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第43節

  說著他站了起來,靠向那潭水。我們也撐著身子站起來,跟向他的步子。

  “我是以前聽人講的,大學生,你過來,看我說得對不對。”王軍英看了一眼鄧鴻超。

  “誒,你說吧!”鄧鴻超靠在他身旁,低頭盯著碧汪汪的潭水。

  “這潭水假如不是死水的話,必定會有另一頭的水連在另一個地方。而另一頭的水,也必定和這堰塘的水是同一個——”王軍英橫著手掌,左右摩擦。他一時間詞兒窮,隻能用手勢來表示。

  “水平麵。”鄧鴻超替他說了一句。

  “對,水平麵。”王軍英點頭,“反正另一頭的水,就和這塘水一樣高,不會高,也不會矮。”

  “嗯。”我點頭。這是個簡單物理知識。

  “然後呢?”旗娃兩眼空洞的望著王軍英,不知聽懂沒聽懂。

  “所以,”王軍英看向潭水上那口幽幽的方洞,緩緩說,“按這個道理,如何外頭的那一塘水開得夠遠,就可以隔開麵前這座山頭,它不可能在頭頂,也不可能在更下麵。隻會是和這堰塘的水平起平坐。”

  王軍英吸掉最後一口煙,將煙頭丟進潭水裏。他吐著喉嚨的煙霧,接著說:“不過,那另一頭,可能是大河,也可能是是小堰塘,更可能是開在這山崖的石頭洞裏。”

  黃班長盯著那潭水,沒有言語。

  “如果我們運氣好,說不定就能靠這堰塘的水,一路到底遊到另一頭。那樣的話,就能從這山崖的底頭,順利遊出去。”王軍英盯著潭水上浮動的煙頭。

  “這麽神奇?”旗娃盯著潭水,眼睛亮起了光。

  “我說得對不對?”王軍英問鄧鴻超。

  潭水上的七彩大蜘蛛好像是聽懂了我們的話,它懶惰的在網上挪了挪長腳,繼續聽潭水邊的幾人討論逃離計劃。

  鄧鴻超握著冒著短小胡須的下巴。一會兒,他猶豫著點點頭,答道:“光是講道理的話,說得通,但是——”

  “另一頭的水你說不準在哪個方向,也說不準離這裏有多遠,就算有,我們也不一定去得了。”鄧鴻超補充道,“萬一兩潭水之間隔了個十裏八村,我們可遊不過去。”

  王軍英點著頭,吸著煙,同意鄧鴻超的意見。

  “還有一個就是,”我也張開嘴巴加入了討論,“這一潭水,也有可能是一路通到地底下的暗河,遊到那底下去了,就算有出路,也不一定找得著。”

  “還有可能就是你說的那樣,水路在這石頭岩壁的山洞裏,遊進去了也不頂用。咱還不如掉頭回那大洞子,隨便找一口洞鑽。”我也丟掉煙頭,接著補充說。畢竟,他這個辦法是建立在運氣足夠好的基礎上,而其中的變數又太多,我並不太讚成。

  要說這口不起眼的潭水能協助我們一路遊出天坑,我是不太相信的。恐怕將五個人一輩子所有運氣加起來都不夠。

  旗娃好像這才明白過來,他低下腰,往潭水裏處的那口方洞看去。旗娃問:“意思是,咱們往水裏一跳,低頭一路打水漂,就能從這兒走出去?”

  鄧鴻超又摘下破損的黑框眼鏡,點頭答是。

  王軍英連連點頭,也同意我的看法。他轉頭對我說:“嗯,所以我說要運氣夠好。但是運氣究竟好不好,要去遊一遊,試一試,才知道。”

  “挺好,挺好,我讚成!”旗娃倒是樂觀得很。

  “黃連,你覺得呢?”王軍英的方案是提出來了,現在要征詢“最高指揮官”黃班長的意見。

  黃班長抬起頭,他吐了一口氣,問道:“你準備怎麽試?”

