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那村那人那傻瓜

第15節

荷花縮著脖子也不知該說啥,她其實隔三差五的就往家來看看,送點兒棗子野果什麽的,隻是怕她爹罵她,每次來也不敢進屋,隻跟她娘在灶房裏坐上一會兒就走。這會兒見她爹瞪著她的樣子,讓她沒來由的心虛,覺得自己好像真是不理親娘的不孝女似的,又聽說她娘身子不好,不由得有些擔心。

氣氛正有些沉悶,小寶帶著寒氣兒的從外麵跑了進來,進了屋哈赤哈赤的直喘。

荷花拉了小寶道:“跑這麽急幹嘛?”

小寶顯然剛和村子裏的小夥伴兒玩兒回來,一臉的興奮,笑嘻嘻的道:“跟虎子打雪仗來著,他打急了就追我,嘿嘿,沒我跑的快!”說完拿襖袖子擦了擦鼻子,從桌上抓了一把吃食往兜兒裏掖。

荷花爹狠狠拍了他的手,喝道:“吃零嘴兒是娘兒們幹的事兒,你個大老爺們兒往兜兒裏掖這幹啥!”

小寶被打得鬆了手,揉揉手爪子,一撅嘴爬到炕上坐下。

一旁,長生眼睜睜的看著小寶挨了打,下意識的摸了摸他掖著花生的口兜,捂著手往後蹭了蹭,一臉的不安,愈發如坐針氈了。

第二十三章

上午晚些時候,荷花的二妹杏花和三妹桃花陸續回來了,桃花帶著男人和才滿一歲的兒子,杏花卻是一人回來的,說是她婆婆這兩日身子差,她男人放心不下留在家裏守著呢。荷花爹臉色不太好,可也沒多說什麽。

姐妹幾個小一年沒見麵,這會兒聚在一塊兒說不完的熱絡話。一塊兒在村子裏住著,杏花和桃花都知長生的傻氣,恭恭敬敬的喚了他姐夫,他不理人,她們也不多言語。桃花的男人春來大抵也是從桃花那兒聽過長生的事兒,對他愣嗬嗬的樣子也未表現出多麽的意外。

沒多會兒,跑去未來老丈人家拜年的大寶也回了家,這一來屋子裏就更熱鬧了。最受歡迎的還得數桃花的兒子,這個抱抱,那個親親,小娃子也不認生,誰抱都不哭,嘎嘎直樂,逗得荷花爹也沒少露笑臉。

荷花把小娃子抱在懷裏湊到長生跟前兒,長生一臉驚奇的望著荷花懷裏的小不點兒,眼珠也不錯一下,待到人家抱走了,他的目光還直愣愣的追了半天。

坐了一會子,荷花娘便張羅著做晌飯,眾人自然而然的分了三處:荷花娘帶著荷花她們三姐妹到灶房裏忙和做飯;荷花爹和大寶、春來在屋裏說話;長生和小寶在院子裏堆雪人兒。

荷花坐在灶台邊兒燒火,趁她娘和妹妹們不注意了就往外頭看看,心想虧得家裏有個小寶能和長生說上話湊成堆兒,要不他必要時時粘著她,倒讓她沒法處置了。

荷花娘與女兒們閑話家常,話題很自然的便從桃花兒子有多漂亮可人轉到提點荷花和杏花也早些生個娃娃。

“女人這輩子最緊要的是生娃子,男孩兒女孩兒先放一邊兒,到底得生個孩子才算得是人家媳婦兒,自己也有個盼頭……”荷花娘一邊擇菜一邊道,“你看看你們倆還是當姐姐的,到讓妹妹搶在頭裏,你們倆可得抓點兒緊,要我說,最好明年這時候,你們一人抱一個回來才好,那時候大寶也成了親,保不齊他媳婦兒也能懷上了,那時候咱家過年可得多熱鬧!”

