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那村那人那傻瓜

第45節

  李忠給兒子取名叫李大寶,說這是老天爺給李家送來的大寶貝。大寶滿月的時候,李忠頗為張揚地擺了酒席,為的讓街坊四鄰看看,他李忠也不是生不出兒子,如今他有兒子了,往後他媳婦兒再生,咣當當都得是兒子!

  

  隻說吳氏雖是性子溫順,可終歸不是個呆愚之人,李忠和陳寡婦私通的事兒一早被她知道了,她心裏雖是委屈難受,可因念著自己沒生個兒子,也隻忍了下來。如今她得了兒子,見相公這些日子果真不與那女人來往了,心中寬慰的同時,便愈發想再生個兒子拴住相公的心。

  

  大寶才三個多月的時候,吳氏便又懷了身子。因得了大寶的喜氣勁兒,家裏人隻盼著再來個男孩兒。天不作美,或是身子還沒養好就又懷上的緣故,不到三個月,吳氏便小產了,還落了些病。

  

  李忠見媳婦兒為了急著給他生兒子落了病,正愧疚的時候,又讓他發現陳寡婦除了他還有別的男人。

  

  李忠火兒了,隻覺自己被戴了綠帽子,他找到陳寡婦對峙,動手打了她。

  

  陳寡婦捂著臉回嘴罵道:“你有什麽臉打我,當年口口聲聲的說要娶我做媳婦兒,後來怎的了?還不是睡完我拍拍屁股走了。這又說娶我做小,如今可也沒了音訊了。我這輩子是供你消遣解悶兒的怎的?我就是有別人了!我跟你是什麽關係,憑什麽為你守著身子!你說你能給我啥!”

  

  李忠被罵得惱羞成怒,偏生陳寡婦說這話又戳在了他的軟肋,讓他有火發不出,隻罵咧咧地吼了兩嗓子走人了。

  

  之後李忠都沒再找過陳寡婦,他回想自己從前隻覺傻得可以。那陳寡婦遇著自己之前早就不是姑娘了,幸虧他當日沒娶她做媳婦兒,要不得一輩子背個烏龜王八的名聲,反倒是她把自己的第一次給睡去了,想想還是他吃虧了。後來她嫁了人,又被她男人睡了這幾年,自己若真把她取回來做小,那才真是撿了人家的破鞋。

  

  自此之後李忠便收了些心思,加上村裏連鬧了兩年災,他一家老小好幾張嘴都指著他吃飯,沒幾年,他娘又去世了,李忠難受煩悶,男男女女的事兒便也減了心思。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日子過得飛快,轉眼,荷花已經十四了,附近村子開始有人上門說親。

  

  雖說手心手背都是肉,然在幾個兒女中,拋去兒子大寶不算,李忠最放在心上的便是這大女兒了。一來因她是自己頭一個孩子,終歸與後來的不一樣;二來是荷花的性子招他待見。二女兒杏花太過軟弱,不愛言語,更隨她娘,三女兒桃花又太潑辣,人小脾氣大,動不動還敢跟他瞪眼珠子,就這個大閨女不多言不少語,幫著家裏分擔了不少事兒。就這麽把她嫁出去,李忠還有點兒舍不得,隻想她才十四,留個兩年再說親也算合適。

  

  就在大女兒到了這談婚論嫁的年歲時,近十年沒有動靜的吳氏又懷孕了。李忠很高興,原以為當日吳氏小產落了病,再不能懷孕了,看著比自己小好幾歲的弟弟都有了倆兒子了,他心裏總是不舒服的,如今見自己媳婦兒還能生,這盼兒子的心思便又起了。

  

  隔了這麽多年還能懷上孩子,吳氏也很開心,隻怕再小產,是以比懷前幾個孩子時都更加小心,晚上也不敢與相公行房了。

  

  李忠成親早,如今也才三十來歲,正是精力旺盛的時候,起初的兩個月還好,有要得兒子的歡喜勁兒撐著,時候長了便受不住了。偏生吳氏緊張得很,一次也不敢嚐試,李忠再要堅持,她便開始愁著臉規勸。李忠被她嘮叨得心煩,也就沒欲望幹那事兒了。

  

  李忠憋得難受,他又想起了陳寡婦。他知道她這些年陸陸續續的又有過三四個男人,如今這陳寡婦在他心裏早已不是當年那個讓他動心的姑娘了。他甚至懷疑當年他抱著她說要娶她做媳婦兒的時候,她就不止他一個男人,要不怎麽能那麽快就嫁了人?