  要試驗王軍英的這個辦法,第一步當然是判斷這潭水是活水,還是死水。這是一切計劃的前提,如果麵前是一潭死水,那什麽辦法都不頂用了。

  判斷是死是活的準確方法我倒不清楚,但通常能靠肉眼判斷出來。

  死水的話,因為不會與其他水源交換水流,其水質必定很差,甚至發臭。因為水中的生物讓水源無法自淨,需要流動的水源交換才行。所以,死水裏會生滿許多綠藻水草,少有水生物遊動,這也是死水通常是綠油一片的原因。

  而活水,則剛好相反。

  麵前這趟水,雖然說不上清澈見底、明亮如鏡,但至少沒有惡綠浮麵、臭氣衝鼻。往裏一探,看不見遊動的魚兒,不知道這潭水裏頭有沒有住著什麽魚兒。王軍英讓旗娃去扯了幾片樹葉下來,丟在水麵上。隻見樹葉在水麵晃悠了一陣,就緩緩的在水麵浮走。

  樹葉緩緩浮動,繼而往潭水的靠裏處移去。而潭水的裏處,便就是潭水和石壁垂崖相接的地方。之前已寫,岩壁在那裏僅留了一口低矮平整的方洞,潭水麵就伸延到了那裏頭。

  漂浮的樹葉緩緩朝方洞裏邊兒遊去,很快就看不見影子。

  但幹淨的潭水,加上浮移的樹葉,“活水”這一重要的前提條件,就基本被我們確定了下來。

  確定活水之後,便就不能再用理論和猜想去臆想潭水裏邊兒的情況。接下來,就是下水探情,以身試水。

  不論是我,還是提出“逃脫方案”的王軍英,五個人心裏都明白,“借水脫困”並不是一個靠譜的辦法,我們對其也沒有多大的信心。但這是一個“沒有辦法的辦法”,因為目前的情況決定了,對著天坑囚籠一籌莫展的我們,沒有其他辦法可以選。

  即便身下就是一潭死水,也願意下去探一探——萬一運氣上身,真還碰上出路了呢!

  王軍英作為辦法的提出者,便又主動擔任了“試水員”這一角色。我們的計劃是,依照上次“渡河摸哨”的做法,用繩子把他捆嚴實了,再放他下水。並且捆好了繩子,能最大限度的延長他探水的時間。

  王軍英自稱水性很好,能在水下潛個好幾分鍾。但再好的水性,也無法保證意外情況的發生。比如水下的地形怪異,將他卡住無法動彈,又比如水下地形複雜,讓他找不到回路,這些都是有可能發生的。栓著一根繩子,自然是保險的方法。

  “這水裏邊兒會不會有什麽大魚啊?”旗娃說,“這裏的臭蟲比魚大,魚兒說不定比人大呢!”

  我學著王軍英的懲治辦法,一個巴掌拍向旗娃的後腦勺,訓斥道:“你就不能說點吉利的話?盡往這種不搭邊兒的方向靠!”

  別說是水裏頭遊著大魚,就算是一潭深幽幽的幹水,人往裏麵跳都會滲得慌。那是一種本能的恐懼,而麵前這潭水不僅深不見底,更連通著一口黑幽幽的岩洞,老實說,要讓我下水當“試水員”,我還真不太敢。

  “應該不會有,”鄧鴻超蹲著細盯潭水麵,“魚又大得了哪裏去。”

  大魚倒不可怕,問題是,那深不可測的水裏、那黑幽幽的洞裏,會不會住著“蛇人”一樣的怪物呢?這樣一想,我便重重的咽下一團唾沫。我想提醒一下王軍英,但又覺得不妥,這種話語一點,想必會擾亂他的心神。

  畢竟恐懼都來源於胡思亂想,而王軍英就是那種一根筋、想法少的人,所以他才會絲毫不懼的選擇下水。

  黃班長拍了一下王軍英的肩膀,說:“沒路就別硬闖,安全第一。”

  “注意安全。”我附和了一句。

  我們約定,王軍英下水之後,隻要連續拉繩子三下,岸上的人就將他從水中拉起。

  脫掉衣物後,五花大綁的王軍英,拿好匕首就一腳踩進了潭水裏。

正文 第七十二章 :多快好省

  水花飛濺中,織掛在潭水上方的七彩大蜘蛛受到了驚嚇。它快速的動起長腳,隱入了枝葉之中。

  紮進水裏後,王軍英高昂著頭,在潭水裏穩穩的浮起。

  “找不到什麽苗頭話,就趕緊上來。”黃班長又叮囑了一句,“五分鍾之內,找沒找到都回來。”

  王軍英昂在水麵的頭點了幾下,示意清楚約定。然後,他左手拿著手電筒,破劃開水麵,右手反握著匕首,開始朝潭水裏處的方形岩洞遊去。

  據李科長說,咱們這次任務配發的手電筒是外國貨,射得遠,抗摔打,電量大,還能防水。但王軍英對這洋鬼子的綠皮手電筒不是很有信心,下水之前,他將手電筒包進了防水袋裏,然後繞結束緊袋口,又用膠繩繞了幾圈。這樣一來,即便是手電筒不防水,也能穩穩的包護在袋子裏。

