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第68節

  禍不單行,凸岩這片區域的頂部,岩頂陡然下降,最頂端離四個人的頭頂,不過四五六米的樣子。所以光束探上,我們看到的,不過是全然封閉的岩頂,已經近在眼前的石筍群。這地方,從誕生之初,便設定好了“最高上限”,哪裏有什麽高處可以攀!

  要找到高處,恐怕隻有運來一輛坦克炮,豎對向那岩頂轟上三天兩夜,才能為我們轟出一個洞子逃脫!

  再看凸岩右側那個開著水潭的凹洞,如我所想那般,由腳下流過的水,迅速在其填增。那汪潭水,匯合起新來的流水,正在不斷增大麵積。那讓人搞不清是潭水本身在變大,還是外水添加了新生力量。

  隆隆的水聲,此次已蓋過一切聲音。水麵不斷上漲,流速不斷加急。而經由我們腳下、滲進凹洞裏的水,已經不是“滲”可以形容了。水麵不斷猛漲,越過了凸岩一定高度,便就是如浪一般往裏掀打、衝撞。水浪這時像注入了生命力,有了能動性,直到將那凹洞全全填滿,才肯停下勢頭。

  這可不是好事情。

  急打而來的水浪,雖然不過淹至腳踝小腿。但水平麵,此時已經大大超越了凸岩的高度,包圍著凹洞的水平麵,如同找到了一個泄洪口,撲嘯著朝那水量不足的凹洞裏流去。

  而站著的我們,自然是要先“過濾”這道持續浪頭帶來的力量。若不是咱們抱緊了倒掛下來的大坨石筍,恐怕早就被衝進凹洞裏了。這種高度衝落下去,可不是開玩笑的——那下邊兒林生著石坨石尖,一不注意,就是個開膛破肚,頭破血流。

  急泄而來的水浪,在凹洞裏的石岩上,歡快的衝撞、拍打,展露著自然之力,綻放出生命之花。估計要不了二十秒,它們就能完完整整填補進這個凹洞,並與其一道,形成一片地底下的汪()洋大海。

  而我們,隻能緊緊抱著石筍,以抵抗不斷上湧的水、不斷增大的浪頭力量。

  稍不注意,雙手一旦脫岩,就會被這道瘋牛一般的的河水,卷走掀翻,並衝進那片虛無未知的黑暗裏。

  這個時候,幾個人哪怕膽子再大,爺都被這奇巨的景象,震懾得頭腦空白。眾人隻顧抓著穩物不放,那還有什麽心思去考慮辦法!這也是我頭一次覺得,世間萬物賴以生存的水,是那麽可怕,那麽恐怖。

  幾個小時前,老子還為著它,上刀山下火海呢!

  物極必反,該就是這個道理。

  “吳建國!”黃班長這時候在震耳的水聲中,竭力咆哮著我的名字,“吳建國!”

  他就在我身旁一兩米外,這種程度的吼叫,我自然一下就聽到了。不停衝湧的水浪,已經以極快的速度,將那個凹洞填滿。凹洞水滿,與這道急流連成了一體,我這才發現,冰涼的水平麵,已經蔓延至膝蓋了。

  “啥!”我盯著腳下不斷上湧的水浪,急得臉白眼圓,口鼻齊喘。

  “拿捆繩子出來!”黃班長伸出手,替旁邊的鄧鴻超穩著身體,“快,繩子!”

  繩子?

  還沒等我反應過來,身旁的王軍英就一手抓緊了我的肩膀,他也吼道:“動作趕快!”

  然後,他讓旗娃也替我穩著身子,讓我能騰出雙手,取下背囊。

  “抓牢了啊!鬆不得!”我叮囑了他們一句。

  這可不是開玩笑的,要是鬆了掉,我整個人,立即得被這些急水卷走。一旦卷走,那就是大羅神仙也撿不回來。

  我將身子逆斜著水流的方向,緊貼到緊抱的石筍之上,然後在兩個人的拉扶中,慢慢放回了雙手。在王軍英的配合下,我慢慢將背囊的一邊,斜下了一肩。這其實是個非常心驚膽戰的過程,生死都不在自己手裏,要是他倆的手誰抽了筋,誰丟了勁,我就要一滑而倒,摔進急水裏去。

  最終,我還是準確又快速的完成了這個任務。

  “捆上!”黃班長急促的吼著,“每個人都捆上!”

