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凶宅(出書版)

第13節

  “你是不是想到她宿舍去?你們今天一定要見麵嗎?”她一臉的不快。

  李強感到很難堪,跟眼前這個女人打交道,怎麽處處落下風呢?而且我現在陷入兩個女人的感情糾葛之中,這真有點累人,眼前這個女人,怎麽這麽難纏呢?也許她真的愛上我了?我還是別管這麽多了,一切看情況而定奪,該怎麽樣就怎麽樣吧。這樣一想,就說:“是的,我想見她,要不我是睡不著的。”

  “好吧,你去吧。你就住到她的宿舍裏去,你也別再回來了。我們的關係結束了。”她氣呼呼地說。

  李強沒想到她竟然這樣說,怔了片刻,說:“那好吧,今晚我就不回來了。”

  李強轉身就走,出了客廳來到花園,正要開門。

  “站住!”芳梅娟在他身後叫道,“難道你就這樣走了嗎?”

  他慢慢地轉過身來,眼睛望著她的雙足。

  “你好像一點都不在乎我。”

  “沒有的事,因為我很在乎你,所以才急著去找她,把我和你的一切都告訴她。”李強一字一頓地說。

  “你真這樣想?”她受寵若驚地問。

  “是的。”

  “你答應跟她分手,不再理她了?”

  “我試試看。也許她會答應我的。”

  “如果她不同意呢?”

  “那我就慢慢地勸她。”他信心十足地說。

  “那還不如我來勸她。實話告訴你,今天下午她來過,我已經明確告訴她我們倆已經相愛了……”

  “怎麽,她來過?你怎麽不叫醒我?”

  “你睡得死死的,我叫不醒你。”

  他來回地踱著方步,激動得不知如何才好。

  “你也別出去了,她已經知道你跟我的事了,你再也不用去見他了。”

  他仍呆呆地站著,顯得很失落的樣子。

  “回去吧,外麵冷。”她說。

  李強跟著她進了客廳,當他一坐下時,就感到很後悔。他意識到自己幾乎被這個女人控製住了。他知道,如果現在再提出要出去就怪了。他有點想不通的是自己怎麽會身不由己地聽從眼前這個小女人指揮呢?而此時此刻的芳梅娟見他仍悶悶不樂的,以為他還在想他的女朋友,更感到不是滋味了。

  “你好像還在想她。”她說。

  “是的,剛才你說她來找過我了,你對她說什麽了?”

  “我明確了我倆的關係,希望她不再來糾纏你。”

  “這話不用你來告訴她!”他大聲說。

  她一驚,心想為了一個女人他竟然會惱火,便皺皺眉說:“你好像對她的感情很深嘛,如果這樣,我隻有退出了……”

  他怔了怔,沒想到她會這樣說話,也許她在試我?他想。

  “你別這麽說,我實在是不想傷害她。畢竟我和她是有感情的。”

  “你倒是很記舊情的,你好像並不喜歡我?”她失望地說。

  “你怎麽能這樣說呢?”他注視著她,“應該說,我很喜歡你。但是,你要給我時間,我要處理好我跟我女朋友的關係。至少我不該傷害她。”

  “我理解你了,明天你盡管去處理好了。但今晚你不要心不在焉,”她莞爾一笑道,“你去把口琴拿出來,我去煮咖啡,好嗎?”

  他點點頭,站起身去了自己的房間。

  與此同時,淩雨琦翻牆進了13號的花園。淩雨琦為什麽會來?她確確實實是擔心李強遭到不測。她慢慢地靠近客廳的牆,隨後小心翼翼地走向窗戶,窗戶緊緊地關著,從窗簾縫隙中透出微弱的亮光來。

  從窗戶的縫隙中,她窺望到客廳裏麵的動靜。

  現在,她看到了李強,見李強坐下,並拿起口琴試了試音色,不由放心了。她朝他做了個手勢,但李強沒注意她。

  她默默地看著李強,希望李強能看到自己,但一直未能如願。

  客廳裏又彌漫起咖啡的香味,芳梅娟把咖啡端了出來,倆人相視而笑。

  芳梅娟坐下了,說:“怎麽不吹呢?”

  李強吹了一曲。

  “在這兒,我隻有聽你吹口琴解悶了。”

  “這樣的生活你不習慣?”

  “太單調了。如果不是因為他們的事——我早就回去了!”她莞爾一笑道。

  “他們是誰?”

  “這是隱私。”

  “是不是回福建?”

  “請不要再問了。當然,適當的時候我會讓你知道的。”

  “好吧,我再也不問了。”他說著又吹了起來。

  她見他不再想剛才的事,便跟著他吹的曲子哼了起來。

  突然,她抱緊了他,喃喃地說:“今晚我有點害怕,別離開我……”她渾身顫抖起來,神經兮兮地說。

  他停下吹奏:“害怕什麽?”

  她搖搖頭,撒嬌地說:“我也說不清楚,反正我害怕。”

  “一到晚上就害怕,怕什麽,怕鬼嗎?”他說。

  她點點頭,又搖搖頭:“不,我感到太孤單了!”

