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第63節

  整個人的精神氣,一下子泄了下去。

  “好了!吳建國!”這時,身子的左下方,傳來的黃班長的聲音,“快進來!”

  不論蜘蛛巨怪是來捕食大蝙蝠,還是算我的帳,都不是好事情。下一波襲來的蝙蝠團,僅離我還有三四米的距離。心中急鼓亂敲,悚意昂然,左手剛還摸到岩縫,我立即縮下身子,往裏鑽去。光束亂晃之中,由於動作太急,腦袋一下子撞到了岩石上。咚的一聲,兩眼緊閉的黑暗裏,閃了一道白光。

  這道岩縫,不僅看起來小,現今鑽進去了,他娘的比看起來還要小!

  整個人是以半蹲的姿勢,側著“坐”進去的。剛還進入,就感覺有好幾隻手,捏住了我側進去的左胳膊,在往裏麵猛拽。但我的姿勢沒有調整正確,所以這一猛拉,作用沒起到,倒是把我的腦袋和腿腳,擠得劇疼無比。

  我隻能盡可能側偏腦袋,收蜷腿腳。大概適應好岩縫的尺寸,這才借著他們的力道,往裏擠了幾寸。但是,右胳膊的那一側身子,還暴露在岩壁之外。而手電筒,已經隨著左手送了進去。所以,側頭外看,如今視野裏的天坑,漆幽一片。

  我看不清是有大蝙蝠追飛過來了,還是那蜘蛛巨怪摸到身前了。那感覺,就有些像伸手摸進一個不知裝著啥的深洞裏。未知,本就是恐懼的一部分。雖然這個比喻有些不合情景,但將半個身子暴露在充斥著凶險的黑暗裏,差不多就是這種感覺。

  辦法無他,我隻能繼續揮舞著疲軟的雙手,將砍刀在空氣中揮來砍去,以求安保——上下兩下,左右三下,然後用砍刀,在空氣中劃一個叉。保持著這個節奏,蜷縮的身體在自己的挪移,以及他們的幫助下,又往裏邊兒擠了幾寸。

  再這樣穩定個五六秒,我就能借著困圈隊伍的岩壁,徹底與這詭怪的天坑隔絕了。

  可是,屋逢連陰偏漏雨,船遲又遇打頭風。那隊襲來的蝙蝠群,可不會眼睜睜的看我擠進岩縫裏邊。正還揮著砍刀左右兩掃時,忽覺胳臂肘一重,有什麽碩物抓附在了我的胳膊上。但眼前並不盡是黑暗,從那模糊的輪廓就很容易發現,附上我胳臂的,是一隻大蝙蝠。

  炸毛的觸感,讓我渾身一振。那左右舞砍的雙手,也變換為了上下搖動——我必須把這鬼玩意兒甩下手臂!

  但是,這蝙蝠雖不能穩穩壓住我的手臂,但其重量,卻能令手臂無法快速、隨意晃擺。蜷卡在岩縫裏的我,隻看那鬼物動著翼手,順著我的手臂一路爬上。其實,我的手臂也許還不如它的身軀長。

  很快,一個尖腦袋,長耳朵的輪廓,在夜色滿布的眼簾裏出現。而那輪廓,與我的腦袋平行,在暗中與我靜靜對視。它離我的麵頰,不過四五公分。怪臭的味道撲鼻而來,那大小,那形狀,真像一個爬上肩頭,前來索命的小鬼。

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 :卡殼

  在我的主觀記憶中,那是一場人蝠之間“深刻而凝久”的對視。但實則不然,這小鬼一般的怪物,對我的臉龐沒有興趣,兩者間的對視持續得並不久。

  果然,在我的手臂晃搖中,抖動中的尖腦袋,忽然一個點動,那輪廓的意圖再明白不過,這機靈的家夥,是想挑著我的肩膀下口!這可把我急得不行,我一聲吼叫,在那狹窄的岩縫中用盡全身力量,奮力一抖,這才打斷了它的動作。

  “我CAO你娘!滾下去!滾下去!”抖動之中我不自覺的吼叫了出來。然後,我暴露在外的手臂彎起,想將它扯下來。但我忽然想到,手中握著砍刀,砍刀不能丟,如果丟掉砍刀,就算把它扯下來,也無濟於事。

