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那村那人那傻瓜

第46節

  

  李忠莫測高深地道:“不是我想要,是命中注定還得再有一個,荷花、杏花、桃花、梅花……咱們還差一個梅花,送子娘娘早晚得給咱們送來。”

  

  吳氏當他說笑話,沒想他似是當真的,真就拉著她行房,沒多久,吳氏又懷孕了。

  

  李忠喜不自勝,隻與吳氏道:“你看,我說什麽來著,送子娘娘還是聽我的,這回一準兒是個丫頭。”

  

  吳氏笑道:“我說還是兒子好,咱們三個丫頭三個兒子正好。”

  

  李忠道:“罷了,有大寶這敗家子兒就夠我受了,小寶這小兔崽子將來未必比他哥少折騰,再來一個我怕是養不起。”

  

  吳氏有些奇,隻道:“你不想要兒子了?”

  

  李忠歎道:“我都該當爺爺的人了,花那麽多錢給兒子娶媳婦兒幹什麽用的?我折騰了半輩子,給老李家傳宗接待的事兒也該輪到李大寶那小畜生了……”

  

  十月懷胎一朝分娩,吳氏果真生了一個女孩兒。李忠隻似當初得了荷花一般歡喜,直說等了這半輩子,這荷花、杏花、桃花、梅花才算湊齊,這一回算是圓滿了。

  

  兩個月後,兒媳婦兒胖丫兒有驚無險地為李忠添了一對孫子。李忠樂得嘴角沒裂到後腦勺兒去,因胖丫兒生時難產差點兒送了命,李忠給兩個孫子取名的時候便放棄了之前想好的“來財”“守富”之類的名字,一個取作李家平,一個取作李家安,盼著一家老小全都平平安安的。

  

  李忠得了閨女,又添了孫子孫子,隻覺再如意不過了。他自己動手做了一輛小木車,沒事兒的時候就把閨女和孫子放在車上推出去,滿村子地招搖,還總會有意無意地轉到村東的姑娘姑爺家,報複似的在傻姑爺長生麵前顯擺:你有倆,我有仨,比你多一個。

  

  隻在李忠過得逍遙愜意,一家和美的時候,陳寡婦又找上門了,這一回是跟開口跟他借錢。其實說“借”有些不妥,因她明擺著說了,這錢借走,大概一輩子也還不回來——她要變賣了房地,離了這村子,追個男人去。

  

  大概是兒孫滿堂過得舒心,李忠也沒了從前那麽衝的脾氣。對於陳寡婦這個人,他迷過、戀過、氣過、厭過,到如今卻是一切歸於平靜,什麽心思都沒了。陳寡婦對他的心思大抵也是如此,兩人似熟識多年的老友一般聊天兒,慢慢把那些過往全都說開了。

  

  李忠到底還是把心裏的話問了出來,問年少之時,她除了他是不是還有別的男人。陳寡婦很坦然的說有,說當時除了他,自己還和別人好著,就是後來她的相公。

  

  雖說時過境遷,但是想起當年青澀的自己,李忠仍覺憤憤不平。陳寡婦說你別覺得吃虧了,當初我是先認識我那死鬼男人的,可和他還是成親之後才睡的。除了我當年被人糟踐那檔子事兒,你正經是我第一個男人,真要算來,是你把人家媳婦兒給睡了,我相公還吃了虧了。

  

  李忠不置可否,也沒多言語,隻覺得如今再計較這些沒什麽大意思。他最終還是念在多年的情份上給了陳寡婦一筆錢,又與陳寡婦說讓她別輕信了男人,免得將來人財兩空。陳寡婦笑說你能說出這話也算是有良心了,說我今日拿了你的錢,往後咱們各走各路再不相幹,回去疼疼你媳婦兒,別瞎折騰了,女人都命苦……

  

  陳寡婦走了,帶走了李忠年少時的一個夢,李忠隻覺係在心裏的一個疙瘩也隨之解開了,輕鬆暢快得很。

  

  然而事情並沒有風平浪靜,沒多久李忠給陳寡婦錢的事讓吳氏知道了,吳氏氣說那是給小寶存著娶媳婦兒的錢,你怎麽全給了那個小娼婦,自己兒子都沒那女人重要了?

  

  對於吳氏的怨責李忠沒太上心,隻隨口說小寶才多大點兒啊,離娶媳婦兒還早著呢……

  

  李忠以為吳氏會像從前那樣哭哭啼啼地委屈,可是他想錯了。這件事成了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吳氏積在心底半輩子的委屈,到這一回徹底存不住,爆發了。這麽多年她第一次跟他麵前摔了東西,瞪著眼衝他嚷嚷,一點兒素日的溫順模樣兒都看不到了。李忠嚇了一跳,隻見媳婦兒衝自己瞪眼,便下意識地發狠喊回去,甚至作勢要動手打人。吳氏不再嚷嚷了,卻並不是因為被他嚇住,隻是默默地望著他掉了眼淚,轉身出屋了。

  

  自此之後吳氏對李忠的態度似是變了一個人,雖依舊想從前那般照顧伺候得周到,可對他再沒一句話了。他跟她說話,她也隻是簡單的應一聲,臉上不悲不喜,有點兒看破紅塵死了心的意思。

  

