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第45節

  所以我打算,如果那食人怪魚從敢從潭水裏探出頭,我就幾發子彈打過去,了結它的性命。雖然它無害與我,但也把老子嚇得不輕啊!

  可是,我這一眼順著衝鋒槍望過去,猙獰醜惡的巨大怪魚沒瞧見,倒是看到了另一種莫名其妙的鬼玩意兒。一眼下去,我就皺起了眉頭。這玩意兒不會僅是“怪魚”那樣簡單。

  在濕漉漉的潭水岸邊,有一塊猩紅與乳白相間的不明玩意兒,從水麵探出了一個半圓形。它貼靠著水岸,如探敵一般的蠕擺一陣,接著半圓形的身體整個“扣”向土岸。這一係列動作相當迅速,在我還未看清猩紅與乳白究竟是怪魚的哪塊部位之時,它那片狀如大餅的身體就“貼”上了地麵。

  一扣一貼之後,那不知名的怪玩意兒又以相當快的速度,將整個身子從潭水裏“蠕動”了出來。

  那一刻,我驚得目瞪口呆,腦空一片,甚至於忘記去扣動扳機。

  一字一句寫到這裏的我,再閉上眼睛去回憶那一天,去回憶出現在潭水邊的驚異畫麵,仍然清晰無比。我隻能對大家說,幽深的潭水裏,並沒有鑽出什麽長相猙獰的食人怪魚,從岸邊蠕爬上地麵的,是一張“毛毯”。

  是的,毛毯,我沒說錯,也沒寫出錯別字。這是我對那玩意兒的第一印象。

  它整個身子在地麵鋪開,就如一張正方形的大毯子。當然,那並不是一個規整的正方形,我為了方便敘述,就將它的形狀暫時稱作正方形好了。正方形的邊長三四米左右,折算麵積下來的話,估計跟今天小戶型樓房的臥室麵積差不多大。

  濕嗒嗒、閃泛著水光的黑色絨毛,遍及這個“正方形生物”的所有區域。之所以會有“毛毯”的第一印象,正是由那一方遍及濕水的黑色絨毛帶來的。

  “毛毯”二字,不過是我為這奇異家夥取出的一個便於大家理解的稱號。它自然不會是潭水裏的一張毛毯。兩顆玻璃珠子一般的眼睛,就鑲嵌在正方形的一個尖角上。尖角處鼓起一個圓凸,那裏想必就是這張“毛毯”的腦袋了。除此之外,眼睛旁邊的絨毛裏,好像還生出了一對短短的觸角。

  觸角緩柔而動,像是飄蕩在水底的水草。那能確切的說明,這張從潭水裏爬出來的“毛毯”,是萬種生物中的一員,是帶有生命的。

  而剛才我所見瞧到的交織著猩紅與乳白色的部位,隨著“毛毯”上岸,已經被蓋到身下。這很好理解,那猩紅與乳白是這張“毛毯怪物”的肚子部位,而暴露在眼下的濕絨黑毛,就是它的背部。

  這玩意兒正趴在地上,自然是露出黑毛一片的背部。

  不知是誰的背囊,還遺留在岸邊。毛毯怪爬上地麵後,就將那一包脹鼓鼓的背囊蓋到了身下。於是,它那毯狀的身軀,便被頂出了幾個“山包”。

  “這他媽……”旗娃瞪圓了雙眼,愣住了口,“大毛巾?”

  事實上,除了王軍英,短槍備戰的每個人,都被這一張脫水上岸的“大毛毯”驚得呆若木雞。誰會想到,潭水下住的是這等怪物?

  我也更不會想到,這東西是他娘的兩棲動物——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這怪玩意兒不僅能入水,還他娘的能走路!

  而那張毛毯怪,並沒有打算趴在原地,繼續向我們展示它那貌若毯狀的身軀。玻璃珠一般的眼睛發現了我們的蹤跡,眼旁的兩根觸角一個忽動,接著那毯肉的邊緣,如水沸一般在地麵上迅速“浮動”。

  毛毯怪蠕動身體,那一整片毯肉,調整好方向,向我們襲來!

  這還不算,蠕行一陣,它那毯狀的身體,忽的立了起來。瞬間,眼前的視野被遮擋一大半,鋪在地麵的“毛毯”也變為了披掛晾曬的“床單”。這毯狀的怪物頂至三米多的高度,直立著朝我們蠕來。

  那一背的黏濕黑毛,也替換為了猩紅色與乳白色相間的肚皮。

  但仰頭之中我看了個清晰,猩紅是毛毯的血肉,而那點綴一般的乳白,竟是一根根尖牙利齒!利齒有長有短,有粗有細,恐有成百上千之多,密集得讓人發怵。

正文 第七十五章 :尖牙利齒

  我操!這他娘!