  這時,二樓響起了搖鈴聲,她猛然一顫,說:“我上去一下。”

  “你好像很怕你姑母?”他微笑地說。

  “你別胡說。有些事你以後自然會知道。”說罷她上了樓。

  這時,李強突然聽見有人在敲客廳的窗戶,他發現了淩雨琦。

  李強迅即過去把窗戶打開。

  “你怎麽來了?”李強說。

  “我不放心你。下午我來過,她說你出去了,我們照麵了,我化裝成一個針織廠的女工,是你的未婚妻,我等了一會兒,但她把我趕走了!”

  “我正在跟她周旋,你感到怎麽樣?”他說。

  “她好像對你蠻有意思的。”

  “不知她葫蘆裏賣的什麽藥,我是很當心的。”

  “剛才你跟她在一起的時候,看上去很親密的喲!”淩雨琦說。

  “晚飯前,我本來想出去給你打個電話的,可我被她纏住了!我還看不出,是不是被她發現了……”

  “不會的,反正你要當心,你每天要給我電話,我也會來看你的。對了,剛才我發現有幾個男人從花園的後門進來,沒從正門走,他們從這所房子的後門進去了,而你跟她沉浸在甜蜜溫馨的戀愛中,所以沒發現。”

  這時,樓梯口響起了腳步聲。“多保重,我走了。”說完,淩雨琦把窗戶帶上了。

  “我會搞清楚來的是些什麽人的。”

  淩雨琦走了,李強回過身來看著樓梯。

  芳梅娟下來了,四目對視,李強說:“什麽事,要我幫忙嗎?”

  “沒事,有客人來了,要我為他們泡茶送水,真煩。”

  “有客人來了,我怎麽不知道?”

  “我們沉浸在音樂中,怎麽會在乎旁邊發生的事?他們是從後門進來的。”

  “為什麽要從後門進來?”

  “不該問的你就別問。跟我來。”

  李強跟著她去了廚房。

  “你幫我燒點水。我一會兒就下來。”

  她說著話,拿著熱水瓶和茶杯又上了樓。

  李強在茶壺中灌滿了水,然後點燃了煤氣放在爐子上燒水。

  然後他回到了客廳,點燃了一支前門煙。

  這些人常常夜晚來,清晨走,究竟來的是些什麽人?難道他們正在進一步發展所謂的pp組織?眼下這年月,國家正處在非常時期,經他們一遊說,很容易參加他們的特務組織啊——他們肯定到這兒來拿活動經費或領取任務,以進一步擴展他們的實力,以大搞破壞活動——我該想個辦法,上樓去看看,但我必須裝出我是芳梅娟未婚夫的樣子來,他們才不會懷疑我。

  他想出了一個辦法,認為送開水上去是合情合理的,便來到廚房,但水還沒開,他把火調得大了點。

  不料,芳梅娟回到了廚房。

  “他們想喝咖啡!不知誰聞到咖啡的香味了!”她不耐煩地說。

  “我來煮吧,煮好了我送上去,你也累了。”他殷勤地說。

  “你煮不來的!”她說。

  這時水開了。他關掉煤氣,把空的熱水瓶灌滿了。

  她重新煮起了咖啡。

  李強要把熱水瓶送上去,卻被她攔住了。

  “你別走,在這兒陪我。”她阻止道。

  李強隻得站住,在她身旁擦了擦手,心中忐忑不安起來。他知道,再這樣跟她纏下去,今晚他又沒什麽作為了。但此時此刻他好像又有點想通了,要想了解這兒的一切,隻有博得她的信任,跟她真的像一對戀人那樣生活在這兒,她才會把發生的一切告訴他。他也才能最後弄清楚這兒究竟發生了什麽。而要博得她的信任,隻有對她裝出一副親密的樣子來。而芳梅娟又是個很敏感的女人,如果裝得不像或者被她發現了什麽,就有可能打草驚蛇適得其反了。想到這兒,他突然靈機一動,說:“待會兒是不是我把咖啡送上去?”

  “用不著的。”

  “我是很希望能幫你做些什麽,以減輕你的負擔,可是不知為什麽,你總是提防我,不讓我跟你姑媽和你家的客人接近。”

  “這你就見外了。好吧,我待會兒告訴我姑媽,請你也上去坐坐。看她是否會喜歡你。”

  “這太讓我高興了。”

  “不過我姑媽是個啞巴,隻會做手勢不會講話。我姑父是個聾子,也隻會做做手勢,你去坐在那兒有什麽意思呢?”

  “難道這些客人也是啞巴聾子?”

凶宅(出書版)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凶宅(出書版)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陰紅娘 驚悚樂園 戀愛的貢多拉 恐怖廣播 我當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末日刁民 白夜追凶 南疆記事:密林詭境 凶宅(出書版) 秦皇遺墓:長生塚 詭事纏身,老公不是人 美人蝕骨 羅雀屋的殺人舞台劇 蘭亭序殺局Ⅱ:天刑劫 蘭亭序殺局Ⅰ:玄甲衛 我的老婆不是人 活人祭 黃河生死書 冥媒正禮 被偷走的秘密 鬼吹燈收官作:鬼吹燈之牧野詭事 陰陽食譜 人性禁島 金沙古卷1:青銅之門 苗疆蠱事Ⅱ 大明驚變 守夜者(出書版) 拉普拉斯的魔女 清明上河圖密碼4:隱藏在千古名畫中的陰謀與殺局 綠皮人
  作者:張寶瑞  所寫的凶宅(出書版)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凶宅(出書版)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