桃花咯咯的笑:“娘,瞧您說的,兒媳婦兒還沒進門兒呢,先惦記上孫子了。”

荷花娘拍拍手上的髒,掀開鍋看了看,笑道:“娘這歲數不盼孫子盼啥?我就盼著你們都好。”

荷花和杏花對視了一眼,均是抿著嘴淺淺的笑著,若有所思的垂了眸子。

正說著,屋裏傳來了小娃子的哭鬧聲,半天也沒止住,桃花聽了不由得埋怨:“這春來,我走開一會兒都不行。”

荷花娘道:“帶孩子男人自是不在行,許是餓了該喂奶了,你趕緊去抱抱。”

桃花擦了手回屋去帶孩子,荷花娘又對荷花和杏花道:“你倆也回屋歇著去,老也沒家來,陪你爹說說話,這兒弄得差不多了,我自個兒就行。”

荷花和杏花定要幫忙,荷花娘又轟了兩回,最後荷花隻讓杏花進屋去幫桃花看孩子,自己留下打下手,說是小孩子最累精神,怕桃花一個人忙不過來,擾了爺們兒們說話。杏花看大姐這樣子似是有話要私下跟娘說,便就應了回屋去。

荷花眼望著送走了杏花,轉對她娘道:“娘,我聽爹說您近來身子不好?又犯了咳病了?怎麽沒告訴我?”

荷花娘道:“哪兒有那麽嚴重,天冷著涼罷了,咱家還有原周夫子給的藥,我喝了兩副就沒事兒了。”

荷花不放心的道:“若這樣敢情好,您有病可千萬別瞞著,早說出來咱們早治,也免得積成大病了。像四奶奶那樣一拖這麽久,虧得周夫子識得好大夫能治,否則她要有個三長兩短的,我們家可不就跟塌了似的?咱家裏也是,雖說我爹是咱家的天,可裏裏外外的哪兒少得了您,您可別不拿自己身子當回事兒。”

荷花娘欣慰的笑道:“娘知道了,有你們孝順,我還想著多享幾十年的福呢。還盼著給你們帶帶孩子,小寶才多大點兒,我還得硬硬朗朗的等著他娶媳婦兒,給我生大孫子呢!哪兒能讓自個兒輕易病了?真沒事兒。”

荷花聞言才算是安了心,又想小寶現在還流著鼻涕滿村跑呢,想象著他掛著鼻涕娶媳婦兒的樣子,隻覺滑稽的很,不由得笑了笑。

荷花娘又道:“你爹說那話哪兒是為我,分明是他自己想你了。你別看他平日對你們橫鼻子豎臉的,到底是自己閨女兒子,咋能不放心裏的?這半年你回回家來都沒往屋裏看他,他這是氣你這個呢。”

荷花一愣,想了想,低著頭沒言語。

荷花娘接著道:“要說你們姐弟幾個裏,他最疼的是大寶這沒的說,再論下來就是你了。雖你是個姑娘,可到底是他頭一個孩子,人都說手心手背都是肉,隻這頭一個娃子在爹娘心裏頭就是不一樣,那可是比別的孩子都費了心思拉扯的……這些年你給家裏幹得這些活兒操的這些心,還耽誤了嫁人,娘心裏明鏡兒似地,你爹他也不是個石頭心,都知道虧著你呢……你爹他不是不疼你,就是……咳……他這輩子都是這樣兒,對你好的時候讓你跟吃了蜜似地,對你不好的時候,直讓人恨不得拿刀子捅了他……他就這麽個人,你別記恨他……”

“娘……”荷花打斷了她娘的話,心裏一酸,眼圈兒泛紅,低著頭假作無事的道,“你說的這是啥話,哪兒有當閨女的記恨爹的?再說什麽虧不虧的……要真論起來,爹娘生我出來,又養我這麽大,我虧著你們多少?再說了,我現在過得挺好的,長生就是認生,當著你們不敢說話,在家跟常人一樣,也挺知道疼人的,我一點兒沒覺得虧……”

沉默了片刻,荷花娘抬手擦擦眼角兒,道:“不說了,說這幹啥,娘知道長生是個好孩子,娘看得出……咳,娘是想說你爹來著,讓你往後常來家看看他。你爹那人你知道,雷劈在身上也不彎腰的主兒,讓他說句軟話兒比還不如拿刀子剌他肉呢,他要不是真想你了,今兒連這話都說不出口。”

荷花低著頭燒火,點了點頭道:“我知道了,往後我常來,我也不是不想在他跟前兒孝順,我是怕給他惹氣,長生不太愛搭理人,時不時的冒傻氣,他就這性子,真不是故意不敬重您和我爹,我怕我爹看著生氣……”

