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那村那人那傻瓜

第16節

荷花娘仍是愁著眉頭不放心,卻也急沒了主意,隻得依著荷花的話,一個勁兒的囑咐她別跟著犯衝,千萬別動手。荷花百般應了,待穿戴好了要出門才注意到長生,隻見他也不知什麽時候也自己把棉襖棉帽全穿戴嚴實了,屁股後頭跟著她。

荷花隨口道:“你跟著我嘛去?在家待著,我晌午就回來。”

長生不應,隻管搖頭。

荷花待要說話,她娘卻幾步搶上來,拉著長生的胳膊拍了拍,道:“讓他跟著你去吧,這路上也不近,你一個女人孤零零的翻山頭我也不放心,讓長生跟著踏實……再說長生老實也不會鬧事,看著高高壯壯的還唬人,人家咋的也得忌憚著點兒,不能欺負你,讓他跟著去我也放心些。”

事急,荷花也沒再多說,隻道:“行,那我們去了,您緊著回去吧,別著急了。”

隻說荷花和長生從村後奔了他們開荒的後山,翻過山又穿了兩個林子,寒冬時節都穿了厚棉衣,地上又全是積雪,走起路來都費勁,更別提跑了。兩人哈赤哈赤的跑,好幾次被腳下的雪滑了個大跟頭,也還好雪厚衣多,倒也沒摔得怎樣,隻你拉我一把,我扶你一下的爬起來趕路。

待走出林子爬上山尖兒遠遠地望見了杏花的婆家王家莊,兩人貼身的衣裳早被汗浸透了,荷花更是累的雙腿發軟,可也根本不敢停下來歇著。自己弟妹的脾氣她知道,他倆湊到一塊兒,若是沒人攔著那真能把天給捅一窟窿。大寶孝順,對姐姐們都心疼,誰挨欺負了他都不幹。桃花更不用說,是個拔尖兒的,又最看不得男人打媳婦兒,原在家時她爹跟她娘動手,她都敢上去攔著頂撞,對自個兒親爹她都不依,更別提外人了。這麽一想,她更不敢耽擱,連跑帶摔的下山進了村。

這王家莊荷花隻來過一次,杏花婆家住在哪兒記得模糊了,隻看著道上有村民都往一個地方趕,像是去湊什麽熱鬧似的,心道必是那兒了。她隻怕自己來得晚,緊忙跟著往前跑,遠遠地見了張大車家的馬車停在一家門口,門口又擠著人,便知到了,待再近些就聽見裏麵的叫罵聲,數桃花的嗓門兒最大,恨不得掘了人家祖墳似的。

荷花扒開人群擠進去,但見自己還是來晚了,院子裏已經打成了一片,大寶把杏花男人按在地上,揪著脖領子掄拳頭,春來也跟杏花的大伯子揪在一塊兒打得不分你我,打得最凶狠的卻是桃花這邊,她拉扯著杏花的大嫂,倆人一邊兒打一邊兒罵,爹娘祖宗全罵了出來,頭發也全都扯散了。

一個幹巴瘦的老太太站在一邊兒,荷花認得,便是杏花的婆婆了,這會兒哭天搶地似地拍著腿大喊:“哎呀!哪輩子造了孽啊!遇著這幫不講理的夜叉兵啊!大過年的來人家殺人啊!不讓人活了啊!他們要打死我這老太婆啊……”

院裏院外圍了一大堆人,一個個都在一旁幹瞪眼的看熱鬧。荷花大喊了幾聲,怎奈一幹人等打得昏天黑地的,別說聽得見聽不見她喊話,即便是聽見了都打急了眼哪兒收得住手。

荷花喊了幾聲不管用,便忙衝上去拉架,她扯了桃花和杏花大嫂的胳膊,大喊:“都給我住手!別打了!放手!”

兩個女人都掐紅了眼,誰也不罷手,杏花的大嫂更是個潑辣的,見了荷花隻當也是來幹仗的,兩個對她一個她哪兒肯吃虧,拽著桃花的手鬆都沒鬆,抬腿就給了荷花一腳。荷花沒防備,正被踹在小腿上,疼得她一叫,腿一軟撤了兩步坐在了地上。

“啊!!!”人群中忽然爆出一聲大吼,聲音大得直把打架的看熱鬧的全都嚇住了。眾人一愣神兒的功夫,但見人群中跑出一個人來,直奔杏花嫂子過來,二話不說,咚!照著麵門就是一拳!

