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第1節

本書由 乞力馬紮羅的水 整理

附:【本作品來自互聯網,本人不做任何負責】內容版權歸作者所有!

======================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作者:二兵科林

內容簡介:

  三十年前,因為一場舉世震驚的事件,我被調派往了南方。

  我是一名偵察兵。

  一道密令,將我從編製裏抽調而出。一項神秘的任務,揭秘密林深處的離奇事件。

  密令之下,一隊偵察兵被派進南疆。撲朔迷離的“科研”工程,卻暗藏著違背常理的“偽科學”。

  可上九天攬月,可下五洋捉鱉。

  在那個競賽一切的時代,是何種動機驅使,才使得他們不惜動用大量人力物力,去掘地萬尺,恨不得挖穿地球?

  在你雙腳之下的萬尺地底,他們又發現了什麽秘密?

  林茂密,境詭異。大國博弈,民族殺戮。曆史的謎團,駭人的生物。

  這是我的經曆,你所認為的美好世界,它看起來確實美好,但又沒那麽簡單。

  三十年後,希望他們和它們,能被銘記。

======================

正文 開始:寫在一切的之前

  從部隊複員之後,這件事在我的腦袋裏一直念想著。

  我想了很久,還是決定把它記下來。記出每一個細節。在療養院的時候,醫生告訴我,我的腦袋出了狀況,有可能會記不起一些東西。但這麽多年過去了,當年那些事我仍然記得一清二楚。

  在這個世界上,有一些東西,你根本無法接觸,更別提知曉。也許三言兩語說不清,但它就藏在你的腳下,你的頭頂,你習以為常,卻根本察覺不了。我經曆的事情,它不會符合大眾所認知的世界,甚至會被打成“偽科學”。

  但是它確確實實發生過。倘若我沒有將它記敘下來,而是繼續選擇沉默,那這件事情,恐怕就要永永遠遠的爛在曆史長河裏,成為一粒無人知曉的塵埃。

  那麽多年過去,這些事情有的清晰如昨,有的則模糊不清。而當年和我一起對著條例宣誓的人,也不知所蹤。他們也許還遵守著條例,保守著這些秘密,遊於市井,無法和我一起對證記憶。所以我隻能盡可能的用筆頭去回憶,去拚湊,這些事情,我想忘記它,但它不應該被遺忘。至少在我這裏留個記錄,算是對他們有個交代。

  但請記住,你看到的以下文字,不會是檔案館裏的正經報告,你也絕不可能會在資料公開的地方讀到。以下文字,可能盡是我的臆想編撰,也可能實實在在發生過。

  你可以把它當作閑暇之餘的茶談讀物,也可以認為是滿足獵奇心的小說。總之,你不必去過多的質疑其真實性。這隻是承載著浩瀚信息的互聯網中,一小段記載往事的文字。它們微不足道,但卻好不容易穿越了層層時空,來到你的屏幕前。

  孰真孰假,不是我要表達的重點。我隻想將他們和它們講出來,這就夠了。

正文 第一章 :篩選

  【寫在一切的之前】

  從部隊複員之後,這件事在我的腦袋裏一直念想著。

  我想了很久,還是決定把它記下來。記出每一個細節。在療養院的時候,醫生告訴我,我的腦袋出了狀況,有可能會記不起一些東西。但這麽多年過去了,當年那些事我仍然記得一清二楚。

  在這個世界上,有一些東西,你根本無法接觸,更別提知曉。也許三言兩語說不清,但它就藏在你的腳下,你的頭頂,你習以為常,卻根本察覺不了。我經曆的事情,它不會符合大眾所認知的世界,甚至會被打成“偽科學”。

  但是它確確實實發生過。倘若我沒有將它記敘下來,而是繼續選擇沉默,那這件事情,恐怕就要永永遠遠的爛在曆史長河裏,成為一粒無人知曉的塵埃。

  那麽多年過去,這些事情有的清晰如昨,有的則模糊不清。而當年和我一起對著條例宣誓的人,也不知所蹤。他們也許還遵守著條例,保守著這些秘密,遊於市井,無法和我一起對證記憶。所以我隻能盡可能的用筆頭去回憶,去拚湊,這些事情,我想忘記它,但它不應該被遺忘。至少在我這裏留個記錄,算是對他們有個交代。

  但請記住,你看到的以下文字,不會是檔案館裏的正經報告,你也絕不可能會在資料公開的地方讀到。以下文字,可能盡是我的臆想編撰,也可能實實在在發生過。

  你可以把它當作閑暇之餘的茶談讀物,也可以認為是滿足獵奇心的小說。總之,你不必去過多的質疑其真實性。這隻是承載著浩瀚信息的互聯網中,一小段記載往事的文字。它們微不足道,但卻好不容易穿越了層層時空,來到你的屏幕前。