  很快,王軍英浮遊到了洞口前。他舉起捏著匕首的右手,撐起石壁的斷口,浮在水麵,然後推開手電筒的開關,往那方洞裏的幽黑區域探看去。

  潭水的水麵與方洞的洞頂平行著,洞水之間留下的縫隙,根本不能容下腦袋通過。他恐怕要潛水閉氣才能遊進去。王軍英回過頭,投給咱們一個眼神,便撐著方岩洞的折斷處,憋足了一口氣。然後他胸口一抬,手頭齊收,就低身入水,開始下潛往裏遊去。

  鄧鴻超站在我旁邊,說了一句什麽。但我沒聽懂,可能是他的俄語口頭禪吧。

  入水之後,潭水水麵被攪起幾口漩渦,王軍英的身體漸漸在水麵之下越變越淺,越變越糊,直至消失。原本平靜的水麵,被他這一攪,也開始蕩漾起來。那潭水上方的七彩大蜘蛛,更是被這“波浪抖浪頭掀”的動靜嚇得半步不敢動。

  希望他這“死馬當活馬醫”的招子,能碰到所謂的運氣。我盯著蕩漾的水麵,開始祈禱。

  “真能摸著門兒嗎?”旗娃憂心忡忡的看著水麵,嘀咕道。

  鄧鴻超伸展了一下身體,答道:“猜不準,要等他回來了,才能知道結果。”

  旗娃顯然並不太抱希望,他撇了一下嘴巴,慢沉一口氣,往周圍胡亂掃視了一下。

  被我們捏在手中的繩索,正一寸一寸的往水裏拖。自從經曆了懸崖上的驚險速滑後,我對繩索就有了一種莫名的排斥感——即便繩索是慢速的在手裏滑,我卻感覺那熾燙的摩擦感又聚在手心裏。

  畢竟,雙手還沒康複完全。之前被急劇摩擦刮出血痕的手掌心,我僅是包紮了點兒紗布簡單處理。現在傷口開始痛腫起來,握上繩索後,更是有陣陣痛感傳來。

  繩子沒入水中後,又斜拉著往那方形的岩洞裏帶去。岸上安靜異常,時間在十秒半分的在流逝,手中的繩索一寸又一寸的在往外放,而捆在另一頭的王軍英還沒有停下來的意思。看來潭水延伸進那岩洞的水道還蠻深,不知道王軍英是到頭了,還是在繼續下潛尋找門道。

  平穩放繩中,我又在腦袋裏將這個“逃脫方案”的步驟理了一遍。

  還是那句話,我對這個法子並不報什麽希望。不報希望的原因很簡單,不論思維怎樣樂觀,我都無法相信麵前這口潭水,真有一條水道能暢通無阻的讓我們順利遊出天坑。那概率實在是太低了。

  雖然我不懂什麽地質知識,但我能猜到,老天爺塑修萬物之時,絕不會像施工隊修築水泥公路那般,平鋪直達,目的明確。水道裏的情況,肯定要比我們複雜百倍。裏麵也許錯綜複雜如交橋,水道貫通如路網,不大可能是我們設想的那樣“一馬平川”。

  麵前阻擋咱們的岩壁,不是木門,也不是泥牆,不是說找個狗洞就能鑽出去了。誰也說不清那該有多厚。假如有什麽出路,恐怕也該是需要在岩體裏頭百繞而尋後,藏匿在不易發現的暗水道中

  可就算是王軍英在水下摸到了什麽暗水道,想要通過暗水道出去,也不會是像平地那般,可以輕鬆入道而出。誰知道那些水道多深多淺,或是多長多短,又或是多急多拐?我們幾個人身上,根本沒有任何輔助遊水的裝備,又如何可以能通過暗水道逃出生天呢?

