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第53節

  “最好不要,跑不得!”王軍英低著腦袋,一邊和過山風對視著,一邊答道,“過山風跟狗一樣,會攆著人追。”

  會攆著人追?這一點,生產隊長倒是沒跟我提過。

  王軍英說著,就放下手中的衝鋒槍,然後扭頭尋找著樹枝。他折下一根樹枝,拿在手裏麵。

  旗娃看了一眼王軍英,有些不敢相信。鄧鴻超提好了褲子,栓好了褲腰帶,慌慌張張的摸出了五四手槍,手槍在手,如臨大敵。而黃班長,也是從未見過如此毒物,這位年輕的指戰員,隻得下意識的扶擋住鄧鴻超,不敢對那奇大的過山風輕舉妄動。

  “來,黃班長,你帶他們退後。”王軍英說,然後看了我一眼,“吳建國,你把旗娃子的刀抽上。”

  然後,他嘴裏就打出幾個響聲,對向那昂立著的蛇頭。蛇頭被王軍英口裏的聲響所吸引,立即機敏的轉過腦袋,蛇信吐向王軍英。

  說罷,我就領會了王軍英的意思,他是叫我和他一起,前去和這條驚巨的“過山風”,鬥他一鬥。這王副班長還真是看得起我,我都沒表態同意呢,就讓我提刀了。不過,我作為班級編製裏的基礎人員,副班長的命令,還是不能違抗的。

  王軍英揮舞著手裏的樹枝,也晃擺身體,口裏彈舌發聲,成功吸引了過山風的注意力。過山風昂起的蛇頭,機敏非常,隨著樹枝的搖擺而動,很是靈活。它停住了蠕扭的身子,開始穩在原地,觀敵而動。

  晃動的樹枝,和麵前進行著動作的生物,讓這條大毒物察覺到了危險,它不再好奇的吐著信子,嗅察新鮮,而是時不時張開蛇嘴,露出毒牙,發出如夜貓動怒那般的聲響。

  而那蛇腦袋後的悚長蛇身,此時已經從那密爪一般的樹根裏全部抽出。跟胳臂差不多粗壯的、不停在原地卷動、掃擺的蛇身,在密草落葉間緩緩而動,掃出了異常大的聲響。而那彎蠕不停的蛇身間,黑鱗與黃鱗相互交錯。那順滑的蠕態,似如在草地間劃水遊動,有那麽幾分不真實。

  “排長啊,”旗娃看著那做出攻擊姿態的過山風,膽怯的咽下一口唾液,“我看不如開槍打死算了,省得危險。”

  “對,”黃班長抬起了槍,顯然也懼怕這條大毒蛇,“別去試這趟混水,你快退回來。”

  但王軍英這時卻不如平時那樣理智,他這人有些怪,在處理這種危險時,非常拗強。一旦他確定好了自己的辦法,就隻會按照自己的想法來,全然不理會其他人的意見。包括上級的命令。

  王軍英搖搖頭,危險的過山風像是讓他來了興致,他根本沒有退後的意思,倒是有其他顧慮:“子彈能節約就節約,況且你不一定打得中。”

  “繞後!”和過山風對視著的他,看了我一眼,“這家什用不著開槍。”

  其實,我更傾向於旗娃和黃班長的意見。這等大毒物,能遠離就遠離,犯不著上前以命相搏。雖然說我對蛇類並沒有懼怕到膽顫的地步,但眼前這一條,是毒蛇中個頭最大的,更是我所見過的遊蛇中,個頭最大的,你要讓我上前與其搏鬥,說實話,真不太敢。

  但執拗的王軍英,已經將這條大毒物引出了一定距離,他現在逗著過山風,是騎虎難下,我呆站著不管,也不可能。

  思酌之間,那昂立著的過山風,真還不是樣貌懾人而已。昂立的蛇頭被王軍英的挑逗所激怒,忽然,那條過山風以肉眼察覺不了的速度,向王軍英咬去。蛇身如繃緊的弓弦,蛇頭如離弦的快箭,也如拳手的快拳,射向王軍英。

  幸好王軍英距離拉得夠開,反應也夠快,一個退躍,成功躲過了過山風的首次攻擊。

  “我操!”旗娃見狀,又發出一句口頭禪一般的罵聲。

  玩著命的王軍英,見我還不動作,不免心急,他催促了我一句:“不用刀,用槍也行,趕快!”