  赤手空拳的反擊,就如肉包子打狗。在它眼中,我整個人都是肉包子,不論從哪裏下口都是一樣的。如此一來,我隻能打消這個念頭,用起之前的辦法,使勁兒抖動身體,試著將這鬼物抖下手臂。

  但現在的情況是,整個身體限製在岩縫裏,不論我如何使勁兒,抖動的幅度就那麽一點兒。除非,我的力量大到可以拓闊岩縫。但除了孫悟空,恐怕再沒有誰能用身體之力,去撼動石岩的鎮壓。

  前來支援的隊伍趕到,黑糊的視野中,我似乎探見,有幾隻寬長翅膀的蝙蝠,落下了地。

  幾下盡力的抖動,雖然打斷了鬼物下口的動作,但依然沒能將它抖落下臂。事實上,它的手腳尖爪都扣在衣物之上,就算是讓我靈套著身子使勁兒,都不一定抖得下它。鬼物很快適應了我的抖動頻率,它那尖長的腦袋如雞頭一樣,竟還在抖動之中,勉強保持了穩定。

  隻見那尖耳長頭的輪廓搖擺幾下,穩穩身,接著又探上頭來,準備二次咬擊。

  這種近在咫尺的凶險,讓你手不能還,就像有人拿著匕首抵在你的胸口,要讓你親眼見證刀刃是如何紮進皮肉的。

  急紅眼的我,立即發瘋一樣的大吼一句:“放手!都放手!”

  接著,左手裏的手電筒一丟,我猛力掙脫了幾人拉拽的手掌。已經進入岩縫的左手,擺脫他們的拉拽後,極速擠進縮擠的腰間。那一刻,整個人已不是腦袋在指揮,而是借靠救生的本能與意誌,驅使全身而動。

  左手很快摸到了手槍皮套,開扣取槍,往外擠去。那在肉石之間刮擦的左手,立刻傳來火辣辣的痛感。抓穩了手槍,我收腹回胸,以最快的速度,將手槍擠到了胸膛處。手掌與手槍卡在岩壁與胸腔之間,來不及再去仔細瞄準,我對著那準備下口的鬼臉輪廓,猛按扳機。

  似如釘子入板的清脆槍聲,近距離的在耳邊響起。事實上,就算套著消音管子,那聲音也還有些炸耳。

  扳機就按了一下,我想繼續開火時,卻發現扳機沒有回膛。根本按不下去。

  因為手槍擠在狹窄至極的空間裏,撞針雖然是將彈頭射出去了,但是子彈殼子,卻卡在手槍的套筒拋殼窗裏,無法排出彈殼。彈殼排不出去,整個槍械的運作係統自然也就卡在了這一環,無法閉鎖,也無法自動回膛。

  意思是,如果這一槍沒能打中那家夥,我的肩膀怕該是要多出一個血口了。

  不僅是這樣,事後想來,這個蜷壓之中的射擊動作,非常危險。因為視野處在黑暗中,根本看不到槍口的位置,手槍的位置、射擊的角度,全憑著感覺在拿捏。如果槍口的角度稍有偏差,那子彈就不是往蝙蝠怪鑽,而是往我的肩膀、胳臂射。

  但我就是那麽一個喜歡在逆境中超常發揮的人,視野黑糊中,我沒有估計錯槍口的位置,這發救命的子彈,準確打向了死抓不放、正準備下口的大蝙蝠。“小水槍”的威力雖然不大,有效射程不過二三十米,但近距離的射擊,殺傷力也不容小覷。

  隻見那長臉的輪廓一個後仰,怪聲吼出,隨之胳臂上的力道一落,它被子彈打喪了力氣。但是,那尖銳的腳爪,以及合抱手臂的翼手,還未放下。打鐵要趁熱,握著砍刀的手臂,奮力一抖,終於將它徹底抖落。

  然後,手臂一輕,我揮舞起砍刀,將那些詭爬而來的怪物們,掃砍了開。

  這下子,我哪還猶豫得,立即將握著手槍的手,緊貼胸腔,以留出擠挪的空隙。動起身體裏所有能挪移的肌肉,奮力往裏擠進。擠壓的痛感,讓我表情扭曲,牙齒緊咬,更覺胸口不暢,如遇惡鬼壓床,窒息上湧。