  之前那留下腳印的“蛇人”能兩腳立起就算了,畢竟它長著腳。現在這堆肉毯,無手無足,卻也能如人一般立起身子。一定程度上代表著智慧頭腦的直立行走,啥時候變得如此掉價了?

  盯著那肉毯上如尖刀般密集的牙齒,我終於明白王軍英為何如此驚慌。並且,這神通廣大的王副班長,竟還和它打了一架?

  最重要的是,王軍英還全身而退了?

  別看那毛毯怪趴在地上時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但直立起來之後,往前撲襲的速度卻驚人的快。麵前好像有一陣急風拂來,就在原地瞪眼猶豫了那麽一兩秒,它那張毯肉就如巨網一般,飛到眼前,快要遮蓋住我所有的視線。

  “騰騰騰!”

  “騰騰騰!”

  見危險襲來,幾個人也從驚詫之餘抽回了神。幾支套著消音管的衝鋒槍齊響,密集的子彈射向了那紅白相間的猙獰肚皮。那立起的毯身,如同一張巨大的肉靶,我連瞄都不用瞄,就扣下了扳機。

  如果手中沒有武器,這麽大一張毯肉,裹住一個人恐怕是輕輕鬆鬆。要是這玩意兒蓋上頭頂,包上身子,接著那萬千根利齒刺入身體,誰都得一命嗚呼!可喜可賀,這潭水中毛毯怪物,算是衝了個喜慶——今天它碰上的是一堆兵油子,兵油子的子彈,可不長眼。

  萬齒鑲肚的毛毯怪的確可怕,但在飛衝的子彈麵前,它就是一張麵積奇大的靶子。毯狀的身軀立在衝鋒槍前,自然是“吃”掉了所有子彈。從槍膛裏飛衝而出的彈頭,在那猩紅的血肉上,綻出了更為鮮紅的血花。

  一顆又一顆子彈穿“毯”而過,大半個彈匣的子彈打完,血肉哪能敵得過鋼鐵,立起的毛毯怪抵不過子彈,很快就又軟趴而下。

  呼,我長舒一口氣!這就跟上次碰見的“野人”一樣,雖然樣貌猙獰,但卻不堪一擊。

  軟趴而下的毛毯怪,離我們就還五六步的距離。我們端舉著槍,探頭相望,想確認它死透沒死透。毛毯怪趴下,那猩紅的血肉與乳白的尖牙利齒一並消失。

  五個人的腦袋由仰為俯,黏濕的黑色絨毛又出現在眼前。

  嘿,奇怪,子彈穿毯而過後,那毛毯怪的滿背黑毛上,竟然看不到血洞。僅有血液在黏濕的黑毛之間滲出。我原本以為,幾支衝鋒槍能把它打成透風的肉篩子呢!看來這長相奇異的毛毯怪,皮肉要比我想象中要厚。

  一輪酣暢淋漓的射擊之後,幾名偵察兵扳回了自信。我甚至連彈匣都還未換上,就想站直身,走過去一瞧這怪物的究竟。

  “先別過去!退後!”素來行事謹慎的王軍英突然吼了一句。

  我隻好又蹲回身,一邊更換彈匣,一邊看向那軟趴在地的毛毯怪。

  毛毯怪痿軟下身子後,那約呈方形的身體,貼在地麵縮了又縮,最後竟縮成了一個圓盤形。那就像一個肚子收了重擊後,倒地蜷縮的人。看起來,它好像疼得很厲害。而那雙玻璃球一般的眼睛和短小的觸角,也隨著緊縮的身體,不知縮到了什麽地方去。

  他在原地儒縮不停,如一坨黑毛球。憑那抖動的身體可以看出,它應該還未死透。

  “把你槍借我!”懶得換彈匣的旗娃順勢對鄧鴻超伸出手,拿過了五四手槍。

  “讓你牛逼——”旗娃伸出手槍,像電視劇裏的抗日遊擊隊員一樣,試探性的朝那毛毯怪打了一槍出去。

  結果五四手槍的子彈剛射入那血水黏濕的黑毛球裏,緊縮蠕抖的毛毯怪,卻猶如睡中一驚,猛然伸展開了身體!

  還未反應過來,就見眼前的黑毛一飛,麵前猛風一拂,那怪異的毛毯怪,由球狀變回毯狀,接著又他娘的從地上站立了起來。旗娃“哇”的一聲叫,差點一屁股摔了下去。

  閉眼一瞬間,那鑲著萬根利齒的猩紅肚皮,又蓋在了眼前。

  真他娘的沒死透?

