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第12節

  盯了劉思革一眼,我將準備掏手槍的手伸向了腰帶,然後故作起笑容,玩笑道:“抽個屁,我吳建國好歹也是上過戰場的人,難道這點兒覺悟都沒有嗎?抽煙小則引來子彈,大則引來炮彈,我還不懂這個道理?我是水喝多了,要去方便一下。”

  遞給王軍英一個眼色,我推開他的手,獨自走離了竹林。

  黃班長和旗娃很快勘測完地形,隊伍又重新啟程。由於王軍英的阻攔和我及時的理智上頭,這件事最後是沒有捅出來。事後想來,當時我要真的舉起手槍衝過去了,這趟任務的結局,或許就會不一樣了。

  再說劉思革本人,他倒還好,並沒有表現出異樣。假如他的身份真的被我猜中了,那他肯定不是普通的漢奸,而是訓練有素的敵特。當然,這是玩笑話,這件事的真相,我會在後文裏寫到。

  現在,我隻能假裝不知道這件事情,停止心裏頭的猜忌。

  走了一陣,地勢開始變陡,植被開始變茂密,隊伍走起來比上午更加吃勁兒。我們抽出了砍刀,挨個兒換人在前麵劈藤開路。否則的話,雨林裏的那些茂密植被,真是讓人寸步難行。這附近的山區最近好像下過雨,一路盡是水坑泥沼,好不難走。

  除此之外,我們還要對付雨林中的毒蛇、螞蝗。雖然每個人的綁腿上都抹著雄黃,但那些煩人、惡心的螞蝗總有辦法鑽進衣服吸你的血。而蛇就乖多了,聞到雄黃、覺察響動後就會自己躲開。但就怕那種繞在樹上的蛇。

  防蛇其實也是在林子裏的重要任務,要是被帶劇毒的嘬上一口,那基本也算是判了死刑。

  那一下午,蛇一共打死了三條,而擠死的螞蝗,那可就記不清了。當然,我還必須在這些讓人心煩的事物中多抽出一道心緒,去留察劉思革這老小子的舉動。

  不過他倒沒表現出任何反常。我不免又開始猜想,假如他真是漢奸,是敵特,那他目的又會是什麽呢?把我們五個全都滅口?這未免有些太過於天馬行空了。

  不過王軍英好像也想到了這一點,下午的這一路,他都走在劉思革的背後。有了他在後頭做“防線”,我倒也心安下來,漸漸忘卻了這件事。因為叢林裏的路半分鍾一個樣,你要想走好路,不得不全神貫注,集中精力。

  行過陡山包,渡過山溪,翻過瀑布,六個人一直走到下午四五點左右,天空中不知從何處飄來一大團烏雲,蓋得頭頂黑壓壓的一片。密林裏的層層樹冠,本就遮擋住了大部分的光源,現在再被頭頂的烏雲一壓,能見度就更低了。

  頭頂雷聲隆動,西南山林這種說來雨就來雨的天氣,我們早已領教過。眼看過不了多久太陽就要落山,天黑後的叢林本就不好行路,如果再來一陣傾盆大雨,那就是難移寸步了。

  黃班長決定,先尋找好今晚的營地再說。因為越南這地方隻要一來雨,山洪泥石流就會跟著一塊兒來。烏雲又厚又黑,這雨隻要一落下,恐怕會淋上一陣子,我們隻有找到一個現成的山洞,才能睡一個安穩覺。

  北越這一塊都是喀斯特地貌,找到一個山洞並不困難。曾經的越南軍隊就依靠著山體裏的洞腔修築工事,給我們照成了很大的困擾。而對越作戰中著名的“貓耳洞”,也就是靠著這些天然洞體加修的。

