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第22節

  而一覺醒來之後,我這才發覺腿部酸疼得不行。昨天的長遠跋涉,開始在身上有了反應。

  火堆燒得不旺,微弱的火苗讓人打瞌睡。

  我一手揉著腿腳,一手拿起木棍子,往火堆裏勻了勻,這才燒得旺了一些。揉完腿腳,無事可做,我一手抱著衝鋒槍,一手撐著下巴,望著洞口發呆。

  那隻大猴子中了子彈,這山林裏頭沒有醫院,它肯定撐不過今晚,也肯定不再會回洞裏來了。這洞又那麽隱秘,越南人肯定也不會找上門來,幹守在這裏沒意義,要不我就打個盹吧?剛才驅趕掉了困意,又在昏暗的光線中,跑了回來。

  但要是洞裏有其他未知的危險出現,我不就成罪人了嗎?

正文 第三十六章 :啟程

  比起叢林外頭,這洞穴裏要舒服、靜謐太多。至少,沒有了煩人的毒蚊。火光的照耀範圍內,隻有偶爾爬過的黑蟲,那像是蟑螂,像是蜈蚣,也像是蜘蛛。

  不過,蚊蟲有個好處就是,能讓你不易入眠。這在令人犯困的守夜中,無疑是利大於弊。

  困意來襲,我不停得眨巴著眼皮,和自己做著思想鬥爭,努力驅趕困意。後來不知怎麽,忽的一下,我回想起了之前被打斷的夢境,想起了田榮國。

  照片兒,電影兒,都不如做夢來得真切。一個人離世之後,就真隻有在夢裏才能相遇。關於那個戰鬥的夜晚,我夢到過無數次,每次醒來都覺著仿如昨日。我還是那個怕炮的新兵蛋,而不是現在這個老兵油子。田榮國還在,老班長也還在。

  所以每次夢一醒,我就感覺若有所失。

  想著想著,腦袋裏越來越惆悵。我幹脆在腦袋裏抹走了田榮國的臉,不再去想那小子。然後,我又想起未來,想起父親,想起大哥和幺弟。六年時間一晃就過去,我的世界裏除了軍營,仿佛再無他物。

  有時候我甚至開始逃避,開始害怕。逃避軍營之外的生活,害怕自己出了部隊後,年紀雖然混得老大不小,可還是一事無成,無業可做。

  都說知識分子有股天不怕地不怕的傲氣,但對於我這個“半罐水”來說,離天不怕地不怕的境界還差得遠——惶恐情緒倒是不少。

  吃晚飯的時候,旗娃高談闊論的那些,讓我非常感興趣。也許六年晃過去,外麵真的發生了一些天翻地覆的大改變吧。我很想去見識見識。但一想到自己要脫掉這身軍服,心裏頭又有那麽一點不舍。

  是啊,六年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回想起來也很巧,剛入伍沒多久,我就被送上了戰場,出生入死中,好不容易在鬼門關前篩回了一條性命,而回國之後的那些事,已經被歲月所衝淡。我本已經接受了這個不太圓滿的結果,卻沒想到沒幾陣複員在即時,我又披起軍服,手握鋼槍,故地重遊。

  可能我就是當兵的命吧,上學那會兒想做個知識分子,卻發現自己根本吃不了那苦,整天貪著玩,不是跑街串巷,就是打架鬥毆。

  文革開始後,毛主席發了話,社會上流行鬥這鬥哪,學校也漸漸停了課。當年我還是一個毛頭小子,卻熟得較早。在班上的其他同學還什麽都不懂的時候,我就做起了“革命小將”,並“炮擊教務處”,第一個在班上鬧起了“革命”。

  一位姓秦的數學老師,因為以前較為嚴厲的批評過我一次,還動了手,讓我懷恨在心。所以我將他作為了“革命對象”。

  我那時候雖然半大不小,但寫文章卻很拿手。照著報紙上的文風,我匿名寫了一張大字報,將他的一些小錯誤無限放大,大肆張貼、宣傳,並帶頭罷了他的課。

  誠然,那時候的我不過是貪玩好鬥,並不是與那位秦老師有多大的血海深仇。加之上麵的政治力量一鼓動,我自然有了借口和靠山去“報仇雪恨”,也可以名正言順的貪玩罷課。

  但是誰又知道,由我那張“炮擊教務處”大字報所引起的導火索,使得那位秦老師後半生相當淒慘,因為後麵的事情越鬧越大,已經超出了我這個小毛頭的控製。

  這是我愧疚一輩子的事情。

  後來,到了農村做知青後,我過得仍然不安分。整天想著偷懶,想著找新鮮,想著和其他人幹點兒偷雞摸狗的事情。比如今天偷李老鄉的雞,明天拿王鄉親的蛋,後天又去供銷社騙幾顆糖。