荷花娘道:“咳,天底下哪兒有一上來就看姑爺順眼的老丈人。你看春來,那可是你爹自己選的姑爺吧,頭來咱家你爹看他不也是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現在不也坐一塊兒有說有笑的?老丈人一瞪眼就往後撤哪兒行,春來是嘴兒甜會來事兒,可你爹喜歡吃啥,愛聽啥,他一外人能知道?還不是桃花告訴他的。順著你爹的脾氣來,你爹是順毛驢,時候長了,他也就順脾氣了……”

荷花又往灶眼兒裏扔了幾塊兒柴,像個跟娘撒嬌的小姑娘似地扁嘴道:“您以為我沒教他啊,我說了多少回了,不管用,回回到家就變啞巴,說他不是傻子都沒人信!”

荷花娘道:“這叫什麽話,什麽傻不傻的,人老實不是毛病……不會說就幹,長生那把子力氣我看咱村兒沒一個男的趕得上,沒事兒的時候過來挑個水、擔筐柴的啥的也不算什麽,你爹也不是混不講理的,誰對他好能不知道嗎?他是個要臉麵的,隻要有人誇他有福氣,有個給他賣力氣幹活兒的姑爺,你看他樂不樂?!再不濟天天在他眼皮子地下幹杵著,就算他罵,罵一次兩次,還能回回都罵?時候長了他自己也嫌累的慌,等他習慣了長生的性子就好了,人啊,就怕個習慣,到時候不是一家人也是一家人了,長生也是,我就不信他叫不出一個‘爹’來。”

荷花瞪著眼聽得一愣一愣的,呆了半晌,伸手摸了摸她娘的肚子,嘖嘖道:“娘啊,閨女還不知道,敢情您這肚子裏藏了這老些學問……”

荷花娘噗嗤一笑,拍了荷花的手,歎道:“什麽學問,娘是過來人,都是摸爬滾打過來的……你跟一個人過一輩子試試,他啥脾性你不摸得透透的才怪……娘這輩子啊就撂在你爹手裏了,好的壞的都是他……有時候真讓我恨得牙根兒癢癢,可末了想想,甭管怎樣,這半輩子都過來了,要真沒了他呀,得跟沒了半條命似的……”

荷花聽那娘的話音不對,眼眶兒裏直閃,隻怕是又想起陳寡婦的事兒來了,趕緊一拍腿,玩笑著道:“得!往後我也別叫您娘了,改叫您師傅的了,有啥事兒都跟您請教來,保準沒錯兒!”

荷花娘露了笑臉,道:“你別隻管貧嘴,正經的早點兒給娘生個外孫抱抱,桃花離得遠,一年回不來幾回,等大寶成了親生了娃怕得再等二年了,你早點兒和長生生個孩子,抱你爹跟前兒看看,他必定歡喜,到時候外孫子一抱,再要找長生的不是他自己都覺得沒底氣。”

荷花垂眸一笑,有些羞澀的點了點頭。

眾人一整日都在李家吃飯說話,晚上幾個女兒要在娘家住下,不過炕卻沒那麽多。本來男女分開擠一擠倒也能睡,隻荷花知道完全不可能說服長生去和她爹、大寶他們睡在一塊兒,便與眾人說她和長生回去睡了,也給家裏空空地方,免得大夥兒都睡得不舒服。又想起她娘在灶房裏跟她說的那些話,下意識的看了她爹一眼,特意強調道明兒一大早他們再過來,反正住的近,日日能來。

隻說荷花與長生回了家已經入夜,兩人隨便擦了兩把就鑽了被窩兒。荷花躺在炕上翻來覆去想她娘白日與她說的話,又想起桃花那招人愛的兒子,心裏不由得羨慕。她歪頭看了看長生,怔怔的想了一會兒,翻了身,把手鑽進長生的被窩兒,捅了他一下。

長生轉過頭望著她。

她有些不好意思,抿著嘴笑了笑,沒言語。

長生愣了一會兒,見她不說話,便轉回頭去閉了眼。

荷花又捅他,道:“別睡,你轉過來,我給你說話。”

長生睜開眼,翻過身望著她。

荷花掀開被子,鑽進長生的被窩兒,道:“你說……桃花的兒子好不好?”