  如此一來,隊伍停止了按線路行軍,改為專心找洞。時間很緊,頭頂的雨要是降下來,越南叢林裏的陡路,就是一腳一個泥濘,濕滑陷腳,寸步難行。果然沒隔多久,山穀間的狂風吹起,刮得雜草亂樹嘩啦啦的響,猶如山林的合奏。烏雲裏開始響出隆隆的雷聲,配合起山林的合奏,哪還能聽見周遭的動靜。

  那情景,好似真會有什麽奇雨驚雷,即要從天而降。

  穿過山麓處的一片芭蕉林後,地勢變陡,我們便順坡而上。還沒攀上幾步,走在前邊兒揮刀開路的我,就相中了一處山洞。

  山洞嵌在一口斷崖峭壁之上,峭壁倒斜而下,洞口就順勢而斜,往裏凹伸。斷崖峭壁上延伸下的樹根以及幾條青油油的藤蔓倒掛在洞口,猶如窗簾一般。我用砍刀劈開藤條,湊裏一瞧,裏麵黑漆漆的一片,恐怕空間還不小。

正文 第二十一章 :山洞

  幾人在洞前打量了幾番,覺得這裏的地理位置合適,能躲雨,也能避開山洪泥石流。但洞裏的情況還不知曉,於是就由我帶著旗娃進去探洞,其餘人留在洞口掩護。

  以前反擊戰打響的時候,越南軍隊正麵作戰敵不過咱們,就窩在這些洞裏的工事裏不肯出來,然後再找機會放冷槍。我們沒辦法,也隻能跟捉迷藏似的挨個兒進洞清剿越軍。當時我也執行過這樣的任務。

  但我那老班長愛搞“奢侈浪費”,令我們將手榴彈扔個夠,炸他個地動山搖再進去,恨不得直接把山炸垮,山洞炸塌。我隻進過這樣的洞幾次,其中隻有一次遇見個繳械投降的士兵,其餘的都是人去洞空。

  當然這跟扔手榴彈沒多大關係,因為這些洞裏七拐八拐,手榴彈的殺傷範圍有限,也容易破壞山洞的結構,戰士們進洞會有危險。聽說後來有的部隊上了噴火器,噴火器噴出的火焰會拐彎,我們就用不著派戰士進山洞走鬼門關了。

  如今站在黑漆漆的洞口,記憶不免重疊。推開手電筒的時候,心裏竟然還提了一把。雖然這附近荒山野嶺,洞子不太可能是工事體,更不太可能會有越南士兵蹲在裏麵。但我還是叮囑了旗娃幾句,讓他進洞後謹慎為好,一切聽我指揮。因為誰也拿不準,這洞裏究竟有什麽。

  洞裏頭住著一窩財狼虎豹,那也是有可能的。

  旗娃連連點頭,握緊了衝鋒槍。

  一手拿手電筒,一手拿手槍,我領著旗娃進了洞。由於麵前的山壁是一個倒斜的形態,所以那雷雨前的呼嘯被山壁抵擋之後,都呼呼的由上順刮下來,不停的往洞子裏灌。山洞裏本就照不進陽光,陰冷無比。雙腳剛還踏進洞子一步,麵前的洞裏是又冷又黑,背後和頭頂刮來的風一刻也不停歇。

  前後夾擊之下,我竟在這三伏天裏打了一個顫。

  洞口生得很氣派,有一人半多高,不寬也不窄。走進洞口,往左一拐,裏麵是一道向下的地勢,猶如一條天然形成的甬道。我倆謹慎的在“甬道”裏行進著,手電筒左探右探,上指下移。

  “甬道”很窄,僅有個半米多寬。頂上生著一些奇形怪狀的石筍,腳下則有些坑窪,但不硌腳。

  往甬道裏深入一段距離後,耳邊忽然靜了下來。山洞的結構阻擋了洞外的聲響,呼嘯的山風與山林的奏鳴越來越微弱,竟讓我有些不適應。因為叢林裏總會有聲音,但洞穴裏卻靜得可怕。

