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第40節

  “不對,不對,”鄧鴻超表現出了知識分子的嚴謹,回駁起了旗娃的胡思亂猜。他蹲到我身旁,五掌並伸,撫摸著腳印上方的空氣,繼續駁道:“青蛙我見過,那腳上的趾頭和腳掌的薄肉是連在一塊兒的。”

  “這個明顯不是,”鄧鴻朝捏回四根手指,用食指在腳印的趾頭部位比劃著,“而且,青蛙腳趾的頂端有個圓點點一樣的部位,這裏並沒有。”

  “是嗎?”旗娃撓著被王軍英拍打的後腦。

  “接著說。”我看向鄧鴻超。這小子說得倒是有理有據。

  鄧鴻超想推推眼鏡,但手指按上鼻梁,卻發現根本沒有眼鏡。他尷尬的對我一笑,接著說:“我覺得吧,踩出印子的這雙腳,應該有點兒像——”

  “雞爪。”他對我點點頭。

  “雞爪?”我覺得有點兒好笑。

  “啥,雞爪?”旗娃也立即笑問,“那就是雞精……”

  但礙於一旁的王軍英,他又硬生生的將“精”字吞了回去。

  “你看,”鄧鴻超將手指指向腳印的趾端,“這沙上麵有點狀的印子,並且都出現在趾頭的前端。”

  仔細一看,那腳印的三根趾頭部位上,確實有不顯眼的點狀凹了進去。

  “這說明腳上是長了爪子的。”鄧鴻超仰偏起頭,看向其他人,下出了結論。

  旗娃和黃班長,一齊彎下腰,仔細觀察那泥沙上不起眼的小點。隻有王軍英直著身子在舉目四看,他好像對這個古怪的腳印並不關心。

  “嘿,還真是!”旗娃若有所思的點著頭。

  鄧鴻超撐著膝蓋站起身,他搖著頭,繼續說:“不過這都是猜測,就跟上次的野人一樣,沒見到真身,就算握著一撮毛也猜不出來,更何況隻是一道腳印。”

  旗娃和黃班長直回了腰,我也站起了身。

  難道說,這腳印是一隻大如人身的公雞踩出來的?不對,我分明看到的是一個人形影子,有手有腳的。

  “好了,”黃班長說,“這不是在開討論會,別去惦記這個了,這不是我們的任務。隻要不是敵人,一切都好說。”

  “繼續走。”他麵向光柱的方向,命令道。

  王軍英一腳踩上了泥灘上的腳印,將其搗壞了形狀。命令之下,也沒誰再做停留。我看了最後一眼不成形狀的古怪腳印,就跟上了隊伍。

  之前已寫,古怪的腳印一路延伸,至向斜射而進的光柱。五人行走在淺水灘旁的泥沙上,與腳印並排而行。

  “咱們一路跟過去,說不定能見著那東西呢!”旗娃壓低聲音說了一句。我看到他撥開了衝鋒槍的保險。

  實際上,經過大腦的冷靜分析後,我倒也不覺得有什麽恐懼感了。黃班長說得很對,隻要不是敵人,一切都好說。作為一名唯物主義者,我心裏深知,世界是物質的世界,再奇異的玩意兒,它也是肉做的。

  隻要是骨肉相生,就他娘的敵不過鋼鐵而鑄的子彈。上次突遇野人的經驗就已經說明,在現代火器麵前,即便超越認知的事物,也不過是紙老虎罷了。野人獠牙那麽長,樣貌那麽猙獰,不還是被咱們幾杆衝鋒槍打得屁滾尿流嗎!

  管他洞裏住的是蛤蟆精或者青蛙人,又或是公雞怪,實則並不如一隊武裝的越軍士兵有威脅。況且,腳印說明三根腳趾頭的怪物不過是形單影隻,對我們並沒有什麽威脅。它要是敢露麵,咱們就地槍決看稀奇便是。

  我啊,就是當年讀了幾本閑書,又在部隊裏閑慣了,患上了胡思亂想的毛病。而想象力越是豐富的人,就越容易自己嚇著自己。看看那王軍英,他估計就是那種腦袋裏沒什麽多餘想法的人,所以隻管握槍,隻管殺敵,哪會去亂想什麽蛤蟆精!