  好在當時的膽子也沒捅破天,沒敢做些更出格的事情。最出格的,無外乎是對那些女知青搞些惡作劇罷了。但要是這些事情當時被生產隊長查了出來,我恐怕都沒機會參軍入伍了。

  參軍之後,我又過得比較舒坦,特別是做班長那段時間。手下的戰士們對我畢恭畢敬,惟命是從,而錯失榮譽後的我,心理多少有些不滿,於是就脾氣暴戾,說一不二,過得像個小皇帝。

  說得嚴重點,我總感覺自己的前二十幾年,都被軍營的記憶衝淡了,總感覺自己當了一輩子兵。如果要脫下這身軍裝,那應該是下輩子的事情。

  所以,我才會對複員後的人生,有幾分排斥與擔憂。

  從家裏的來信,和連部的報紙上我能感覺到,現今的世界,和我入伍之前相比,變化太多了。而軍營之外那個開始有色彩添抹而進的廣闊世界,讓我在逃避和惶恐的情緒中,不可避免的多了幾分期待。

  畢竟嘛,二十來歲,誰心裏都愛東想西想,誰心裏都焦來慮去,並且,誰又不曾蠢蠢欲動過呢?

  火焰劈劈啪啪,四周安靜無聲。就這樣沉思了不知道多久,就見火勢又小了下來。我揉揉雙眼,動起困倦的雙手,添柴勻火。

  後來,我發著呆,總算是熬過了剩下的時間。喚醒接崗的劉思革,我抓緊了時間,倒頭就睡。

  第二次睡下,倒也沒再有怪夢纏腦,待到再次被叫醒時,已經是啟程的時間。

  但洞穴裏沒有日光破雲,光亮一片,裏頭仍然是一片昏暗。柴已經燒光,火堆就剩很小一撮。借著微弱的光線,幾人在洞穴裏迅速穿戴完畢。

  昨晚守崗之後的第二覺,倒還睡得比較舒坦。所以我現在的精神狀態還不錯,隻是腿部仍然有些酸痛。

  醒來後的一個插曲就是,劉思革那老小子準備穿鞋時,卻發現了什麽不對。他捏穩鞋子,往地上一拍,眾人被驚得頭皮一麻。因為這一拍,那鞋子裏竟竄出一條紅黑相間的大蜈蚣。鮮豔的紅色,在微弱的火光下礙眼無比。

  蜈蚣有好幾根手指那麽長,它被劉思革驚醒後,慌忙動起讓人發麻的百根觸腳,往洞穴邊上逃去。

  劉思革舉起解放鞋,“啪”的一聲,往那蜈蚣拍去。

  “日你個奶!”他罵道,然後抖了抖手中的鞋,再穿好。

  大蜈蚣被鞋底一個猛拍之後,碎裂在原地,並擠露出惡心的黃白汁液。

  嗬,我在心裏蔑笑著,昨天放走了敵人,連毒蟲都不樂意你呐!

  不過這也讓我們多留了一個心眼,沒有穿鞋的,也將鞋子拿起來拍了又拍,看了又看,確定裏頭沒有鑽進去什麽玩意兒後,才放心的穿上。

  磨滅掉了明顯的篝火痕跡,我們又撿起地麵的垃圾和子彈殼,丟進了洞穴裏邊兒的縫隙裏。

  抬手看表,現在是淩晨六點過。六個人簡單嚼了一些壓縮幹糧作為早飯,就背負好裝具,準備啟程。旗娃鬧肚子疼,說要方便一下,讓我們在外頭等著。王軍英給了他一分鍾的時間,讓他不論是幹是稀,都快點兒解決。

  “啥,一分鍾?排長嘞,一分鍾這哪能夠啊,脫褲子都得半分鍾啊!”旗娃在洞穴的黑暗中哀求著,想多要點兒方便的時間。

  “而且,我還得檢查有沒有蜈蚣蟲,”他推開手電筒,在洞穴裏掃來掃去,“那玩意兒順著屁股爬上來的話,誰受得了?”

  王軍英板著個臉,不為所動。他看了一眼手表:“一分鍾就是一分鍾,別跟我討價還價,從現在就開始算時間。你莫非真想拉屎三點鍾不成?”