  “甬道”大概就有個三四米長,我倆很快走完。往右拐了一個彎,手電筒裏的視野,忽然開闊了起來。

  我倆用手電筒掃來掃去,發現這洞裏的空間還挺大。裏麵的洞頂陡升,估計有個三四米高,在手電筒的照耀之下,上麵閃著水光,也能看到拱出來的石筍。我又帶著旗娃在裏麵轉了幾圈,發現洞內麵積也寬,不比一個籃球場小。

  幸運的是,靜謐的洞內,我沒探射到任何活物。總算讓我鬆了口氣。

  再看其他,洞內擺著一些幹草和石塊,不知道從哪兒來的。並且這陰暗的洞穴裏,還飄蕩著一股講不清道不明的臭味,刺人口鼻,像是什麽動物的糞便。但我們卻沒找到糞便的影子。也許,這口山洞是什麽動物的巢穴吧?我猜想著。一堆幹草鋪在地麵,我蹲下來,仔細觀察著。

  幹草堆上窩進去一塊,能看出是有什麽東西再上麵睡過,但是塊頭不大,就跟人腦袋差不多。不過這樣一想,草窩裏凹下去的形狀,跟人腦袋枕睡過的痕跡非常像。我不免心驚,難道是有人在這裏頭睡覺?

  我立馬抬起手電筒往洞內又掃了一圈,沒探射到任何活物後才安下心來。

  “建國哥,這像有人在這兒挺屍睡過覺啊!”旗娃也射過手電筒,在我旁邊蹲了下來。他這突然的問話,在幽閉的山洞裏清晰無比,驚動了我一下。

  “不知道。”我皺著眉頭回答說。

  再看那有睡痕的幹草堆,草堆裏麵和周圍散著一些毛發。我放下手槍,從草堆裏拈出一根毛發來。毛發挺長,泛著紅褐色,就跟一個女人的頭發差不多,但要粗一些。雖然看起來像頭發,但肯定不是。

  因為越南人的頭發跟我們一樣,是黑色的,不可能跟眼前這樣泛著紅褐色。我印象裏頭,隻有西方洋鬼子才是金頭發,紅頭發的我還真沒聽說過。

  “我操——”張旗正歪過頭,盯著我手裏的毛發,“還有頭發?”

  說著旗娃也舉起手電筒,警覺的在洞裏掃了幾圈。

  “不是,這毛是紅色的。”我丟下毛發,下出了結論,“你爹的頭發是紅色的?”

  旗娃楞了一下,然後彎下身子仔細盯向那紅褐色的毛發。

  “越南人會不會有紅頭發啊?我瞅著這玩意兒真像頭發!”旗娃還不肯相信。

  “放屁,越南人條件再艱苦,也不至於住山洞嘛,我看,應該是野生動物的毛,比如猴子那樣的。”我站直了身子,下出了結論。

  “野生動物?猴子?猴子住山洞嗎?”

  “孫悟空你沒讀過嗎,花果山水簾洞,水簾洞不就是洞嗎!”

  “哦!我懂了。”張旗正嘴巴圓張著,點了點頭,“建國哥見多識廣!”

