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凶宅(出書版)

第7節

  他開始在花園中找了起來,前後左右幾乎找遍了園中的每個角落,再沒發現這個黑影。

  他慌忙回到自己的房間,打開帶來的皮箱,他發現,自己的箱子已被人翻過了。

  他大吃一驚,回憶剛才跟芳梅娟在一起的情形,不由得毛骨悚然。難道是他們做好的圈套?趁他上樓而檢查他的東西?

  他又到外麵花園看了看,一片寧靜,剛才的黑影好像沒出現過一樣。他感到有些冷,便返回房間。

  是誰來過我的房間呢?是白敬齋派來的人?也許他們發現了我?如果這樣,事情就不好辦了,我還是繼續裝傻,前兩天我好像太露了。也許他們發現了我什麽,我的手槍可千萬不能讓他們看見,要讓他們相信我是個普通人,而不是有關部門派來監視他們的。對,能相信我多長時間就相信多長時間。看情形芳梅娟對我的感情也許是真的,她仿佛已經相信了我?我可要當心,再也不能大意了。

  他躺下了。

  但他輾轉反側,根本睡不著。

  也許他們也有點怕我的,要不然,見到我怎麽就一溜煙地逃了?他想。

  天已大亮,因為夜裏沒睡好,李強淩晨時分剛睡著,所以此刻他還沒醒來。

  在門外敲了敲門,聽裏邊沒動靜,也就離開了。

  芳梅娟一走,李強卻醒了,他揉了揉眼睛,一看時間已經很晚了,便迅速起來。他來到衛生間,用冷水洗臉刷牙剛畢,芳梅娟就出現在他麵前。

  四目相遇,李強心中怦怦直跳,不好意思地向她笑笑。

  “有泡飯,自己弄著吃吧!”芳梅娟說。

  “謝謝。昨晚睡得還好嗎?”他說。

  “還好。你是個怪人,是一個鐵石心腸沒一點人味的怪人!”她一字一頓地說。

  他一愣,沒想到她竟然這樣評價自己。

  “有何證據?”他找到了泡飯,拿碗打了一碗,夾了些醬菜在碗裏吃著,見芳梅娟望著自己:“你怎麽不吃?”

  “我吃過了。我昨晚一夜沒睡好,那黑影在我的腦子裏轉了一晚,揮之不去,不僅凍了一晚,而且還害怕了一晚……”她傷感地說。

  “對不起,我今天就去商店裏給你買一個熱水袋來。”

  “你真為我考慮?但我不需要熱水袋,我需要的是……”

  “你知道,自從你被鬼嚇得半死,我也一樣,昨晚我也沒怎麽睡好。”

  “你也相信有鬼了嗎?”

  他點點頭:“所以我把房門關得緊緊的。”

  他差不多吃好了早飯。

  “你昨晚沒睡好,現在去躺一會兒吧,那兩位老人我來照顧如何?”他望著她故意說。

  “不不,他們不喜歡陌生人進他們的房間。”說罷她出了廚房。

  他扒下最後一口飯,也來到客廳。

  他見她沒在客廳,本想去找她,卻又感到不妥,就來到花園裏,拿起一把掃帚,打掃起地上的落葉。

  這對老夫婦一定有問題,也許見了我怕得要死?或許他們認出了我?要不他們怎麽不敢到客廳裏來呢?難道他們是pp組織的殘餘,是小頭目?他們這次來的任務是什麽?我今天得想辦法到他們的房間裏去一下,看看他們究竟在幹些什麽——李強邊掃著落葉邊想。

  芳梅娟在客廳裏看他掃了一會兒,隨後她出了房間來到花園,交叉著手臂微笑地望著他。

  他見她默默地注視著自己,停下向她一笑,繼續掃了起來。

  “你好像很能幹粗活。”她說。

  “我本來就是個幹粗活的普通人。”

  “像又不像。你知道不知道,你看上去像個警官?!”

  李強心中一驚,卻馬上鎮靜下來,說:“你的想像力倒是挺豐富的喔,其實我什麽也不是。”

  她撲哧一笑,靠近他說:“你倒是很會說話喲,我問你,昨晚你看到了什麽?”

  他心中又一驚,難道昨晚我看到的那個黑影,讓她知道了?難道這個黑影是跟他們一夥兒的?他思考了幾秒鍾,說:“我好像什麽也沒看到,我隻是做了一個夢,一個很嚇人的噩夢。”

  她雙眉一皺:“你也做了個嚇人的噩夢,怎麽樣的噩夢?”

  接下來他編了一個嚇人的夢,說得有聲有色,像是真的一樣,她聽得津津有味。

  “所以,今晚我要喝點酒,酒能壯膽。對了,也許你昨晚遇見的不是鬼也是做的夢?如果真有鬼,那兩個老人怎麽就一直沒遇見過呢,難道他們跟鬼神相處得很好?”

