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第3節

  可是,這個“克裏姆林宮”上邊,一個口子都沒有。也就是除了兩扇鎖著的門,其他地方都被水泥給蓋嚴實了,沒有一扇窗戶口。那這玩意兒是弄來做啥的呢?交接隊也很奇怪,想著要進去看看。

  不過那兩扇鐵門,不僅大得可怕,而且是代表了老大哥工業的最高水平。光是用手敲,就能感覺到鐵門的厚實。幾番努力之後,交接隊便放棄了。也許,就是一個水房吧。當然,我們設身處地的想,交接隊最眼紅的,自然是那十幾輛軍卡車。

  關於老大哥到底在這裏幹了些什麽,他們並不是很關心。

  交接隊在這些山中的水泥疙瘩裏,完成了“交接”。他們拿到了毛子兵剩下的槍支彈藥、軍服,最後想辦法弄好了炸壞的土路,興高采烈的將軍卡車開出了山裏。歡聲笑語中,交接隊心想,這哪裏有什麽風險,明擺著就是蘇聯老大哥為了不讓人進來,打出的幌子嘛!

  那之後,就再沒有官方人員進入過山林。而蘇聯老大哥呢,自那次匆忙的撤員之後,也再沒提過這件事。為“軍事科研XXX號工程”而修築的水泥疙瘩,再也無人問津。它們在深山裏忍受著日曬雨淋,而水泥疙瘩裏的那些屬於蘇聯人的秘密,似乎就要永不見天日。

  如果真是那樣,也就沒我們的事情了。機緣巧合,在一次越南團體訪華中,咱們國家,知道了這件事。那時候,時間已經推回六十年代。六十年代,是我國軍工業從無到有、繼之高速發展的年代。

  況且那時候國際形勢劍拔弩張,咱們的軍工人員,日日夜夜都想著為祖國造出先進武器,鞏固國防。那是一種最為樸實也最為真摯的情感。

  隻要有發展的機會,咱們絕對不錯過。用瘋狂一詞來形容這種愛國之情,非常貼切。更為重要的是,六十年代,蘇聯老大哥鼻子一歪,尾巴一翹,撤走了在華援助人員,中蘇關係大有交惡的趨勢。並且他這一撤,咱們的很多科研,就陷入了滯緩狀態。

  既然你蘇聯有變成“社會帝國主義”國家的勢頭,而咱們國家又要反霸權主義,就隻能背身一轉兩頭走了。“軍事科研”,鐵定是跟軍事有關。這越南又挨著咱們,是“同誌加兄弟”的關係,那行,咱們就要把蘇聯人搞的行當做個研究,看他到底在搗鼓個什麽。

  於是,我在之前提到的那支考察隊,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成立的。

  說一句題外話,1961年,蘇聯當著全世界的麵,爆炸了一顆億萬噸級當量的氫彈。迄今為止,那是人類曆史上最為恐怖的爆炸。不隻咱們國家,幾乎全世界都被那試驗場上恐怖又巨大的蘑菇雲所震懾。所以那個時代下的國防鞏固,迫在眉睫。

  越南同誌點了頭,於是咱們這支考察隊,背著蘇聯老大哥,悄悄開進了越南。

正文 第四章 :豎井

  考察隊大部分由學生組成,也有相關專家混雜在其中。之前我也寫過,這支考察隊裏,還帶著一個工兵班。工兵班主要是承擔爆破任務,以及護衛考察隊。

  進入越南後,在越南向導的帶領下,考察隊順利的到達了深山中的“軍事科研”工程區內。雖說這次考察隊入越,蘇聯並不知情。但放眼看向國際形勢,越南的的南北內戰升級,美國軍隊開始駐進越南南部,由以前的軍事支援變成親力親為。

  呼嘯的美國偵察機,時常徘徊在北越的上空。所以咱們的這支考察隊,承擔著一定的風險。

  考察隊剛走進山裏,就迫不及待的檢測了空氣中的化學元素。遺憾的是,儀器並沒有檢測到異常,大山裏的空氣很正常。有些失落的考察隊,隻好前往工程區內,看能不能撿上其他有價值的線索。為什麽失落呢,考察隊本以為能窺見一絲氫彈的秘密。

  幾年的時間過去,這裏早已不是最初的模樣。老大哥在深山中刨出的土路,快要被生出的植物所淹沒蹤跡。越南向導說,自從政府當年封山後,附近的村民都被安置走。雖然禁令很早就解除了,但那些安置走的村民,沒有回來幾個。所以這旮旯地方,不知道多久沒人來過了。