  我冷笑一下,沒理會他的馬屁,這句話他這一個多月裏說了不下二十遍了。不過管他洞裏住的猴子還是老虎呢,隻要這洞裏沒有越南軍隊,我吳建國就睡定了。

  洞內的空間應該不隻這麽一點兒,因為再往更裏麵走,洞口漸漸收小,再變成一條指甲寬的石縫。手電筒往裏一探,裏麵的石壁上閃著濕嗒嗒的水漬,不知道通向哪裏。

  但我並不關心這個,因為在洞裏一圈走下來,我倆沒發現任何有人類滯留的痕跡。盡管洞裏臭,盡管洞裏有些潮濕,但這裏絕對是一個絕佳隱秘的歇腳處。我可不想丟掉它。

  “建國哥,這兒,真能住嗎?”旗娃用手電筒掃著洞壁,低聲細語的問我道。

  被他手電筒照亮的洞壁上,能見到幾隻飛快爬過的細長黑蟲子,還有一隻類似於蜘蛛的昆蟲。但那玩意兒的腳比蜘蛛的長多了,我叫不出來到底是啥名字。

  顯然,旗娃是忌諱這裏的原住民。

  “當然能住,千載難逢。你這毛頭還想著挑三揀四?有的睡就不錯了!”說著我轉過身,準備出洞。

  誠然,洞裏頭的這些蟲子看著心裏發毛,但它們可嚇不走幾個兵油子。

  洞穴是“純天然”無疑,我便揣好手槍,帶著旗娃出了洞。招呼過黃班長他們,一隊偵察兵便集中在了洞穴前。我告訴了他們洞裏的情況,說明了裏麵可能是某種動物的窩。

  天空中雷聲隆動的頻率增加,估計再不過了一陣,雨水就要應聲而下了。黃班長看了看天,然後腦袋一點,讓我們全進洞裏。

  但洞穴裏盡是黑暗,肯定需要照明。於是我提議,讓幾人分組在洞外邊收集了一些柴火。

  果不其然,六個人剛抱著柴火進洞,還沒放好放好裝備呢,就聽到外麵漂泊雨起,嘩啦一片。

  “明天的路,恐怕不好走啊……”黃班長放下裝備,在黑暗裏念叨了一句,就回身往洞口的“甬道”走去。

  沒有手電筒的話,這山洞就是一個黑窖,伸手不見五指,啥也看不清。火柴擦燃,我們用洞裏的幾堆幹草,加上撿回的一些幹菜,一個小火堆就在洞穴裏生起了。但火不能生太旺,生太旺洞外有可能會察覺火光,更會浪費為數不多的柴火。

  一整天的行走,大家早已是精疲力竭。悶熱難耐,大家紛紛脫下了“大五葉”迷彩服、卸下了裝備,在火堆旁坐了下來。喝水的喝水,脫鞋的脫鞋,而抽煙的幾個,自然也閑不下來,王軍英率先拿出一盒煙,發給我和劉思革。

  “哎,還抽,也不嫌這洞裏嗆得慌!我看啊,幾位不如都把煙頭丟了,咱走了一整天,都該填填肚子,挺屍睡大覺了!”煙霧在密閉的洞穴裏升起,很是嗆人。睡在地上的旗娃,不免抱怨了一句。

  “忍忍吧,他們都憋了一天,怪不容易的。”鄧鴻超戴回了他的黑框眼鏡,笑看著我們。不過從他的表情可以看出,他也被煙霧熏得不輕。

  裏有洞穴遮蔽,外有雨聲掩蓋,大家的身心明顯放鬆了許多,能放聲講話了。

  旗娃坐起來,哈哈一笑,向鄧鴻超接話道:“嗨,我這不是一天沒講話,嗓子癢癢,想叨叨幾句嘛!鄧大學生,我說你也不看看我的位置,咱這兒有編製的,就數我級別最小了。這抽煙的三位,都是我的上級,我的領導,我的首長,別說抽煙了,就算是咱王排長往這洞裏丟手榴彈,我張旗正也得二話不說,挺直了腰板兒撲上去啊!”

  話畢,王軍英就吐著煙笑了。張旗正這個馬屁,逗笑了所有人,拍得還算成功。但這煙霧嗆人總不是好事,我便加緊著嘴裏的動作,準備快些解決。

  幾人的笑聲剛落,低頭抽煙的王軍英突然想到了什麽,隻見他低腰一拾,手中拈起幾根毛發來。他湊到火堆前看了看,然後問我:“你說,這洞是個窩?”