  “拉我!”我用盡最後一口氣,對岩縫裏的他們吼著。

  最後,我不知道是被外力所拉,還是己力所致。粗糙的岩石將衣物磨了破,將手背刮出熾疼,低佝到極限的後腦勺,更像是擦出了血。那番體驗,有如將我打回了娘胎。我,好似子宮內的胎兒,在體驗逃離舊母體、闖進新世界時,所要遭受的磨難。

  整個身體被全全扯進那一刻,真如擺脫了枷鎖桎梏,重獲新生。萌芽新生,亦或遊災渡劫,不過如此。

  胎兒擠順的是柔軟的肉壁,而我,是活生生的被堅硬的石壁擠刮擦。其實,當時那情況,我要是冷靜點兒、他們的力道穩一點兒,哪裏會有這等痛苦!岩縫裏的他們,估計扯出了吃奶的勁兒,秉承著“能扯多少,就扯回多少”的偏激思想,救我性命的同時,也令我吃了不少苦頭。

  “進來了!”我聽到旗娃吼了一句,“進來了!”

  而痛苦的我,也還閑不下。我知道岩縫前,還有不少鬼物圍著。順躺下來的雙腳,不住的猛蹬猛踹,隻求不要有什麽家夥抓上我的腳。果不其然,腳底的觸感告訴我,的確是有什麽追進來的東西,被我蹬了回去。

  “口子堵上!”黃班長快語指揮著。

  “退一點兒,退點兒!”分不清是誰的聲音。

  一手握著卡殼的手槍,一手拿著沾滿血的砍刀,我被幾人拽著衣肩,不停的往裏邊兒拖。兩眼睜開,岩縫裏忽明忽暗,不知道是個啥地方。這過程中,我仍還在不停的狂蹬雙腳,生怕又有什麽玩意兒,拽著我的腳不放。從我手中掉落的手電筒,這時剛好卡嵌在我的頸肩部位。耀目的光束,將我的側臉打亮,眼前白眩一片。

  感覺自己的身體被拖拽了一兩米,才停了下來。卡著的手電筒,也滾入了背底下,硌痛連連。我按著左右手的砍刀與手槍,撐起了身。

  胸口急喘中,我看到旗娃正在白晃晃的手電光線中,抱起兩個背囊,堵住了那岩縫。

  “滾你媽的犢子——”他罵著,“還他媽想摸進來!”

  兩手撐在後邊兒,我眼睛一閉,腦袋丟力往後仰,一身懈鬆。一口緊憋了好久的氣,可算是通暢了。

  黃班長撿起我背後的手電筒,然後蹲走過去,和旗娃一起按著那疊在岩縫前的兩個背囊,徹底堵住了怪物們的來路。

  鄧鴻超在後邊扶著我,想托起我的身體。

  “沒事吧?”他問我。

  我搖搖頭,準備站起身。但是腰板一直,就發覺有些不對。因為圍在我身旁的幾個人,都是蹲著的。手電筒的散光照清,這岩縫裏雖然有些寬度,但其高度,僅能讓幾個人蹲在裏邊兒,再無多餘。我收起腿,抽回手,坐立了起來。

  黑團蝙蝠,蜘蛛巨怪,終於能徹底說再見了。一番激戰,熱汗連連,被石頭擠困的感覺,實在是太難受。我揣好卡殼的手槍,放下砍刀,隻顧大口喘氣,彌補剛才的短暫窒息

  “我操——”旗娃用肩膀抵著背囊,怒罵道,“他媽的勁兒還挺大!”

  背囊那處在咚咚的響,看來那群嗜血的鬼玩意兒,還不肯罷休。

  “我說,要不放幾隻進來,挨個兒砍死!”旗娃向黃班長建議道。

  “放不得!”我捏按著手臂,檢查上邊兒有無傷勢,“外麵有那大蜘蛛!堵好了,放不得!”

  依照那蜘蛛巨怪的個頭,想要鑽進這細小的岩縫裏邊兒,估計也有些難度。但小心駛得萬年船,既然能徹底隔絕這些怪物,為何要自己給自己添麻煩呢?

