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第42節

  所以黏乎乎的碩大身軀,讓人猛抽頭皮的同時,還犯出陣陣惡心。

  “鼻涕蟲?”一旁的鄧鴻超皺起眉頭,“天呐,這也太大隻了吧!”

  雖說那奇大的個頭,和黏乎乎的身子讓人犯惡心,但這鼻涕蟲即便長得再大,也還不至於構成什麽威脅。我放下槍,抬離視線,望前一探,結果發現前邊兒的一片綠苔上,也都是密密麻麻的大軟蟲子,遠不隻十幾條的數量。

  石板與綠苔上現著一道道反光的粘液,這裏恐怕是鼻涕蟲們的老窩。

  低頭一看,腳下的綠草亂叢裏,也隱現著幾坨乳白色。幾條個頭較小的鼻涕蟲,在腳邊的草叢裏悠閑蠕身。站在最邊上的王軍英,順勢一腳,踢走了一條。那張處變不驚的臉上,也露出了厭惡的表情。

  而踢走的那條鼻涕蟲,則在草叢中被翻了個身。它那惡心的肉腳暴露在視線裏,翻蠕不停,惡心得讓人腿腳發麻。

  見狀,我們趕緊退回了樹林中。倒不是說怕這些玩意兒,隻是那黏乎乎的身子、惡心的軟體,讓人犯嘔,不想和它有任何接觸。

  野生的鼻涕蟲,竟還能長這般大,真是長了見識。

  “這幾把大的蟲子!”旗娃皺起眉頭,厭惡的說,“真他媽惡心!”

  旗娃向來就對各種蟲類有懼意,如今見到這種大塊頭的,更是懼怕惡心到發了火。

  “惡心就別看了,繼續走。”黃班長對這些令人反胃的大蟲子並不感興趣,在大家楞目觀察時,他下出了命令。

  “這底下好怪呀,”鄧鴻超扭頭看了一眼身後,“剛才休息的時候,有條黑蟲也大得離奇。”

  “兩隻腳走路的蛇腦袋都遇到了,大蟲子又怪得了哪裏去。”我退回了步子,“野生的嘛,吃了睡,睡了吃,長肥點兒很正常。”

  本身這些惡心的鼻涕蟲也讓人反胃,沒人對它們感興趣。隻是說,大家圍過來是看個新鮮。黃班長的命令一下,四個人就收隊回林,繼續行路。

  盯著腳下,我們小心翼翼的拐回了樹林裏。惡心歸惡心,我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尋找天坑的出路。

  抬手看表,表盤不知道在哪個地方被磕壞了外層玻璃。但幸好裏頭的表盤指針還看得清晰。這塊“上海牌”手表作為戰利品,已經在我手腕上纏了好幾年。我早已不如當初那樣將他視為珍寶,所以幾年下來磨損得很嚴重。

  但看到玻璃表蓋上的裂縫,我還是心疼得皺起了眉頭。

  撫著表盤,上頭的指針組合顯示,時間已經快要接近下午三點。時間過得比我想象中的要慢。

  告別成片的鼻涕蟲,我們又沿著天坑的邊緣,在樹林裏走了一陣。天坑的岩壁,仍還是陡峭垂直,一路順延。綠樹可以在上邊兒探頭,鳥兒可以在上邊兒築巢,可我們幾個兵,麵對那陡峭的岩石,無計可施。

  腳步一村村在邁出,時間一分分流逝。我漸漸開始感覺到,情況不如我設想的那般樂觀。這口天坑在我眼中不再是奇特的地貌景觀,而是讓五個人無法逃脫的巨大囚籠。

  毛主席講過,世上無難事,隻要肯攀登。但麵對著天險,束手無策的焦灼,開始轉換成一種無盡蔓延的絕望。因為,陡峭的絕壑垂崖,連攀登的機會都不肯給你。

  並且,在告別個頭奇大的鼻涕蟲之後,我們還在這“天坑林區”的邊緣,發現了其他蹊蹺。接二連三的異常讓我感覺到,鄧鴻超說得不錯,這個天坑裏頭,確實有點不對勁兒。

正文 第七十章 :辦法

  惡心的鼻涕蟲剛還在視野裏消失不久,就有三兩隻蝴蝶撲扇著翅膀,繞飛植隙,從頭頂飛過。蝴蝶的花紋五彩斑斕,甚是好看,但等這幾隻飛蟲靠飛到眼前,我們才發現了異常。異常,和鼻涕蟲一樣,還是出現在蝴蝶的個頭上。

  因為那兩三隻在樹蔭下嬉戲的蝴蝶,大部分都跟平日所見的蝴蝶長得一樣,唯一的區別是,那玩意兒的翅膀,跟巴掌差不多大,甚至大過巴掌!揮翅帶風的翅膀,把四個人都嚇了一大跳。