  光柱離咱們有個百來十米的距離。泥沙很軟,踩起來很舒服。一路沿水,光柱近在眼前。有著兩處散射而今的光源,洞穴裏麵的視野很清晰。目光環視,這洞裏怎麽都不像是能住下動物的環境。除了石和水,就剩水和石。

  腳印一路向前,還未到盡頭。隨著隊伍與光柱的距離越來越近,那猶如穹蒼的洞頂,卻驟然下壓,壓至頭頂一兩米處。淺水灘的積水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大片的沙泥灘。沙泥灘周圍堆積著碎石,分劃有序。我之前猜得不錯,這淺水灘應該就是斷了湧流的河床。

  驟壓下來的洞頂,像是在大洞裏“壓”出來另一口小洞。小洞細而長,形狀如人的眼睛一般。那倒斜射著的光柱,就在小洞的另一邊。我們需要踩上泥沙,穿過這道驟壓下來的細長洞口。

  那串古怪的腳印,也選擇了和我們相同的道路,它在沒有積水的泥沙灘上一路向前,好像也是在尋光而走。

  抬頭一看,洞頂雖然與頭部仍有一兩米的高度,但卻如穹蓋壓頂,憋人心慌。不禁幻想,要是這一大片岩石稍有鬆動、滑壓下來,那咱們就必死無疑了。想象歸想象,如此奇特造型的石岩,至少都有成千上萬年的歲數。如果不是塞炸藥,爆手雷,哪裏能動上半寸。

  踩越泥沙灘大概十來米的樣子,悶壓在上的洞頂忽有急劇陡升,接著光線明亮,視野豁然開朗。而那一道光柱,再沒有任何遮攔。抬頭而望,原來咱們之前隻是瞥見了光柱的一小部分,由天而泄瀉下的光柱,足足有好幾十米長。

  “哇,這太陽!”旗娃眯眼望天,感歎了一句。

  光柱雖一覽無餘,但仰頭探看時,卻還是隻能看到往上斜生的坑窪岩壁,沒看見我料想中的碧藍天空。五個人趕緊舉著頭,往前走了幾步。泥沙灘不知什麽時候在腳下消失了,大小不一的碎石替換在了鞋底。

  正前方是一片陡直的岩壁,左側的洞穴空間也別不太大,唯有右手方向,岩壁圍立中,還有相當開闊的區域。斜射的光柱,正是射向右手邊上的一座小石山上。石山層層丟丟,忽陡忽坦,被一塊塊巨石壘至了五六米高。

  石山上麵綠意連連,滿是苔蘚與矮小的植物。投射而進的光柱,剛巧射在了石山的圓頂上,不偏不倚,像是人為調整了一般。如同一個舉行神秘儀式的宗教祭壇。

  五個人尋著光柱而走,對著石山而行,接著踩在碎石中抬頭一望,總算是正對上了光柱進射的方向。可是這一望,我的心就涼了。因為圍在四周的岩壁斜收而上,形成了一個尖型的洞頂,就如房屋建築的拱頂一般。

  而那道光柱,僅是透過尖形洞頂上的一個橢洞斜射而進。除此之外,再看不到其他開口的地方。

  “還是上不去啊!”旗娃眯回眼睛,哀怨了一句,“這幾把高!”

  黃班長和王軍英也是仰著頭,有些失望的四看尖收而起的洞頂。我退後幾步,準備踩上一坨大石頭,再好好找他一找。可就在偏頭時,我卻看到鄧鴻超那小子沒有抬頭仰望,而是麵對著我的方向,驚恐的視線直勾勾的越過我的肩頭。

  滿臉煞白的鄧鴻超,嘴唇竟還打起了哆嗦。

正文 第六十七章 :大尾巴

  這副表情的含義,再明顯不過。鄧鴻超一定是在我背後見著了什麽東西,才會有如此反應。

  我想也沒想,就迅速轉身側頭,一看究竟。什麽玩意兒會讓這小子起那麽大的反應?難道是踩出大腳印的怪物?轉身之中我立即想到了這個。

  結果視野回轉,收進眼簾裏的卻還是之前那一坨覆蓋著綠蘚的石山。石麵凝固,絲毫不動,哪裏有什麽怪物的影子。雙眼左看右掃,確定沒有異常後,我迅速扭回頭,急問鄧鴻超:“怎麽了?你看到啥了?”

  正在抬頭尋望出口的其他人,被我突然的急話一驚,也紛紛轉過頭來。

  鄧鴻超有些顫抖的抬起右手,手指指向石山。他猛眨眼皮,口裏的唾液艱難下咽:“我……我看到它了!”