  此時,粗長的過山風,已經被王軍英引出了一米多外,那粗壯的蛇軀,就橫亙在我的身前,觸手可得。我隻需向前幾步,揮刀一斬,便能了結它的性命。因為過山風已經進入了戰鬥狀態,蛇頭的注意力全在王軍英那裏。我處在蛇眼的死角,它根本看不到我的動作。

  還真是,忽然覺得王軍英說得有道理,除掉這條過山風,可能真不用浪費子彈。畢竟造物主隻為它鑲上了毒牙,但拿走了聰慧的腦袋。一個簡單的“聲東擊西”、“迂回包抄”戰術,便能輕鬆將其拿下。

  抽走旗娃腰間的砍刀,我邁起細小的步子,悄悄朝那粗壯的蛇身靠去。不過,驚跳著心髒幾步向前後,我所麵向的,是過山風的中間部位。我左右擺頭,縱覽著蛇身,尋思猶豫著,如果僅在這個位置下刀,恐怕不能給予它致命一擊。

  我應該再靠前一點兒,對,靠前點兒,最好是一刀斬下蛇頭。

  可是,當時所麵對的,和我如今回憶起來,完全是兩碼事。近距離觀察到那扭蠕的粗壯蛇身後,我他娘卻又不太敢下手了。蛇身不僅粗壯,還異常有力,地麵的密草以及落葉,被那扭動的身子掃得嘩啦嘩啦響。我甚至懷疑,就算是那有些身手的旗娃,往這蛇身上按上兩掌,都不一定按得住它。

  密疊有序、指甲蓋大小的鱗片,更是讓人兩眼發花。而蠕動的黑身上所包綴著的淡黃紋路,則讓人覺著邪氣衝天。那種最為原始的、對蛇類的恐懼,讓心髒猛跳的我立在原地,舉刀不前。

  誰知這時被王軍英牽製住的蛇身,招呼不打忽然就是一個猛晃,驚得我原地跳起,連退幾步。但驚退中的幅度太大,動作太響,警敏的過山風立即發現了不對勁兒。那蛇頭非常靈敏的朝我轉動過來,蜷扭的蛇身向後猛收。

  轉瞬之間,那橢扁的蛇頭,就麵向了顫捏砍刀的我。

  邪氣衝天的蛇頭,立即大張嘴巴,向我展露出了濕黏黏的毒牙。嘴巴張露出的淡粉猩肉,吐訴著它的不快。那橢扁的頭型,也像是做起憤怒的表情,像在警告我說:小子,你他娘是不是想暗算我!

  過山風很聰明,它還惦記著另一頭的王軍英,沒有向我展開攻勢。隻見蛇頭左右轉動,蛇身退而舞擺,在草葉間刮擦出更為巨大的聲響。黑蛇狂舞,舉著砍刀的我突然覺著,那舞蜷的蛇身線條,看起來很圓潤,有一種別樣的美感,但同時,也帶著一股講不清楚的邪氣。

  這一下可把我嚇得不輕,慌亂中我繼續退步,一下把刀賽回了旗娃的手中。這條毒物過山風,比我想象中要聰明,我倆的“迂回包抄”、“聲東擊西”,被它識破。但是,這玩意兒並沒有就此打算撤退,我們成功激起了它的怒火。戀戰的它,將蛇頭仰得更高,蛇身盤得更緊,等著下一回合的戰鬥。

  不行,不行,這他娘整起來實在是太玩命,老子還是圖個保命,一槍斃掉算求!

  恰在我拿穩衝鋒槍時,耳邊忽然傳來一聲猛響。猛響的同時,餘光裏就瞟見王軍英那個方向,闖進來了什麽叢林異物。巨響是嘩啦一聲響,便就是那種龐然大物頂破枝葉的響聲。

  巨響之後,一個比人腦袋還大的黑物,應著聲響,在王軍英那背後的密集枝葉間鑽出,剛好越過王軍英的肩膀。餘光中,那好像就是人的腦袋,因為那黑物上頭,明顯鑲著一雙閃著光的小眼睛。