  要不是見到了那繽紛絢麗的薄翅,還以為是麻雀在耳邊飛呢。

  五彩斑斕的巨大翅膀,在耳邊迅速飛過,還沒正經的瞧好那蝴蝶一眼,它們就攀升高度,飛越過枝葉,再也看不見。

  蝴蝶路過之後,我們便就地休息了一陣。

  天坑裏的這窩叢林,“新陳代謝”很快。順著岩壁沒走多久,腳下的泥悄然變換為了堆疊的腐爛樹葉。樹葉厚厚幾層,有如積雪一般,蓋在叢林的土地之上,不知道厚蓋了多少麵積的土地。一腳下去,軟塌塌的一片,腐葉間不時會擠出濃黑的積液。不知那是地麵的泥水,還是動物腐爛後的屍水。

  據說這種腐葉堆雜、死屍殘留的地兒,通常會憋發惹人生疾的“瘴氣”出來。不過這林子裏的視線清晰,空氣清新,沒瘴氣的影子出現。

  在休息的時候,我屁股剛一坐下,就覺身下的腐爛葉子一陣扭動,驚得我立即站了起來。回身一看,堆積的腐葉竟上浮下移的扭動著,那下頭像是有什麽玩意兒在遊動。

  果不其然,腐葉亂動的聲響中,四五條黑黃相間的遊蛇,從腐葉堆下鑽了出來!

  突如其來的幾條遊蛇,成功彈扯到了咱們的神經。

  幾條身子油亮的小蛇遊動著身子,動作迅速的四散而開。五個人驚炸的從地上彈起,準備避蛇而站。這種黃黑花紋的蛇雖是頭一次見,但我明白,顏色鮮豔的遊蛇,都是不好惹的主。

  打死我也不會想到,這黑腐的葉子堆下,竟他娘的是一個蛇窩。剛才那一屁股要是坐實了,幾張毒口咬來我估計夠嗆。這些吃肉的毒蛇,什麽時候喜歡往葉子堆裏鑽了?

  可身體剛還退出三五步,我就發現了什麽不對,因為從腐葉堆下四散而出的幾條蛇,爬行的姿態有些奇怪。

  定睛一瞧,那鮮豔的“蛇身”兩側,竟長著明顯的細腳。細腳有千百隻,千百隻腳一齊而動,就如蜈蚣蟲在爬行那般。再一看,那黃黑相間的細長玩意兒哪裏是蛇,而是個頭奇大的節肢動物!

  光是說“節肢動物是”四字,想必大家對其樣貌並不清晰。我打個比方,“千足蟲”想必大家都見過,就是細長細長,跟蜈蚣長得差不多的那種蟲子。在潮濕的角落經常能看到。

  而在我們腳下逃竄的這幾條仿若遊蛇的玩意兒,大概就是千足蟲的放大版。它們有個二三十厘米長,兩根手指那麽粗,所以一眼看下去,就像是慌忙遊竄的小毒蛇。

  大蟲子的千百根細腳一齊而動,腐葉堆上回饋出細邃細邃的聲響,讓人心裏發毛。好在這些蟲子天生膽小,更不提什麽攻擊性。五個人起身騰路後,它們就很快就鑽進腐葉堆裏溜走了。

  大蟲子雖然怕人,但我們也嚇得不輕。五人慌忙退步,躲避那油亮的蟲身,恨不得雙腳飛離地麵。

  畢竟這些普通的蟲子變大了個頭之後,有種說不出的惡心感。惡心之餘,更會有厭惡、排斥,甚至說恐懼的情緒。我的意思是,你不想去惹這些令人發毛的低等動物,更不想它來惹你,你隻想離它遠遠的。

  我不是自然專家,搞不懂這天坑裏的生物,為啥會長出那麽大的個頭。但接二連三的異樣,讓我得出的結論是,這個囚籠似的天坑,很不正常。我開始意識到,一定程度上“與世隔絕”的天坑裏,不僅花花草草帶著奇異,並且這裏頭的生物,必定也個個奇特,甚至超出我的認知範圍。

  記得之前我打過一個比喻,說是這口天坑如果是由人挖出來的話,那我們五個就好比掉進坑裏的螻蟻,想逃脫這裏簡直是異想天開。但見識了天坑裏的蹊蹺之後,我忽然發覺這個比喻有些歪打正著。

  兩者之間,誰大誰小都是相對而言的,地球在宇宙中可能隻算一粒石子,而地球上的一顆沙粒上,也會繁衍著生命。進到這個天坑之後,所遇見的草木、昆蟲都比往常的大,這簡直太過於魔幻,太不可思議。和它們一比較,我們這五個人,仿佛被什麽力量縮小了尺寸。

  也許,這個天坑匯聚了天地之靈氣,日月之精華,所以腳下的土壤營養無比,生出的植物長得奇高。接著在生物鏈條的作用下,吃植物的生物便個頭奇大。我想到了這一可能性。

  假如我不幸猜中,那我們遇見的,恐怕還隻是開胃小菜——如果平日裏那些一腳踩下便屍骨無存的小蟲子,都能長那麽大的個頭,那這天坑裏的其他動物,諸如豺狼,諸如虎豹,那又該長到多大?