  而其他的不可測因素,更是不勝枚舉。

  總的來說,關於這個“逃離方案”,我們計劃得過於理想化了。甚至還沒來得及去考慮其可行性與不可行性,就倉促下水了。

  但我之前也說了,在今天回憶起來,這隻是當時情況下“沒有辦法的辦法”——五個人被困天險之下,有攀登之心,卻無崖可攀。比起焦頭爛額的原地打轉,往水裏亂摸門道,其實是一種發泄困苦、消磨精力的“集中表現”。

  但總歸總,有句話講得很對,人類能世世代代走到今天,不是靠簡單的推理和臆想,靠的是勇敢無畏的探索精神。世界之大,無奇不有,我這一個小小的偵察兵,見得不多,識得更不廣,僅憑自己的所知所見,就去想當然去胡猜水下的情況,不免有些膽大妄為了。

  究竟能不能摸著什麽門道,還是需要等王軍英出水才知道。

  時間靜靜的過去了大概三四分鍾,水麵早已恢複了平靜,僅剩那一根繩子,還在不停得吃如入水中、拖進洞裏。我不由感歎,王軍英這人的水性,還真是好。

  隻見繩索入水,不聽水下音訊,捏著繩索的四個人圍在潭水邊,焦急難耐。大家巴不得讓王軍英背上一個防水電台,讓他隨時向咱們匯報水下情況。黃班長不時的抬手看表,看算時間。

  “還不上來。”他抹了一把額頭的汗水,“都三分半了。”

  旗娃張開口,想說句什麽,但又憋住了。我能猜到,這小子又是在往不好的方向亂想。

  但是,繩索的穩定滑動又表明,一切都還在王軍英的掌控範圍裏。隻是說,他這人還真是喜歡做些膽大的事情,一遊就巴不得遊出幾公裏。他倒是爽了,但揪心的是咱們啊!

  不過這也是好事,至少說明水道情況不錯,能讓他暢通無阻的遊那麽遠。說不定,五個人這輩子所有的運氣如願集在了一起,便讓王軍英逮著了什麽好東西。

  終於,在熱鍋上的螞蟻快要被煎熟的那一刻,水中的王軍英,可算是停下了身子。而手中繩索,終於停止了溜動。現在,我們就該等他拉繩發信號,將他拉出水麵,接著揭開“大獎”的結果。

  “行嘞,這該差不多了吧!”旗娃盯著手中的繩子,“排長也是膽子大!”

  “都看好了,繩索動了就開始拉。”黃班長側頭對我們說道,“但別拉太急,動作要穩!”

  旗娃握起繩子,鄭重的點頭。四個人鼓圓了眼睛,盯察那拖入水洞的繩索的動靜。那場景,就好比四個釣魚愛好者,在岸邊等待魚兒上鉤、魚線浮移的那一刻。

  可是,一陣歇停之後,手中的繩子,又繼續在手中滑動,往潭水裏帶了出去。

  握繩的幾個人麵麵相覷,心說這王副班長咋還在往裏冒?他這是歇息了身體,要準備鼓足幹勁、多快好省、力爭上遊的逃出生天嗎?

  黃班長明明給他下達了明確指示,不論情況是好是壞,都要在五分鍾之內回來嗎?難道說,王軍英真的在幽暗的水道裏找到了出路,他這是喜心翻浮,忘記約定了?

  一個又一個個疑惑在心頭蹦出,旗娃也脫口而出疑訝道:“咋的了,這還要繼續遊?”

  但這句話還沒講完,手裏頭往水裏脫移的繩索,忽然猛動幾下,差點兒讓我沒捏穩繩頭。而那入水的繩索,即刻之間就在卡嵌的石岩上急劇晃動了三四下——是王軍英發信號了!

  可是,這力道扯得有些太過頭了。王軍英雖說膽大,但也心細,不是一個魯莽之人。下水前,他還特地和我們試了試扯繩的力道,那應該是輕緩而有間隔的拉動,絕不會是現在這種不要命似的猛拉。

  這種情況,必然是隻有一種可能——王軍英在水下出事了!

  “快拉!”黃班長臉色一變,對我們吼著。說著他也將手握在了繩索上,一齊使勁兒。

  王軍英肯定是高估了自己在水中的憋氣時間,所以現在肺力不支,急需呼吸——我想到了這個可能性。

  情急之中,命令之下,幾個人如收錨的水手,雙手猛動,恨不得一把就將王軍英拽出來。看來這膽大心細的王副班長,並不如我想象中的那樣沉穩嘛!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南疆記事:密林詭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殺人遊戲之謀殺感應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末日刁民 白夜追凶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陰陽食譜 人性禁島 金沙古卷1:青銅之門 苗疆蠱事Ⅱ 大明驚變 守夜者(出書版) 拉普拉斯的魔女 清明上河圖密碼4:隱藏在千古名畫中的陰謀與殺局
  作者:二兵科林  所寫的南疆記事:密林詭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南疆記事:密林詭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