  “在那背後!”他惶恐的兩眼放著光。

  又是轉頭,順著他的手勢,我的目光聚焦到了那光柱射向的石山圓頂。圓頂上空無一物,鄧鴻超所說的“背後”,必定就是在那坨圓石的背後了。突如其來的狀況讓大腦空白一片,但腎上腺素卻沒忘記在體內即速分泌。

  看到它了?

  腎上腺素讓我的身體做好了戰鬥準備,雙腳更是如灌足了氣壓,隨時都可以疾跑出去。

  興奮感冒至心尖兒,那種感覺,就像一個讓你困苦長日、弄得你手腳不安的偷窺竊賊,終於露出了馬腳、被你抓住了線索——你馬上就能逮住他好好胖揍一頓了!

  衝出去的那一刹那,我早已忘記了那古怪的大腳印,也更沒去在乎石山背後是不是有什麽悚心懼意的猙獰怪物。我在口裏怒罵,在心中嘶吼,這個出現在天坑底下的人影兒,讓老子損失掉了太多腦細胞,我一定要把它揪出來不可!

  這是一種關乎於好奇心的本能,也帶著那麽一點兒怒火衝天的獸性。我要讓它滾在地麵,任我鞭撻,而不是繼續神秘兮兮、裝神弄鬼,折磨心神!

  幾個疾步,我就衝到了石山跟前。雙手撐上濕黏的苔蘚表麵,我順勢翻過了一道亂石。石山不如看起來的那麽好爬,坡度比我想象中的要陡,而且上麵有苔蘚,有水漬,濕滑無比,一不小心都會跌上一跤。

  手腳並用,我一步步往上攀去。過程中,雙腳打了幾次滑,加上兩手握著衝鋒槍,險些摔倒。鄧鴻超沒有說錯,石山的另一頭,的確傳來了腳踏石麵的聲響,那怪物該怕是在逃跑。

  好家夥,還曉得逃跑!想必跟上次那野人一樣,這頭怪物腦袋裏一定也是帶著智慧的。

  石山雖陡,但並沒有多高。大概半分鍾的樣子,我就翻過了最後一道坎。斜射而下的光柱照耀在後腦勺,我撐起身體,氣喘籲籲的站到了石山的圓頂上。槍托抵在肩膀,腦袋歪向槍托,我端著衝鋒槍,左右瞄看。

  視線隨著槍口,對前方的事物一一掃描著。隻要有什麽異物出現,我就先打它一個長點射再說。

  石山的另一頭,空間並不太大。一道陡坡從我腳下垂斜而去,在底部積起了一個水塘大小的深水坑。崔巍而立的岩壁,就在前方二十來米的地方圍豎著,坑陡的石麵,小片而聚的苔蘚,以及黑灰混合的岩壁,跟其他地方沒任何區別。

  我以為會看到那怪物匆忙逃竄的背影,但結果沒有。光柱如聚光燈一般的打向站在石頂上的我,而我卻麵對著空一的洞穴環境,一無所獲。

  就在我準備放下衝鋒槍時,右側的大概四點鍾方向上的岩壁,卻傳出來一聲異響。異響引過我的注意力,側身一看,在那一塘積水的旁邊,果然有動靜出現。

  視線被衝鋒槍的照門瞄具和標尺擋住了一半,但警覺的眼睛,還是看清了那一幅我這輩子都忘不了的畫麵。

  那應該是一根墨綠色的尾巴。尾巴很粗,也還有些長,但它的形態,不像牛尾,也不像馬尾,卻有點兒像蛇的尾巴。尾巴前粗後細,漸而收細至末端。看得出來,墨綠色的尾巴僅是冰山一角,但已經和我的胳臂差不多長,差不多粗。

  它穩穩的斜浮在空中,無任何搖擺,正慢慢的朝一道石縫裏麵移去。

  而尾巴的主人,則早已是隱入進漆黑的石縫裏,哪裏還見得著真身。

  等到我從驚愕中反應回來、緩緩放下衝鋒槍時,那尾巴已經不慌不忙的隱沒進了石縫裏,再也看不見。又驚又怕的我,竟還想繼續追趕,衝向石縫。

  “別去!回來!”剛還邁出兩步,身旁就傳來一聲猛喝。

  回頭一看,王軍英不知道哪時候也攀上了石山,他站在我的左後方,眉頭衝我皺著。

  吼聲之下,我本能的令行禁止,側頭楞看著他。王軍英幾個大跨步,跨越凸石,跑到我身旁。他有些生氣的問我:“你還追?還想怎麽著?”

  我回頭看了看那口隱入綠尾巴的石縫,又回頭看看王軍英,一時間答不出話來。是啊,那粗壯的尾巴如此懾人,我幹嘛還要追?