  艱難的跋涉之後,考察隊終於如願到達了深山盆地裏的工程區。但意想不到的是,那四四方方的水泥壩子裏,林立的建築已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殘垣斷壁。

  圍得四四方方的鐵絲護欄,沒經得起風吹日曬,塌下了一大半,上麵爬滿了藤蔓。殘垣斷壁裏,野草盛開,百花爭豔,鳥兒嘰嘰喳喳,微風吹拂不停,好一派和諧的山林風光!那情景,根本跟“軍事科研”搭不上邊,倒還像是叢林裏的待人發掘的古代文明遺跡。

  見此情景,考察隊就有些摸不著頭腦了,這一眼望過去,感覺大家不是來科研考察,而是搖身一變成了考古隊。叫來越南向導一問,他也並不知情。

  擠進工程區,水泥壩子裂開了縫,裏麵生出了野草苔蘚。壩子上布滿黑垢的水泥坨子,不計其數。工兵班的戰士們一看,就知道這些殘垣斷壁是人為爆破的。看來細心的蘇聯老大哥,悄悄回來了一趟,並將自己的科研成果全部付之一炬。

  鳥兒在裏築起了巢,曾經屬於蘇聯人的工程,已經成為了毒蛇毒蟲的天堂。

  但廢了這麽大的勁兒來這深山老林裏,總不能說走就走。考察隊在水泥壩子內駐紮了下來,準備死馬當成活馬醫,再探尋探尋。

  那位越南向導,當年是交接隊裏的一員。他照著印象,在這些殘垣斷壁裏,為考察隊比劃出了大概的區域。比如,這一塊以前是宿舍樓,那一塊以前是倉棚。

  最初的一段時間裏,考察隊都在宿舍樓的水泥塊中搜尋著。不用說,結果是讓人直擺頭的。因為當年就算有什麽重要的資料落下,再在這濕熱的氣候下放了幾年,也早就腐蝕不見了。所以考察隊一陣忙活下來,有價值的資料沒有尋到,毒蛇倒是挑出了好幾條。

  那邊停車場裏的雜草已經有半人多高,這邊的倉棚也是綠油油的一片。工兵班的戰士們整日將炸損的水泥坨子搬搬運運,考察隊則毫無進展。望著水泥壩子上的一片狼藉,失望的考察隊開始懷疑,咱們這是不是來錯地方了?

  但越南向導信誓旦旦的保證道,絕對沒有錯,蘇聯老大哥以前就是來的這裏。

  美國的偵察機整天在空中來回好幾次,搞得人心惶惶。就在考察隊找不著苗頭、準備收隊之時,事情出現了轉機。

  工兵班的戰士在清理一堆水泥疙瘩時,發現裏邊躺著兩大塊厚鋼板。向導過來一看,立馬就說,這哪裏是鋼板,而是那棟“克裏姆林宮”的厚門。當年交接隊就是被這扇厚大的鐵門擋住,才沒能進到那棟奇怪建築裏。

  考察隊已經醫了一次死馬,死馬雖然沒醫活,但“醫療”成本已經投入了。國家花了那麽多考察經費,在那個集體利益大於一切的時代,他們不願意打空手回去。聽向導這麽一說,他們也看看“克裏姆林宮”的殘垣斷壁下會不會有些價值線索。考察隊決定,重點清理這塊區域,實在沒有進一步線索的話,再做收隊回國的打算。

  這一清理之下,果然有了發現。

  水泥疙瘩裏,埋著一些鐵器。鐵器有的大如門框,有的小如手表。但上邊都爬滿了黃鏽,銘文已經鏽蝕不見,不知道作何用處。但最讓考察隊興奮的,是一張辦公桌子。

  桌子埋在最裏層,早已被壓損得不成樣子。萬幸的是,桌子的幾門抽屜還保存完好,工兵戰士們掰開脆腐的抽屜木頭,往裏一探,好家夥,裏麵是厚厚的一疊文件!

