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第50節

  “找路走!”他努了努頭,變換為命令的語氣。

  “最高指揮官”的命令果然奏效,憋著一肚子火、一心想找螞蟻們算賬的旗娃,被黃班長“勸解”之後,也隻能低頭大氣猛喘,不敢再肆無忌憚的嚷嚷。他委屈的低下頭,默默靠著王軍英的身子,背好了背囊。

  那一臉的委屈樣,我真還擔心他會不會兩眼淚汪汪呢。

  “先上岸再說。”黃班長左盯右看,在齊腰深的沼澤地裏前進了幾步。

  放眼一看,這片沼澤濕地不怎麽寬闊。隻是這水草相生、浮木橫遊的環境,讓沼澤與地麵的分界線不怎麽明顯,分不清那裏是林地,哪裏是濕地。不過,對麵的樹林就在八九米開外,盡管這沼澤水有齊腰多深,也用不了多久便能走到岸上。

  堆湧在岸邊的螞蟻群還未打算掉頭回營。它們擠在岸邊,欲要將整片沼澤團團圍住。但這支橫行霸道的軍隊,未免有些自信過頭了。左右兩望,時寬時窄的沼澤地,如長溪一般將天坑裏的整塊密林一分為二,其上伸下延,根本看不到盡頭。

  奈何螞蟻大軍再是凶猛,即便再給它們添置幾個“集團蟻”的兵力,也根本無法將整片沼澤包圍起來啊。

  不過,它們虎視眈眈的圍堵在岸邊,咱們也沒得選,隻能往對岸行去,先避開它們再說。旗娃搭著我和王軍英的肩,在水裏半跳半走。黃班長與鄧鴻超,則在前方引路。

  之前的衣褲還未晾幹,現在又全部給浸了個透濕。不過,此時我們已經衝越了天坑的蔭蔽線,毒辣的太陽光,毫無遮攔的在咱們後腦上炙烤著。雖說現在是大半下午,但那刺灼的烈陽,並未消下多少威力。

  湊巧的是,身子所處的這片沼澤地,如線段一般將天坑裏的密林分割開來。而隨著太陽公公的移動,天坑裏的“陰陽分界線”,也恰好重合在了這裏。水光粼閃,綠草繚繞,這才有了個叢林的正常模樣。

  舉頭四望,由於暫時沒有了樹冠的遮擋,所以視野相當開闊。四壁的天坑岩壁,還是如高牆一般,呈著環狀,毫無遺漏的將天坑裏的萬物裹包起來。蔚藍的天空以及緩飄的白雲,被崔巍的岩壁,圈成了固定的大橢圓形。

  除了“圈”裏麵的天,就再看不了任何多餘。屬於天坑的這片天,恐怕在天坑上方穩停了億萬年之久。而處在天坑內部的我,則切身的體會到了“坐井觀天”是一種什麽樣的感覺。

  沼澤地裏麵的路很不好走,水底下是大片大片的淤泥,一腳下去就會被軟泥包裹住大片腳掌。淤泥包腳,就又得用力扯出來,聽起來好像很簡單,但雙腳都踏在淤泥上,右腳一扯,左腳便又陷得更深。如此反複,行走的速度便慢了下來。

  況且,被那奇異的螞蟻咬了一陣,腿腳不怎麽得勁兒。旗娃這一說,我也開始擔心,這螞蟻的“麻藥”,究竟是持續一陣,還是一輩子呢?

  齊腰深的沼澤水,多少帶著點兒阻力,配合起腳下的淤泥,就更是寸步費老勁兒。若不是身上背攜著裝具,我早就身子一斜在裏暢遊了。即便是這沼澤救了咱們的命,但現在礙起路來,仍還是有嫌棄之意。

  “破地方!破螞蟻!”旗娃又忍不住在耳邊罵咧起來,“等我出了這裏,老子見著這東西就殺!鏟草除根!”