  站在原地的四個人,包括那昂著腦袋、激鬥正酣的過山風,都被這劇烈的聲響所驚嚇。人蛇大戰的擂台一下子被喊出了中場暫停,大家紛紛聞聲而轉頭,看向王軍英那處。

  轉頭辨清那一刹,我誤以為自己眼花了。因為那越過王軍英肩頭的碩大物體,好像太過離譜。

  那好像是一顆人腦大小的蛇頭。

  實際上,那要比人腦袋還大,因為它就穩穩擱在王軍英肩上,誰大誰小,一眼便知。奇大的蛇頭黑乎乎的一片,上邊兒鑲著一圈小眼睛,嘴巴緊閉,看起來很是呆滯。

  幾個人還未來得及驚詫時,那呆滯的大蛇頭嘴裏的蛇信一吐,突然一個急動,隨之以極快的速度繞過了王軍英的脖子。粗壯如龍、鱗光閃閃的蛇身,緊隨蛇頭而其後,如一道黑漆,瞬間刷上了王軍英的身子。

  接著,如龍一般的蛇身,如小蛇繞樹那樣,將王軍英的肩膀纏繞了起來。

正文 第九十章 :黑蛟龍

  我操!

  眼前的場景,如臨夢境,那一刻,手中的衝鋒槍差點兒驚得脫了手。

  那呆滯的蛇頭,並不如它所表現的那樣。緊閉的蛇口突然猛張,換為猙獰無比的表樣,蛇口帶著巨牙,咬住了王軍英的胳臂。不知所情的王軍英,眼睛大睜,手裏頭的樹枝隨之掉落。再然後,那油黑鱗疊的蛇身,就將王軍英整個人往後拖了出去。

  從蛇頭探出、再到蛇身卷人的整個過程,一氣嗬成,不到兩秒鍾,在大家根本沒時間做出任何反應的時候,剛才還好端端的王軍英,轉瞬之間就被扯進茂密的枝葉、消失在了眼前。唯獨留下那抖動的枝葉、點頭的綠蕨。

  之後,林裏響起了猛烈的呼啦響,那條突如其來、曇花一現的巨蛇,像是在拖拽王軍英。樹林裏草葉隔擋,很難看清晰具體情況。模模糊糊的視野裏,能依稀辨見那粗得不太真實的蛇身,以及王軍英身著的迷彩花色。

  我反應回來,這玩意兒不應該稱作為“蛇”,名應為“蟒”。

  很快,林裏那抖簌的聲響消失,重物落水的聲響,驚回了咱們的神。

  隊伍所處的位置離沼澤地裏並不太遠,加上王軍英方才誘引過山風時,偏出去了一定距離。不必說,巨蟒這是將他拖入了沼澤水裏。

  旗娃最先反應回來,他一邊拔腿跑出,一邊撥開了衝鋒槍的保險,對向了仍還昂在原地的過山風。

  “騰騰騰!”

  “騰騰騰!”

  “操你媽了!”這小子像是發了瘋一般,對著盤昂的過山風連開五六槍。

  子彈打偏了不少,但還是有那麽兩三顆,中了靶心。子彈在粗碩的蛇肉上綻開了朵朵血花,昂立起的過山風,即刻應聲軟下。旗娃也不管眼前這條大毒蛇究竟死沒死,直接就抱著衝鋒槍,撒開腿腳往巨蟒的方向追去。

  這個時候,眾人見識到了如龍一般的巨蟒,之前還令人小手小腳的過山風,似乎並沒有那麽可怕了。它搖身一變,由令人膽顫的“王蛇”,變成了一個小嘍囉,變成了可有可無的小角色。而那條晃眼便消失的驚悚巨蟒,才是目前的頭號大敵。

  旗娃一跑,剩下的三個人便也跟著反應回來。沒人再去理會那軟趴在地麵蜷身舞擺的過山風,大家跟著旗娃的步子,一齊衝了出去。王軍英被巨蟒虜走,這可不是在開玩笑。直到衝出步子的那一霎那,我才意識到情況有多麽嚴重。

  沒跑幾步,腳下的泥就因為水分過多,開始有軟陷感。樹林裏到處都是折枝斷草,果然有一道明顯的拖拽痕跡,如新辟的道路一般,呈現在身下的地麵。那巨蟒的威力,可見一斑。急追數秒,視野豁然開朗,眼前是一道相當泥濘的短下坡。