  李忠慌了,卻又拉不下來臉說半句軟話,也同樣回以冷臉,嘴裏時不時地發幾句牢騷。就這麽過了一個多月,吳氏突然病倒了,躺了兩天不見好便請周夫子來診脈,周夫子沒立時說出個緣故,隻把李忠喚出去單獨說話,說吳氏得了重病,要命的病,怕是時日不多了……

  

  李忠有些懵,愣愣地站了半晌,忽然覺得有些腿軟。

  

  李忠沒把這話告訴家裏人,他怕吳氏聽了受不住立時有個三長兩短的,又怕兒女們聽了著急咋呼。他從櫃子裏把自己收藏了多年的一壇好酒拿出來,一個人悶聲喝了一個晚上。他回憶起自己這半生和吳氏過的日子,回憶起她初嫁自己時還是個稚氣未脫的小姑娘,跟著自己吃苦受累,侍奉老娘,照顧幼弟,伺候他吃喝坐臥,為他生兒育女……

  

  他一連幾個晚上睡不著覺,隻歪頭看著身邊熟睡的媳婦兒,他想象著如果有一天她去了,旁邊空蕩蕩的光景……

  

  隻幾天的功夫,李忠的兩鬢便增了一片白發,額頭的皺紋也加深了。多少日子不跟他說話的吳氏見了他這反常的模樣,終於受不住開口問他怎麽回事兒,擔心他的身子。

  

  李忠擺擺手,什麽也沒說,隻翻箱倒櫃地把家裏的錢全都拿了出來,數了數揣進口袋裏出門了。他去找了周夫子,把錢放在他桌子上,問他要看病的話還要多少錢才夠,他現有這麽多,不夠的話他再去借。

  

  周夫子把錢推還給他,說有錢能治病,但是換不來命。

  

  李忠又固執地把錢推過去,紅著眼道:“你老家不是有能看病的神醫嗎,她四奶奶的病不是都看好了嗎,咱們還是親家,你不能隻管你自己媳婦兒!”

  

  周夫子臉上一赧,訕訕地露了難色,沒言語。

  

  李忠望了周夫子半晌,見他不說話,心下越來越沉,“她還有多少日子”這句話他如何也不敢問出口……

  

  見李忠這副模樣,周夫子實在是受不住,到底跟他說了實話。

  

  從周夫子那兒回來,李忠發了他人生中最大的一場火兒,李大寶則受了他人生中最大的一頓毒打,若非吳氏、胖丫兒和小寶哭著喊著給攔著,李忠真能幹出手刃親子的事兒來。

  

  當晚,吳氏像往常那樣給李忠端了熱水洗腳,被怒氣未消的李忠一腳把水盆踹翻了,水濺了吳氏一身。吳氏沒言語,收拾收拾,又回灶房燒熱水,重新端來了一盆。這一回李忠沒有再踢,隻瞪著吳氏怒道:“你跟那兔崽子商量好的是不是!什麽沒治的絕症,什麽沒幾天活頭兒了!你們合著夥兒的逗我玩兒呢!咋地!嫌我命太長了,想把我氣死是不是!”

  

  吳氏抿著嘴笑道:“好端端的我自己咒自己做什麽?我若是知道大寶那小子能憋出這壞來,不等你動手,我一早就罵他了。”說完便蹲下伺候李忠洗腳。

  

  李忠罵咧咧的嘟囔了半天,無非是罵大寶這不孝子編出這謊話詛咒親娘,嚇唬老子,又罵周夫子沒個長輩的尊重,盡跟著小輩兒幹這不著調的混事。

  

  吳氏就一直靜靜地聽著,時不時應上一聲附和。

  

  李忠低頭看著給自己洗腳的吳氏,漸漸靜了下來:幸虧是假的……真好……真好……

  

  水盆裏的水已經涼了許久了,兩人卻誰也沒有說話。許久,仍李忠輕歎一聲打破沉默,隻凝著吳氏道:“將來,讓我先死吧。”

  

  沒有了往日命令般的語氣,商量的口吻中甚還帶了幾分懇求。

  

  吳氏滯了片刻,靜靜地點頭:“嗯。”說完低著頭端了水盆出去。

  

  吳氏走後,李忠揚眉瞪眼,把眼眶兒裏的水珠子憋了回去,長長地歎了口氣:又欠了媳婦兒一筆,這輩子還不完,就攢到下輩子還……

  

  

━━━━━━━━━━━━━━━━━━━━━━━━━━━━━━

小說下載盡在--網

附:【本作品來自互聯網,本人不做任何負責】內容版權歸作者所有!

━━━━━━━━━━━━━━━━━━━━━━━━━━━━━━

那村那人那傻瓜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那村那人那傻瓜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人海中的你(我的女孩我來寵) 頭號纏人精 痛仰 億萬盛寵隻為你 第二十八年春 我男票是蛇精病 吃可愛多長大的她 涼風與熱花雕 你就不要愛上我 鄰居看我眼神好可怕 心跳怦怦怦 惡龍甜餅[娛樂圈] 小狼狗每天都在撩我 你明明動了心 一吻定終身 緋聞33天 小先生 她算什麽男人 你嚐起來特別甜 顧醫生,你閉嘴 裙下有火 小尾巴很甜 男友他美顏盛世 等風熱吻你 你是不是特有錢? 氪金改命[娛樂圈] 整容三次的我 蘇小姐愛情日記 上癮[娛樂圈] 冰糖燉雪梨
  作者:福寶  所寫的那村那人那傻瓜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那村那人那傻瓜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