交流欣喜,我在緩水推遊中,立即朝那凸出水麵的水泥長島,遊了過去。視野越來越近,我看到那水泥道的盡頭,好像栓著一些圓坨形的塑料玩意兒,聚浮在水麵。

  禍不單行,喜悅成雙,遊靠過去後,發現那水泥壁上,竟鑲嵌著一條又一條的鏽鐵把手。把手由水往上,一路通上水泥長島——如果沒有這些鐵把手,想從水裏爬上長條形的島嶼,幾乎不可能。

  也許,咱們真的是被水衝出來了,這裏是越南某個地方的水庫。

  我在水響中,立即回射了他們一眼。旗娃和王軍英,也是呆愣的望著那泥島,說不出話。

  見有脫水之路,我們哪裏會客氣。加速遊去,我推開了那些聚浮在一起的塑料浮物,一手抓住了水泥壁上的把手。把手果然鏽得很嚴重,一手下去,酥脆無比,不知道在潮氣的環境裏放了多久。但捏著鏽塊,還是能感覺到裏邊兒有堅固的鐵芯。

  再看那圓坨形的浮物,它們被誰栓在了把手上,上邊兒泛著暗黃色,空空如也,什麽信息也找不到。

  我將手電筒遞給了旗娃,然後背好背囊,迫不及待的將雙手放上了上去。浸在水中的腳,也能感覺到鐵把手的存在,水泥島自不會漂浮在水麵,而是一路修至水底。手腳並力,很容易就攀了上去。

  隨著身體出水,身體的重量不斷加大,全身出水那一刻,感覺要被水吸回去。那是因為身體長久泡在水裏,習慣了浮力的依托。如今走出水麵後,肌肉不適,便就感覺萬重壓身。萬有引力,好似選中了我,想將我拖回去。

  你看那些在失重環境下待久了的宇航員,由太空環境歸來地球,也會端著個凳子休息好久。我現在的感覺,就跟他們差不了多少。

  鐵把手一路貼上,等我將整個身體翻上水泥的時候,已經感覺使不出勁兒,直接趴在了泥地上。氣息猛喘,我感受著心跳,趴移著身體。從現在起,這輩子往後的每一分每一秒,老子都不要進水裏了!

  但這可不代表咱們安全了。如果說,地下水真是將我們衝到了什麽水庫,那這裏就是越南人的地盤,可別忘了,我們是來自敵國的士兵。

  如果不是,那這些地底下邊兒的水泥坨子,又是誰修建的呢?修建的人,是不是就在長島前方的黑暗裏,冷冷的看著我們?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三章 :達瓦裏希

  平整的水泥,再不是石岩那樣的坑坑包包,我趴在上邊兒,就如同睡上了溫床。地水之間的溫度差,此刻尤為明顯,我甚至感覺到,這平整的水泥,正在往上冒熱氣。不管這些水泥是誰修的,又是為何出現,老子都他娘想感謝它的八輩祖宗。

  這還是出發幾天以來,第一次碰上人工建築。其安穩之感,不言而喻。

  水泥島大概有個兩米寬,上邊兒黴黑的一片,覆蓋著一層說不明的玩意兒,那有些像苔蘚,也像黴菌,但都不是。手摸上去,有濕溜溜的觸感傳來。而這條長龍一樣的水泥島,像是趕工而製,修築得比我想象中要簡陋,僅是水泥體上,插起鐵條,圍成欄形完事。

  接著,我接應著水下的他們,將昏沉的鄧鴻超,運了上來。鄧鴻超確實出了狀況,他額頭撞了個口子,口子未結痂,此時血水混合,惹人心驚。並且口鼻不停湧著水,似乎而在撞拐中,嗆了幾口水。他上來之後,咳嗽幾下,就不省人事了。三個人在光束晃閃中,為他進行著急救。若是這小子有個三長兩短,黃班長最後的心願恐怕都不能了結。

  說到黃班長,我們並還未放棄。剛才那個分叉的水道,誰知道之後有沒有合流呢?很有可能,極有可能,黃班長也被湧流的水,衝下了瀑布,落進了這道感覺無邊無際的暗水湖泊中。

  這片暗水,的確是可以稱作為“地下湖泊”。光束在水滿掃探,根本就射不到任何事物。除了無盡的水,就還有腳下的水泥長島,是水之外的東西。其虛無縹緲之感,恐怕勝過外太空。那,水泥島又是從哪兒修出來的呢?

  我們四個人就處在水泥島的盡頭,而光束打向前方,則是長延的一片,狹長的水泥道,不知道要通向何處。水聲隆隆中,光束之外就是徹底的黑,我否決掉了之前“越南水庫”的猜想,因為這種程度的黑,是地底之下所獨有的。

  王軍英和旗娃在為鄧鴻超救水,而我,則撐著水泥島上的鏽鐵護欄,晃悠著手電筒,以此當作信號。如果黃班長也在這片無盡的水域之中,那麽手電筒的光束,絕對可以讓他發現。哪怕是一點兒星光,在這黑暗裏也是明燈亮塔。

  不過,要是黑暗裏有其他人,這無疑也是暴露的目標。

  又是壓又是錘,王軍英和旗娃,終於將鄧鴻超肺裏的水逼了出來。但是,水看起來嗆得不多,隻是咳嗽得厲害。我估計不是被水嗆暈的,而是被撞暈的。王軍英檢查了它的眼白,試探了它的鼻息,確定沒有生命危險後,這才放下了心。