  除此以外,更有之前“蛇人”那樣的超越認知外的生物存在。

  如此一想,我開始對這靜悄悄的天坑,有了一股因恐懼而生的敬畏感。

  但不論怎麽說,快些逃離天坑,才是我們唯一的出路。退一萬步講,手中握的是衝鋒槍,即便這天坑裏有什麽吃人惡魔,也他娘的攔不住我。

  繼續繞著天坑邊緣地帶,隊伍平安無事的走了半個多小時。布穀鳥叫蕩漾在天坑的上空,不知是懸崖上邊傳來的叫聲,還是天坑裏的“本地布穀鳥”。我不禁設想,天坑裏的布穀鳥,會不會大得如同飛鷹呢?

  最後,我們發現了一潭碧水。潭水靠著岩壁往外而生,貼著石岩對外呈一個半圓型。其麵積大概七八平米,水質不算清澈,也談不上渾濁。

  麵前的岩壁在靠近地麵的區域,凹進了一口方洞。麵前這一潭碧水水麵,便就一路向裏延伸,石水間形成了一道細縫。低腰往裏一探,潭水好像往裏麵延伸了不少距離,黑幽幽的看不清有多深。

  潭水上的垂崖,歪生著幾顆短小密葉的無名樹。枝頭之間拉起了一張大網,一隻色彩絢麗的長腳大蜘蛛,就靜靜豎趴在大網上,等待飛過潭水麵的獵物們。不過那蜘蛛的個頭倒沒有大到離譜,隻是大了那麽一點兒。那長腳蜘蛛顏色鮮豔,甚是悅目。

  長時間的尋路無果,讓每個人心裏既沉悶又壓抑。一潭碧波闖入眼中,不免讓人有一絲興奮。幾人紛紛跪在潭水邊,以掌舀水,以水撲麵。盡管一路走過來,都是在天坑裏的蔭蔽部分穿行,但現在好歹也是三伏天,樹林裏不如那拱洞前邊兒陰涼潮濕,所以滿身背負裝具的五個人,早已是汗流浹背。

  涼爽的水液撲麵,頓覺神清氣爽。抑悶的情緒,也被涼水衝散了一點。

  滿頭大汗的黃班長則沒有心思捧水洗麵,他高高抬頭,仰望著麵前的岩壁,沉默不語。待四人戲夠了水,他就令咱們在潭水前歇停下來。潭水邊陰涼宜人,檢查了周圍沒什麽奇異的蟲子後,我們卸下背囊,在水岸邊席地而坐。

  鄧鴻超將濕潤的頭發往後抹著,腦袋也抬起望向陡峭的崖壁,他頭顱四轉,臉上露出了不安的神情。這小子心裏必定開始疑惑起自講過的話:總不至於困在這下頭吧。

  旗娃從水潭裏補充了一壺水後,就坐下地麵。他不時側頭檢查著周圍的草堆,生怕又出現一隻惡心的大鼻涕蟲,爬上他的身子。

  王軍英呢,盯著那潭水發愣,不知道在想啥。

  我點了一根煙,低頭問出了所有人都在思考的問題:“現在,怎麽辦?”

  黃班長喝了一口水,沒有回答我。

  “我之前說準了吧,這地方下來容易,上去難!”旗娃往水壺裏放入了一顆淨水藥片,話語中竟還有股欣喜之意。

  “你們看,”鄧鴻超低回頭顱,開口說,“這一塊的懸崖都是一個樣,沒有緩路可以走,但是上麵長著樹,我們要不爬上去試一試,然後用繩子甩上樹頭,一節一節的爬上——”

  “不可能。”我吐著煙,打斷了他的話語。

  “想得倒容易,那上頭坨坨包包,凹凸不平的,石頭一會兒伸出來,一會兒縮進去,爬上去可不像下來那樣輕巧,萬一中途沒勁兒了,就他娘的進退兩難了。”我反駁著大學生的辦法,“噢,你還以為像握著繩子往下滑那樣輕鬆呢!”