  黃班長他們三個,也跟著走上了石山。旗娃興奮異常,他連連吼道:“咋樣,逮住了沒!逮住了沒?”

  迎頭上跑的旗娃,又被王軍英賞去了一個掀頭掌。旗娃隻好縮著腦袋,左盯右看。

  “沒影兒啊……”他小聲嘀咕著。

  黃班長站到我身旁,闖進那一道“聚光燈”下,他問:“什麽情況?”

  我指了指那塘積水旁的石縫,往回走了兩步,重新踩上石頂。我答道:“跑了。”

  被王軍英一番訓斥,讓我心裏很不爽。盡管我明白,剛才的行為的確有些莽撞。逼近那怪物的信息不明,追下去說不定會被反咬一口。

  鄧鴻超舉著他的五四“小紅星”手槍,也撐著苔蘚跟了上來。這小子臉色還是白泛泛的一片,估計是嚇丟了神魄。我平複著心跳,立即問他:“你剛才看到了啥?”

  鄧鴻超沒有理會我的話語,他站上石頂,左右環顧,反倒問了我一句:“跑不見了?”

  “嗯。”我答。

  鄧鴻超心有餘悸的將手槍揣進槍套裏,手臂竟在打抖。他眼裏的惶恐並沒消散,這小子想丟了神一樣,腦袋不停的轉,眼珠不住的移,仍是一副驚魂未定的狀態。

  “我問你呢,”我提醒了一句,“你小子剛才看到啥了?”

  幾個人目光擠向鄧鴻超,都等著他的回答。

  鄧鴻超看看我們,這才有一絲緩解的跡象。他呼了一口氣,視線繼續掃回石山下的陡坡。隔半天他才搖頭道:“講不清,我也講不清!該怎麽講呢……”

  驚嚇之後,往往都要伴隨著語無倫次。

  “大學生,別發慌,你慢慢講,有我們幾個在,安全著呢!”旗娃安慰著他。

  黃班長也拍拍他的肩膀,附和說:“別著急。”

  鄧鴻超點點頭,可算是組織好了語言。他舞著雙手,話語裏恢複了邏輯順序:“它,就露了一個頭出來,就在這兒!”

  他指了指腳下這塊蓋著苔蘚的圓石頭。

  “那樣貌怎麽說呢,腦袋很大,大得可怕,而且有些尖,像個……像個蛇頭。對,對,蛇頭!不是青蛙也不是其他東西,就是像蛇頭!”鄧鴻超看了我一眼,然後又眨著眼皮回憶說:“你講得不錯,是綠色的,腦袋頂是綠色的,還有些地方是發黃的,眼睛是發黃的,還有——“

  話語戛然而止的鄧鴻超,接著搖了搖頭,又說:“想不起了,它和我對視了一眼,就一下子跑走了。長見識了,長見識了,這比上次的野人還要恐怖!”

  “蛇頭?”我看了一眼那石縫,疑惑道。這倒是印證了我剛才見到的粗壯尾巴,難道說,一直窺視咱們的是一個兩腳行走的“蛇人”?

  “蛇?”旗娃的情緒又翻轉了過來,他恐訝的掃視向下,嘴唇微張,“四腳蛇我聽過,但是有大腳板的雙腳蛇……”

  “有眼睛,有嘴巴,有鼻子,”鄧鴻超又補充起“蛇人”的麵貌,“嘴巴就跟你我一樣,有一道薄嘴唇。脖子,肩膀也像是有,背上還帶著刺。”

  黃班長睜大了眼睛,有些不太相信。王軍英則還是以那副雷打不動的鎮若泰山的神情,在一旁安靜的聽著。

  “這他媽就一妥妥的蛇精啊!”旗娃扭回頭,“難道是白素貞混到越南住了?”

  那時候電視節目雖未普及,但《白蛇傳》依舊是家喻戶曉的神話傳說。鄧鴻超這一番描述,自然會讓人想起那修成人形的白素貞。隻是說洞裏頭的這個,樣貌恐怕要醜陋、猙獰許多。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南疆記事:密林詭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末日刁民 白夜追凶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陰陽食譜 人性禁島 金沙古卷1:青銅之門 苗疆蠱事Ⅱ 大明驚變 守夜者(出書版) 拉普拉斯的魔女 清明上河圖密碼4:隱藏在千古名畫中的陰謀與殺局 綠皮人
  作者:二兵科林  所寫的南疆記事:密林詭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南疆記事:密林詭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