  孰真孰假,不是我要表達的重點。我隻想將他們和它們講出來,這就夠了。

  ……

  我是一名戰爭年代的老兵。

  八四年那會兒,我還留在部隊的偵察連裏。大概在那年上旬的時候,就有傳聞說咱們偵察連要去前線了。七九年的戰事之後,師裏的偵察隊伍擴了一些,我從步兵連編進了偵察連。那時候,我在部隊裏是上過戰場的老資格,從對越反擊戰的戰場回來之後,身上帶著軍功,做上了班長,差點還上了排職,所以日子挺好過。

  雖是老油條,但我並不是那麽熱愛軍營生活。那會兒文革早就結束,全國已經恢複了高考,返城的知青都流行上夜校,考大學。我本身上過學,因為鬧文革時學校停了課,才上山下鄉,學工學農,做了知青。好幾個曾經一起掙工分的好友,都寫信來告訴我考上大學的捷報。

  當然,參軍那年,高考就已經恢複了。所以身在軍營的我,聽到這些消息後不免心癢癢,抱怨枯燥的軍營束縛了我的才識,一直等著複員回家。但服役期滿了之後,我自己又因為一些原因,選擇留在了部隊。老油條磨來油去,一待就是兩屆兵。

  恰逢國家開始有改革的跡象,過去的那一套正在消亡。家裏的來信說,部隊裏如果呆不下去的話,就回來。家裏有親戚去搞了“投機倒把”,也就是做生意,結果一夜暴富,瀟灑得很。我就考慮著,如果還在部隊裏還混不出頭,我就該跳出這個“鐵飯碗”,複員回家了。

  眼看我就要複員,結果被調進偵察部隊才一年多,就來了這檔子事。因為上前線的傳聞不假,沒過多久,各師的偵察部隊,全被抽調出來,組建起了軍區的“偵察大隊”。

  但聽到這個消息,我也有幾分興奮與期待。期待個什麽呢,對越自衛反擊戰結束回來後,我有過進軍校學習的機會,結果好磨歹磨,我碰著了紀律,直接就給我的機會吊銷了。到現在,仍然還是一個班長給我擱著。所以我估摸著,重回前線,就有機會可以立功,再爭取爭取換一個正職軍官回來,假如真的複員回地方了,會好一點。

  畢竟老油條“煎”了六年,誰都想換回個好結果。

  至於說複員回家搞“投機倒把”,我不過是把它當成最差的打算罷了。那時候國家究竟要如何改,改多少,沒人講得清楚。但無論國家要怎麽改,能吃一口“鐵飯碗”,無疑才是最讓人穩心的。

  七九年去過越南的,沒死的,回來後基本都是去了機關,升了連營,仕途安穩。像我這種留下來又沒上去的,少之又少。我這個還在底層掙紮、苦苦度日的“老資格”,心裏肯定憋得慌。

  當然啊,要說回前線,我是不想的,但人在部隊,隻能聽命令。既然要回去,我隻能為自己做最好的打算。

  回前線的消息沒傳開多久,分隊就開始沒日沒夜的搞訓練。大家心裏有了底,訓練起來都很認真。其實後來才知道,這次不是去搞大規模的反擊戰,而是越南猴子又在邊境開始鬧事,我們要搞“輪戰”。

  這裏簡單說一下,這場“對越自衛反擊戰”是分為兩個階段。第一個階段,也就是七九年那次,我們打進了越南的領土。差不多一個月的時間,教訓了越南人,達到反擊目的,我們就撤軍了。

  第二個階段,是撤軍後的1984年,越南調回了所謂的“主力軍”,開始在邊境反撲,就開始了“兩山輪戰”。所謂輪戰,就是軍委抽調各軍區,輪著和越南人打。

  斷斷續續的衝突,直到1989年才結束。我也是後來才聽說,越南這次反撲,派了不少特工到邊境騷擾滋事,弄得邊境人心惶惶。所以我們偵察分隊,就是派去“以小對小”,搞反滲透的。畢竟以大部隊和越南特工打,就像炮彈打蚊子,效率低,投入也大。

  可是,我雖然作為軍區偵察大隊的一員,但自始至終,我都沒有隨大部隊一起去過老山,更沒有和越南特工交過手。關於“兩山輪戰”的一切,我全都是聽說的。

  為什麽是聽說呢?因為我這第二次回越南,根本就沒和大隊一起上過“前線”。在大隊準備開進越南之前,發生了一件不合常理的怪事。

  要說怪,也不是有多怪。隻不過對當時的我來說,有些想不明白。當時訓練開始還沒幾天,隊裏突然來了命令,讓我去師部報道。我這一個小小的班長,還是第一次被叫去師部。集合的地點,是在偵察處的水泥壩子裏。陸陸續續好幾十號人,集結在了這裏。

