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凶宅(出書版)

第32節

  淩雨琦急了,不由得脫口問道:“你是誰?”

  中年女人把手中的槍瞄準了她:“我是白小姐,你把我的臉皮藏哪兒了?”

  “你的臉皮?原來你偽裝成一個老太太來迷惑我們!”

  “你把它還給我,要不我就開槍了!”

  李強把淩雨琦拉到自己的身後,說:“我認識你,你是白敬齋的三小姐,久違了!”

  白蕾微微一笑:“李強,你已經落到了我的手中,你是我們白氏家族的仇人,這次你死定了!”

  “砰”地一聲,白蕾對準他的胸部就是一槍。

  李強倒下了。

  淩雨琦一驚,她彎下身看著倒在血泊中的龍飛,不由痛哭流涕,她的夢醒了,回到現實當中……

  李強仍沒醒來。

  望著麵如死灰的李強,淩雨琦竭力回憶剛才的夢境。她想起了剛才李強開啟石門的情形。便站起身,舉起槍打著手電,小心翼翼地往前走去。

  無意中,她發現了另一個房間的門,她鎮靜自若地推門進去。她的手電光投向裏邊,眼前的一幕讓她驚呆了。

  屋裏的一張大床上,一動不動地躺著一男一女。她遲疑了片刻,隨後慢慢地靠近了這張神秘的床。

  她的手電對準了床上的男人,讓她吃驚的是,這男人她剛才在夢中見過!

  他死了嗎?但他看上去並不可怕。她疑惑了。接著她又把手電光對準了床上的女人,女人雙目緊閉、麵色蒼白,像是睡著了一般。但倆人均沒有呼吸。

  這兩個人是什麽時候死的?李強是不是認識他們?也許他們並沒死,而是吃了一種什麽藥物而昏睡著?

  她退了出來,回到走廊。

  她走向石門。

  她在石門前停了下來,她想起了夢境中李強開啟石門的情形。

  淩雨琦學著李強開啟石門的方法,真將石門打開了,她不由得一陣興奮。

  她急忙回到李強那兒,可怎麽把李強送出去呢?她感到束手無策。

  她想把李強背起來,可李強的身體非常沉。她試了試,感到背他出13號沒什麽問題,便把李強背了起來。

  她艱難地向前走去。

  讓她感到驚異的是,床上的那個男子突然活了過來,下床來到走廊。他手中拿著砍柴刀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幸好,淩雨琦手中端著手槍。

  “讓開,要不我就開槍了。”她說。

  那男子的臉上毫無表情,他一動不動地望著她。

  她對準了他的胸部,而他仿佛有靈感,當她想開槍時,他退了回去。

  他退到了另一個房間。

  淩雨琦感到很奇怪,她放好槍,背著李強出了地下室。

  很快,他們已在花園裏了。淩雨琦看準方向,向大門走去。

  到了門前,她放下李強去開門,可門前突然出現了一個黑衣女人,跟夢境不同的是,門前出現的是芳梅娟而不是白蕾,她手中端著手槍。

  “沒想到你們倆是搭檔,既然來了,就別再想離開。”芳梅娟說。

  “我們又見麵了,還是投降吧!這樣還有你的一條出路——要不你就死無葬身之地了。”淩雨琦說。

  “我死無葬身之地?但我先讓你死不瞑目。”芳梅娟一字一頓地說。

  淩雨琦見她雙眼炯炯有神地盯住自己,自己很難從腰中拔槍,口氣就了軟下來,說:“這樣吧,我們做個交易。你放我們走,我不再追究你的罪行。”

  “我會相信你?明天你就會帶人來包圍這兒。”

  “你要這樣想,我也沒辦法。你把我打死沒關係,”淩雨琦看了一眼地上的李強,“可他就沒救了,我想把他送到醫院去治療。畢竟你們倆好過——難道你無情無義,對他真的就這麽殘忍?”

  芳梅娟笑了起來,說:“你真會說話。我如果無情無義,龍飛早就死了!”

  “龍飛,誰是龍飛?”淩雨琦說。

  “別裝傻。”她拿出李強的手銬,慢慢地靠近淩雨琦,“別反抗,我現在還不想殺死你。”她迅速地將淩雨琦銬上了。

  淩雨琦剛反應過來,心情沉重地:“李強會死嗎?”

  芳梅娟搖搖頭,說:“李強到明天才會醒來。看來你倒是對他有情有義的哦,我問你,你真的跟他在戀愛?他老婆真的被迫害而死?你真是個沒結過婚的大姑娘?”

  “是的。”

  “那我就成全你們倆。”芳梅娟說。

  “什麽意思?”

  “我準備把你們放啦!”

  “那請你把我手上的銬子打開吧!”淩雨琦說。

  “你說得也太輕巧了!你放心,在合適的時候我會放了你們的。”

  “那要到什麽時候?”

