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那村那人那傻瓜

第18節

第二十八章

大寶被退親了。荷花知道這消息趕回家裏的時候,大寶正被她爹鎖在屋子裏折騰,窗子上都別了木棍子,裏麵不時傳來大力砸門的聲音和憤怒委屈的大吼。

荷花拉著她娘去灶房,問怎麽回事,她娘一臉愁苦的道:“早些時候秀兒她爹帶了倆兒子把聘禮全都退了回來,說是這門親事就當從沒有過。”

荷花道:“哪有這個說法,眼瞅著秋天就成親了,怎的好端端的退了親?過年的時候大寶不還拎著東西去拜年了?”

荷花娘歎道:“就是過年時候出的事兒……原是小秀兒跟著家人去鎮上趕集,水靈靈的模樣被鎮上趙老爺家的大少爺看上了,一過正月十五就請了媒人到張家說親,說是想娶回去做二房。張家自是不幹,別說已跟大寶訂了親,縱是沒有這門親事,好好的閨女誰願給人做小呢。可那媒婆又說了,那趙家大少奶奶是個病秧子,嫁進趙家這麽多年隻生了個閨女,這兩年更是連地都下不了,說是熬不過今年就要歸西。小秀兒嫁過去雖是二房,可等那大少奶奶一咽氣,來年再給大少爺生個兒子,保準名正言順的扶了正,趙家老夫人早就沒了,到時候小秀兒便是正經八百的當家主母。趙家在縣裏也是有頭有臉的,聽說跟縣太爺都說得上話,嫁進這家做太太,如何也比嫁個鄉下漢子整日麵朝黃土背朝天的抹汗珠子強。張家就此動了心,躊躇了倆仨月,終是應了下來,這便跑來退親了。”

荷花聽著生氣,道:“我爹呢?我爹就應了?”

荷花娘道:“哪兒能呢,你爹那是什麽脾氣,當時就火兒了。可人家張家人是憋好了主意來的,隻說你當日不也收了劉富貴的聘禮,到最後不也毀了親把你大丫頭說給……唉……”荷花娘這話沒說完,咽了半句。

荷花臉色一暗,也說不出什麽了了。可不是,隻從旁人眼裏看,她爹為了半畝地就能退了人家的親,把自己閨女生生嫁了個傻子,人家怎不能把自己閨女嫁去更好的人家?趙家大少爺好歹也念過幾年書,識文斷字,家裏有房子有地有產業,比她家強了不是一星半點兒。

屋裏,大寶仍在咣咣的砸門,變了音調的大喊:“娘!你給我開門!開門!!我要找他張旺財理論理論!他憑啥!憑啥!我跟他拚了!他要敢把秀兒嫁給別人!我就敢拿刀宰了他!我跟他拚了!”

荷花娘聽了捂著心口直掉淚,哭道:“這可怎麽好,好端端的又出這岔子……頭先杏花捎信兒來說懷上了娃子,我心裏還高興,心說可算是都好了,咱這一大家子各個如意了……偏偏又……這是衝了哪路黴星了,過年時候就鬧了一出,如今大寶這兒又這樣……”

荷花緊忙勸道:“您甭著急,我爹不是和我三叔去張家了嗎,好好跟人家說說,沒準兒他們能變了心意……那趙家雖闊綽,可那大少爺都三十多的了,小秀兒才十五,一點兒不般配,張家一時財迷了眼,保不齊還有餘地……”

她這話正說著,便聽咣一聲,院門被撞開。兩人連忙出去看,但見荷花爹青著一張臉進了院來。

屋裏大寶也聽了動靜,靜了一下,期盼地高喊道:“爹!爹!咋樣!張家同意了是不是!不毀親了是不是!”

荷花爹黑著臉怒吼:“往後誰也不許給我提張家!”

此言一出,此事再無轉圜,這關係便算是徹底斷了。

屋裏,大寶發出一聲憤怒而絕望的嘶吼,隨後便是咣啷啷砸東西的聲音。那怒罵聲讓荷花聽著都膽顫,覺得這會兒若要放他出來,真要讓他砍了幾條人命。到最後那怒罵嘶吼又變成了絕望的嚎啕大哭,聽得又讓人心疼,像是從自己身上割肉似。荷花到屋門口勸慰,被大寶扯著嗓子不分青紅皂白的一通罵,荷花也不應不走,就那麽聽著,隻盼著他罵完了罵累了,把心裏的委屈罵出來能好受些。