  鄧鴻超估計也是急壞了心神,所以才隨口這樣一說。被我反駁後,他就垂頭歎氣,沒再辯駁。

  黃班長放下水壺,抬頭盯了一眼陡崖峭壁。他雖然話不露口,但看得出來,作為一班之長,他才是最焦慮的一個。我的話說完,便沒有人繼續接話。沮喪掛在每個人的臉上,王軍英也問我要了一支煙,低頭不語。

  “我倒是有個辦法。”旗娃擰緊瓶蓋,晃搖著水壺,冒了一句。

  “什麽辦法?”我立即擺頭回問。

  雖然旗娃這愣頭青說話不靠譜,但是在這種時候,誰又知道他會不會歪打正著呢。

  見幾人的眼神投來,旗娃倒有些泄氣了。他扭捏著表情,放下水壺道:“先說好了,這辦法是剛才我腦門一亮給想出來的,各位領導覺得可以的話,就辦,不可以的話,就當聽著玩兒,可別說我整什麽幺蛾子!”

  “說啊!”鄧鴻超也焦急得追問了一句。

正文 第七十一章 :水平麵

  旗娃抬頭看看頭頂的懸崖,然後用食指指向天空,小聲的問道:“你們說,想弄死咱們的那些越南猴兒,現在還在上頭守著沒?”

  話一問出,幾人紛紛跟著手指頭的指引,抬頭望去。

  高高的岩壁向外凸出一大坨,將懸崖上的情況遮擋。這一抬望,隻能看到蔚藍的天,以及幾十米高的懸崖上伸探出的樹枝樹冠。至於懸崖上邊兒還有無越軍士兵蹲守,自然是無法知曉。

  “不知道,”鄧鴻超搖了搖頭,“應該都走了吧,他們下不來,我們上不去,還守著幹什麽?”

  “錯!”旗娃將水壺賽好,說道,“我保準那些越南猴兒們還在上頭!”

  “少廢話,”王軍英吐了一口煙,“有屁就放,有法子就講。”

  旗娃點頭,借著說:“我看啊,咱們不如就用信號槍射他一發信號出去,讓越南猴兒們知道咱還活著。然後呢,就讓他們把咱幾個救上去。越南猴兒們不是想要咱們投降嗎,我們就假裝投降,等到上去了,再趁機反水兒,殺他個精光!”

  說完,旗娃看向黃班長,看向王軍英,看向我,等待我們的意見。

  我吐了一口煙,歎了一口氣。是的,這愣頭青並沒有歪打正著,這隻是一個幾乎不可能的餿主意。我想的不錯,旗娃這小子說話的確不靠譜,哪怕是在這樣的情況下。

  “瞎幾把在扯。”王軍英快速的吐出嘴裏的煙。

  旗娃見大家表情一變,立馬伸出雙手,揮擺在眼前。他說:“行,行,行!之前說好的啊,要覺得不靠譜兒,各位領導就當聽著玩兒,別又開始批鬥我啊!”

  “但是,”旗娃接著說,“走這麽遠的路,你們也都看到了,想要從這破地方走出去,要麽上頭有人幫忙,要麽背上長對翅膀。總不可能通知後方,讓部隊派一個團來解救咱們吧?”

  “再說了,李科長摳門兒,走那麽遠的路,電台也不給配一個……”旗娃別過黃班長的視線,小聲的發著牢騷,“想通知都通知不了,是死是活都沒個數兒。”

  黃班長沉著臉,沒有理他。

  王軍英用手指夾著煙頭,放進嘴裏,眉頭一皺,猛力嘬了一口。

  “那也不一定,”他側過頭,看了一眼那潭平靜的水,“這堰塘的水,說不定是個法子。”

  水?我在心裏頭疑惑著,然後轉頭看向了那汪碧潭。

  旗娃扭頭看向水潭,又轉回頭,看向王軍英:“啥?排長你說啥?”

  黃班長也一知半解的回問:“一潭水裏,有法子?”

  鄧鴻超扭回頭,他又將那殘損的黑框眼鏡戴好。小子推推殘損的眼鏡,疑惑的看向王軍英。

  王軍英吐了口煙,他搖搖頭,說道:“我也拿不準,但是現在沒其他法子,隻能死馬當成活馬醫,靠這個碰碰運氣。”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南疆記事:密林詭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末日刁民 白夜追凶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陰陽食譜 人性禁島 金沙古卷1:青銅之門 苗疆蠱事Ⅱ 大明驚變 守夜者(出書版) 拉普拉斯的魔女 清明上河圖密碼4:隱藏在千古名畫中的陰謀與殺局 綠皮人
  作者:二兵科林  所寫的南疆記事:密林詭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南疆記事:密林詭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