  

  李忠不打算找陳寡婦把這些事兒問明白,隻怕知道了真相之後會更顯得他當年有多傻。但是李忠還是去找了陳寡婦,目的很簡單:瀉火。

  

  李忠和陳寡婦雖小十年沒怎麽來往,可彼此都太熟悉了,不用怎麽勾搭調情,直接脫褲子睡覺,幹完了事兒各自拍拍屁股走人。

  

  李忠和陳寡婦自此又有了關係,吳氏生下二兒子小寶之後,這關係也沒斷,他依舊時不時的找她痛快一番。因在床上,陳寡婦著實比自家媳婦兒有手段,他媳婦兒這輩子隻伺候他一個男人,姿勢花樣來來回回也就是那麽兩種,便是老夫老妻了,他想要換個新鮮的嚐嚐,她也覺得羞臊不依。陳寡婦卻不一樣了,他算著她睡過的男人怎麽著也得七八個了,各種新鮮的都敢做,在床上也主動,該騷的時候騷,該叫的時候叫,幹起來痛快。

  

  李忠明白,自己找陳寡婦是瀉火,陳寡婦一個獨守空房的寡婦未必不是把他當個瀉火的家夥來使。可話雖這麽說,他到底不願平白占人家便宜,雖不好直接給錢,可陳寡婦有什麽缺的少的問他伸手,一向吝嗇的他倒也難得的大方。

  

  李忠知道吳氏清楚自己和陳寡婦的事兒,初時他還有些愧疚,後來見吳氏一直忍著不把事情捅破,他自己便也裝傻,時候長了一切就成習慣自然的了。

50、番外之荷花爹(下) ...

  三個女兒中,李忠最喜歡大女兒荷花,所以對她的婚事也最上心。

  

  荷花十四五的時候,有人說親,李忠覺得女兒還小,用不著這麽急著嫁人;

  荷花十六七的時候,正是女孩兒的好光景,說親的人多了,李忠又有些拿喬,總覺得還有更好的人選;

  荷花十八九的時候,已經過了出嫁的好年齡,李忠看著來說親的人皺眉,覺得曾經有更好的人家都沒許給,如今怎能往次了挑。吳氏說閨女歲數大了,再留怕更不好嫁了。李忠有些猶豫,可看著村裏孫家那六指的丫頭能嫁給捕頭老爺,隻想自己閨女比她強太多了,縱是嫁不得捕頭老爺,也不能差得太多……

  

  就這樣一年又一年,少受李忠重視的杏花和桃花先後嫁了人,荷花卻一直沒尋著婆家,徹徹底底留成了老姑娘。

  

  李忠這輩子,除了他娘,沒跟任何人認過錯。後來他娘去世了,便是天老大他老二,不論是對家人還是對外人,從來都是他說什麽是什麽,也沒人敢說他的不是,久而久之讓他生了一種錯覺,就是他從來就不會錯。如今,二十一歲的荷花日日在他眼皮子底下轉悠,卻是無時無刻不再提醒著他做錯了,還是一件大錯事:他把女兒的終身大事耽誤了。

  

  李忠愁了,他開始急著給荷花找婆家,可如今提起兒女親事的大多是給大寶說媒的,卻鮮有人來說荷花。偶爾蹦出一兩個,卻都不是什麽好歸宿,要麽是嫁去做續弦,一進門兒就有娃子叫她娘;要麽就是給生不出孩子的人家做妾,給人家延續香火去……

  

  隻在李忠發愁的時候,鄰村劉福貴找人來說親,想娶荷花做填房。李忠知道劉福貴不是個好的,他本想拒絕,可架不住說親的媒婆嘴皮子能說:

  

  “咱家荷花這歲數實在難尋好人家了,頭兩回我給你說的你說不行,如今那劉福貴雖也是娶續弦,可好歹是正房,又沒有孩子,用不著給人家做後娘,可不比之前那些好了?”

  “劉福貴之前是混賬了些,如今已改了不少了……他之前那個媳婦兒性子忒弱又沒注意,咱家荷花可不是,哪兒能被人欺負了?等過了門兒保準能把他劉福貴降住了,到時候他乖乖聽咱姑娘的話,讓他往東他不敢往西。”

  “再說這不還有你呢嗎,這兩村離得不遠,有你這麽個老丈人在這兒坐鎮,劉福貴他敢動咱們閨女一手指頭!他不怕你過去扒了他的皮?”

  “咱家大寶快十六了吧,也該踅摸媳婦兒了,讓人家知道家裏有個沒嫁人的大姑子,哪個好人家願把姑娘嫁過來啊……”

  

  李忠被說動了心,應了這門親事。隨後吳氏和荷花跟他反對,全被他冷著臉罵了回去。隻沒想村東霍家四嬸不知怎的忽然找上門,說想娶荷花做她孫媳婦兒。

  

  霍家的孫子霍長生是個人事不知的傻子,李忠自然不願。可四奶奶開了口說是願用家裏的半畝地做聘禮。李忠又有些猶豫心動,霍家那半畝地是當年霍四爺開出來的,可說是他們村最肥的地了。

  

  李忠問四奶奶怎麽甘願用半畝地娶荷花做孫媳婦兒,四奶奶說她自小兒看著荷花長大的,心裏喜歡得很,早就想來說親,隻怕誤了荷花尋更好的人家。如今看著他把荷花許給了劉福貴,覺得自家孫子雖有些憨,可比劉福貴要強上百倍,將來荷花進了門她把她當親孫女兒看,讓她當家做主。

  