  然後,偵查處長出來點了一次名,就直接用卡車把我們拉走了。這幾十號人裏,我就認識兩個,其餘的都是些生麵孔。大家私下裏一交流,都不知道拉我們出來是要幹什麽。卡車把我們運到了老林子裏的一個駐地,再之後的幾天,駐地的人帶著我們開始了集中訓練。訓練完了,又弄了一個考核。

  考核的內容跟平時差不了多少,也就是實戰的偵察各項技能,和理論的軍事地形學幾個文化學科。考核一完,偵察處長又來點了一次名。這次呢,他從咱們這幾十號人裏,點出了五個人,其中一個就有我。

  還沒弄清是怎麽一回事,我們被點出的這五個,就被偵察處長送上了另一輛軍卡車接走。卡車開出了老林子的駐地,把我們運回了偵察處。處長領著我們進了一棟樓,進入了一個會議室裏。五個人對著室內的花地圖,列成了一排。

  隔幾分鍾,偵察處長慢悠悠的走進來,身邊還多了一個人。那人上了些年紀,至少得有個五六十的歲數。那個時候,部隊裏還沒恢複軍銜,從官到兵穿的都是“三點紅,一點綠”的六五軍裝。所以在部隊裏,光靠衣著是根本不能知曉一個人的職務。但是看到他的那一刻我就明白,這把年紀還能留在軍營,十有八九都是德高望重的老幹部。甚至首長級別的人。

  但是他的身份直到今天我也沒弄清楚,也僅僅見過這一麵。就暫且稱他為“老幹部”吧。

  老幹部腰有些駝,他背著雙手,進門後就打量著我們。看了一會兒,他點點頭,看著我們說:“嗯,不錯。既然都挑了幾次,肯定都是好兵。”

  “接下來的,你跟他們好好講一下,要安排到位。”首長轉過頭,又跟旁邊的偵察處長說了一句。處長點頭答是,老幹部又用一種很奇怪的目光,滯盯了我們一陣,接著沉了一口氣,就匆匆走出了會議室。

  處長送走他後,關過了會議室的門,麵相五人走來。

  他正了正軍帽,然後讓我們拉過會議桌旁邊的椅子坐下。處長清了清嗓子,說:“好了,我就說兩點。”

  “第一個,從現在開始,你們站著的這五個人,是新編好的一個班級編製。不管你們以前是什麽職務,現在都暫時取消,安心待在這個班。”處長咳嗽了一聲。

  我心裏“哐當”一下,眼皮眨了又眨,心想我這還第一次來到偵查處、受到老幹部接見,怎麽又一下子給我降職了?

  處長好像是看透了我的心思,他吞了一口口水,繼續補充說:“我知道,你們之中有幹班長的,有幹排長的,甚至還有連職幹部。我這話肯定讓你們聽不明白,但是不管你們有意見沒意見,都得給我憋住。”

  說完,偵察處長停下來,盯著我們不講話。我們五個坐直了腰,一聲都不敢吭。

  “第二,”處長又開口了,“把你們挑出來,編成一個班,不是說要革你們的職,而是有任務要交給你們。之前的考核大家都參加過了,你們都是有能力從花名冊裏挑出來,執行這次任務的。你們有老兵裏的油子,也有新兵中的尖子。所以心態給我放穩擺正,不是誰瞎點把你們挑出來,是你們偵察技能優秀,上級相信你們。

  “任務完成,職務全部恢複,並記一等功。更細的安排我這裏不清楚,多的我也不囉嗦了,你們現在回去收拾一下,下午,回這裏集合!”

  下午,我們就被一架飛機接走了。上飛機之前,我們在會議室裏宣了誓。宣誓的內容讓我有些吃驚,大意就是本次任務涉密,出了會議室的一切行動,都不能向任何人提起。不過我倒沒當回事,以為這隻是另一種形式的“誓師大會”,就跟著其他人照做了。

  可誰知道,那下午的不以為然,卻悄悄為我帶來了命運的改變。

  飛機是那種首長乘坐的專機,軟座位,帶窗戶。那是我第一次飛到萬裏高空,親眼俯瞰白花花的,看不到邊際的雲,當時那興奮勁兒,我至今都能記得。我甚至還覺得,就算這班長的位置擱著不還我了,這一趟首長專機坐下來,我也算值了。其他四個人和我一樣,興奮得很。但有一個長得挺壯實的,講話北方口音的,上飛機就叫暈,吐個不停。

  下了飛機才知道,我們被運到了邊境。但這時候興奮勁兒還沒散,因為前幾年我趕赴戰場,部隊是用綠皮火車把我們運過來的。幾年過去,憑借我在軍營裏的摸爬滾打,直接就綠皮換飛機了。這待遇的轉換,不由讓我有股自豪感。