“啊?”長生愣了愣,荷花知道他那腦子裏大概在認真的琢磨桃花是誰。她無奈地一撇嘴,道,“小娃娃,我今天抱給你看的那個小娃娃好不好?”

提到小娃娃,長生好像來了興趣,應道:“嗯……他好小啊……隻有你胳膊那麽長……鼻子小,嘴巴小,手也小,腳也小,小雞雞也好小好小啊……”說著伸出大拇指在自己鼻子前晃了晃,道,“還沒有我手指頭大……”

荷花噗嗤笑了,又道:“好好帶他,很快就長成大小夥子了。”

長生點頭道:“嗯!我知道,我以前也很小,奶奶對我好,我就長這麽高了,雞雞也長大了。”

荷花臉上一陣紅一陣白,憋不住埋頭抵在他胸口咯咯的笑,又覺自己被相公調戲了似的,伸手在他腰上擰了一把。

她笑完了也沒抬頭,額頭抵在長生胸口蹭了蹭,道:“我們也要個孩子好不好,小小的娃娃,咱們好好疼他,把他養成你這麽高這麽壯。”

長生幾乎是不假思索的應道:“好。”說完便輕輕推開荷花,目光向下去看她的肚子,認真的道:“小娃子要從肚子裏跑出來,肚子變得好大好大,小娃子就藏在裏麵,你變大吧,變大了就有小娃子了。”

荷花紅了臉,羞澀的小聲道:“要你給我放進去才行……”

長生怔了怔,沒聽明白。

荷花望著他,往前湊了湊,抱住了他。長生愣了一下,緩緩的抬起手停在半空中,猶豫不定不知該把手放在哪兒,荷花引著他的手,輕輕的放在自己腰上。

兩人擁在一起,胸口緊緊相貼,荷花慢慢湊過去,在長生唇上輕觸了一下。他沒有動作,隻是睜大眼睛凝著她,她再湊過去親了一下,停留了一會兒又退回去,等待著。

他的嘴唇微微抿了一下,半晌,終於小心翼翼的往前湊了湊,有些緊張害怕似地在她唇前停了一下,猶豫了片刻,終於落了上去。

並未有如何深吻,隻是簡單的唇瓣相貼,淺淺的,柔柔的,在這靜謐的冬夜,伴著二人青澀的心跳,傳達著最簡單質樸的情感。

許久,荷花睜開眼,但見長生也慢慢地睜了眼,望著她的目光有些迷離。

心,似被人軟軟的揉捏著,荷花深呼了一口氣,靠進長生懷中,擁著他。

她想要有個孩子,可這會兒卻著實不想打破內心這份寧靜甜蜜的感覺,今晚她隻想這麽靜靜的抱著他,也讓他這麽溫柔的抱著。

第二十四章

第二日清晨,天還沒大亮,荷花就聽外頭有人啪啪的敲門,她正睡得迷迷瞪瞪的,想著不知是誰這麽早就來拜年,她沒理,翻了個身往長生身上蹭了蹭。

來人拍了半天門,非但沒停,反而越拍越急,開始大喊起來。荷花聽了兩聲,分辨出是她娘在喊她,聲音急得都變了音調。她驚得激靈一下坐了起來,待確定自己不是做夢趕忙隨便穿了兩件衣裳披著棉襖跑了出去。

一開門,便見她娘眉頭擰得什麽似地,一臉的六神無主。

“怎麽了?出啥事兒了?”荷花嚇得心口直顫,要不是真出了什麽大事兒,這大過年的她娘不會這麽早來拍她家門。

荷花娘扯了荷花的胳膊急道:“不好了,不好了,大寶和桃花去杏花她婆家幹仗去了!”

“啊?”荷花一驚,忙道,“怎麽回事兒?為什麽啊?”

荷花娘一臉愁苦的歎了口氣,道:“杏花命苦,讓她男人給打了……”

荷花一皺眉,但聽她娘又道:“她昨天晚上磨磨蹭蹭的不脫衣裳我還沒上心,今兒天黑著她就爬起來穿衣裳,我覺少,醒了正看見,那胳膊上全是紫印子,我問她怎麽回事兒,她這才委委屈屈的跟我說了,原年前她跟福根幹了杖,兩口子掙起來動了手,福根下手沒輕沒重的就給打成這樣兒了,這氣一直鬧到現在,這回沒跟著回來也是這個緣故……”

荷花氣道:“什麽兩口子掙起來,杏花那性子人家罵她十句她都不敢還嘴的,必是他王福根又耍混蛋了!”