  有了紙文件,考察隊的心神立即就被勾起。他們趕緊理出其他木頭殘骸,將裏頭的紙文件全部翻了出來。幸好文件用牛皮紙包著,雖然文件已經發黴,但上麵的字跡還勉強能辨清一部分。於是考察隊如同搶救文物一般,馬上叫來隊伍裏會俄文的,認一認這上麵都寫的些什麽。

  結果一通讀下來,會俄文那人立即就斷定,這上麵記錄的隻是人員進離情況,根本不是什麽重要資料。

  結論一出,眾人又失落不已。人員進離情況?原來越南向導口中的那棟奇怪建築,到頭來隻是一個值班室?考察隊不死心,又撿過其他的文件來看。結果,依舊是密密麻麻的人名和時間,其他的信息,根本沒有。再看搬出來的那些黃鏽鐵疙瘩,依舊找不出什麽門道。估計也隻是一堆廢鐵罷了。

  這樣的情況下,即使再不死心,考察隊也沒轍了。他們個個垂頭喪氣,準備收隊。

  很多時候,我們以今天的目光,去回看過往之時,你會發現,一個不經意間的小決定,經常會在未來帶來天翻地覆的大改變。那個決定微乎其微,也許是一件事,也許是一句話,也可能是早上多睡了三分鍾,又或者是跟熟人問了一聲好。但可以肯定的是,那個決定把你帶到了一個巨大的十字路口前,十字路口上風雨交加,電閃雷鳴,而你自己,卻渾然不覺。

  但回看得多了,你又會發現,你以為那些決定是自己做的,但實際不是,有一種力量它早已替你決定好了,它是注定的,是不可抗的。它叫命運。

  假如當年的考察隊收隊之意再決絕一點,那麽,後麵的事情都不會發生。收隊在即,工兵班一名小戰士的發現,又將這件事情帶回了命運的漩渦。

  早先考察隊重點清理“克裏姆林宮”的水泥疙瘩時,將那邊區域搬了個幹淨。就在剛要收隊之時,那名小戰士突然向工兵班班長報告,說這底下有一塊水泥,不對勁。工兵班的班長姓陳,小戰士帶著陳班長到那區域裏,然後擰開水壺,往地上淋去。

  清水衝走了水泥壩子上的灰漬,也衝出了壩子的本原麵貌。陳班長低頭一看,果然不對勁,因為這腳下有好大一塊麵積的水泥,跟其他地方的不一樣。不一樣,指的是顏色不一樣。而那一點不一樣,僅僅是一點點而已,得虧小戰士眼尖,才發現了這般蹊蹺。不用說,水泥壩子上的色差,應該是澆灌時間有差別造成的。

  陳班長倒也沒多在意,隻是在收撤裝具的時候,向考察隊的領導提了一下。但就是提了那麽一下,卻讓考察隊再一次燃起了希望。考察隊過去一看,確有不對勁,便立即停止收撤,又集中起人力開始研究。

  研究的結果是,他們準備把這塊水泥挖開。

  如果說將這時候的考察隊比喻成一個人格化的個體,那麽他現在一定是神經緊繃的。任何一絲風吹草動,都可以挑起他的心弦,並讓其無限伸延想象。水泥顏色的細微差別,就是風吹草動。他們認為,這個色差不會那麽簡單,蘇聯老大哥一定是為了遮掩什麽,才重新在這地麵上澆了一層水泥。

  或許,這下麵藏的是一個重要地下室!又或者,是其他意想不到的玩意兒。

  鐵鎬敲出了洞,工兵戰士們配好了雷管炸藥,隨著深山中一聲震天的巨響,蘇聯老大哥的最後一道防線,像是被攻破了。眾人快步圍了過去,那一塊水泥被炸藥崩壞了物理結構,同時也散成了水泥疙瘩。眾人撿出幾塊炸碎的水泥坨子,雙眼往裏一探,發現水泥下串著幾根鋼筋。

  但鋼筋說明不了什麽,可考察隊咬定了這裏有蹊蹺,他們急不可耐,接著又是炸又是敲,終於將帶有色差的“問題水泥”全部移了走。而最後的發現,則讓眾人瞠目咋舌。

  看到鋼筋下那黑幽幽的空洞,他們才明白,恐怕蘇聯人的秘密,不在這塊水泥壩子裏,而全都在地底下!

  “問題水泥”之下,是一口大洞。但那個洞是用水泥修的,洞壁規規整整,呈一個巨大長方形,應該稱其為“豎井”比較合適。考察隊以為找到了地下室,但,好像不是這樣。豎井裏黑漆漆的的一片,打起手電筒往下一探,啥也射不見。沒樓梯,沒暗道,就是一口子的黑暗。

  站在洞邊,直覺冷氣往上冒,能感覺到下麵還有相當大的空間。看不到豎井的底,眾人便找來幾塊石頭往裏丟,結果石頭丟下去後,像是被吞掉了一般,什麽也聽不見。

  考察隊圍在洞邊,不知如何是好。

正文 第五章 :地底

  誰也沒想到,這“問題水泥”之下,竟然是如此深的一口豎井.那感覺,就像是腳邊開了一口黑幽幽的無底洞。

  既興奮又緊張的考察隊,圍在洞口邊,打起手電筒,朝裏亂探,想知道那丟下的石頭到底去了哪裏。光束向下射去,也並不是什麽也看不見,光束之下,能看到平平整整的豎井壁。豎井壁上有鐵鏽的痕跡。