  “等我們的事辦完了。”她用槍指著淩雨琦,“走吧。”

  “去哪兒?”淩雨琦站著不動。

  “去地下室。你的本事真大,居然從地下室裏跑了出來,還救出了他!對了,你怎麽找到地下室入口處的?誰告訴你的?”

  “是李強告訴我的。”

  “什麽時候?他怎麽跟你聯係的?”芳梅娟說。

  “我說不清楚,反正這13號裏的事情都很神秘。”

  “這話就對了。千萬別跟我們作對,神在保護我們。走吧!”芳梅娟說。

  在芳梅娟手槍的逼迫下,淩雨琦向客廳走去。

  “不,朝假山那兒走。”芳梅娟說。

  她們彎身來到山洞裏,隻走了五六步,地下室的入口處就展現在淩雨琦的眼前了。

  地下室的燈突然亮了,芳梅娟一步一步向地下室走去。

  她們進入室內,芳梅娟將一張凳子放在牆角。

  “請坐下。”芳梅娟說。

  淩雨琦坐下,打量著芳梅娟。

  “你老實點,可別隨便亂走!”芳梅娟說。

  淩雨琦一聲不吭。她知道,此時此刻反抗是沒有用的。

  芳梅娟離開了她,淩雨琦見她去了另一間屋子。她看見那扇門被她打開了,隨後芳梅娟引著這房間裏的男人出來了。

  他們走出了地下室。

  一會兒,他們把李強抬了進來,並把他放在一張小床上,隨後離開了。

  地下室的門“砰”地一聲被關上了,房間裏一片漆黑。

  淩雨琦心中一顫,她意識到問題越來越嚴重,這樣下去,她跟李強必死無疑。怎麽辦呢?

  她想起了剛才在客廳李強對她說的話,這聲音仿佛又在她耳邊響起。她感到很神秘,難道真的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李強身上體現出來?

  她站了起來,憑著感覺走向李強。

  她在李強躺著的床前站住了,並慢慢地彎下身:“李強,你能聽到我的聲音嗎?”

  她反複喊他的名字,但他毫無反應,但她相信他沒死。

  她用銬著的雙手觸摸李強的臉額。

  長時間的觸摸和呼喚,李強突然渾身一顫。

  自那晚李強被芳梅娟做了手腳後(用一種特製的藥射入他的身體),就一直昏迷不醒,憑著堅強的意誌他還有意識。這是一股神奇的力量,一個人隻有在死亡邊緣上才會體現出來。

  昨天晚上,他總感覺到淩雨琦來到了13號,在搜尋他的蹤影,但她摸不著門路。一種神秘的力量使他能在她耳邊指引她的行動。當她隨著他的引導進入地下室,讓她發現自己時,他的臉上微微地展現了笑容。因為光線幽暗淩雨琦沒發現他臉上的笑容。

  但是,那一刻淩雨琦無法把他運出地下室,她竟然在他身邊小睡了片刻!在他潛意識的作用下,夢境產生了。淩雨琦竟然跟他做同一個夢!而夢使淩雨琦了解了走出地下室的方法。隨後就出現了我們前麵見到的一幕。

  現在當淩雨琦呼喚他時,他的意識越來越強烈,不由得渾身一顫。

  淩雨琦見他動了一下,就繼續呼喚他。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終於他睜開了眼睛。

  淩雨琦她驚喜地喊道:“李強,你醒了嗎?”

  李強動了動嘴唇:“雨琦,你來了?”

  她點點頭:“我們被關在地下室裏了。”

  李強反應遲鈍地喃喃道:“地下室?這兒是地下室?”

  “是的,我們要想辦法逃出去。”她說。

  “我要跟他們鬥到底,我不會離開13號的!”他說。

  “李強,你暴露了是嗎?”

  他點點頭:“他們怕我。但我中了她的圈套!”

  他坐了起來,向前摸索著,他觸到了她的身體,她伸出手來,倆人的手碰在一起了。她扶他下了床。漸漸地,他們看見了對方的眼睛。

  “你被銬起來了?”

  “是的,我被芳梅娟銬起來了,還算好,沒被她反手銬。”接著她把剛才發生的一切講了出來,當李強聽她說起另一房間裏的床上躺著一男一女時,李強說:“你知道他們在哪兒嗎,陪我去看看。”

  憑著感覺,淩雨琦把李強領到了那間房間的門前。

  淩雨琦開門,那門居然被她推開了。

  他們進入房間,朦朧中,他們見到了那張大床,這是一張空床,床上的一男一女不見了。

  “也許,他們出了地下室。”

  “走吧。”李強說。

凶宅(出書版)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凶宅(出書版)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末日刁民 白夜追凶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陰陽食譜 人性禁島 金沙古卷1:青銅之門 苗疆蠱事Ⅱ 大明驚變 守夜者(出書版) 拉普拉斯的魔女 清明上河圖密碼4:隱藏在千古名畫中的陰謀與殺局 綠皮人
  作者:張寶瑞  所寫的凶宅(出書版)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凶宅(出書版)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