  沼澤濕地往往都是生態係統的集中體現地區,大小生物都會聚集在此。我們的闖入,讓那些藏匿在水草、泥島裏的動物受了驚嚇。走動之中,身邊的水草裏不時會傳來“咚”的一聲落水響,那是什麽東西紮進了水裏。也會有停憩在泥島上的白毛鳥兒,因我們的闖入驚扇翅膀。

  不過,闊水沼澤中,熱風吹拂,風光靜好,沒看到什麽危險的家夥出現。唯一印象深刻的,不過是幾隻躲在水草縫裏的大蜘蛛。若不是因為身在天坑,我倒很樂意在這綠水生態中遊玩一番。

  “在上麵被越南猴兒追,來下麵又被稀奇古怪的東西追——”旗娃罵語不斷,“真他媽是晦氣到了家!老子當兵可是為了來打仗——”

  “你話再接著多下去,我就把你腦袋往水裏摁。”王軍英斜瞪了他一眼,打斷了他的話,“不信你試試。”

  鄧鴻超在水裏轉過身,剛想說句什麽,一旁的黃班長,卻忽然發出“噓”聲,做了個噤聲的手勢。

  “別說話!”黃班長說著在沼澤裏彎下身子,躲在一顆漂浮在水麵的朽木後邊兒。

  這番舉動,自然是發現了情況。

  幾個人立即閉口屏氣,在水麵上壓低了身子。一遇敵情,二尋掩護,這是幾個兵的本能反應。王軍英和我一起,在水中幾個大步,將跛著腳的旗娃推到了漂浮的朽木背後。

  躲在朽木後邊的黃班長伸出手指,指出了一個方向。

正文 第八十四章 :平息

  那根汙黑的朽木,不知在這沼澤麵上漂了多久。上麵水線分明,千瘡百孔,朽塊如嶙峋而生的碎石,隨時會剝落而下。即便是寓意著死氣消沉的朽木,也還會有生命借其生長。一隻漂亮的小蜘蛛,在分叉的枝丫間,拉起了帶著幾何美感的細網。

  視線越過了那細網,我看向黃班長指出的方向。

  方向在整個隊伍的左前方,十一點鍾方向。那邊也是綠藻中夾著水草的沼澤濕地。第一眼望過去,我並沒覺察出什麽異樣。因為那水草雜生、亂物漂浮的水麵上,擾亂視線的東西特別多。但是第二眼,我那如雷達般警覺的視線,終於掃描到了不對勁兒的東西。

  在那方向的濕地近岸處,綠油油的浮藻上,赫然多出了一塊呈著方形的物體。

  方形物體黑黑的一片,如果不是有水草浮木遮擋,在沼澤麵上會特別顯眼。那黑方的東西如一張紙片一樣,正躺在水麵上,一動也不動。再仔細一看,那方形物體的表麵,之所以會發著黑色,是因為表麵布生著黑黑的絨毛。遠看過去,那就如一張浮在水麵的毛毯。

  看清楚的那一瞬間,頭皮又是一抽。

  想必看到這裏,大家也猜到了那玩意兒是啥。是的,那靜趴在水麵上的玩意兒不是別的,正是半小時前,追襲咱們的毛毯怪。

  我的個奶奶娘,原來這可怖的玩意兒在天坑裏頭不僅是一隻,還他娘的有兄弟姊妹!

  不過,比起之前那張從潭水裏甩浪而出的肉毯,如今現在眼前的這隻,個頭小了許多。靜躺在沼澤水麵的它,周長不過一兩米左右。雖然那身軀依舊恐人,但比起被手榴彈炸死的那一張,這一個可以算是“毯怪家族”中的“小毛頭”了。

  這倒也講得通,從生物學的角度來看,一個物種要上時間的存活於世,必定少不了持續的生殖繁衍。這個硬性條件便要求了,任何一個物種,都不可能是以單獨的個體而存在,必須要有相當數量的種群,才能維持一個物種的長期存在。