  “別胡扯了,人怎麽能跟鬼相處呢?”她咯咯笑道。

  “我說你昨晚沒睡好,去睡一會兒吧,午飯我來燒。”他關切地說。

  “不,我可以下午睡的。”她又看他掃了一會兒,說:“我進去了,你也快點進來,外麵冷。”

  她轉身進去了。

  他望著她的背影,心中充滿了一種莫名其妙的感情。

  市公安局偵緝處路明辦公室,路明和淩雨琦等正在一起研究工作。

  “李強怎麽樣了,怎麽還沒消息?”路明吸了口煙說。

  “他準備打入pp組織的內部,需要花點時間。”淩雨琦說。

  “上麵催得很急,希望能早點結案。”

  “我會跟他聯絡的。”

  “你們怎麽聯絡?他住的地方又沒電話。”

  “他到外麵來打。如果遇上險情,他直接打到處裏。”

  “你可以去他那兒看看,也許他需要你的幫助,當然,別暴露……”

  淩雨琦想了想,答應了。

  下午,李強突然發現,芳梅娟已在自己的房間裏睡著了,便拿起熱水瓶一步一步地走向那對老夫婦住的房間。

  他敲了敲門,但裏邊沒動靜。他感到奇怪,又敲了幾下,仍沒動靜。

  他想推門進去,門是鎖上的,推不開。

  他放下熱水瓶,拿出早已準備好的萬能鑰匙,想把門打開,但突然聽見三樓有人走動的聲音,便連忙藏好鑰匙,拎起熱水瓶,輕手輕腳地走了下去。

  可三樓的聲音又沒了。

  李強回到客廳坐下。難道那對老夫婦住到三樓去了?我是不是該上三樓去看看?可昨晚我不是想好了,裝成個傻瓜蛋來取得他們的信任?我跟芳梅娟的談話一點都不聰明,她怎麽會懷疑我是個警官?也許他們已經對我的行動有所察覺?真讓她識破了天機就糟了——他感到很矛盾,又希望馬上了解他們這一夥人的來龍去脈,迅速把案子破了,又怕走漏風聲由此壞了大事。

  他想起了淩雨琦,想起了淩雨琦的每一句話,終於平靜了下來。他將裝傻裝到底,以取得他們的信任,然後把他們的情況查得水落石出,最後把他們一網打盡。

  現在他又回憶起昨晚的每一個細節,突然想到曾說起過要為芳梅娟買一個熱水袋的,便站起身出門去了。

  晚上,李強吃過晚飯,幫芳梅娟洗了碗筷,收拾好了,就從自己的房間裏找出了那隻口琴,來到花園的長椅上吹了起來。

  琴聲淒婉蒼涼。

  他吹口琴是在下農場勞動時跟部裏的一個老幹部學會的,那時那老幹部跟他在同一個寢室裏,每到晚上,那老幹部沒事就吹口琴,如泣如訴,很有韻味。他覺得好聽就跟他學了起來,後來吹口琴的水平竟然超過了那個教他的老幹部。

  如今他什麽歌都能吹了,也習慣晚飯後吹一會兒,所以這次來執行任務也把這玩意兒帶上了。

  現在他吹的曲子是《草原之夜》。

  “多浪漫的夜晚,看來你像是個搞藝術的!”芳梅娟走過來說。

  一曲完了,他才答道:“我喜歡藝術,我曾想當一名音樂教師。”

  “這想法很不錯,你吹的是一曲戀歌。我很喜歡。”她說著,在他身旁坐了下來。

  “喜歡就好。”

  “你能再吹些別的嗎?”她笑吟吟地說。

  他又吹了一曲,吹的是印尼民歌《星星索》。

  當他吹到第二段落的獨唱時,她輕輕地唱了起來,歌聲十分悠揚。

  嗚喂——風兒呀吹動我的船帆

  船兒呀隨著微風蕩漾,

  送我到日夜思念的地方。

  當我還沒來到你的麵前,

  你千萬要把我記在心間,

  要等待著我呀要耐心等待著我呀!

  情郎,我的心像那黎明的溫暖太陽,

  送我到日夜思念的地方……

  歌聲停止了。四目相視,他們的臉都緋紅了。

  “你唱得真好。”他說。

  “這首歌我們那裏的人都會唱。”

  “你們那裏的人?什麽意思?”

  “你太敏感了!”她注視著他說。

  “我的感覺不會錯,但我不會說的。”

  “我知道你心裏什麽都明白,女人的感覺是挺靈的。”她目光炯炯地說。

  “這是外國民歌兩百首裏邊的歌,現在我們這兒不能唱。”他岔開話題。

  “是嗎?是由於‘文革’的關係嗎?”

  “也許。但我相信以後一定能唱的。”

  “我一點都不懂你的意思。當然,憑我的直覺,你是個多情善感的人。”

  “哦,你是這樣認為的嗎?”

  她微微一笑,伸手從他手中拿過口琴,吹了一下,隨後玩弄著它。

  “喜歡藝術的人一般都是多情善感的。”她喃喃地說。

  “你說的有點道理,不過我好像不是這樣的人。”他漫不經心地說。

  “你看上去冷冰冰的,但你的內心世界火一般地熱。”

  他笑了起來,從她的手中奪過口琴,望了她一眼:“你真的很有想象力,其實我表裏如一。”

凶宅(出書版)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凶宅(出書版)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末日刁民 白夜追凶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陰陽食譜 人性禁島 金沙古卷1:青銅之門 苗疆蠱事Ⅱ 大明驚變 守夜者(出書版) 拉普拉斯的魔女 清明上河圖密碼4:隱藏在千古名畫中的陰謀與殺局 綠皮人
  作者:張寶瑞  所寫的凶宅(出書版)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凶宅(出書版)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