杏花嫂子連聲都沒喊出來就躺在了地上,大概是被那一下子打懵了,她沒哭沒喊,一臉木然的爬了起來,愣了愣,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臉,一看,全是血。

杏花嫂子還發愣呢,拳頭又過來了,隻還沒砸上就被攔住了。

這打人的就是長生了。才荷花急急忙忙的擠了進來也沒管他,他被擋在人群外頭正急得團團轉,便聽著裏頭荷花著急地大喊,他急得扒開人群擠了進來,才一露臉就見荷花被人給踹了,這便有了剛剛那場麵。

卻說荷花趕在長生對人家揮第二拳的時候把他給攔住了,她死死的抱著他,隻覺他現在這股勁頭比當日打那馮瘸子時一點兒不差,甚至還要更凶狠些似地。她一路跑來本就體力不支,腿上又挨了那麽一腳,真是沒什麽力氣了,這會兒真是拚了命的在拉,她是真的怕了,隻怕她手上一軟,長生這拳頭能把杏花嫂子給打死。

第二十五章

要說鄉下人撒潑鬥狠,動起手來那可說是閻王老爺也不吝。到民風彪悍的地界,兩家人打架打出人命的也不是什麽稀罕事,官府還管不了,若惹急了,一村的人拿了鋤頭去圍縣衙也不是不可能。

自然這都是旁話了,安平縣這地方民風淳樸,雖拌嘴打架是不可避免的,但人人心裏都有個準頭,不能把人往死裏打,都是街坊四鄰,沾親帶故的,今兒打了,明兒和了,終歸還是要走動的。另外還有些不成文的規矩,比如不許動人家老人孩子,男人不許欺負女人。說白點兒就是好男不跟女鬥,倘若你媳婦兒跟人家媳婦兒掐架挨揍了,你就算再心疼老婆也不能動手打回去,心裏實在恨了,可以去那人家把她男人揍一頓解氣。若是遇到不講理的潑婦上趕著要跟你動手,你也不好回手,依舊是男人對男人,去讓她男人管她。

所以,當長生這拳頭揮在了杏花嫂子臉上的時候,在場所有人都懵住了。

待到杏花嫂子摸著自己的血回過神兒來,嚎啕大哭:“媽呀!打死人了啊!”圍觀的人才被喚醒了似的。原不過是看看熱鬧,這會兒竟見著又高又壯的漢子照女人臉上揮拳頭,卻又是另一個說法了。到底是一個村子的,如何也不許外村人這般欺辱上門。人群中便有些不滿之聲,男男女女吵嚷著:

“哪兒來的混蛋無賴!大老爺們兒打女人!要不要臉了!”

“太欺負人了吧!大過年上人家裏來搗亂撒野!”

“欺負到家門口來了?當我們是好欺負的?!”

荷花一邊死拉著長生一邊環視人群,見有幾個壯漢子躍躍欲試的往前擠,像是要與他們為難,不免犯了慌,硬打起來他們絕對要吃虧。

大寶是個不服軟的,人家越是人多他越犯狠勁兒,見這架勢一把鬆了王福根,眼睛一瞪就要抄家夥,虧得春來是個有分寸的,在他旁邊一把把他攔了。

幾個壯漢見大寶一副不服挑釁的模樣更被拱了火兒,擼著袖子上前道:“怎的?還想跟我們幹幹?來啊!看你們村兒的人是不是隻會打女人!”

大寶待要犯橫,桃花卻是一下把話接了過來,一點兒不見懼色的厲聲道:“我們村的人打女人?他王福根可是你們這兒土生土長的不是?你們怎麽不問問他打沒打女人!”

荷花暗鬆了口氣,她知桃花機靈,趕在大寶跟眾人頂起來之前把話茬接過來,不管吵成怎樣,她一個女人跟幾個漢子對峙,至少是動不起來手了。

果然,那幾個大漢的注意力一下子就從大寶和春來那兒轉到了桃花身上,雖也瞪著眼,可到底拳頭是鬆了。

桃花大聲道:“要沒他王福根把我二姐打的隻剩半條命了,誰願意大過年的跑這兒來觸著個黴頭!我二姐在他家受了委屈,還不許我們做姊妹兄弟的給她撐腰,上哪兒說理去!”