  這一下,我才了明了他的意思。黃班長的意思是,如今急水衝身,誰都有可能被水給衝走。這樣的環境裏,被水衝走,無疑是宣判死刑。幾個人全捆在一起,便能一定程度上解決這個問題。

  至少,即便是衝走,也不會把咱們衝散。人員集中,是非常重要的問題。

  一根繩子纏上一隊人,可不是什麽快事。領會黃班長的意思後,我抖開了卷成一團的繩索,迅速將繩頭遞甩給了旗娃。五人要連係於一繩,必須挨著順序捆過來。

  然後,我伸出手,替他穩住了身體。

  “動作快!”我吼著。

  水平麵還在不斷上升,再過一會兒,估計就要漫過屁股了。

  旗娃戰戰兢兢的放開了環抱石筍的手,側身頂向石麵,然後找準繩頭,穿過兩腋,在胸膛上繞了幾圈。幾圈繞過,他用微抖的雙手,捏著繩頭,在繩體上穿好了一個結。

  旗娃扯了扯,確認牢靠後,就竭力吼著:“好了,我這兒好了!”

  照著順序,第二個是我。時間不多,我抓過長長的繩索,穿過腋下,簡單的在胸前繞了一個結,然後將繩索遞給了王軍英。

  水聲隆隆,時間緊迫。

  最後,在不斷上漲的水平麵中,黃班長捆好了最好一個結。這一下,五個人牢牢的係於一體。但同時,上湧的水,已經快接近胸膛。

  “把水壺裏的水都倒掉!”黃班長說。然後,他抓起水壺,用牙齒咬著壺蓋,將其咬擰開。

  每個人都照做了。咕嚕咕嚕倒下的水,取自地下河,也還於地下河。它們逃脫了水壺容器,回歸了母河,歡快的朝黑暗裏衝去。咬擰回壺蓋,空掉的水壺,在沒至胸膛的水平麵上,漂浮了起來。

  我想把繩子固定在石筍上麵,但轉念一想,如果把繩子卡進石筍,雖然能保一時平安,但卻是在自斷後路。

  “要不要把繩子捆在這尖石頭上!”旗娃這時也冒出了同樣的想法,“這水勁兒太幾把大了!”

  “別去捆!”王軍英立即否決道,“手抱好!聽指揮!”

  如果說,待會兒水平麵一路淹沒至頭頂,那咱們將繩索捆在石頭上,無異於是自殺行徑。因為照這個情況來看,水平麵淹沒口鼻的可能性,十有八九。繩子卡進去容易,但在急流的衝擊下想要取回來,就沒那麽輕巧了。

  實際上,湍急如車的水流,也沒條件讓我們這樣去做。

  “都抱緊了!”黃班長晃著手電筒,吼了一句。

  這時候我們能做什麽呢?

  什麽都做不了。

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 :無盡漂流

  那一刻,我由裏及外的、深刻的理解了“洪水猛獸”這四個字。洪水後麵之所以要加上“猛獸”二字,不是沒有道理的。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它能孕育生命,也能覆滅生命。生活中這些常見的東西,往往才是最有殺傷力的。

  有如水,也如火。

  我們能做的,不過隻有祈禱罷了。祈禱水流退下湍急,祈禱水平麵停止上漲。而照亮黑暗的手電筒,大家因為繞繩騰手,都揣進了彈匣肚兜裏。每個人,都再也看不見彼此,僅有胸前的那團蘊發出來的散光,如黑暗中的星點螢火,證明著彼此的存在。

  “抱好了!”黃班長在黑暗中,在隆隆水聲中,不斷叮囑著咱們,“一點兒都鬆不得手!堅持住!”

  冰涼的地下水,一寸寸的侵蝕著咱們的身體,一點點吸食咱們的熱量。而湍急的水流,隨著流量的增加,所帶來的衝力也越來越大。幸好我們是借著石筍逆抵著水流,以此消減了一些衝擊力。若是全身各處都暴露在水中的話,僅憑雙手哪裏能穩得住,恐怕半秒也堅持不下來。

  直到水平麵淹過胸膛、淹過胸前的光團,我還不肯相信轉瞬之間的急轉直下,突如其來的洪水猛獸,是真切發生的。

  水流越漫越高,身體的受力麵積,也越來越多。雙手已經抱得麻木,我根本不敢去鬆指歇力。腳下的暗流不停衝攪著兩腿,為了穩住身,我索性也將雙腿勾掛在了石筍上——要是能整身融進石頭中,那才最好。

  浪頭衝來的水花,開始打上兩眼。水花撲打舞灑,讓我睜不開眼,我幹脆閉緊眼睛,更好的集中力量。看得多了,倒還會讓人集中不好注意力。

  盡管前有石筍抵禦著大片衝擊的力量,但身抱其上,總會有部位暴露在外。水流的力量是四麵八方的,必須時時刻刻使著勁兒,才能在石筍上穩住身子。無盡的黑暗中,我感覺力氣正在一點點兒喪盡。