  短坡之下,就是隊伍繞開而行的沼澤地。

  “排長!”那心急火燎的旗娃,眼中已無他物。這小子已經順著下坡滑了下去。背囊、迷彩服上都粘滿了泥漬。

  放眼往前一看,剛才那一閃而過的巨蟒,又回到了視野中。是的,拖拽著王軍英的它,這時已經入了水。那本來不太汙濁的沼澤濕水,此時被攪得黃汙一片。七八米開外的沼澤水麵上,赫然浮動著圈成好幾層、像如彈簧一般的粗壯蛇肉。蛇肉扭卷不停,沼澤水如機樁在打,飛起層層水浪。

  不錯,那便就是擄人而逃的凶手了!

  那一刻,我的嘴巴不自覺的掙張而開,那幅沼澤水裏的畫麵,真的,恐怖得有些不真實。至今也還留存在我腦海,細節絲毫不減。如果說之前那條突遇而來的過山風,是因為性情凶猛、毒性強烈被人類冠以了“王蛇”的稱謂,那麽眼前舞滾在沼澤裏的這一條,就是當之無愧的“蛇王”。

  是的,蛇王。

  荏苒時光,漩移回溯。那一刻,我竟回想起了十年前做知青時,經常聽鄉親們口傳的“大蛇仙”。我開始懷疑,鄉親們並不是愚昧,並不是無知,那“大蛇仙”的傳說,也許是真實存在的。起碼,眼前這條在沼澤地舞起層層浪水的裏巨蟒,比起那被鄉親們口傳得繪聲繪色的“大蛇仙”,唯有過之,而無不及。

  “蛇仙”經過口述而傳,在我腦裏一直是抽象的、模糊的,直到十幾年後的今天,那神秘的樣貌,終於變得具象起來。

  那蟒身的直徑,估計就比我的肚子,小上那麽一點兒,也可能更大。其實,那更像一條能隨意彎曲的水泥大柱子。印象之中,那蟒身上的花紋很淡,也好像沒有花紋,如那條毒物過山風一樣,盡是油黑一片。黑油一片的碩身,使其看起來更為幹練、凶猛。並且,蛇身盡黑,邪氣更甚。

  櫛比有序的密集鱗片,如手工匠人的細活,精細的“雕刻”在油黑巨身裏。比指甲蓋還大的蛇鱗,在晚陽下的光線裏,讓人細辨而繚眼。總的來說,黑碩的身軀,更像一條水中的黑蛟龍。

  巨蟒之所以在水裏顯出“彈簧”的姿態,是因為它正纏繞著剛還捕到的獵物——王軍英。事實上,王軍英身板與它相比,就如田間的赤練蛇和小田鼠。被那巨身幾番纏繞,就基本上看不見了。實際上,黑蛟龍一般的巨蟒,顯然高估了獵物的能耐——身有巨重,它根本不需要如此大費周章的動遍全身,去纏裹一個脆弱的人類。

  至於說王軍英,哪裏還看到他的影子。唯有那隻在巨蟒纏裹中,露出的一隻穿著解放鞋的腳,能證明他的存在。圓裹而起的巨蟒,並不安停。它還在水中不停的翻滾、撲打,像是在和王軍英搏鬥。

  水聲撲騰,浪花飛濺,眼前這般情況,王軍英還有機會還手?我不相信。

  一腳踏下泥坡,我下意識的就想端槍射擊,解救王副班長。但念頭一閃,這不對啊,巨蟒牢牢的裹住了人身,就如劫持了人質的恐怖分子,拿好了籌碼令你不敢開槍。且不論這圓頭的衝鋒槍子彈能不能對蛟龍一般的巨蟒造成實質性的傷害,但王軍英的身子,鐵定遭受不住子彈的鑽打。

  如果子彈不幸飄進了王軍英的腦袋、肚子又或是手臂,就算那巨蟒鬆而退身,王軍英也會傷於友軍之手——不行,辦法雖然還沒想好,但開槍是萬萬不可以的。

  旗娃的腦袋裏,可能剛還過濾了和我相同的想法。隻見這急衝的小子一聲怒罵,丟下衝鋒槍,拿好砍刀,二話不說就跳了沼澤的水裏。

  “回來!”身後的黃班長立即吼了一句,“別下去!”