  “把急救包找出來!”王軍英對旗娃吼著。

  旗娃打著哆嗦,翻出了打濕水的急救包,然後為鄧鴻超進行著消毒包紮。

  徹黑的環境裏,響耳的水聲中,哪裏有半點兒黃班長的影子,我索性也脫下背囊,坐了下來。如果黃班長真的在,手電筒無論怎麽擱,他都能發現。其實一番衝撞後,每個人身上都或多或少的有傷出現,隻是鄧鴻超的最嚴重,我們便就選擇性的忽略了。

  身上有淤痛,腦袋有掛擦,腿骨撞了石,手肘開了花。不過,人受點兒小傷倒沒什麽,要命的是,咱們身上的武器,幾乎都給掛了彩。衝鋒槍是斜掛在肩、和背囊擠在一塊兒的,長條形的身子暴露在外,自然不可避免的會受到衝撞。

  我那支,以及旗娃那支,槍管都給折了彎。槍管是整個槍械係統中,非常重要的一個部位。稍有彎折,一支槍基本就廢了。不說打不準,更有可能會炸膛。而我倆手中的衝鋒槍,槍管已經沒有辦法補救。不過,我和王軍英的手槍,都還是完好的。這算是不幸中的萬幸,大難後的慰藉,如果幾個兵身上連把槍都沒有,還談何為兵呢?不過,隊伍裏就剩兩把“小水槍”,要是再碰上什麽敵人,咱們全都得歇菜。

  “操他媽了!”旗娃將槍管折掉的衝鋒槍,扔到了地上。這小子的眼圈沒剛才那樣紅,不知道他是被撞疼了,還是為了黃班長而泣。

  王軍英為鄧鴻超包紮了好,歎了口氣。他打開鄧鴻超腰間的槍套,取出裏麵的五四手槍。不過那手槍還好,沒見到損壞,隻是不知道彈藥還剩多少。

  表麵上看,隊伍四個人都還糾纏在水浪的餘驚之中,未能平息。但實際上,悄然升起的好奇心,已經出現在了每個人的心頭。好奇點無外乎兩個:這些水泥是誰修的?又為什麽要在這裏修水泥?

  跟上岸前一樣,我心裏有個答案,但還不敢確定。因為水泥島上,看不見任何跡象,找不到任何信息。

  現在每個人全身都打濕了水,包裹全身的寒冷,並沒下降多少。因為打濕的衣物,不會為你抵禦寒冷,隻會繼續侵蝕身體的熱量。當務之急,是讓身子暖和起來。落水瀑布的水霧,並沒有漂到水泥島上來,這上邊兒的溫度,不至於太低。我們給鄧鴻超脫下了衣物,也給自己脫掉了衣物,然後擰衣甩身,逃離水纏。

  別看旗娃來自北方,身子也還壯,但是泡在水裏的寒冷,他應該沒有體會過。衣服脫掉,它冷得哇哇叫,直接抓出手電筒,往水泥道前邊兒挪了挪。

  這小子,穿著個褲衩,在古怪的環境裏,在濕滑的水泥島上,打起了武術套路,也做起了俯臥撐。想在這樣的環境裏,等到衣物全全晾幹已是不可能,擰幹大量的水後,我就迫不及待的穿回了衣服。

  在這樣哆嗦下去,我也得靠做俯臥撐來保持熱量了。衣服雖然未幹透,但擰走大量水分後,比之前幹爽了不少。

  接著,我們簡單清理了一下濕水的背囊。背囊裏的重要物品,像什麽地圖、信號槍彈,都是包著防水膠袋的,不至於浸濕。鐵皮罐頭,也還沒怎麽受影響。不過,黃班長的背囊,似乎被鄧鴻超給拿脫手了。

  理著理著,打著五步拳的旗娃,忽然光著個褲衩走了回來。

  他蹲下身,拿著個鐵皮塊子,湊到我跟前,大吼道:“建國哥,那鐵欄杆上,有塊鐵片子,我給掰了下來……”

  “上邊兒有外國字,你瞅瞅,能不能找出啥門道來?”他將手中的鐵片遞給了我。

  鐵片子呈著一個長方形,大小就跟現在的A4紙張差不多。我楞了一秒,然後接過了鐵片。光束射去,發現鐵片上四周也是鏽跡斑斑,就還剩中間的部分,殘留有那麽一點兒彩油。彩油泛著暗黃色,裏邊兒好像印著有一排排黑色的字跡。

  嘿,有字,有字就能找到信息了。

  我眨了眨眼,正了正身,然後伸手撫走鐵片兒上麵的鏽斑以及水液。一抹之下,鐵皮上的字跡清晰不少。白慘的手電光下,那黃油裏,果真印著幾排依稀可辨的黑字。字不是中國字,是蛆蟲一樣的外國字。

  一眼看下去,心中就有了答案。那一刻,我腦袋裏響起了“普黎維特”,也不知覺的念了一聲“達瓦裏希”。因為,那上邊兒的黑字,是蘇聯字母,是俄文。我曾向大家說過,以前學校教過兩天蘇聯話,我雖然看不懂那些字母的意思,但是我能認出,這些字是蘇聯字母。不會假。

  一排蘇聯字順過去,還印有一個模糊可辨的褐紅色感歎號。感歎號不僅印在鐵皮,也還打進了我的心裏——方才思索的問題,已經有了答案。

  王軍英別過鄧鴻超,也歪頭看了過來。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南疆記事:密林詭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末日刁民 白夜追凶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陰陽食譜 人性禁島 金沙古卷1:青銅之門 苗疆蠱事Ⅱ 大明驚變 守夜者(出書版) 拉普拉斯的魔女 清明上河圖密碼4:隱藏在千古名畫中的陰謀與殺局 綠皮人
  作者:二兵科林  所寫的南疆記事:密林詭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南疆記事:密林詭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