大寶被荷花爹整整關了一個月,中間倒是想放出來過,可一開門他就跟瘋了似地往外跑,紅著眼睛要跟人玩兒命的樣子。荷花爹跑不過他,每次都是大喊著讓路上的村裏人給攔住了,好幾個大小夥子一塊兒往身上撲,按胳膊按腿按腦袋,生生給扯了回去。就這麽耗了一個來月,連著荷花,全家人都狼狽不堪,消瘦了一大圈兒。

最後張家到底把閨女嫁進了趙家,等到木已成舟,荷花爹站在門口罵了大寶一遍,才又把門鎖給開了。這回大寶沒魔障似地往外衝,家裏人不放心進屋去看,見他蔫在牆角兒嗚嗚的哭。荷花爹罵他不爭氣,為了個娘兒們哭得跟死了爹娘似的,上去兩腳全踹在心窩子上。大寶也不知道疼,仍是哇哇的哭。荷花娘心疼得差點兒沒跟荷花爹動了手,抱了兒子哭天搶地的抹淚兒。

荷花爹是個好麵子的,被人家退了親,兒子又跟瘋子似地鬧騰,麵子上自然過不去,加之心裏又憋了火,覺得被張家人小看欺辱了,沒過幾日又給大寶說了一門親。好像故意似的,用原先三倍的聘禮,說了張家一個村的死對頭王家的閨女,大名王初一,小名喚作胖丫兒的。

這回也不等定親選日子,不到一個月便花了家裏大半的積蓄,大張旗鼓、熱熱鬧鬧的把婚事給辦了。大寶這回也沒鬧騰,破罐子破摔似地任由他爹擺布操持,好像娶媳婦兒這事兒完全跟他沒關係。

喜酒擺了,天地拜了,大寶這婚事就算有了個結果。隻他整個人死過一次似的,原先的活分樣兒一點兒都沒了,臉上成日不見笑模樣兒,脾氣變得陰晴不定,異常的暴躁,動不動就要罵人,自也不敢跟爹娘紅臉,隻跟自己媳婦兒瞪眼甩臉子。家裏人都知道他心裏的委屈,也都由著他,隻他那小媳婦兒成日裏戰戰兢兢大氣兒都不敢喘一下。

這日下午,荷花被她娘叫家去,說是她爹找她有事,才一進門,便聽大寶在屋裏嚷嚷著罵媳婦兒。荷花看看她娘,她娘一臉的無奈愁苦。荷花走到大寶夫妻倆的廂房前站了站,聽大寶在屋裏罵咧咧的說胖丫兒笨手笨腳,連個洗腳水都不會兌,燙了他的腳什麽的。胖丫唯唯諾諾的說了什麽聽不清,沒一會兒便見她從屋裏出來。

胖丫兒乍撞見荷花站在門口,臉上一臊,尷尬得喚了聲:“大姐。”

荷花也覺得尷尬,對她笑了笑沒言語,待胖丫兒低著頭往灶房走時又叫住了她,低聲道:“大寶就這倔脾氣,說的難聽了你別介意,回頭我替你罵他。”

胖丫兒紅著臉局促的道:“沒有,不是,是我不好,我水兌熱了……”

荷花也不知再說什麽,便隻衝她笑了笑。胖丫兒怯生生的回了個笑容,端了木盆去灶房舀冷水。

荷花歎了口氣,進屋去見她爹。他爹上來先跟她罵了一頓大寶不長進,都這些日子了還鼻子不是鼻子臉不是臉的耍性子。荷花勸解說大寶心實,等和胖丫兒過些日子,兩口子磨出感情來也就好了。

荷花爹拉著個臉沒言語,看樣子心裏也是愁苦,愣了一會兒,開口道:“孫家丫頭回娘家了,你可知道?”

“嗯。”荷花點了點頭。他們這村子小,誰家來個親戚不用轉天全村就都知道了。更別提孫家那姑娘嫁給了縣衙裏的捕頭老爺,這有三年沒回村子了,每次都是接了爹娘去縣城小住,如今卻是她成親後頭一遭和男人一塊兒回娘家探親,捕頭老爺這麽大的人物來了他們村子,村裏這兩日都炸了鍋了,她怎能不知道。

荷花爹道:“我記得你原跟她走得挺近的,你去請她和她男人來咱家吃個飯。”

“啊?”荷花一愣。

荷花爹道:“啊什麽啊?她男人在縣衙裏當鋪頭,又跟縣太爺是親戚,說話管事兒,我聽說這陣子縣衙門裏正選衙役呢,大寶這混小子成日裏正事兒不幹,窩在家裏犯混,若能求得這個差事,也能收收他的心,給咱家長長臉麵。”

荷花仍有些吃驚,待回過神來道:“您是想讓大寶到縣衙門當差?他也不會拳腳功夫,人家哪兒能要他。”

荷花爹道:“這世道不管你會啥,隻看你能不能巴結,前樹林子村的癩頭八就有真本事了?不也在縣衙裏混了個獄頭的差事。大寶比他強多了,當個衙役我看沒啥不行的。”

荷花道:“那咱家的地咋辦啊,這統加起來小一畝呢,靠您一人哪兒行。”

荷花爹冷臉道:“你這話是怕走了大寶,我抓你男人幹活兒是不?”