  “嗯。毛不就在你手裏頭嗎。”我點頭。

  “建國哥說是猴子窩嘞,孫悟空,水簾洞。”旗娃說著又躺了下去。

  “猴子窩?”劉思革念叨著,也歪過頭看向王軍英的手裏的毛發。

正文 第二十二章 :優秀射手

  王軍英盯著手裏的毛發,沒理會劉思革。

  “我也是隨便猜的,要不,鄧大學生懂得多,拿去讓他看看?”我看向鄧鴻超,提議道。

  鄧鴻超聽到我在提他,便扭頭看了過來。

  王軍英點頭,便把手中的毛發遞給了鄧鴻超。

  “這我可不在行……”鄧鴻超仍還是接下了那撮毛發,然後低頭仔細看著。

  一會兒,鄧鴻超下出了結論:“嗯,我同意建國哥的想法,應該是猴子的毛發。你們看,這看起來和頭發差不多,可顏色又是紅的,肯定不會是頭發。不過我從沒研究過這些,隻能靠猜。”

  黃班長這時從洞口的甬道裏走了下來,他看著我們圍著一團,心生好奇,便指向鄧鴻超攥著毛發的雙手,道:“在說啥呢?”

  “我們在研究這洞裏,究竟是住了什麽動物。”鄧鴻超放下手,抬頭望了黃班長一眼。

  黃班長若有所思的點點頭,但他顯然對這個話題不關心,他掃視著大夥兒說:“管他是狼還是豹,這個山洞的進口,必須要時刻有人守著才行。待會兒我們就挨著輪崗,睡覺的時候也執行。”

  “嗯。”我答了一句,說著啜了最後一口煙。但煙頭不能亂扔,我便上前幾步,將它丟進了火焰撲騰的火堆裏。

  黃班長低頭盯著跳耀的火光,咬舌舔唇。他扭頭看了一眼洞口的方向,然後又說:“這火光,晚上會不會太顯眼呀?這樣吧,你們先休息一會兒,然後吳建國,你帶上張旗正,去折點葉子回來,就那種大片點兒的芭蕉葉,折回來卡在洞口,看能不能擋一擋。”

  “王軍英,”黃班長接著安排道,“你現在跟我一起,去山頭上瞧瞧地形。剩下的劉思革和鄧鴻超,你們就留在洞裏警戒。”

  “嗯。”王軍英也將煙頭丟進火堆裏,轉身就開始在包裏麵翻找雨衣。

  芭蕉林在我們找到山洞之前,就遇到過一片,並且離這個洞不遠。但外麵的雨勢聽起來可不小,我便也翻出雨衣,掛上衝鋒槍。折葉子這種小任務,就用不著再背一身的裝備了。

  “快去快回,外麵的天快黑了,動作要趕快。”黃班長整理著雨衣,向我叮囑了一句。說完,他就和王軍英朝洞口走去。

  旗娃這小子向我求情,說再讓他休息五分鍾。我想著折葉子也不是什麽急事,就同意了。劉思革這時也抽完了最後一口煙,他對旗娃笑道:“這娃機靈,王排長走了,你就找著機會偷懶了!”

  “誰偷懶了,”睡著的張旗正坐了起來,“我這叫磨刀不誤砍柴工!”

  “我看啊,你這種病號兒才是最好的,任務不配給你,偷懶的時間一大把。”旗娃接著說道,“我這頂多算幹活磨洋工,拉屎三點鍾,但你這種病號兒,倒是可以拉一下午的鍾也不見得有人催你嘞!”

  劉思革盤坐在地,笑笑不講話。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南疆記事:密林詭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末日刁民 白夜追凶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陰陽食譜 人性禁島 金沙古卷1:青銅之門 苗疆蠱事Ⅱ 大明驚變 守夜者(出書版) 拉普拉斯的魔女 清明上河圖密碼4:隱藏在千古名畫中的陰謀與殺局 綠皮人
  作者:二兵科林  所寫的南疆記事:密林詭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南疆記事:密林詭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