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那村那人那傻瓜

第17節

荷花娘罵道:“這丫頭,越說越犯混了不是。”

桃花嘻嘻笑了兩聲,撒嬌似地道:“我也沒說啥呀,我不是替我姐不值嗎……再者說,我也沒說長生不好啊,傻雖傻,可關鍵時候知道護著我姐,這就是好的,再跟王福根比比,高出一大截子呢。”

荷花娘長歎了口氣道:“你這倆姐姐啊……我一個也放心不下……你二姐先不說,就說你大姐吧,原以為長生是個老老實實的孩子,這麽瞅著敢情也有嚇人的時候,往後他要有事兒沒事兒的就打個人,你姐還不得給人家跪一輩子……我更怕他哪天跟福根似的犯渾,再跟你姐動了手……你姐哪兒打得過他……”

桃花道:“瞧您說的,長生是腦袋傻,又不是瘋子,哪兒能沒事兒老打人了?您打小兒看他長起來的,可見過他打過人嗎?就今兒跟人動了手,還是為了我姐……人家那是疼媳婦兒,倒疼出不是來了?”

荷花娘道:“說是這麽說……可他那腦子……唉……”

灶房裏沒了聲音,荷花知道她娘那沒說出來的半句話是什麽。不論她娘平日怎麽與她說的,可心裏到底還是把長生當個傻子看。

她心裏難受,明明娘和妹妹的話全是心疼體恤她的,對長生也沒說什麽不是,可她就是覺得委屈,不是替自己,而是替長生覺得委屈,長生哪點兒不好了,憑什麽總要被人背後傻子長傻子短的叫著。

她在門口站了一會兒,把眼淚生生憋了回去,聽著屋裏沒有話了,才拍拍門,掀了簾子進去,道:“娘,我走了”

荷花娘站來道:“趕緊回去吧,長生還在家餓著呢,你等會兒,我給你裝上吃的。”

荷花道:“不用,我回去做。”

荷花娘道:“回去再做得什麽時候才好,都一天沒吃飯了,男人都不禁餓,多帶點兒。”一邊說一邊拿了籃子給荷花裝吃食。

“不用,您甭拿了,我回去做一樣的。”荷花說完便轉身走了。她心裏有點兒犯脾氣,覺得你們都叫我男人是傻子,我才不吃你家的東西呢。她知道她娘這麽疼她,她卻在這兒使這小性兒著實混賬,可還是忍不住這麽想。

荷花急匆匆的出了院子,才一開門便愣住了。

大門外的石階上孤零零的坐了一個人,隻跟凍僵了似的整個人蜷縮著一動不動,頭上肩上落了一層的雪。

荷花呆了一刻,喚道:“長生……”

長生慢悠悠的回了頭,看見荷花,站了起來。

荷花趕忙前幫他把身上的雪拍掉,他臉上凍得紅紅的,嘴唇兒都有些發紫,她伸手去摸,冰得嚇人。

“不是讓你在家等著我嗎?你來多久了?怎麽不拍門進屋?!”荷花心疼得有些生氣。

長生沒答,低頭看了看荷花的腿,又默默的轉過身去,背對著她蹲了身子。

荷花立時明白了長生的意思,心口被揉了一把似地,眼淚一下就上了眼眶兒,她站著沒動,望著長生的道:“你沒走是不是?一直在這兒等著來著?”

長生回頭望著她,道:“我等著你一起走,我背你回去。”

荷花心口一緊,哽咽著罵道:“王八蛋,說了讓你回家了!偏不聽!不走你倒是進屋啊!長手幹啥使的!咋不知道拍個門,凍壞了咋辦!”話才說完眼淚就唰的掉了下來,。

長生沒吭聲,又往下蹲了蹲。

“幹啥呢,人家心疼你還要挨罵啊。”身後忽然有人說話。荷花緊忙抹了眼淚,回過頭,但見她娘和桃花提了飯籃子跟了出來,不知什麽時候站在了院門口,桃花一臉戲謔的打趣。

荷花娘急著道:“瞧瞧這凍的,趕緊進屋暖和暖和。”

桃花笑道:“娘,您甭操心了,人家急著背媳婦兒回家呢。”

荷花聽了這話心裏五味俱全,有酸有暖有羞臊,還有種說不出來的滿足。

荷花娘道:“那也不能這麽走了,等著我拿大寶那棉帽子去。”說完便忙回屋去拿。

桃花推了荷花一把道:“傻愣著幹啥呢,我姐夫那兒等著你呢,夫妻倆還害臊啊。”

荷花瞪了桃花一眼,轉頭去看長生,他仍愣愣的撅著屁股等著她趴上去。她想哭又想笑,抿了抿嘴角,大大方方的趴在了長生身上。

長生站起來穩了穩,背著荷花走了。

沒一會兒荷花娘從院子裏拿了帽子出來,見人不見了,對桃花道:“怎麽讓他們走了,帽子也沒戴,吃食也沒拿,你快給送過去。”