  黃班長也同意我的看法,他學著旗娃的樣子,索性坐在地麵,用全身的重量抵靠在背囊身上,穩如泰山,固若金湯。

  一直圍蕩在耳邊的、翅膀撲騰的聲音,總算是被岩壁所隔絕。如今這幽閉的岩縫空間裏,盡是五個人的喘息聲。岩縫就那麽小一點兒,甚至容不下兩隻蝙蝠前來衝撞,現有旗娃和黃班長“鎮守”縫口,它們絕對撞不進來。

  我從幹澀的喉嚨裏擠出一口唾液,安慰自己說,總算是安全了,徹底的安全了。畢竟,岩縫裏的空間雖然狹窄,但那種厚石裹圍的安全感,是篝火堆無法比擬的。

  蹲在身旁的王軍英,這時轉過身,楞板著臉,背離我們,蹲走前行。他似乎對目前的情況有了自信的估計,覺得危險已除,不想再過問。我舉起手電筒,跟著這個夢寐一般不真實的悶聲家夥,轉過了視線。

  剛一轉頭,我忽然發現,白光短射的視野中,竟然出現了火焰的亮黃。咦,這岩縫裏邊兒,好像有誰生起了一堆火。

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 :岩道

  轉腦一想,有火有不是什麽奇事。王軍英不會是撞著運氣,把我們往這裏帶。既然他準確無誤的將我們帶進了“庇護所”,就說明這裏曾是他的休憩地。

  王軍英的背影一點點兒外後移,我出於好奇,將手電筒射向了其他地方,細細打探這個“庇護所”。僅憑目前的觀察,我隻能大致想象出隊伍目前所處的境地。穿過岩縫後,裏邊兒並不是如同屋宇那樣的偌大空間,而是一道僅僅有些寬度的低矮岩道。

  岩道像是兩大坨巨岩碰撞後而留下的夾縫,抬頭一看,岩頂離腦袋僅有七八厘米,上麵石坨凸凹,截麵也呈著一個不規則的三角形。裏邊兒時低時高,有時候蹲著身子,都過不了那垂生而下的礙石。

  而岩道的兩側,則要平整一些。上麵能看見一些小洞裏凹,泥土間也有細碎糞便的影子。也是,這岩縫時刻打開著,天坑裏的生態又那麽好,肯定有什麽東西在這裏邊兒安了家。

  我所看到了火光,就在距離岩縫更裏邊兒的五六米處。如我所想,王軍英知曉那裏有火光,正佝身慢步朝那裏靠近。所以,岩道的更裏邊兒部分,盡被他的背影所遮擋,看不進去。

  “排長,誒,你上哪兒去?”鎮守岩縫的旗娃,見到王軍英不語不話的離咱們而走,立即問道。

  但蹲著身,在岩道裏麵擠走的王軍英,沒有理會他。實際上,直到現在,我腦袋裏都是恍恍惚惚的一片。尤其是王軍英奇跡般的出現,再到現在坐地喘氣這一段,都不太真實,就有些像夢境一樣飄渺的體驗。

  我還是不敢相信,王副班長竟然險中逃生,活了下來。

  甚至說,錯愕不已的我,都不敢開口和他講話。

  “排長!”旗娃又叫了一聲。

  但默言不語的王軍英,還是沒有理會他,一直往裏麵蹲走。我將手電筒直直射回他的背部,幾個人的注意力全集向了王軍英身上。難道說,王軍英根本就沒有活下來,留存在咱們眼中的,是幻覺,是假象,是他不甘的魂魄?如今他完成了解救隊伍的使命,要回到陰曹地府去了?