  驚炸之中,幾杆待命的衝鋒槍,立即又噴出了子彈。但這一次,那毛毯怪像是在緊縮中秘密加厚了被甲,飛衝的子彈依舊破開了它的血肉。可是,它卻穩固的挺立著身軀,任由子彈在它肚皮綻出血花,而向前撲蓋的巨大毯身,卻紋絲不動。

  我操!

  見毛毯怪“免疫”掉了子彈,那近在咫尺的猩紅肚皮與尖利牙齒,讓我心神一亂,腦袋隨即一片空白,沒任何反應做出。我隻能猛按衝鋒槍的扳機,期待著能有一顆子彈,可以將它打退。

  可恰在這時,不停朝肩頭傳遞的射擊後坐力驟然消失,三杆衝鋒槍,兩前一後的啞了火——彈匣裏的子彈空了!

  至於旗娃那懶小子,還半跪在地上手慌腳亂的更換彈匣。

  “跑!往後退!”此時鄧鴻超吼了一句。同時,他撿起旗娃扔掉的五四手槍,對撲過來的毛毯怪連開三槍,為我們掩護。連續的驚炸槍聲在耳邊響起,讓我回過了神。抱起槍,動起腿,我們跌撞著往後急退。

  而毛毯怪那血盆大口一般的猩紅肚皮,仍然頂著子彈,朝我們撲來。

  “我操!這東西不吃子彈!”旗娃甩走空掉的彈匣,扭頭對王軍英失聲的吼著。

  王軍英這時那還有空去接話,他一邊推著旗娃的肩,一邊回頭注意著毛毯怪。

  急退之中,我們又迅速給手裏的衝鋒槍換好了彈匣。雙腳踩回了密集的亂叢中,但身入亂林,卻絲毫不影響毛毯怪的行動。它那毯身,猶如坦克的履帶一般,能硬能軟,見隙而伸,遇礙而縮,變換不停。龐碩的毯肉,在枝葉雜草中,如履平地。於是忽,那毯皮的快速移動、快速伸縮中,被遮蓋擠壓的樹草發出猛烈的簌響。

  那響動,真還像是一輛小坦克在樹林裏穿行著。

  毛毯怪的移動速度遠超的我的想象,我們往林子裏跑,它便如飛網一般,在後邊兒緊追不舍。人怪兩者間的距離,未能拉開,始終保持著相同的距離。衝鋒槍雖然換好了彈匣,但在毛毯怪的緊追之下,我們根本沒足夠的時間去組織二次還擊。

  “邊跑變打”的戰術,更是在這密林裏頭不適用。茂密的枝葉、濃密的野草、凸凹不平的地麵、藤蔓串生在腳下,哪裏能移得開眼神!如果稍有疏忽,就會跌倒在地,又或是撞上樹幹——這時候如果步子停下,恐怕就要被那張開血口的毛毯怪裹滿全身了!

  這感覺,又像是回到了進入天坑之前。數小時前,我們被一堆敵兵攆得滿山跑,而現在,又被一坨肉毯怪物攆得屁滾尿流!這簡直是對士兵的“最高侮辱”。

  我不禁又感歎,這王副班長真他娘有幾把刷子,在水下都能逃脫這怪物的血口!

  “跑!別停!”黃班長推按著前邊兒的鄧鴻超,對跑到最前的旗娃吼著。

  旗娃見毛毯怪中槍不倒,早已是嚇破了膽子。這小子平日裏雖然還偷懶,但跑起路來卻出奇的快。他索性放棄更換彈匣,直接把衝鋒槍甩上了肩頭,騰出了雙手,他才能以與自己速度向匹配的頻率,撥開麵前的繁枝密葉。

  而鄧鴻超,則也是在旗娃背後,跑跳不停。我揪緊了心,祈禱這嫩手嫩腳的大學生,千萬別在關鍵時刻,摔上一跤!

  跑動之中,壓在隊伍最後的我和王軍英,時不時會騰上手,往身後盲開幾槍。雖是盲打,但那毛毯怪就直直的跟在身後,亂飛的子彈必定是飛了幾顆在那猩紅的肚皮上。但子彈還是不管用,經受過第一輪射擊後,這毛毯怪真像是有了免疫子彈的能力,任憑子彈穿肚而過,但那猛追的肉毯,速度卻絲毫不減!

  不知是子彈的威力小了,還是這怪物的皮肉變厚了。

  我似乎隱約的感覺到,這怪物雖然不會說話,也不吼聲,但它必然是怒到了極點。如果它能講話,一定會邊追邊吼:“你們讓老子吃了疼,老子必須要吃掉你們!”