  但這張“毛頭小毯”,怎麽遊到了沼澤中來?先入為主的我,還以為這毛毯怪物,盡是存活於深潭水淵之中,沒想到在這光天化日之下,也會有它的身影。難不成,是它聽到了剛才的動靜,現今便遊入沼澤地裏找晚飯了?我下意識的將身姿壓得更低,靜看它的停走。

  “又一隻?”鄧鴻超悄悄的驚訝了一句。

  但正所謂虱子多了不癢,債欠多了不愁。比起第一次見識到種毯狀的怪物,這一次,倒也還定神穩心,不再慌亂。畢竟對於這種未知生物的恐懼,並不全來源於其本身,更多的是因為“未知”。

  黃班長立即擺手,打斷了鄧鴻超的驚歎,示意保持安靜。

  五個人的屏氣凝神中,那隻靜靜漂浮著的毛毯怪,並沒有向我們襲擊的意思。“小毛頭”開始在水麵上緩緩遊動,這東西遊起來很奇怪,毯身不見動靜,整塊毛毯卻緩緩在水上平移一般的漂遊。就像衣服被吹進河裏,順流而遊的姿態。

  那人畜無害的模樣,跟記憶中那毯身直立、萬齒齊露的駭人怪物,哪裏有半點關聯。

  緩速而漂的毛毯怪,像是在享受日光浴,也可能在“裝孫子”,等待獵物近身。雖然它的個頭遠不及之前那一張“毯王”,但咱們已經見識過這玩意兒的厲害,誰也不敢去主動招惹它。

  況且五人目前身在沼澤,拳腳施展不開,要是被那“小毛頭”盯上,咱們麻煩可就大了。

  可別以為兩者之間有距離,咱們身上又有槍,就代表安全了。因為我想到,這玩意兒不僅能浮水,能上地,也還可以往水裏頭潛。這沼澤水裏遮礙視線的東西那麽多,水質也有點濁,如果毛頭小怪往水裏潛摸過來,那扔手榴彈都不見得管用了。

  但萬幸的是,它所漂浮的方向別不是正對咱們而來,而是背對我們的方向而去。

  四個人泡在水中,將身子躲在浮木背後,心凝神會、目不轉睛的盯著那水麵上緩漂的“毛毯”,全然已忘記時間的流逝。直到黑絨絨的毯身越過一樁水草,浮拐過泥島般的水岸,五個人那怦怦猛跳的心髒,這才緩下了節奏。

  “快些走!”黃班長率先站直腰,接著就頂腰破水,邁步向前。他開始左右扭看,檢查四周的沼澤水麵。

  不必說,又一隻毛毯怪的出現,讓隊伍得救後那原本輕快的氛圍,又變得緊張起來。大家嘴巴緊閉,再無人閑談。連那滿嘴牢騷的旗娃,也因為那張毛毯怪的出現,再不敢開口抱怨。比起密麻的螞蟻大軍,肚有萬齒的毛毯怪所帶的恐懼,更加直接,也更甚於蟻。

  四個人跟上了黃班長的步伐,用最快的速度、最小的動靜在齊腰深的沼澤裏急走著。

  轉頭四看,幾個人在急走的同時,也都不忘盯察附近的沼澤。幸在視野中的其他區域一切正常,再沒懾人的黑毛毯出現。我忽然意識回來,咱們借水脫險,並不代表境地就徹底安全了。接二連三的異常已經表明,這天坑裏的異常,是板子上釘釘的事實。

  借水脫逃了螞蟻大軍,就像之前借天坑脫逃了越軍士兵,誰又知道這沼澤究竟是救命之水,還是另一處死難境地呢?毛毯怪是已經交過手的老夥計,但這濁混的沼澤裏頭,又會不會有另外的新鮮夥計呢?