荷花娘道:“唉……兩口子的事兒,外人也說不得什麽……我正心疼勸解著她呢,沒成想把桃花吵醒了,你知道桃花那脾氣,聽了這事兒哪兒幹?立時就竄兒了,又氣又罵的。杏花被她一嚇唬又吭吭唧唧的說了實話,原不止她男人打過她,她婆婆,她大嫂子都對她下過手……”荷花娘說著話音兒一顫,掉了眼淚。

荷花冒了火,罵道:“反了他們了!真當我妹妹娘家沒人了怎的!看我不揍死他們的!”說著就回院尋家夥。

荷花娘忙跟進去拽了她道:“行了!行了!你就別再讓我著急了!桃花比你脾氣還急,立時把大寶叫了起來,他們姐兒倆那脾氣是一樣一樣的,沒說兩句呢就要跟人玩兒命去,我怎麽說也不管用,這會兒和春來他們仨已走了半天了!”

荷花道:“我爹呢?我爹說啥了?”

“沒敢讓他知道。”和花娘道,“桃花叫大寶和春來的時候也是悄悄的沒敢驚動你爹,這會兒他還睡著呢……我瞅著他們仨那架勢不對,抄了家夥事兒走的,我這心口直跳,萬一真動起手來可怎麽得了!我是沒了主意了,杏花更是個沒主意的,這會兒正在家抹淚兒呢,我讓她看著娃子,這緊著過來叫你,你快去把桃花他們攔回來,千萬別動了手。”

荷花忙道:“您別著急,我這就去……”一邊說一邊往屋走,又道,“一會兒我去張大車家借他的馬追去,肯定能在半路攔下他們!”

荷花娘跟在後頭,愁道:“要不說你們是親姊妹呢,你想的桃花也想著了,她讓大寶去借的馬和車,仨人趕著馬車去的,這會兒怕都到半道了。”

話說完兩人已進了屋,正撞見長生聽見聲響穿了衣裳從裏屋出來,一臉迷茫的跟在荷花後頭轉悠。

荷花哪兒有空理他,進了裏屋一邊穿衣裳一邊想轍,轉對她娘道:“沒事兒,他們趕著馬車隻能走大路,我從後山走,抄小道。他們總不能到那兒就動手,如何也得理論理論,我緊著跑,也晚不了多會兒,罵不罵的不禁要,別讓他們動上手就好。”

荷花娘點頭道:“好好!那叫上南頭你三叔和他家那兩小子跟你一塊兒去,有個照應。”

荷花道:“娘啊,您倒是急糊塗了,我是去攔架,叫上仨爺們兒去,哪兒像個講和模樣。”

荷花娘道:“我是怕萬一真攔不住,你們吃虧。”

荷花道:“您放心,就王福根那窩裏橫的慫蛋包隻會欺負杏花這樣脾氣好的,真動起手來,別說大寶,連我他都幹不過。”

荷花娘還是不放心,道:“到底在人家門口,他們一招呼,人多欺負你們人少。”

荷花道:“我就不信他們村兒全是不講理的混蛋。人心都是肉長的,咱們好好的講理,誰也不能不分青紅皂白的幫著混蛋欺負好人。”

那村那人那傻瓜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那村那人那傻瓜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和前男友捆綁炒作 寵上天[娛樂圈] 給你一點甜甜 總覺得暗戀對象喜歡我 紅豆生民國 小甜橙 因為我愛你呀 橘子汽水 指定辯護人 她每天都在撩我 女神她隻想睡我 他的小仙女 公主病的大學 小薔薇 教練,我沒吃! 大冒險家 歲歲有今朝 一望情深 聞而傾之 在全國觀眾麵前撒狗糧 想看你臉紅 小裁縫 醉臥美人膝 那片蔚藍色 我最美時光,你恰好路過 地頭貓 才不信你暗戀我呢 前夫總是不開心 擁抱分你一半 二婚也能撩起來
  作者:福寶  所寫的那村那人那傻瓜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那村那人那傻瓜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