  心慌之中,扣著扳機盲射,我不知道自己打出了多少子彈,更不知道彈匣裏的子彈,又還剩多少。密林裏不是一馬平川,我們放不開所有速度。一陣追下來,如履平地的毛毯怪漸漸在縮短與我們的距離,如果再這樣跑下去,它那立起的身子往前一個猛蓋,我和王軍英就會被團團裹住。

  事實上,比起幾小時前那些越軍士兵的追攆,這張毛毯怪所帶來的恐懼,要遠甚於前者。不言重的說,那還是我出生以來,第一次如此恐懼。我甚至想扔下衝鋒槍,甩下背囊,丟下一切,撒腿死命的跑——丟盔棄甲這個形容敗兵的成語,或許是講的這種心理吧!

  回想起來,不論是炸碉堡,還是摸敵哨,都沒讓我這般懼怕。畢竟不怕子彈的怪物,我還是第一次遇見,腦袋裏多少受到了“衝擊”。而最為重要的一點,是那鑲著千百根利齒的猩紅肚皮,比黑洞洞的槍口,要可怕萬倍!

  我可以被槍打死,也可以被刀子捅死,但絕不能被那既猙獰又惡心的肉毯裹起來!

  “光榮彈!”跑動中的王軍英突然對我吼了一句。

  光榮彈?恐懼與驚慌之中,一時間我沒反應回來。隨即心裏一個咯噔,難道連這神通廣大的王副班長也覺得逃跑無望,準備讓我拉響光榮彈,和毛毯怪同歸於盡?

正文 第七十六章 :光榮彈

  “啥?”我回吼著,想確認一遍他的話語。

  “我說,把你脖子上的光榮彈扯下來!”王軍英吼答的同時,又往背後開了兩槍,“趕快!”

  真是把光榮彈扯下來?

  不過,這一問的時間裏,我忽然又想到了什麽。對,想到了什麽!

  半秒之後,兩眼放光,我領會到了王軍英的意思。光榮彈是用來與敵人同歸於盡的,這不假,但它好歹也是實打實的手榴彈做成的啊。除去同歸於盡,它同樣也能殺敵,也能救命——這才是王軍英的意思。

  因為被越軍士兵圍困在懸崖邊上時,他就這樣做過!

  不多猶豫,我立即騰出一隻拿槍的手,伸進衣領裏頭。身體在急跑,光榮彈就置於背心之下,頂在胸膛上,如心髒一般頗有節奏的跳動著。一手捏穩跳晃的光榮彈,我咬牙用力一扯。

  後頸似乎沒有痛感傳來,掛係光榮彈的紅布條,就從我的脖子上掙斷了。

  圓溜溜的手榴彈就握在手中,恐懾的心髒立即有了那麽一點兒底氣——鋼頭子彈打不死你,我還不信這手榴彈,還炸不穿那肉毯!

  王軍英看到了光榮彈,立即說:“快扔!”

  將衝鋒槍夾至腋下,我騰出雙手,擰開了手榴彈的引信。

  雞蛋一樣的手榴彈,被我一首緊握在手中。之前在崖頭上頑抗越軍時,王軍英將自己胸前的光榮彈,扔出去過一次。當時我還誇他藝高人膽大。不過這種卵形的手榴彈,對我來說有些陌生,僅在偵察大隊臨戰訓練前扔過一兩次,不如以前那種木柄子手榴彈順手。

  印象之中,這種手榴彈從拉開引信到爆炸,大概兩三秒的時間。

  不成功,便成仁,幾個人的性命,如今全壓在這一坨小小的手榴彈上。盡管我對卵形的手榴彈扔得不熟練,但這個時候,也他娘的隻能玩玩兒命了!

  有時候,人越是恐慌,腦瓜子就越是好使。扭穩手榴彈那一刻我又忽然想到,手榴彈如果炸得過早,或者炸得過晚,都不能給予毛毯怪毀滅性的打擊。而這顆光榮彈又寶貴無比,我們沒有多餘的,扔一個就是少一個。

  所以,我隻能將這顆隨時可能爆炸的玩意兒在手中捏他一陣,才能把握出最佳的爆炸時間。

  “都趴下!”拉開引信後,我對前麵的他們吼了一句,“要扔雷了!”

  手榴彈已經在我手中握了一秒左右,彈身冒出了一股青煙,隨時可能爆炸。這種感覺,在我攻堅碉堡,成為“戰鬥英雄”的那一夜裏就體會過。雖然那一晚我捏的是拉開引信的爆破筒,但兩者都是同一類事物,沒啥區別。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南疆記事:密林詭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末日刁民 白夜追凶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陰陽食譜 人性禁島 金沙古卷1:青銅之門 苗疆蠱事Ⅱ 大明驚變 守夜者(出書版) 拉普拉斯的魔女 清明上河圖密碼4:隱藏在千古名畫中的陰謀與殺局 綠皮人
  作者:二兵科林  所寫的南疆記事:密林詭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南疆記事:密林詭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