  見王軍英態度堅決,旗娃隻好趕緊脫下裝備,舉著手電筒跑進洞穴的黑暗裏。接著,就是一陣手忙腳亂的聲音。眾人被旗娃逗樂,掛著笑容走出了洞穴。

  外麵的天,並沒有亮透。

  灰蒙蒙的一片天,還停留在黎明拂曉之前的半黑暗狀態。雨已經徹底停了,涼爽的空氣混雜著泥土的芬芳撲麵而來,好不愜意!眼睛已經適應了黑暗,雖說現在的天還沒亮透,但周圍的事物已經基本能辨清。

  我們確定了昨晚那大猴子不在附近後,便繼續持槍警戒,等待察看地圖的黃班長做好圖上準備。

  旗娃倒很準時,一分鍾不到,就提著褲子從洞穴裏走了出來。待黃班長確定好了方位,我們就爬坡入林,繼續趕路了。

  果不其然,雨後的叢林,非常難走。鬆軟的泥土,踩一腳就會把鞋子陷進去,然後再抬腳的時候,鞋底已是附上了厚厚一坨泥。倒不是說怕髒,是因為這樣的路麵走起來耗時不說,又非常的耗費體力。因為粘附在鞋底上的泥,會越積越多。

  而灌注了雨水的山坡,又濕滑無比。山坡上多苔蘚,多濕泥,一不注意就會在坡頭上跌他一跤。

  恐怕今天的腿腳,又要多受不少罪了。

  樹上的枝葉,還殘留有很多雨水,我們積接了一些下來,用作洗臉。浸涼的雨水敷麵,也是提人心神,愜意得很。經過一夜的雨水衝刷,初醒的越南叢林,寂靜宜人,涼爽無比。隨著天色的漸漸變亮,能看到遠處的霧氣蕩漾在峰巒高山之間,浮沉於密林繁葉之上。

  百霧滿川,如浪波起伏。山霧一浮一沉,時收時緊,翕張有序,好不迷人!

  而我們自己,也就穿梭在這些霧氣裏。盡管腳下的軟泥滑路惹人心煩,但站在山腰間,探向遠處霧氣繚繞的群山的那一刻,我仍然覺得這片叢林美如仙境。

  如果這片土地一直都是那麽涼爽,一直都能保持這般美景,那該多好!

  但這僅僅是一個不切實際的幻想。雄壯的朝陽,隨著六人腳下的一步又一步,漸漸抬上了地平線,升到了頭頂。接著,那刺人的陽光,在嘰嘰喳喳的鳥叫聲中,又射穿了霧氣,往這越南叢林裏,源源不斷的注入熱量。

  霧氣散開,烈陽炙地。

  偵察麵罩蓋在頭上,很快就捂出了汗。一頭的熱汗告訴我,美好的東西總是轉瞬即逝。熟悉的越南叢林,又回來了。

正文 第三十七章 :血窟窿

  昨晚的降雨不止讓腳下的泥土起了變化,一路上,能看到好多衝垮的山坡,以及不知從哪裏冒出來的滾滾急流。試想,假如昨晚我們沒有睡在安穩的洞穴裏,而是暴露在這荒郊野嶺,那恐怕會帶來不少的麻煩。

  而那些突如其來的、帶有規模的山洪泥石流,還不僅僅是帶來麻煩那麽簡單。它們還會奪走性命。

  這樣一想的話,昨晚那隻大猴子無窩可睡,一定過得很慘。我們作為侵略者,用“武力”迫使它簽訂了“不平等條約”。這也是自然界的規律,弱的怕強的,強的怕更強的,更強的敵不過有智慧的。

  行至一道石坡之前,一條混合著黃塵泥沙的急流,由光滑的石坡上衝下,氣勢磅礴的橫亙在我們麵前,擋住我們的去路。急流很寬,也很急,應該是一條被暴雨注入了流量的小溪。溪流不僅急,並且還時不時的衝下大塊的斷木,很是危險。

  這種危險我們自然不會去淌,無奈之下,隻好順著溪流而下,繞路而走。雖然太陽已經升起,但這條溪水仍還是沒有減流的趨勢。溪水在樹林裏嘩嘩啦啦的響,歡快得有些過了頭,六個人順著急流左拐右拐,卻還是未能跨越過它。

  與其這樣浪費腳力,還不如坐著等它歇息下來。因為溪流擋著了我們的預定路線,現在已經隨它繞了一大截路,偏移了路線不少。而現在烈日當頭,早已停止了降水,溪流的歡快總有停下來的那一刻。於是,黃班長就讓我們就地休息,等這溪流的勁頭降下來再通過。

  趁著這個時間,我們就集了些雨水進水壺。鄧鴻超蹲在岩邊,取下偵察麵罩,戴上眼鏡,腦袋左轉右轉,探個不停。我問他在找什麽,他答,還在想著昨晚那個野人,也就是大猴子。

  我說,那個大猴子中了子彈,現在肯定死了。

  鄧鴻超點頭,回答說,他明白,所以才想找到野人的屍體,拍上一張相片。因為那東西很珍貴,拍回去了是個大發現。也許還能震驚整個科學界。

  旗娃卻插話進來說:“當真?那猴子精能震驚科學家?”