  但怒發衝冠的旗娃,哪裏還聽得了勸。沼澤水漸漸往腿上沒,他一個勁兒的往水裏衝。

  見命令不起作用,慌張的黃班長,隻好也快步走完泥坡,一下跳進沼澤水裏,扯住了旗娃的胳臂。

  黃班長這意思再明顯不過,他要阻攔旗娃前去營救王軍英。難道說,他是貪生怕死,知難而退,見死不救嗎?當然不是。之前已經提過,除去這條意料之外的巨蟒之外,這片沼澤地裏,還群居著明目張膽的原住民——鱷魚。

  巨蟒所攪出的這番驚響,自然是驚動了對岸休憩的龐然大物們。那些四五六米長的“鎧甲猛魚”們,已經嗅到風聲,水草亂生的沼澤裏,到處都漂浮著那隱約可見的碩長身軀。它們雖然隊形不一,身散不定,但目標很明確,都在緩緩靠向那水中舞擺撲騰的巨蟒。

  這也許是黑吃黑,也許是看鬧熱,但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誰要是下了水,誰就會變成那鱷魚們的盤中餐。這一點絲毫不用懷疑,那幾米長的身子,我可不相信是沼澤水草喂出來的。

  “你做啥?放開!”旗娃扭回頭,掙開了黃班長的手,大聲喊道,“放著排長不救嗎?”

  禍不單行,那鱷影浮動的沼澤裏,還他娘的多了一張黑乎乎的毛毯出來。那毛毯不是別的,正是之前所遇的毛毯怪物。而這一張的個頭,介於“毛頭小毯”與“潭中巨毯”之間,估計是家族裏年輕氣盛、正當壯年的家夥。

  喲謔,這還真他娘是物種各相聚,怪物幾同堂,圍而高歌,縱享天倫之樂啊!

  遍布黑毛的毛毯怪,就從那斜對岸邊,如裘千仞的鐵掌水上漂一般,飛快浮動。層層漣漪,水波粼動,這家夥所對的方向,正是沼澤旁的我們!看來這毛毯怪獸,是天坑中的“常備生物”,不論在哪兒,都能見到它的身影。

  事後想來,沿著沼澤而行,是我們犯下的最大錯誤。生物知識欠缺的我們不會想到,在這渺無人煙的地方,這片闊水沼澤,正是各種動物們的天堂。瞧啊,如今各種猛獸不言而一聚,我們,則成了食物鏈條裏的小蝦米。

  水中有巨怪浮遊,水麵有毯怪襲來,這時候要是進水救人,恐怕隻會搭上更多性命。可旗娃這小子,此時救人心切,腦袋亂成了一團漿糊,黃班長根本不是那壯小子的對手,哪裏拉的住旗娃!

  “放開!”旗娃動肘扯掌,當真發了怒,“你他媽不想去,就別當著道!讓我走!”

  “去不得!”黃班長苦口婆心,又搭住了旗娃的胳臂,“回岸上!”

  “讓開!”旗娃伸手一推,猛力將黃班長推了開。旗娃力氣可不小,這一怒火中的推搡,讓黃班長差點栽倒在沼澤裏頭。

  見狀,我也立即踩進水中的淤泥裏,環抱著旗娃的身子,使勁兒往後拽。

  “你他娘還要不要命了!”我吼叫著,“回去!”

  雙腳往後踩,旗娃的身子沒拖動,解放鞋倒是深陷進了淤泥。那渡水而來的毛毯怪,離咱們是越來越近。

  “排長要沒命了啊!”旗娃嘶吼的聲音,扯破了嗓子,那細眯的小眼,也隨之一紅。

正文 第九十一章 :壯士斷腕

  排長要沒命了。王排長要沒命了。是的,他整個人都被巨蟒拖進沼澤裏了,我們眼睛不瞎,誰又不知道呢?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南疆記事:密林詭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末日刁民 白夜追凶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陰陽食譜 人性禁島 金沙古卷1:青銅之門 苗疆蠱事Ⅱ 大明驚變 守夜者(出書版) 拉普拉斯的魔女 清明上河圖密碼4:隱藏在千古名畫中的陰謀與殺局 綠皮人
  作者:二兵科林  所寫的南疆記事:密林詭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南疆記事:密林詭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