  但把光束垂直往下射去,卻發現射下的光束都是散的,除了向下延伸的洞壁,更下麵,盡是黑暗。

  他們又抱來一坨更大的水泥疙瘩,往裏一丟,再豎著耳朵一聽,好長一段時間後,才聽見了微弱的聲音。這樣粗略一估算,下麵這個洞,雖然不是無底,但恐怕有些深。

  既然蘇聯人在這裏搞了爆破,並且專門要用水泥把這深不可測的豎井蓋起來,用腳趾頭也能想到,這洞裏,肯定有乾坤。

  好奇心,一直是人類所不能抑製的本能。更何況,考察隊就是為這而來,他們摸著了苗頭,自然不肯放手。考察隊當即決定,取消收隊,下井探個一清二楚!

  工兵班派出幾名戰士,隨向導一起帶回了一捆繩索。在洞口旁弄好了繩架,工兵班的陳班長,主動承擔了探井任務。一切妥當,眾人捏緊了粗麻繩,將捆得嚴實的陳班長,緩緩的吊進了豎井裏。

  第一次,他們隻將陳班長吊下了幾米。很快,陳班長被拉了回來,他說,在下麵的井壁上,水泥層裏有被扯斷的電線和置附在上邊的金屬零件。那裏以前肯定放置有什麽機器,但現在被移走了。

  更下邊,則是涼颼颼的黑暗,他不知道究竟有多深。

  欣喜的消息一個接一個,考察隊決定,這次讓陳班長更加深入一點。

  準備妥當,陳班長背好一杆槍,拿好手電筒,再次吊入洞裏。黑洞裏時不時湧上來涼風,讓平日裏膽大心細的陳班長也背脊發涼。他說,那感覺就像下麵是個無底洞,就算把繩子給砍斷,自己也掉不到底。

  握著麻繩的眾人,小心翼翼的鬆著手裏的繩子,將陳班長越放越深。手裏閑著的幾個學生,就趴在洞口前,看著陳班長的身影慢慢往井裏墜。陳班長懸在黑暗中,手電筒光四處亂射,慢慢變小。除了平整的豎井壁,其他什麽也照不見,那情景,就像是陳班長被送進了外太空。

  時間過得很慢,豎井裏的手電光慢慢在變小,一寸又一寸,直到手上的繩子放完了,手上的力道也不見變化。無奈之下,眾人隻好把陳班長拉了回來。

  從口子裏拉回來的陳班長,抽了兩口煙,他來不及鬆開身上的繩子,就講起了洞下的情況。

  這次吊得很深,他發現,下麵這個洞,原來不隻是豎井那麽簡單。豎井的深度,有個一二十米的樣子,但再往下吊,就空了。因為在豎井的下麵,是一個巨大無比的洞。

  但這洞,絕對不可能是蘇聯人挖出來的。因為洞太大了.豎井段一完,手電筒就什麽也射不見,空曠得驚人。隻有舉起手電筒往上照,光束才能射見瞧豎井的斷口。斷口旁邊,是一片坑坑窪窪的石頂。頂上閃著水光,還掛著石筍,估計是大洞的洞頂。洞頂上鑲著什麽機器,但他不知道那是什麽。

  於是陳班長推斷,蘇聯人隻是在一個大洞的頂上,鑿了一個小口子出來。但是為什麽要鑿一口子出來呢,陳班長也不知道,因為繩子長度不夠,他沒有到底,更不會知道這大洞的底下是什麽。

  不過呢,在繩子最後的那一段,他的手電筒,確實照到了什麽東西。

  “那下麵,好像修起了水泥房,還有嘩啦嘩啦的水聲,但聽不敞亮。”陳班長看了一眼豎井口說,“另外,還有一根鐵架子杵在哪裏,修得蠻高,跟個鐵塔似的,不知道是個啥玩意兒。”

  聽完陳班長的描述,考察隊眾人默聲不語.但每個人的心髒,早已”怦怦怦”的跳到了最高頻率.

  這口豎井究竟是作何用處?腳下的大洞又是從何而來?蘇聯人又是為了什麽,才會挖到洞底下去修水泥樓?