  這樣一想,兩腳的步子不自覺就加快起來。在水底下踩著淤泥的腿腳,也不自覺的緊繃起肌肉,生怕碰踩到什麽說不清的玩意兒。而這沼澤底下的淤泥,又起伏無常,水麵時而淹至肚臍,時而沒過膝蓋,不知啥時候會兩腳一空,全身入水。

  退伍之後,我時常去回顧那些經曆過的驚險、危機,最後得出的普遍定律是,每當你身體做好了提防,並準備好迎接險情的時候,那險情卻總會猜透你的心思,躲而不來。當然了,險情之所以叫險情,就是要在你整個人處於懈怠狀態時,冷不防的弄些驚炸的事情出來,捉弄你的神經。

  你能遇見它,卻不能如願預見它。

  最後踩著潮軟的濕地,五個人總算是平安無恙的,從齊腰深的水裏脫了身。緩漂而走的毛毯怪沒有追回來,渾濁的沼澤水裏也沒其他怪事發生。

  走出沼澤濕地的區域,雙腳踏回了堅實的地麵。樹冠蓋住了毒辣的陽光,不再刺脖犯疼。估計這一塊就是天坑裏的常年“陽區”了,有著長時間的日光照耀,沼澤另一岸的樹木,個頭猛竄,脖子後仰到頭,也看不到頂。

  這便是我之前攀上樹頂後,看探到的林線突高區域。粗略一估計,這些高大的樹木,要比沼澤另一側的“陰區”高個三四米。

  單腿撐腳的旗娃,早就累壞了腿。上岸之後便跛著腳,一下坐到了地上。肩膀被他壓了這麽久,可算是輕鬆下來。

  剛一坐下,旗娃就迫不及待的撩起褲腿,檢查傷勢。果然,那白白的兩杆小腿上,除了密集的腿毛,還多出了十來二十隻被拍扁後,黏附在皮膚上的褐紅螞蟻。紅褐之中,甚至還有鮮紅的血液夾雜在濕水裏。右腿作為螞蟻襲咬的重災區,被咬出了好多針眼一般的血口。

  “這幾把傻逼玩意兒……”旗娃見狀,氣得咬牙切齒。

  他平坐在地,脫鞋卷褲,將螞蟻們的屍體從小腿上拍下。拍不下的,則隻能像穿針引線那樣,挨個兒用手拈走。

  黃班長還惦記著剛才出現的毛毯怪,他帶著我和王軍英,以坐地的旗娃為中心,在方圓兩三米內搜索了一番。叢林裏的樣子大同小異,隻是說這裏接近沼澤濕地,植物的數量要茂密那麽一點兒。

  周圍此時不再是蔭蔽環身,有太陽光透進樹林裏,膽子不自覺間大了許多。三個人圍著附近掃了一圈,沒看到那毛毯怪再次出現。隻是驚飛了幾隻飛蟲,發現了一隻青蛙。那青蛙甚是奇異。青蛙的個頭半大不小,表皮絢麗而多彩,其間有紅有黃,有綠有黑,它靜趴在一片大葉之上,鼓起一雙無神的大眼睛注視著我。與身下的大片悶綠相比,它卓然而獨立,如綠中精靈,很是亮眼。

  我想抓下他,卻被王軍英製止住。

  “別碰,這東西多半有毒。”他低藐著那奇異的青蛙說,“跟癩蛤蟆一樣,摸了會中招。”

  “癩蛤蟆?”我有些不相信,但還是放下了手。這東西怎麽看也跟瘌蛤蟆搭不上邊,但身在叢林,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還是謹慎一點好。

  手剛放下,身後突然傳來幾聲“嘰嘰嘰”的驚叫。

  我被驚得一縮脖子,立即尋聲而望。嘰嘰嘰的叫聲還在持續悠揚,但背後卻看不到任何異常。三個人轉身動腦,這才發現那持續悠揚、此起彼伏的尖叫聲,離咱們有些距離。

  “還有猴子?”我麵向那叫聲的方向說。

  如果我沒猜錯,那聲響多半就是猴子尖吼而出的。囚籠似的天坑裏竟還住著猴群?這可奇了,猴子又是怎麽從那懸崖上下來的呢?

