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第16節

  我的玩笑一出,除了王軍英,其他人都笑了出來。劉思革割開了一個午餐肉罐頭,笑了一陣道:“老吳,你開玩笑我沒意見,但是嘛,我可沒有什麽對象。”

  說著他啟開罐頭蓋子,然後借用我的匕首,刮走罐頭肉上邊兒的那層冷油。

  我吞了一口果肉,然後放下罐頭,回道:“誰信呐,你整天捧著個照片,恨不得鑽進去親她幾口,還當誰沒見過?那張粉色兒的手帕子,不就是老相好送的嘛,這可是你自己說的。”

  “老相好,老相好,就是講老久以前的相好嘛。”他眯著眼,將罐頭放在木架子上。架子是鄧鴻超用柴火拚做而成的。幾根木柴撐著,剛好可以把罐頭擱在上麵,再用火堆上加熱。

  幾十分鍾前才在芭蕉林裏教訓了他一頓,幾十分鍾後我就和他若無其事的開起了玩笑。嗬,我也是做足了戲啊!

  “怎麽著?給吹了?”旗娃有些好笑的問他。這小子的態度有些不對。

  鄧鴻超也推推鼻梁上的眼鏡,轉頭看向劉思革。

  劉思革眯著眼睛,點點頭。

  “那你還整天捧著照片看?”我問。他說的老相好,原來是這個意思。

  “看習慣了,不看不自在。”劉思革揚了揚頭,“天天窩在軍號子裏,總要有點東西來打發時間嘛。”

  王軍英把煙頭丟進火堆裏,目光在劉思革身上停了幾秒。那是一種很微妙的眼神。

  “哎,現在世道變了,這些女人家,心眼兒也變了!”旗娃也往木架子上擱了一盒罐頭,“但現在世道是越變越好了,又改革又開放的,你也別擰巴勁兒不停,等複員了,外麵到處都是漂亮的摩登女郎,那可得勁兒!你雖然長得老了點兒,不怎麽討妞兒喜歡,但是也還有機會的。”

  說完旗娃蔑笑了一聲。一聽就知道,這小子是在酸劉思革。

  劉思革盯了旗娃一眼,繼續憨笑。

  我剛想說句什麽好讓劉思革下台,卻聽旗娃接著滔滔不絕道:“上次我哥寫信來說,現在外邊兒都流行跳舞,跳迪斯科,還說等我複員了,也教我跳,說是那玩意兒比汽車喇叭還響,喜慶,有勁兒,漂亮妞兒都愛跳!”

  “迪,斯,科?什麽東西?”沉默的王軍英忍不住問了一句。

  “哈,沒聽說過吧!”旗娃洋洋得意。他又問我:“建國哥,你知道嗎?”

  我想了想,說:“敵舞?我真沒聽說過,但是我當知青的時候,扭秧歌倒是見得多。”

  旗娃撇撇嘴巴,有些失望,他移開眼神,轉向劉思革。顯然,這壯小夥兒對劉思革多了一點兒情緒,並且這情緒是露於外表的。他楞了一會兒,變換了一下表情才問道:“你呢?”

  憨笑的劉思革搖搖頭。

  “大學生,你肯定知道吧!”旗娃立即把頭別向鄧鴻超。

  鄧鴻超正在啃761壓縮糧,他推推眼鏡,點頭回答道:“嗯,聽說過,迪斯科嘛,我有同學就愛跳那個,很吵。”

  “那你會跳嗎?”旗娃來了興致。

  鄧鴻超搖搖頭,咽了一口壓縮糧說:“交際舞我倒是跳過,這個嘛,沒敢去跳,太吵。”

  旗娃有些失望:“哎,我還以為大學生啥都會呢!”

  “大學也要分專業,就像你們是偵察兵,專搞偵察,炮兵專搞炮彈。”鄧鴻超笑道,“我學的不是舞蹈,自然接觸得少。”

  “那你是學啥的?”旗娃問。這一個多月裏,鄧鴻超沒提起過自己的專業,李科長也隻是含糊的提過大學生身份,而我們,更沒去主動問過。

  鄧鴻超推了推眼鏡兒,答:“我學的是俄語,也就是蘇聯話。”

  蘇聯話?我直起身子,來了興致。

  “普,普黎維特——”我用我記憶裏僅存的幾個俄語單詞,在鄧鴻超麵前賣弄著,“達瓦裏希!”