  想要以肉體之身,去抵抗這萬噸之多的河水,無異於螳臂當車。有好幾次,我都感覺快抵不過持續而來的水流、抵不過疲酸的肌肉,差點兒放手一飛,衝進河水。

  是求生的意誌,給予了我最後的力量。

  急衝的水浪,漸漸衝過了胸膛,衝上了脖子。水淹脖子,就感覺水已經進了脖子,我高仰著頭,感覺呼吸難受,快要窒息。那涼涼的感覺,壓迫著你的全身,就如是刀刃抵在脖子上。水浪不停打進口鼻,衝濕臉麵,平日裏漂亮的水花,這時在眼前化為了驚濤駭浪。

  我第一次覺得,緩逼而來的死亡,是這般恐懼。我也第一次覺得,人定勝天,是他娘的一句屁話。在這汪大水前,恐怕再多的人,也不過一坨石頭。

  這一次的經曆,讓本來水性不錯的我,開始對水有了恐懼。後來的生活裏,每每戲水,不過是在淺水灘處。那種水沒口鼻的恐懼,在我身體裏留下了陰影。退伍之後,我再未涉足過深水區。那是一輩子的“後遺症”。

  而我們心中的祈禱,自然是沒起到半點兒作用。水平麵上漫的速度開始放緩,但水麵下的暗流衝擊力,卻在不斷加大。當然,這隻是我的主觀感受,畢竟全身的肌肉,不是永動機,總會有泄掉力氣的時候。就像我經常在軍英裏處罰兵蛋子那樣,我罰他們提水壺,前幾分鍾,提個水壺不是什麽難事,但持續往後,水壺的重量,在你手裏會越來越重。

  水平麵淹至了仰起的下巴,水流不斷衝進口鼻,讓人難以呼吸。就在我準備換手,準備順著石筍往上挪一點兒時,忽然就聽到水浪隆動中吼聲一起,隨後胸前一陣力量猛勒,差點把我勒斷了氣。

  本就渾身疲軟的我,被這力道一帶,自然是順水推舟,手腳同鬆。被拉出去的那一刻,身體脫離石筍的那一刻,我甚至都沒有殘餘的力氣去掙紮,去死抓救命稻草。

  渾身一空中,我沒有害怕,沒有恐慌,我竟然覺得,好他娘舒服,真他娘舒服,再也不用使勁兒了!

  隨水而飄中,身體並未一帆順水。我感覺到圍捆在胸前的繩索,一勒一鬆,卡卡停停。憑這觸感我能感覺到,就如我被繩索拖出來那樣,環抱石筍的他們,肯定也被我的力量,拖了出來。

  這下,一人生病,全家吃藥。大家是真正的,一條繩上的螞蚱。

  身上帶著的重量不少,差點兒將整個人帶沉了下去。但背包和裏邊兒的東西,本身也有那麽點兒浮力,我隻能仰著頭,露出個麵目,勉強呼吸而已。

  卷入水中後,我的第一反應,是抱頭縮身。現在的水平麵,已經距離“隧道”頂部不遠,甚至已將石筍的尖端淹沒。衝撞,是不可避免的。

  果不其然,剛還護好頭,身體的沉浮之中,就覺背部“咚”的一聲。幸好有背囊墊體,但那裏邊兒的罐頭,恐怕是撞成了變形的鐵盒。即便有背囊,但撞擊的疼痛,還是隔著背囊傳了過來。背囊畢竟不是氣囊。

  鼻子,也在衝撞之中,給嗆了一口水。

  我本還期待著隊伍裏有誰力大無窮,能夠穩抱石筍,將卷進急流的我穩住,然後再重新找到石筍抱住。但我不免太天真了,第一次撞擊後,我來不及去痛喊,急流的水,就將我衝繞過彎,越過石筍。

  接著,是第二道撞擊,第三道撞擊,第四道撞擊。有些脆小的石筍,好像都被我撞了斷。

  人隨浪水,那是一斷極其模糊的記憶。我如今回想起來,僅是能記起自己被撞得七葷八素、五髒翻騰。身體上半身的各個部位,基本都未能幸免,連腦袋也是。幸好那些密集的石筍是倒掛而生,如果是橫著長,咱們估計已被萬石穿心了。

  從最後的結果來看,那根連係每個人的繩索,有利也有弊。好處是,有繩索連係,隊伍不至於在水浪中被衝散。但弊端,也顯而易見。就像軍營裏常用的處罰機製那樣,一個帶一個,一個拖一個,五個人盡被拖離了之前鎮守的休憩營地,無人幸免。

  而在這段“石筍撞擊”中,繩索似乎被掛勾在了哪裏,讓我們得以在急流中停喘了一陣。但最後,也許是石頭斷了掉,一條繩索的五個人,沒有足夠時間找好停身處,繼續被卷進了急水裏,橫七豎八的接受著石筍的衝撞。