  但這時,王軍英將手掌伸在腦邊,背對著我們擺了擺。他停在火堆的旁邊,搗鼓著什麽。岩縫外的大蝙蝠,好像已經放棄了頂撞衝打。旗娃和黃班長平穩的坐著,再不覺力道衝來。見王軍英停住不動,大家也默默喘著氣,閉口不語,平複呼吸,想看他到底在搗鼓個啥玩意兒。

  一會兒,他就迎著我的光束,轉過身來。手電筒的光束很刺眼,直射向人是很不禮貌的行為。我立即變移角度,不讓光束正對著他。借著手電筒的散光,隻見臉色如鐵的王軍英,撿起了一堆樹枝。樹枝上,正是燃著舞跳的火焰。他小心的將火種一般的樹枝拿在手上,然後緩慢的朝咱們蹲走回來。

  “讓讓。”他目不轉睛的盯著樹枝上的火焰,示意當道的我和鄧鴻超讓開路。

  “吳建國,”緩動的他,瞥了我一眼,“你也過去拿點兒柴火來。”

  鄧鴻超和我緊緊貼靠在石壁上,這才給他讓出了道。

  拿火添柴?我似乎明白了他的意圖,待他錯過身子後,便往那狹窄的岩道蹲走去。與其說在這狹窄的岩道裏走,不如說是在“挪”。這條岩刀,可不是人為修建,更不是為了圖人類的方便,其上下左右都是凹凸不平,不時伸出一塊尖岩緩石,讓你側換身子,收腹頂胸才能通過。

  火堆就在前方幾米,很快我就到了。但就挪了那麽幾米的距離,我這心裏就憋得慌。幽閉的狹窄空間,靜謐的昏暗環境,讓我有種說不出來的難受,那樣子,就像電視裏邊兒的煤礦通道。到達火堆旁,我發現這大概一平米多的麵積裏,不僅生著火,還擱堆著不少柴。

  除了柴火,還有一支衝鋒槍和撕爛的衣服布條。也還有軟癟的彈匣肚兜,堆靠在岩壁旁。但是,那衝鋒槍的消音管,不知為何被折彎了。槍身也好像受了損壞。

  手電筒往前一探,前方那漆黑的空間裏,好像還大有乾坤。光束在前斜的方向不再受礙,散射一片。我能感覺到,前邊兒的岩道,在慢慢擴大空間。

  抱起一堆枝葉相組的幹柴,我就往回拐去。

  果然,我猜中了王軍英的意圖。他是想把火堆轉移到岩道的縫口,以阻擋怪物的進襲。從剛才的發現來看,這條岩道裏,還有相當的空間,我們可以能順著往裏走,再不用返回天坑,遭受折磨與絕望。

  因為誰都會不自覺的去想,出路,或許就在這裏頭。

  所以,用背囊堵住岩縫,不是長久之計。我們不可能一直堅守在這兒。生一堆火在這縫口前,甭管什麽詭物,都得乖乖退身。

  臉色恢複血色的鄧鴻超,主動幫起忙,將剩餘的幹柴都抱了過來。王軍英用手裏的火種,將剩餘的幹柴全部引燃。旗娃看著王軍英,心情難以言表,露現在他臉上最多的,是崇敬之意。同時,也有那麽一些恍惚難信。

  “拿開吧。”火堆生好,王軍英對黃班長點了點頭。

  旗娃和黃班長蹲起身,然後提捏好背囊的位置,迅速拿開了堵住岩縫的背囊。這過程產生的風、岩縫外灌進的風,讓麵前的火堆飄揚停拂,險些熄滅。

  大家屏氣凝神,個個將衝鋒槍對著那岩縫。這個時候,誰要是敢鑽進來,都得被打成肉篩子。但是細盯一陣,岩縫那裏靜悄悄的,火光也恢複了勢頭,燒得旺盛。沒有什麽異物鑽進來。

  旗娃放下槍,迫不及待的對王軍英拍起了馬屁:“這辦法好,真是好!排長就是高明!”

  “前麵有路,走。”擠在我身前的王軍英,對岩縫前的他們說道,“別碰著火了。”

  然後,他就用手拍了拍我,示意往後,也就是往岩道裏邊兒走。最裏麵的鄧鴻超明了意思,他拖著其他兩個背囊,在狹窄的岩道裏,轉調身子。我一手拿著手電筒,一手撿起滿是紅血的砍刀,跟上他的腳步。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南疆記事:密林詭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末日刁民 白夜追凶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陰陽食譜 人性禁島 金沙古卷1:青銅之門 苗疆蠱事Ⅱ 大明驚變 守夜者(出書版) 拉普拉斯的魔女 清明上河圖密碼4:隱藏在千古名畫中的陰謀與殺局 綠皮人
  作者:二兵科林  所寫的南疆記事:密林詭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南疆記事:密林詭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