  三名綠軍裝的戰士,在機場接走了我們。那時候已經是晚上了,我們五個人被帶到一個軍招待所裏過了一宿。轉天,一名軍官模樣的人,用軍吉普接走了我們。吉普車裏擠得不行,並且除了那位軍官,車裏還多了一個人。這人一看就不是軍人,他梳著一頭中分,腰帶裏紮著一件“的確涼”襯衫,耳朵上支起一架斯斯文文的眼鏡兒。

  看到他的第一眼,我就覺得這人應該是老師或者學生。後來才知道,他確實是一名學生,並且,要和我們一起出任務。

  駕車的那位軍官姓李,他讓我們稱呼李科長就行。我們在一個營區裏下了車,短暫休息後,又被令著搬運物資進軍卡。軍卡車的廂裏裝好了幾大捆物資後,就載著我們一起,拐進了山路裏。山路很爛,那時候正是雲南的雨季,雨說下就下,卡車就更不好開了。推了好幾次車,一路搖搖晃晃到了下午,軍車才停了下來。

  李科長帶我們走了一段山路,最後來到一個邊防哨所。邊防哨所裏有四名荷槍實彈的邊防戰士,站崗的那位早就發現了我們,打量了一陣,便朝領著我們的李科長敬了個禮。

  李科長回了禮,然後對他們交代了幾句什麽,就讓邊防戰士騰人手去搬卡車裏的物件。環顧四周,哨所修在一個山頭,四周盡是連綿不斷的山體。望著這片看不到頭的山脈,記憶裏的畫麵好像重合了起來。我瞬間意識到,再往這哨所翻幾個山頭,肯定就是越南了。也是嘛,李科長都說了,這裏確實是邊防哨所。

  邊防戰士離開之後,李科長讓我們六個人列好了隊。他照著手裏的名單,對我們點了一次名。

  “鄧泓超。”五個兵點完,他又喚了一聲那個紮著白襯衫的中分頭。中分頭就是我之前寫到過的那位掛著眼鏡兒的學生。

  “到!”這個中分頭伸著脖子,有些緊張的答了一句。他站在隊列的最右,努力學起我們的樣子,保持立正姿勢。但是,他那姿勢就像腸子給扯著了,頂脖子翹籮篼的。

  “好,一人兒不漏。”李科長說話方音很重。

  他折好手中的花名冊子,背過雙手,接著對我們說:“現在,你們都到這裏呐,由我,來統一安排你們的訓練。上頭給我的任務是,帶你六個人,在這山裏頭給我練上一個月。”

  太陽很毒辣,曬得人睜不開眼。幹燥的熱風,呼呼的在群山間刮著。六人站得筆直,等他繼續說下去。

  “練完了,還有更遠的地方,要送你六個人去。”李科長抬起一隻背著的手,往身旁的群山老林子裏舞劃了一下。他那眼角邊上皺起的魚尾紋,就像是老蒲扇上的紋路。而黑紅黑紅的皮膚,表示他受過苦勞的曆練。看著李科長似笑非笑的表情,我不禁問了自己一句:更遠的地方?

  “另外呐,”李科長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水,又拿起花名冊看了一眼,“我是兄弟軍區的,以前,我同你們一樣,也是幹的偵察科。這次,我算重操舊業,負責你們訓練,也是這次任務的負責人。關於你們的信息,我聽說了,都是選出來的尖子兵。你們的本行肯定都比我李某人優秀,但是論資格,我肯定比你們都老。所以搞訓練的這段時間,希望你六個,都按我的要求來。”

  “有問題的話,現在響一聲兒。”李科長說完,掃視著我們。

  汗水滲滿了鼻尖,我目視前方,沒有答聲。其他五個人和我一樣,一齊沉默了十秒左右。

  “很好,那全體解散,進樹林找地皮,紮營!”李科長說著走了出去。

  紮營的器具都擱在軍車裏邊兒,我們離開了哨所,在哨站戰士的幫助下,把營棚紮進了老林子裏。

  如李科長所說,接下來的一個月,我們在這群山裏搞了集中訓練。訓練內容無非也就那些,什麽摸哨啊,定向越野啊,但是練得最多的,是把咱幾個丟進一片陌生的林子裏,再靠地圖準確到達某個地點。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南疆記事:密林詭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我的老婆是薩滿 陰陽鬼術 末日刁民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解剖師:新概念法醫 古境魑魅 異常生物見聞錄 詭麵金剪 豔骨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殺人遊戲之謀殺感應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白夜追凶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陰陽食譜
  作者:二兵科林  所寫的南疆記事:密林詭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南疆記事:密林詭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