荷花低了頭沒敢言語。

荷花爹道:“養閨女都是替人家養的,心裏頭隻管心疼別人!你放心,就他那傻愣子樣兒我還不稀罕使喚。”

荷花道:“我不是那意思,我不是心疼您嗎。”

荷花爹道:“你要真心疼我就去把程老爺給我請來。這地你放心,我都算好了,當衙役一個月領的月前,夠咱家一人吃半年的,攢上半年就夠找兩個短工的。隻這麽收拾著,過幾年再開出幾畝地來,招倆佃戶把地一租,咱家就算行了,到時候誰見了咱們也得叫聲老爺,比那趙家一點兒不差,我看他張家還敢跟我麵前犯橫不?!”

荷花心裏一歎,他爹還說大寶如何放不下,他自己心裏憋的這股子氣一點兒不小。她卻也不好再說什麽,隻順著她爹的話應了。

隻說荷花從娘家出來往孫家走,一路上心裏犯愁,其實她與孫家姑娘並不很熟。說來也有個緣故,這孫姑娘的模樣兒在他們村算是數一數二的,她娘又是從縣城裏嫁過來的,教導得她有點兒小家碧玉的味道。隻可惜這孫家姑娘從娘胎裏帶了個六指出來,從小就被當個怪物看,一般大的孩子都不愛跟她玩兒,她便隻終日關在自家,很少出門,更別提與他們玩兒在一塊兒了。

後來大家都長大了,村子裏一般大的女孩兒陸續都嫁了人,最後隻剩了荷花和孫姑娘待字閨中,兩人又是同歲,時候久了,便有些同病相憐的意思。孫姑娘的女紅好,荷花偶爾借口描花模子去找她說話解悶兒,兩個嫁不出去的老姑娘相互作伴,說些體恤的話,也算是種慰藉。

三年前,這孫姑娘去城裏探親,機緣巧合的被縣衙裏的捕頭老爺看上了,人家不嫌她身殘,三媒六聘的娶進城裏當了太太,自此這村裏便隻剩了荷花這麽一個老姑娘。荷花當時真是又羨慕又嫉妒,孫姑娘成親那天她還裝了病沒敢出去湊熱鬧,隻怕自己心裏一涼露了什麽哀愁之色讓別人看見笑話。

自那之後,這有三年沒見過麵了,如今她也嫁了人,隻人家嫁了個捕頭老爺,她嫁給了傻子長生。

想起長生,荷花覺得其實比起自己來,長生或許和孫姑娘更熟些。他倆一個“傻子”,一個“怪物”,小時候都是被同村的小夥伴兒嘲笑排擠的,有好幾次荷花都見他倆落在村子的某個角落一塊兒坐著。

荷花想,長生要不是這麽愣,或許還能借著兒時那點兒情分幫他小舅子討個情。想起長生那個愣樣兒,荷花不自覺的彎了嘴角,心說讓他去求人情真好比讓瘸子踩高蹺,讓啞巴唱童謠了。

荷花正這麽想著,不覺已近了孫家,一抬頭,正見孫家姑娘站在自家門口與人說話。再一看,不禁驚了一驚,和孫姑娘說話那個……怎的……竟是長生?!

隻在荷花驚詫莫名之際,但見長生拿了什麽東西往孫姑娘懷裏送,孫姑娘伸手推了回去,似是不要,長生又執拗的塞給她。

那村那人那傻瓜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那村那人那傻瓜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和前男友捆綁炒作 寵上天[娛樂圈] 給你一點甜甜 總覺得暗戀對象喜歡我 紅豆生民國 小甜橙 因為我愛你呀 橘子汽水 指定辯護人 她每天都在撩我 女神她隻想睡我 他的小仙女 公主病的大學 小薔薇 教練,我沒吃! 大冒險家 歲歲有今朝 一望情深 聞而傾之 在全國觀眾麵前撒狗糧 想看你臉紅 小裁縫 醉臥美人膝 那片蔚藍色 我最美時光,你恰好路過 地頭貓 才不信你暗戀我呢 前夫總是不開心 擁抱分你一半 二婚也能撩起來
  作者:福寶  所寫的那村那人那傻瓜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那村那人那傻瓜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