  “不假。”鄧鴻超左顧右盼著,“連外國的科學家也能震驚一下子。”

  “那咱們的任務,和那野人比起來,哪個更有分量?”劉思革也插了一句。

  黃班長戲謔的一笑,繼續留察溪水的流量。

  鄧鴻超顯然是被這個問題難住了,他轉著眼珠思考了一會兒,最後苦笑著搖頭。

  “領域不同,這個沒辦法比較。”他說。

  我開也著玩笑插話說:“光是照相不頂用,我如果在大猴子身上揪幾撮毛,粘到旗娃身上,再用相機照一張,也更那鬼玩意兒沒什麽區別,別人也看不出來。所以啊,你要把大猴子拖回去才行。科學家可不比咱們笨。”

  “對,早知道昨天就把那猴子精斃掉,再扛回去領賞——”旗娃捏起了下巴,“但那麽大一坨肉,扛起來估計夠嗆!”

  “小毛病,要是那東西真的值錢,回我老家,把山走個遍,再逮一隻斃掉,一樣領賞。”劉思革擠起臉上的皺褶,笑著說。

  鄧鴻超嘿嘿一笑,又答了一句什麽,但我沒聽進耳朵。因為這時候,我的視線裏出現了其他東西。

  在嘩啦啦的急溪邊上,一條花花綠綠的遊蛇,忽然從一頁岩石下鑽出了頭。我下意識的就做了一個噤聲手勢,然後抓起槍,慢慢站直了身子。

  雨後正是螞蝗出擊的大好時機,一旁的旗娃,正在談話中束緊自己的綁腿,以防昨日“螞蝗鑽褲襠”的險象再次發生。我順手拍了拍他,然後朝遊蛇的方向努了努頭。旗娃倒還反應得快,看見遊蛇之後,立即也兩眼放光,站起身子。

  遊蛇那花花綠綠的身子向世界宣示著,它可能是有毒的,是不好惹的。但是呢,蛇身倒還長得較為粗壯。管它有毒沒毒,那一定是盤不錯的烤蛇肉。包裏的壓縮幹糧才吃了一天,我就又想弄些新鮮的食物入肚了。

  我來不及仔細斟酌抓蛇的行為是否妥當,就已經邁出了步子——我實在不想讓這到嘴的食物溜掉。

  那蛇離我們有個三五米的距離,它吐著嘴裏的長長信子,已從那頁岩石之下遊出了大半截身子。鄧鴻超這時也見識到了那花花綠綠、引人發麻的蛇身,他驚了一聲,往後縮了幾步。其餘人則默不作聲的看著我和旗娃,摸向那條花蛇。

  花蛇蜿蜒著身子,慢悠悠的爬向與我們相反的方向,沒發現後麵的來人。我將衝鋒槍的折疊槍托展開,然後示意張旗正,把刀子摸出來。

  越是接近那條花蛇,我就越是有些緊張。

  如果抓蛇的過程中,我的動作稍有疏忽,花蛇轉身咬我一口,那我估計就得交代在這溪水邊了。因為這條遊蛇尖頭花身,十有八九都是劇毒。劇毒之下,花蛇隻需小啜一口,就能讓我無計可施,坐下等死。

  但猶豫的同時,我已來不及反悔,幾個步子快走到那蛇後,我身體迅速一壓,舉起槍托,準備砸向那花蛇。

  可誰知這個時候,發力中腳下的軟泥一滑,身體即刻失衡,一個趔趄就往下栽去。心頭“咯噔”一下,我心裏的罵話還沒蹦完全,身體就貼掉了地麵。倒地之後,那花花綠綠、蠕軟的蛇身,就貼在了臉前。

  事後回想,那花蛇估計是肚子空了,才慢悠悠的出洞尋食。而肚子空蕩蕩的它,反應力也下降了不少。否則我倒地之後,那花蛇就會立即轉頭反咬我一口,取我性命。

  那我這條年輕的生命,就要斷絕於毒蛇之口——對於一個兵來說,這種死法有些尷尬,甚至有些丟人。

  不過,與其說是花蛇的反應速度變慢,倒不如說是我的反應力很快。腳下覺著一滑的那一刹那,我就知道大事不妙了。往下栽倒的過程中,我趕緊丟掉了手中的衝鋒槍,然後護身倒地。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南疆記事:密林詭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末日刁民 白夜追凶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陰陽食譜 人性禁島 金沙古卷1:青銅之門 苗疆蠱事Ⅱ 大明驚變 守夜者(出書版) 拉普拉斯的魔女 清明上河圖密碼4:隱藏在千古名畫中的陰謀與殺局 綠皮人
  作者:二兵科林  所寫的南疆記事:密林詭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南疆記事:密林詭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