  “達,瓷德拉斯維葉屆!”鄧鴻超果然嫻熟的對我答出了俄語,“建國哥,你也會講蘇聯話?”

  我搖搖頭,苦笑道:“學校教過一段時間,結果我貪玩,沒認真學,僅僅會認幾個字母罷了。”

  對話一完,旗娃和劉思革用一種很奇特的眼神看著我,不過我已經習慣了這種眼神。那時候的軍隊裏頭,還有相當多的文盲,我經常會幫一些戰士代筆寫信,或是為他們念字兒讀信,他們都愛管我叫“秀才班長”。

  “達瓦裏絲!嘿嘿,建國哥真好玩兒!”旗娃像個鸚鵡一般,跟著我學了一句。

  “我還以為你是學軍工的呢,”我對鄧鴻超道,“比如做槍做炮那些。”

  鄧鴻超點頭,說:“是,我有接觸這個。但很多時候要接觸到蘇聯話,所以我們還在修專業俄語,那是基礎。”

  我緩緩點頭:“噢,怪不得。”

  “現在學蘇聯話可沒啥作用嘞,老毛子跟咱們翻臉了,是站在越南猴子那邊的!”旗娃看著火焰上的罐頭肉,分析了一下國際局勢,“我有個親戚以前在北方當兵,他回來說,七九年剛開始呼越南巴掌的時候,他們都拉好了戰備,害怕老毛子要打過來。”

  “但是總得要有人會說嘛。”鄧鴻超放下了幹糧,沉思起來。他的眼鏡鏡片上倒映出跳耀的火光,配上那副沉思的嘴臉,這個稚嫩的大學生在那一瞬間,看起來竟有幾分不相匹配的老成與滄桑。

  “有美國人護著,量他蘇聯也不敢!再說了,咱也不弱,你看這都幾年過去了,越南我來了兩次,蘇聯不還是老老實實的收著兵嗎?”我喝了一口水果罐頭的汁液,也大侃了一下國際局勢,“毛子不一定毛得起來,再毛也毛不過毛主席!”

  鄧鴻超卸掉臉上那副轉瞬即逝的滄桑感,他神秘兮兮的一笑,沒有接話。王軍英也默默的吃著罐頭,沒有加入我們的討論。

  旗娃剛想接一句什麽,卻被劉思革先說一步:“我一個莊戶人,聽不懂你們在講些啥。不過鄧大學生,我有個問題想請你說說。”

  鄧鴻超轉過頭,問:“什麽問題?”

  劉思革移開眼神,眯看著跳耀的火堆。他問:“你給說說,那個大洞子下頭,到底裝的是嘛玩意兒?那些外國人挖那麽深的洞,又是為了個嘛?”

  劉思革終於有機會問出了他最想知道答案的問題。

  鄧鴻超苦笑一聲,他拿起壓縮幹糧,咀嚼一口,搖頭道:“這我可說不清楚。”

  “到了才知道,別急。到了那裏,一切就清楚了。”他補充了一句。

  事實上,這是六個人最不願意提及的話題。因為每個人都明白,故事很邪門,地底工程裏有太多的謎團,太多的蹊蹺。從昨晚跋涉至今,過度的勞累和突發的事件已經將我們攪得混亂,甚至都忘記了那個詭異陰森的“目的地”。

  一定程度上,我們已經將跋涉在山林之間當成了任務本身,反而忘卻了任務的目的。

  果然,鄧鴻超剛回答完,換來了就是幾人的沉默。劉思革顯然沒有得到滿意的答案,他歎了口氣,繼續機械般的吃食。

  而王軍英,則是若有所思的盯著火堆。也許他在思考這個問題的答案吧。

  黑漆漆的洞裏就有一堆火焰跳耀,將幾個人的影子映在洞壁之上,忽動忽閃。

  突如其來的沉默,讓洞穴裏的氣氛有些僵,這種沉默對大家的心態沒有好處。我便尋回之前的話題,拍了一下旗娃:“我們繼續說那個敵什麽科,你會跳嗎,要不給大家跳一段?”