鄉鄰一時無話,大概是對王福根一家的事也有些了解,桃花見眾人這臉色又來了底氣,剛要豁開去繼續大罵,便聽人群有人喊了一嗓子:“咋個沒地兒說理了?!”

眾人一愣,但見鄉鄰一片騷動,全都恭恭敬敬的退了退,閃出一條道來,一位六七十歲的長者走了出來。這人便是王家莊輩分最高的了,村裏的晚輩都叫他二爺爺,年長的也要尊稱聲二爺。

隻說這王二爺眯著眼看了看這場麵,最後望著桃花冷語道:“是你說我們王家莊沒有講理的地方了?”他聲音不大,卻透出一股子壓人的氣勢,桃花才那氣焰一下子被澆了冷水似的,她摸不清對方的身份來路,又沒料到突然殺出個人物來,一時沒得應聲。

杏花婆婆這會兒迎了上去,道:“二爺您來了就好,這幾個可是欺負到咱家門口了!您看把慶兒他娘給打的!”說著又拿手指著長生道,“就這麽個又高又壯的大小夥子,生生往我們娘兒們臉上砸拳頭啊!這可不是要人命嗎!”

王二爺聽了沒言語,望著長生打量了一番,那眼神冷的直讓荷花心口打顫,似是他隨時都會開口,然後便有一群壯漢子把長生拉走卸胳膊卸腿。她下意識的往前上了兩步,把長生擋在了後麵。

桃花仍是故技重施,卻也不似剛剛對那幾個漢子那般狠曆,帶了些委屈的道:“是他王福根先打了我二姐,把她打得青一塊紫一塊,半條命都沒了……”

“老爺們兒教訓媳婦兒!沒啥說的!”王二爺一聲斷喝,生生把桃花的話給堵了回去。

王家人聽了這話都上了神氣。桃花則被噎得說不出話,原自己的理,人家隻這一句話從根兒上就給你否了,擺明了護短,再怎麽理論也不能了。

荷花見這場麵要僵,提了口氣,接過話茬道:“這位爺爺說得對。我不知道輩分,隻叫您聲爺爺,您別怪罪。您說的是道理,男人教訓媳婦兒沒啥說的。可不論怎樣也得有個原由不是?七出之條咱也懂,隻要他王福根能說出一條來,別說打,就是把我妹妹給休了,我們娘家人一句話也沒有。可您問問他,我妹妹可犯了啥大錯兒了,要挨得他那麽重的手?”

“我那二妹子的性情,不是我護短,您隻管讓人去我們村兒打聽打聽,若還有比她更溫順的,您隻管來打我的嘴巴。甚至也不用去我們村兒,我妹子嫁來咱們王家莊兩年多了,我隻問問各位叔伯嬸子,大哥大嫂,她可和你們哪個紅過臉,拌過嘴的沒有?隻要說出一回,我往後的話也就都不說了。”

荷花說著頓了一刻,環視鄉鄰,見眾人有搖頭有點頭,不論怎個反應卻都是認了杏花的溫順性子。

荷花又接著道:“退一步講,我妹子年紀小,有做的不到的地方需要教導了,男人管,婆婆教,這都是理,急得動了手也是在所難免,可大嫂子打小嬸子,這又是哪處的規矩?我妹妹別說沒個錯處,就算真有個什麽不是了,婆婆相公管不好,還有老子娘呢,再不濟還有我這當姐姐的敲打她!怎麽論也輪不到他家這大嫂子往前伸手!兩口子過日子,哪兒有不吵架拌嘴的,這若是隻要拌了嘴了就全家人聯合起來一塊兒輪著打,我妹妹就是有十條命也不夠跟他過的。”

“大過年的,他王福根家知道和樂,我們家就不知道了?誰願意在這日子口找不痛快?大年初二姑娘姑爺回娘家,他王福根連個麵兒都不露,讓我妹妹帶了一身的傷自己回去,若真挑起來,我們姐兒幾個替我爹娘教訓姑爺是不是也算理了?”

“您是長輩,隻有您教訓我們,沒有我們跟您講理的說法。我今兒說這些,純粹是心疼自個兒妹子,替她委屈……”

荷花這番話說得情是情理是理,圍觀的鄉鄰都沒了剛剛的義憤填膺,王家人也是理虧,全都縮著脖子不吭聲。

王二爺聽完這番話,神色並未有什麽大變化,隻冷著臉道:“福根,人家說這話可是真的啊?”