  話少的黃班長和王軍英沒理會我的話,他們對遠外傳來的猴叫並不感興趣。

  黃班長奪步而走,往回而行。

  找回旗娃,林子裏冒起了一股腳臭味兒。這小子把鞋襪和衣褲都脫了掉,鄧鴻超正在他背後替他清理螞蟻。扇走哪刺鼻的腳臭,我們也都坐到地上休息。接二連三的驚悚刺激,讓每個人都疲憊到了極點。除了身體遭受的負荷之外,更多的是神經上的勞累。

  現在,該是隊伍停下來“總結教訓”,平複心情的議程。

  但剛一坐下,鄧鴻超卻楞盯著旗娃的後背,兩眼發怵。他咽了一口唾沫,伸手拍了我一下。

正文 第八十五章 :晨昏線

  “建國哥,把你火柴借一下。”他說。

  “幹嘛,要抽煙?”我正還準備撩起褲腿,清理螞蟻。

  “不是,”鄧鴻超搖頭,他盯著旗娃的腋背,“這背上有東西。”

  旗娃聽到這話,立即就坐不住了。他立即抖臀顫背,扭過頭問道:“有啥?”

  說著旗娃就動手摸背,腦袋恨不得扭個一百八十度,去親眼看看背上究竟有啥玩意兒。但鄧鴻超立即製止了他。

  “別動,我這就給你弄下來。”鄧鴻超發怵的眼神不再,顯得很冷靜。

  我一邊從兜裏摸出火柴,一邊把身子挪了過去。為了防潮,我們都把火柴用膠袋包裹得好好的。畢竟在野外時的火種,相當重要。但是抽煙時,忘記把煙盒包進防水膠帶,身體兩次浸水後,包裏的那盒還剩半包的大前門,濕了個透。這讓我很是心疼。

  挪過身子,鄧鴻超指了指旗娃的背,對我說:“你看,就這東西。”

  果然,那又白又寬的後背上,附著兩三坨顯眼的、油亮的黑色物體。那白背與黑物的對比,令人心驚。但這玩意兒並不是什麽新鮮家夥,便就是雨林裏無處不在的水蛭,螞蝗。兩三隻肥碩的軟黑螞蝗,黏貼在旗娃的腋下後方。這壯小子卻渾然不覺。

  合情合理的是,這條顯眼的螞蝗,個頭比平常的要大許多,大概有一根鉛筆那麽長。不過,這還在接受範圍內,不像之前那堆鼻涕蟲一樣,大的離譜。

  “別動。”我也對反複扭頭的旗娃說,然後打開了包著火柴的防水膠袋。

  不明所以的黃班長和王軍英,也聞聲挪過身子,看察情況。此刻最為焦慮的旗娃,動也不是,坐也不是,他慌忙抬頭問王軍英:“排長,排長,我背上有啥?”

  王軍英瞥清那背上的幾隻螞蝗後,絲毫不在意的答道:“螞蝗。”

  是的,比起這天坑裏的奇異玩意兒,一條大螞蝗,可以算是最為正常的東西了。

  “螞蝗?”旗娃看著王軍英,愣住了腦袋。

  螞蝗雖煩,但很好對付。火柴劃燃,將柴棍往那黑坨坨的軟身子上一按,它便吃痛,脫肉而落,蜷縮在地。

  如此往複,三隻吃血正酣的肥碩螞蝗一一落地。鄧鴻超覺著惡心,趕緊為他們補上腳掌,將其踩碎。軟肥的身子被擠踩成一片,惡心的皮肉組織裏,流擠出了剛還吸入的新鮮血液。

  “你們也都檢查一下。”黃班長立即卸下背囊,脫掉外衣,“這麽大的個頭,說不定會吸出什麽問題來。”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南疆記事:密林詭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末日刁民 白夜追凶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陰陽食譜 人性禁島 金沙古卷1:青銅之門 苗疆蠱事Ⅱ 大明驚變 守夜者(出書版) 拉普拉斯的魔女 清明上河圖密碼4:隱藏在千古名畫中的陰謀與殺局 綠皮人
  作者:二兵科林  所寫的南疆記事:密林詭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南疆記事:密林詭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