“哎呦,得了,我姐還能把相公給餓死啊。”桃花挽了她娘的胳膊,笑道,“這回您放心了吧,長生那股子傻勁兒一點兒沒糟踐,全用在疼媳婦兒上了。”

荷花娘笑了笑,揚著脖子往荷花和長生離開的地方望了望,長出了一口氣,道:“你姐受的委屈多,合該她有福氣……”

  長生受了涼,第二日一早便沒什麽精神。荷花把炕頭燒得熱熱的,又熬了一鍋熱湯給他喝了捂在被子裏發汗。長生身子壯,這病沒發起來便扛過去了。因在家陪著長生,荷花也沒回娘家,後來聽她娘說王福根拿了東西來家裏拜年,被她爹叫到屋裏單獨說了一會兒話,出來後人倒是顯得規矩老實了,跟杏花說了些好聽的,接了回去。

  

  幾日之後,荷花又約著桃花拿了東西去了王家莊,說是給杏花嫂子賠不是的,其實也是為了看看杏花回去之後過得如何。荷花不知是因為王二爺的那些話起了作用,還是她爹說了什麽話把王福根嚇著了,總之王家人見了她和桃花雖沒親戚的熱情,麵子上倒也過得去,說幾句不冷不熱的話,也就隨她們坐著。

  

  杏花說這幾日過得還好,王福根也比頭先待她好了,隻怕她和婆嫂們不合,這幾日正想著分家的事兒,打算分完了房子在兩家之間起一道牆,往後各過各的,也少些摩擦。荷花和桃花也覺得這是個法子,至少少給了那些人找茬的話柄,也能過得安生些,兩人又與杏花說了許多寬慰的話,不再話下。

  

  隻說冬去春來,很快便到了春種時節,荷花記著她娘當日與她說的那些話,是以與長生把自家山上開出的那片不大的地種下之後,便到她爹跟前兒張羅著讓長生過去幫忙。荷花爹雖應得無所謂,心裏自是受用。原他家裏的地再加上霍家的那半畝聘禮,又嫁走了荷花,地多了,幹活兒的人少了,隻靠他和大寶兩個到底辛苦。

  

  至於長生,荷花倒也不用怎麽勸說解釋,那半畝地本來就是他爺爺留下的,後來他爺爺過世,他十一二歲就開始跟著四奶奶下地幹活,待到十五六長了起來,這地裏的活計便全是他的了,感情自不必說,他又不是個會偷懶耍滑的人,幹起活兒比荷花爹和大寶還不惜力。

  

  每天一大早他便拿了家什下地,見了荷花爹和大寶也不打招呼,沒看見似的悶頭幹活兒,到晌午了,照樣是不打招呼的回家吃飯,眯一小覺,下午接著去幹。

  

  時有村民從田邊路過,都要望上長生幾眼,笑著對荷花爹說你這女婿算是找對了,真給你賣力氣啊。荷花爹不管心裏受不受用,總會看不上眼似的回上一句:“幹得多,吃得還多呢。”

  

  荷花爹這話說的不錯,長生是吃得多,但是很講究,他隻吃自家的東西。

  

  午飯回家吃自不必說,每日下午,荷花娘會送些吃食和水過來,遞給長生的時候他從不接著,依舊掄著膀子幹活兒,又或者獨自一人走到很遠的地方坐著。等荷花來了,從她娘那兒拿了餅子給他送過去,他會很不安的往荷花爹那邊兒望望,然後用力的搖頭:“不吃他家東西。”

  

  荷花想長生大概是記恨著他爹說他“能吃”的話,不論她怎樣往他手裏塞,他就是不拿著,急了會用力仍在地上,翻著眼皮氣鼓鼓的瞪她。荷花無奈,隻得依了他,每每自己在家單為他做了吃食送來,又或者她娘帶著做好吃食先繞道去她家,把東西分成兩個籃子,一人提一份兒給地裏送去,長生才會心安理得的受用。

  

  除了對荷花爹帶著不安的敵意,對其他人長生倒是好的。

  

  大概是見了上次他護著姐姐的英姿,心裏算是認了他這個姐夫,對於長生的愛答不理,大寶倒也習慣了似的不在意。時候長了,長生也不再視大寶為空氣,心情好的時候會多看上他幾眼,衝他點個頭、搖個頭之類的,或許還會應個“嗯”或者“哦”,表示自己聽到他說話了。

  

  若小寶碰巧在場,便會笑嘻嘻的上前,得意的對大寶道:“他不跟你玩兒,他和我是一頭兒的,是我的手下。”說完衝著長生燦爛的一笑,“是不?”