王福根被大寶打得狼狽不堪,這會兒聽王二爺冷著臉問話,又是一哆嗦。他原也不是什麽囂狠的人,成親兩年多感情還是有的,對杏花下手有一大半兒是他娘和他大嫂的離間挑唆,打完了自己也後悔了,他到底還是想著和杏花過日子,不想跟老丈人家鬧得太僵,這會兒見這情勢,也便借坡下驢,低了頭沒言語,算是默認自己有錯了。

杏花婆婆見了一瞪眼,隻恨自己這兒子不爭氣,心裏又記了杏花一筆,覺得是杏花把兒子勾搭壞了,隻讓他不聽她這當娘的話,在眾人麵前落她的臉。可當著王二爺,她啥話也不敢說,隻得幹咽了這口氣。

王二爺沒再多問,隻冷著道:“兩口子過日子,有話說話,別沒事兒往身上掄拳頭,你當你媳婦兒是鐵打的身子呢。大過年的不知道給老丈人拜個年去?咱王家莊的水白養你這麽大了,明兒給我帶上禮賠罪去,別讓人說咱們不懂規矩。”隨後又瞪著王福根的大哥道,“還有你,管著你媳婦兒點兒,讓人家戳咱們村兒的脊梁骨,跟著一塊兒丟人!”說完又瞥了杏花婆婆一眼,到底沒說什麽,給她留了臉麵。

杏花婆婆臊著臉沒吭聲,杏花嫂子則拿了個手巾捂著臉,嗚嗚的想哭不敢哭,一個勁兒的抽氣。王二爺瞥了她一眼,又轉對荷花道:“你才聽著,王家二小子我替你教訓了,明兒讓他登門給親家賠罪去,是打是罰,全由親家發落,我蓋不過問,往後他再有犯渾的,你隻管來找我,我拿棍子掄他絕不護短。”

荷花待要說些好聽的,王二爺卻一抬手攔了,隻道:“你的事兒問完了,現在輪到我老頭子跟你說道說道了。你才有句話說的對,甭管是誰,犯了毛病有公公婆婆、親娘老子管教,輪不得外人插手,更別提一個大老爺們兒掄著拳頭往媳婦兒家臉上打,你們村兒有沒有這習慣我不管,可我們王家莊祖上傳下來就沒這規矩。”

王二爺的話擲地有聲,圍觀的鄉鄰立時又起了躁動,都吵嚷著要討個說法,王家婆媳這會兒又來了精神,杏花嫂子更是嗚嗚咽咽哭了起來。

荷花原以為這事就此了了,不想人家在留了後手,定不放過他們了。不管杏花嫂子怎樣,長生一個男人動手打了人家媳婦兒確是他們理虧,她也沒有辯駁之詞,隻得恭敬的給杏花嫂子行了個禮,道:“這事兒是我們不對,我這兒給嫂子賠罪了。”

杏花婆婆拉著杏花嫂子,趾高氣揚的道:“光說說就完啦!上嘴皮一碰下嘴皮你倒是輕巧!”

荷花又道:“是,嫂子臉上這傷怕是要看大夫,要多少錢我們給。”

杏花婆婆一聽這話心裏有了譜,隻琢磨著要獅子大張口敲上一筆解恨,沒想她話才要出口,卻被王二爺搶了先,隻道:“錢不用你們出,咱們不缺錢!缺的是個理!”

荷花這會兒是看出來了,這老爺子是要拿他們立威,一來是讓人知道這王家莊不是好闖的,二來她剛剛那番話把人家老爺子發威護短的話噎了回去,若隻讓他們這麽走了,也是損了他在這村子裏的威信。

荷花知道這會兒不是逞強的時候,他們這回來是給杏花出頭,可說到底還是想讓她過得舒坦些,她們走了無所謂,杏花將來還是要回來這兒過日子的。

想了這些,荷花一咬牙,撲通一聲衝著杏花娘和杏花嫂子跪下了,咚咚咚,連磕了三個響頭,抬頭道:“這三個頭是我替我男人和弟妹給親家娘和嫂子賠不是的,我們年輕不懂事,一味的隻知道護著妹子,跟您動了手您別記恨。都是自家親戚,話說開了沒有隔夜仇。我男人才一時著急護短動手打了嫂子,是我們的不對,嫂子要是實在氣不過,就讓大哥照我臉上還一拳,我絕不閃躲。”