  不論是這口豎井本身,還是陳班長的所見,接二連三的疑惑,早已將考察隊的好奇心吊到最高。

  考察隊恍然大悟,原來這地麵上的水泥疙瘩,全是掩人耳目的手段。蘇聯人的真料子,恐怕都在這腳底下!

  但這個時候,停在南越機場的美國轟炸機,已經開始一波又一波的起飛,準備進行轟炸北越的任務。如今停留在北越境內的每一秒,都充斥著風險。

  國內前幾天就拍過電令,形勢緊迫,讓考察隊迅速回國。可是真料子就吊在眼前,考察隊誰也不忍放棄。況且越南戰爭已經打響,美國人的軍事實力擺在那裏,戰爭形勢不容樂觀.收隊之後,要再想回到這裏,恐怕不會那麽輕鬆了。

  一番會議之後,考察隊卻做出了有些驚人,但不難理解的決定:留下來.

  所以說,老一輩人那顆赤誠的報國心,我是打心底佩服。是呀,他們知道有危險,卻仍舊願意困在危險中。哪怕這百分之九十九的危險中,能有百分之一的希望,能帶回自己對祖國的貢獻。

  考察隊向國內打了報告,申請了最後四天的考察時間。

  材料準備妥當,考察隊回到山中,馬不停蹄的進行起了考察工作。陳班長最後成功降至了洞底的地麵,剩下的工兵班戰士和考察隊員也逐個降下,開始對這伸手不見五指的洞底進行搜尋。陳班長之前說的水泥房子,果然是存在的。有四棟大大小小的水泥樓,還真就修在這靜謐、幹燥、黑暗的洞底。

  至於那嘩嘩的水聲,倒跟這無關,因為那隻是地下水流的聲音罷了。

  除了水泥樓,洞底下還散著好多鐵疙瘩。鐵疙瘩的大小和數量,要遠遠超過地麵上的那些。但相同的是,它們上邊都覆著一層厚厚的鏽斑。這些鐵器破損不堪,也都摔得變了形。從長長的鋼纜,以及鐵器的外形來估計,考察隊認為,那應該是從洞底到地麵的升降設施。

  而那一口豎井,肯定就是地底與地麵之間的“入口”。

  出人意料的是,在考察隊研究這些鐵器的時候,卻發現了一堆白花花的骨頭。沒錯,骨頭是人骨頭.骨頭上邊套著爛成布條的衣織物,駭人的指骨上,還抓有鏽成了爛鐵的衝鋒槍。

  黑暗的巨大洞穴裏,出現這些駭人的白骨,不由讓人有幾分懼意。

  但白骨不會說話,沒有人知道他們為什麽死在了這裏。而考察隊,也並不是很關心這個,更沒時間和精力去關心。他們沒有過多猜忌,迅速開展了考察工作。

  考察出來的結果,讓人有些匪夷所思。

  先講地底裏的那四棟水泥樓。水泥樓修在一大塊澆築起的水泥壩子上,因為洞底的地麵太陡、太窪,必須要有水泥的平地才能起樓。於是有三棟樓,就呈半圓形分布在壩子上,圍在陳班長之前所說的那座“鐵塔”旁邊。

  “鐵塔”是一些鋼鐵搭成的倒三角建築,說不清它的作用,雖然看起來像鐵塔,但絕對不會是“鐵塔”那麽簡單。鐵塔建在一棟類似蒙古包的“扣碗”型低矮建築上邊,建築體積很大,但礙於洞底的黑暗,考察隊無法看清它的全貌.

  如果把這棟”扣碗”樓也算在上麵,那這洞底下,一共有五棟樓。

  另外的一棟樓,根本就不在壩子上的這堆“樓群”裏,它遠遠的隔在水泥壩子之外,是工兵班清運白骨時,才在黑暗中偶然發現的。

  這黑漆漆的洞底下,出現什麽都不奇怪,唯獨是出現人造設施,才會讓人摸不著頭腦。用陳班長的話說,這些蘇聯人煞費苦心來這洞子地下修水泥樓就夠奇怪了,這突然又鑽出來一棟,真讓他搞不懂這些外國人。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南疆記事:密林詭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末日刁民 白夜追凶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陰陽食譜 人性禁島 金沙古卷1:青銅之門 苗疆蠱事Ⅱ 大明驚變 守夜者(出書版) 拉普拉斯的魔女 清明上河圖密碼4:隱藏在千古名畫中的陰謀與殺局 綠皮人
  作者:二兵科林  所寫的南疆記事:密林詭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南疆記事:密林詭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