  旗娃這時也想出了竅,被我一拍才晃回了神。他拿下架子上被烤得滾燙的罐頭,丟放在地上。旗娃答道:“哦,我不會,我就聽我哥說了幾句。”

  王軍英這時已經填飽了肚子,他丟下空罐頭,白了旗娃一眼。他道:“頂個求用,剛才說得唾沫星子亂噴,我還當你小子真會點什麽呢!”

  旗娃立即板起了臉,他用手指頭敲了敲地上的罐頭,跟王軍英貧起了嘴:“排長,你這話就讓我很不舒服了。首先,我張旗正是一名優秀、合格並且出眾的偵察兵戰士。其次,我還會武術,《少林寺》看過吧,就李連傑演的那電影兒,我呀,打起套路來可比那和尚差不了多少嘞!”

  “而且,說句您不多心的話,我沒入伍之前,那可是風光得很!”旗娃頗為得意。

  “喲,怎麽個風光法?”我也掏出一袋壓縮幹糧,準備聽這旗娃吹吹牛皮。洞穴裏的氣氛總算是從沉凝之中拉回了歡悅裏。

  “就拿那個罐頭說吧,”他指了指我身旁的水果罐頭,“知道嗎,現在這些洋鬼子眼光可高了,他們都不稀罕這些罐頭玩意兒了,你猜他們都喜歡喝啥?”

  幾個人被這問題問懵了臉,答不出話語來。所以目光都投向了旗娃的臉,等他揭曉答案。

  旗娃好像很享受這種注目禮,他眯起眼睛暗喜了一會兒,一字一頓的對我們說出了答案:“可,樂!”

  兩個字說完,我們三個兵還是楞看著他,沒聽明白究竟說的啥。可樂?這玩意兒我好像聽說過,又好像沒聽說過。

  隻有鄧鴻超附和一句說:“哦,可樂,可樂,我知道,聽過。”

  “聽過?嗬,那太正常了,你喝過嗎?”旗娃仰著個頭,洋洋得意。他要是有尾巴,此時必定翹到了天上。

  鄧鴻超看了我們一眼,然後笑著搖頭。

  這下可就讓旗娃意得誌滿了,他那細眼睛又眯成了一條縫,笑道:“我就說吧,這山洞裏頭,就我一人喝過可樂!”

正文 第二十八章 :上山下鄉

  “黃連你還沒問呢,他級別高,說不定喝過。”劉思革抓起木架子上的午餐肉罐頭,結果被鐵皮燙得縮回了手。

  “甭問了,黃班長是三好男子漢,煙酒都不沾,他哪會去碰這些外國貨!”旗娃美滋滋的舀了一勺罐頭裏的紅燒肉,“再說了,可樂這玩意稀罕得很!”

  我有些好奇,便問:“那你說的那個——可,樂,到底是什麽東西,喝起來什麽味兒?”

  王軍英擰開水壺,也附和我一句:“可能是玉皇大帝的尿壺,才能把你小子得意得快要上天了。”

  旗娃急忙將嘴裏的食物下咽,對我答道:“可樂嘛,就是一瓶黑水,但味道是甜的,嗯,比蜂蜜水兒還甜,喝進了口,鼻子就衝得慌。”

  “那不就是汽水兒嗎。”我啃了一口壓縮糧。

  “錯,大錯特錯,區別可大了,那可是外國來的進口貨,可樂可樂,喝了心裏可樂了!”旗娃閉著眼,舌頭在嘴唇上舔了又舔,好似那嘴裏一口的熱油紅燒肉,全化作了他話語裏的舶來品。片刻,他又接著向我們傳述道:“我還聽說,那些洋鬼子們都富得很,錢都花不完,每頓飯都得就著可樂吃呢!”