這場麵下杏花嫂子就是再潑,也不能真讓男人還手,隻捂著臉道:“我們沒你們那麽混。”

荷花道:“嫂子寬宏,說這話就是原諒我們了,您這情我記著,明兒定帶了東西來瞧您。”

她這話說完也不起來,又轉過來衝王二爺磕了三個,起來時腦門子都紅了,隻道:“這三個一是給諸位鄉鄰賠罪,這大年下的給諸位添堵了。二來是謝老爺子您替我妹妹主持公道。我今兒回去就告訴爹娘,讓他們放心,這王家莊不是不講理的地方,有位說一是一,說二是二,最講公道的老爺子坐鎮,沒人敢不分皂青紅皂的欺負人。”

這話說到這份兒上,也算給足了王二爺和王家人臉麵,王二爺臉色緩了緩,沉聲道:“大過年的跪在地上不像樣,起來說話。”待荷花起來,他又接著道,“都是自家親戚,哪兒有說動手就動手的,今兒這事兒我在這兒看著,就這麽了了,往後誰要再為今天這事兒找後賬,就是不給我老頭子的麵子,甭管是我自家的子侄,還是哪路的神仙,我都得跟他說道說道。”說完,目光掃了在場眾人一遍,轉身走了。

圍觀的村民看著沒戲唱了,也都漸漸散了。杏花婆婆帶著大兒子大兒媳婦兒進了屋,王福根在後麵蹭了蹭,進也不是留也不是。杏花婆婆在屋裏喊了一嗓子:“福根!院裏傻站著幹啥呢!進屋!”

王福根窩窩囊囊的往屋裏走,走到荷花身邊兒時愣了愣,想要上去說兩句拉近乎的話又不知怎麽開口,訕訕的扯了扯嘴角,見荷花冷著臉瞪他,便臊眉搭眼的進了屋。

荷花拍了拍腿上的土,招呼著幾個人趕車回家。一路上誰也沒開口,事兒是了了,可才荷花那幾個頭磕的,又顯得委屈窩囊似的,可眾人心裏都明白,若不這樣,那老爺子一發話,這村裏人把他們圍了,不狠挨上幾下確是絕難走得脫的。

第二十六章

隻說荷花娘送走了荷花就回了家,一上午心神不寧,又不敢告訴荷花爹,直到過了晌午幾個人仍沒回來,這才瞞不住的說了實話。荷花爹當時就竄兒了,隻說你那閨女兒子是啥脾氣你不知道,去了還能有好兒?就仨倆人兒大老遠跑人家村子裏犯橫,擎等著挨打呢!荷花娘說叫了大丫頭去攔了。荷花爹氣的直罵人,說她一個姑娘家管啥用,到時候你仨娃子白養了!荷花娘本來就擔心,聽了這話嚇得腿都軟了,也不知怎麽好,隻管嗚嗚的哭。荷花爹也顧不得多想,緊忙上村裏招呼了二十來個男人往王家莊奔。

眾人才出了村子沒多遠,便見荷花幾個人趕著馬車回來了。大夥兒見幾個人平平安安的沒什麽事兒,都鬆了口氣,拍了拍荷花爹的肩膀,說了幾句寬慰的話各自回家了。

荷花幾人折騰了這半日多,早飯午飯都沒吃,這會兒饑腸轆轆的全沒了精神,跟著她爹一路回了家。

下了車,荷花故意拉著長生落在了後頭,待其他人進了院,她方站住,轉對長生道:“餓不餓?”

長生耷拉著腦袋嗯了一聲。

荷花把門鑰匙塞給長生,道:“你再忍忍,回家等著我,我晚點回去給你做頓好的。”她不知她爹一會兒要怎麽發落他們,她不想長生憑白跟著挨罵,也怕長生犯了愣勁兒,跟她爹頂起來。

長生一路上都低著頭不說話,這會兒抬頭望著荷花,沮喪的道:“我知道我闖禍了,你生我的氣了吧。”

荷花寬慰的笑了笑,道:“你今兒護著媳婦兒了,我歡喜著呢,幹什麽生氣。”

長生道:“那幹什麽不跟我回家。”

荷花道:“我回娘家有點兒事兒。”

“我跟你去。”