  胸口的繩索,勒勒停停,但這點兒疼痛,我已經沒精力去顧及了。頭暈目眩,骨頭散架,口鼻裏嗆進的水,更是讓我難受不已。背囊起了很好的作用,如果沒有它的緩衝,恐怕背部遭受的幾次撞擊,就沒那麽輕巧了。

  直到最後再無異石撞身,已記不起是多久之後的事情。我猜想,後麵的水路,應該是石頂升回了高度,使我們再也觸碰不到那些石筍。如果高度一直保持在那裏,我想,各位就沒機會看到這些字句了。

  不停的衝撞,會把咱們個個撞出內傷,也會震碎肺,攪停心,口吐鮮血,骨頭散架。

  再次睜開眼,發現胸前的手電筒,已經在衝撞中丟了出去。眼前,是隆隆如雷響的水聲,以及無盡的黑暗。

  我本能般的在急水中遊穩了身子,以避免涼水嗆鼻。清吐著口裏的水液,聽著回聲,我能感覺到這裏的水道比以前更加寬大。但水流的速度並未減緩,身體在水中沉浮不斷,時起時伏。伸手摸了摸繩子,能感覺到繩索還在,兩頭也還是緊繃著的,說明大家都還在身邊。

  可是無論眼睛睜得有多大,視野裏都是一片黑。那真的是失明了一般,什麽都看不見。僅有的物體,便是那模糊急湧的水流。但是,我都不知道是自己真的看見了,還是自己想象出來的。

  在急水中擺轉腦袋,我總算在無盡漆黑中,看到了一團手電筒的散光。散光在我的左後方,有一定距離。

  “黃班長!黃班長!”我頂著暈沉沉的腦袋,用僅有的力氣吼了一聲。

  繩索是有距離的捆繞在每個人的胸前,看那樣子,五個人現在應該是呈著一個條形,在地下河裏豎漂。

  但,耳邊的水聲隆隆,幾乎蓋過了一切聲音。吼聲一完,我似乎聽到了應答,也好像沒有。但轉念一想,這也不重要了,身邊沒有人,與身邊有一百個人,實質上都是一樣的——人在水中,唯有聽天由命。

  身上壓著重量,即便是順水而漂,也相當費勁兒。稍不注意,水麵就會蓋過仰起的口鼻。

  遊過石筍群,可不就代表我們安全了。要知道,這裏是地底下,這是地下河。不僅有水,也還有凸生怪異的岩石。要是帶著水流的衝力,撞到了哪片岩石上,結果自不用我贅述。大貨車撞上肉體,也不過如此。

  就這樣,急漂了一段時間。雖然目力不夠,但能猜到,我們應該是浮在地下河的中間。否則,河道邊緣的那些亂石,早就把咱們撞成肉泥了。

  被撞得暈沉沉的腦袋,在急劇的沉浮中,得以恢複。我不禁開始想,這條不知其頭,不知其尾的地下河,會把咱們衝到哪裏去呢?這幽靜的地底下,地下河道又會有多長?我們,被徹底衝亂了線路,又該如何走出這裏?

  當然,這些疑問,個個都是後話。目前來說,並不重要。河裏的暗岩,以及冰涼的河水,才是我們的最大威脅。岩石可以撞死人,同時,環浸身體的、冰涼的河水,也可以凍死人。即便就這樣一路無礙的衝下去,咱們也會被這些水,一點點的耗盡身體熱量,然後溺水而亡。

  帶著重量在水中浮遊,不僅考驗水性,更也耗費力量。力量若是耗光,便就沉入暗水,再無法撈起。

正文 第一百二十章 :分岔口

  一路上,水聲蓋耳,視野徹黑,別說是交流了,大家連彼此的位置都看不清楚。僅能做的,隻是一些無意義的吼叫。至於說隊伍裏的其他人是什麽情況,我根本無法知曉。掙紮呼吸中,腦袋裏不停重複著負麵的情緒,我想,逃過了那麽多次劫難,這一次,該是久行夜路,萬中有一——恐怕要交代在這裏了吧!

  速水急推,浮浮沉沉,那感覺很奇幻,很不真實。無盡的黑暗,伸延了無盡的想象,我似乎覺得,這裏並不是在地底下,也不是什麽地下河,而是一路湧流進地獄的深海水渦。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南疆記事:密林詭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末日刁民 白夜追凶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陰陽食譜 人性禁島 金沙古卷1:青銅之門 苗疆蠱事Ⅱ 大明驚變 守夜者(出書版) 拉普拉斯的魔女 清明上河圖密碼4:隱藏在千古名畫中的陰謀與殺局 綠皮人
  作者:二兵科林  所寫的南疆記事:密林詭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南疆記事:密林詭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