  “我看你下輩子幹脆投個洋胎算了。”王軍英喝了一口水,冷冷的說。

  “反正入伍之前,不說有多風光,但也是沒少見玩意兒,回力鞋,我穿過,可樂,我喝過,電視機,我看過,更別說什麽自行車,摩托車了,小轎車我都坐過。”旗娃這小子炫耀起來,真是沒完沒了。

  “小轎車你都坐過?”劉思革有些不相信。

  那時候,汽車不如現在這樣,到處都有。我記得,縣級幹部的公務車配的是四輪吉普,那種外國進口的小轎車,自然是少之又少。我甚至都沒見過幾次。旗娃的話如果屬實,那確實該他炫耀一番。

  “那是自然。”旗娃答道。

  壓縮糧還是一如既往的噎口,我便拿起水果罐頭,就著汁液吞掉了最後一塊果肉。果肉果汁鮮滑爽嫩,此時的愉悅感讓我認為,世上最珍饈饕餮之物,也不過如此。我就納悶了,旗娃所說的“可樂”,真要比這水果罐頭還好喝嗎?

  劉思革對他比出大拇指,陪他嗬嗬幾笑。之後,沒人再去陪襯他的炫耀,各自無聲的進食。

  “那你家裏背景很好啊,挺富的。”鄧鴻超突然冒了一句。

  旗娃見又有人和他對話,立馬答道:“不,不,不,我家裏哪兒富啊,我根正苗紅,三代貧農。哪些玩意兒,不都還是我哥帶我見識的。打個比方吧,回力鞋,我哪兒買的起啊,那是我哥在巷子裏搶的,我要來穿了幾天,嘿嘿!”

  “至於說小轎車嘛,嘿嘿——”旗娃笑得跟個小孩子一樣,“我就不方便說出來了!”

  “你這小子以前還打劫?”王軍英立即投過凶狠的目光。

  目光一愣,傻笑的旗娃立即發覺了不對勁兒,便立即說道:“沒有,那絕對沒有!我張旗正一身正氣,怎麽會去幹那些勾當。排長啊,我說的是,東西是我哥去搶的,我可沒做過這些事兒啊!”

  “向毛主席保證!”他說著又舉起了拿筷子的手。

  我撲哧一笑,這句話讓我想起了劉思革準備對山民“行刑”前,他也是接著毛主席,對我們信誓旦旦。盯著一旁的劉思革,我對隨即對旗娃玩笑道:“毛主席都去了,你還跟他保證,我看呐,你不如向林老總保證算了!”

  “我是真沒做過!”旗娃不理會我的玩笑,他注意著王軍英的反應,盡力辯駁道,“搶人錢財偷雞摸狗這種事,我張旗正絕對不碰!”

  “你剛剛不是說,等複員了,還跟你哥一起跳什麽敵舞嗎。我看呐,舞一跳完,你又要跟你哥進巷子了!巷子裏有回力鞋,有黑汽水,還有小轎車呢!”我覺得挺好玩,便又跟了一句玩笑話。

  玩笑一出,幾人也跟著我嗬嗬的笑著。

  誰知旗娃在旁人的樂嗬嗬中吐氣一歎,怨道:“就我哥那德性,能等到我複員就好了,前一陣我家裏掛信來說,公安在嚴打,專門逮混子,他啊,已經進局子了。”

  這話一完,樂嗬著的幾張嘴不約而同的就閉了個緊。因為這種家事,用來開玩笑就不太禮貌了。我做了個無奈的表情,繼續啃壓縮幹糧。

  “對,嚴打。”鄧鴻超點頭接話,“這個我知道,動靜還弄得很大,一到晚上經常就見著街上全是白衣服的警察,據說連部隊都出動了。”

  旗娃吞了一口紅燒肉,點點頭。他見我們都沉默著,便問:“這種除暴安良的好事情,你們咋不高興高興?”

  “吃你的飯!”王軍英一個巴掌拍他後腦上,“你出去了要是敢做這些事,敢當車匪路霸,我第一個廢了你!”

  旗娃趕緊向他的排長做了保證。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南疆記事:密林詭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末日刁民 白夜追凶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陰陽食譜 人性禁島 金沙古卷1:青銅之門 苗疆蠱事Ⅱ 大明驚變 守夜者(出書版) 拉普拉斯的魔女 清明上河圖密碼4:隱藏在千古名畫中的陰謀與殺局 綠皮人
  作者:二兵科林  所寫的南疆記事:密林詭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南疆記事:密林詭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