“不用,你不是不願意來這兒嗎,回家等著我就行,我一會兒就回去,”

長生不情願的望著荷花,等著她改變主意。

“回吧。”荷花又囑了一句。

長生泄了氣似地腦袋一垂轉身走了,走了兩步又不放心的回頭看。

荷花向他揮了揮手,轉身進了院。

因春來是姑爺,荷花爹不好如何與他為難,隻把荷花姐弟三人叫進屋裏說話,他並沒有立時與他們發火,隻盤腿坐在炕上,擰著眉頭問他們發生了什麽事兒。荷花把打架的事兒瞞了,更沒提長生那一拳和她給人家下跪的事,隻說她趕到的時候桃花他們並沒動上手,正跟王家人在理論,後來確是說得有些急,才要動手正趕上有位輩分高的老爺子過來,她把前因後果說了一遍,那老爺子也沒特別護短,兩邊兒都教訓了一番,這事兒就這麽算是了了。

荷花爹聽得將信將疑,又問桃花和大寶,兩人自然隨著荷花的話。荷花爹這才沒了疑問,隻把桃花和大寶罵了一頓,說那王家莊可是你們倆小犢子隨便鬧騰的,那村裏的王二爺早年是打過仗抗過死人的,真要護起短來要了你們半條命去。荷花聽了直後怕,大寶倒是一副混不吝的樣子,嘟嘟囔囔的不服氣,仍在為杏花抱不平。荷花爹上來就是一腳,罵咧咧的說你小子早晚給我闖禍,我這老命就得搭在你身上。荷花和桃花從旁勸慰了幾句,這才暫且壓了她爹的火。

三人從屋裏出來的時候,外麵已零星飄起了雪花。荷花娘眼睛紅腫的迎了上來,拉著他們三個去灶房吃飯。桃花惦記著孩子,先帶著娃子去喂奶。荷花也吃不下,心裏惦記著一人在家挨餓的長生,可家裏這兒也放不下,先安慰了她娘幾句,便又進了裏屋拉著杏花說話,待把杏花安慰好了,天也黑了。

荷花出了屋,想去灶房跟她娘說一聲再走,走到門口的時候,卻聽她娘在和桃花說話,但聽她娘歎著氣道:“聽大寶說,你姐給人家下跪了?”

桃花氣道:“那小子怎麽比娘兒們還嘴碎!”

荷花娘道:“又不告訴你爹,跟娘說說又咋了。”

桃花道:“我姐那是能屈能伸,要不是這個,我們幾個今兒不定怎麽回來呢。”

荷花娘道:“瞧你說的,娘能不知道這個,大寶也是這個話。”

桃花又道:“不過話說回來,也就是我姐忍得住,要換了我,打死我也跪不下去。”

荷花娘道:“你姐是老大,想的比你多,也虧得有她去了,我今兒聽你爹說的,嚇得我心裏現在還撲騰呢,好在都平平安安的,明兒福根來讓你爹好好敲打敲打他,也就算了了……就是委屈你姐了……”

桃花跟著歎了口氣,又道:“要我說我姐也是自己給自己找委屈,隻管跟人說長生是傻子,誰還能跟他計較了?傻子打死人官府都不問罪呢。”

荷花娘道:“你這妮子,白著你姐疼著你,一點兒不知道心疼她,這話你讓她怎麽說出口,不是往她心裏紮針呢嗎。”

桃花道:“要紮也不是我紮的,是我爹非要她嫁傻子,要算您跟我爹算賬去。”

那村那人那傻瓜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那村那人那傻瓜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人海中的你(我的女孩我來寵) 頭號纏人精 痛仰 億萬盛寵隻為你 第二十八年春 我男票是蛇精病 吃可愛多長大的她 涼風與熱花雕 你就不要愛上我 鄰居看我眼神好可怕 心跳怦怦怦 惡龍甜餅[娛樂圈] 小狼狗每天都在撩我 你明明動了心 一吻定終身 緋聞33天 小先生 她算什麽男人 你嚐起來特別甜 顧醫生,你閉嘴 裙下有火 小尾巴很甜 男友他美顏盛世 等風熱吻你 你是不是特有錢? 氪金改命[娛樂圈] 整容三次的我 蘇小姐愛情日記 上癮[娛樂圈] 冰糖燉雪梨
  作者:福寶  所寫的那村那人那傻瓜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那村那人那傻瓜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