  

  長生看著小寶愣愣的想一會兒,含含糊糊的點頭。

  

  小寶見了便會衝大寶吐下舌頭,然後開心的在田地裏帶著小狗跑圈兒。

  

  晚上回家,長生躺在被窩兒裏問荷花“手下”是什麽意思。荷花仔細的想了想給了他解釋。第二日小寶再問的時候,長生便會認真的糾正:“不是,我是我媳婦兒的手下。”

  

  日子一天天的過,才進了四月份,四奶奶便在周夫子的陪伴下回來了。

  

  除了村裏的人驚詫於“私奔的野鴛鴦回巢”,荷花也是大吃一驚,隻怕是因為四奶奶的病有了什麽了不得的事。她背著長生緊張的詢問,四奶奶回說沒事。她不放心,又偷偷去問周夫子。周夫子笑著說她身上的病是見好,隻再不讓她回來看著長生,怕是要想出別的病來。

  

  荷花放了心,又細問了問,病上的事兒她聽不懂,隻聽周夫子說他家裏的老爺子給四奶奶看了病,有些好轉,這回又拿了兩個月的藥回來,等藥吃完了還要再回去看看。隻要長久這麽調養著,雖不能除根,維持現狀也是好的。

  

  最開心的要數長生,他一連幾日黏在四奶奶的屁股後頭,走到哪兒都要跟著,後來不黏了依舊不能放心似的,有時好好幹著什麽事兒,忽然想起來了,便揚著脖子大喊一聲“奶奶!”,聽見四奶奶應了,便一抿嘴心滿意足的笑笑,繼續幹自己的事兒去。

  

  晚上的時候,長生坐在四奶奶的炕邊兒上跟四奶奶說話,把自己這段時間來做的所有的好事對事一件件的講給她聽。四奶奶一直彎著嘴角,笑容就沒收過,等聽完了就從袋子裏抓了幾大把花生獎給長生。長生喜滋滋的接過來,把花生放在炕頭,一顆一顆的數進自己的小盒子裏:“這是我給荷花拿豬尾巴的,這是我給荷花送東西的,這是我給荷花捂腳的,這是我給荷花撓癢癢的……”

  

  荷花給四奶奶打洗腳水進來,聽見長生在四奶奶身邊兒樁樁件件的念叨不免臉臊。四奶奶抬頭看看她沒言語,笑容裏多了些別的意味荷花見了有些吃驚,自打她嫁進來,就沒見過四奶奶笑得這麽舒心過。她想可能是因為終於又見了長生,也可能是因為她的病總算有了好轉,還有可能是走的這幾個月發生了什麽其他的事兒,直覺告訴她定是與周夫子有關,因為周夫子的笑容好像也比以前抒懷了許多似的。

  

  長生卻沒那麽多念頭,仍是自顧自的低頭念叨自己做的好事,念到最後卻有些犯難,因為好多時候荷花都對著他開心的笑,可是他並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麽對的事。他摸著一大堆圓滾滾的花生冥思苦想了好久,最後數了幾十顆花生放在手裏,一塊兒扔進小盒子:“這些是我逗荷花笑的!”

  

  四奶奶臉上的笑容卻是更濃了些,又抬頭去看荷花,看得她一陣陣的羞澀,像個新嫁人的小媳婦兒似地,紅著臉去捅長生:“別嘟囔了,趕緊讓奶奶睡覺吧。”

  

  “哦。”長生開心的應了,把沒數進盒子裏的花生全都還給了四奶奶,想了想,又從裏麵拿了一個放進盒子裏,道:“今天晚上我也幫荷花捂腳,這是今天的。”

  

  荷花臊得再待不住,放下東西扭頭出屋了。

  

  晚上睡覺,荷花使小性兒似地故意把被褥拉開,長生便扯著自己的被褥貼過去,荷花再扯,他便再追,直到兩人從炕的這頭睡到了另一頭。荷花躲無可躲,瞪他一眼,翻了身衝著牆不理他。

  

  長生望著荷花的後腦勺靜靜地躺上一會兒,便悄悄的掀開自己的被子鑽進她的被窩兒裏去。

  

  荷花拿手肘子頂他一下,道:“誰讓你進來的。”

  

  長生道:“我給你捂腳。”說著從後麵抱著荷花,用腳去蹭她的腳,一下一下,弄得她又舒服又癢癢。

  

  “混蛋,又拿我換花生……”荷花小聲罵了一句,給自己找個了舒服的姿勢,靠進了長生的懷裏。

那村那人那傻瓜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那村那人那傻瓜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我嚐一下可以嗎 眉眼盈盈處 寵夫守則 隻為他折腰 恃寵而驕之美色撩人 再見陳先生 毒舌攻防戰 你敢頂嘴試試看 不期而遇 複製初戀 成全 誘惑手段 浮光掠影 十二年,故人戲 與他二三事 刺鯨 我勸你早點喜歡我 直到你喜歡我為止 土著老公好像來自外星 我心愛慕你 我從未說愛你 最佳配角 枕邊人 你的溫柔比光暖 應惜豔陽年(出書版) 失業女王 遇見,終不能幸免 絕配 見空
  作者:福寶  所寫的那村那人那傻瓜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那村那人那傻瓜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