  第二日,李忠讓大寶把劉福貴的聘禮送了回去,把荷花改許了霍家。

  

  李忠雖然把荷花嫁給了霍家,但是對長生這個傻女婿卻是從心坎兒裏不待見。一來是因為長生傻得連聲爹都不會叫,二來,卻是他對荷花心存愧疚,內心極其盼望她最終能得個好歸宿,可事實卻看似相反,這種反差讓他胸中鬱結不得發泄,卻又不願承認是自己的不是,便一股腦兒地把這種情緒發泄到了長生身上,於是,長生很無辜地成了他的替罪羊。

  

  沒多少日子,村裏傳出了閑話,說荷花和住在村後的馮瘸子有了不軌之事。這話最終傳到了李忠耳朵裏,他並不相信荷花能做出這種傷風敗俗的事兒,對於流言他頗為生氣。可這閑話架不住傳,一來二去卻說得越來越真了,李忠心中有些含糊,陳寡婦又在他哪兒吹風,隻說荷花嫁了個人事不知的傻子,好好的姑娘怎能甘心守活寡,若是沒人招惹也便罷了,那馮瘸子專好勾搭大姑娘小媳婦兒,荷花一個沒見過世麵的愣丫頭說不準就跟他好上了,要不村裏這麽多小媳婦兒人家不傳,憑什麽隻說她?無風不起浪……

  

  李忠被拱了火兒,罵咧咧地踹了陳寡婦一腳回家了,又緊讓吳氏去把荷花叫回家盤問訓斥,又正趕上荷花與人當街撒潑打架。因對方是陳寡婦,李忠多少有些心虛,幾股情緒混在一塊兒,便把荷花罵了個狗血噴頭。

  

  可沒想到,隻才兩日事情便發生了戲劇性的變化。夜裏李忠聽見外頭響了鑼聲,聽動靜似是誰家走了水。他緊忙起來帶著大寶去幫忙,待近了才知是陳寡婦家,還沒容得他多想,屋裏邊傳出女人的招呼,他跟著眾人進屋,正正看見了陳寡婦和馮瘸子的奸情。

  

  李忠黑了臉,一來是氣這馮寡婦自己和馮瘸子勾搭通奸還要在他跟前嚼他閨女舌根子,二來是沒想到陳寡婦竟然連馮瘸子這種下三濫都往炕上拉,真比□還不如。

  

  陳寡婦徹底糟了村裏人的唾棄鄙夷,她自己也破罐子破摔,滿大街的嚷嚷說半個村子的男人都跟她好過,徹底敞開門幹上□了。

  

  李忠這會兒如夢方醒,原來他也知陳寡婦除他之外還有別的男人,他隻想她一個年輕寡婦有一兩個相好的在所難免,卻沒想跟她有關係的男人竟有這麽多。看著她站在大門口滿嘴髒話的潑樣,再想自己跟這麽個人盡可夫的□糾纏了半輩子,實在窩火惡心,甚至後怕被染上什麽髒病。

  

  李忠徹底和陳寡婦斷了關係,再之後家裏接二連三的出事兒,他也就更沒心思去想陳寡婦的事兒了。

  

  先是荷花和長生打架回了娘家,緊接著長生這個傻姑爺走丟,一家人跟著著急上火,好不容易人找回來了,二閨女杏花又跟人私奔了,這事兒才平了沒多久,大寶這小子又不讓人省心,跟媳婦兒鬧上了……

  

  李忠終日裏皺著眉頭,沒少跟吳氏發牢騷嚷嚷,說早知道都是一群討債鬼,當初什麽閨女兒子的,老子一個都不要,如今不定得多逍遙!又說往後他們愛怎樣怎樣,要死要活的他誰也不管了!隻他話雖這麽說,自己的孩子到底不能不管,該勞力的勞力,該出錢的出錢,操心著急一點兒沒少,最後還搭上了自己兩根手指頭。就這麽過了一二年,直到荷花的兒子出生了,家裏諸事才漸漸平順下來。

  

  李忠不是第一次當外公了,隻桃花嫁得遠,一年也回不來幾次,很難見到小外孫。如今荷花母子就在身邊,他原想著這回能抱抱孫子了,可傻女婿長生根本不給他這個機會。隻要不下地耕作,長生總會把孩子抱在自己懷裏,跟個寶貝似的不讓人碰,好說歹說,才能勉強讓吳氏抱一抱。

  

  李忠拉不下來臉說想抱孫子的話,偏長生這不會叫爹的傻女婿卻很會顯擺氣人,總故意似的抱著孩子在他身邊出沒,然後一臉樂嗬地對他熟視無睹。李忠很鬱悶,回去就數落大寶,說我給你出了那麽多錢娶媳婦兒,怎麽到現在連個孫子都沒搗鼓出來!大寶縮著脖子聽著,應說快了快了,轉頭回屋找他媳婦兒賣力懷孩子去。大概是覺得自己兒子靠不住,李忠自己又動了要孩子的心思。

  

  吳氏笑道:“你頭先不是還罵呢嗎,恨不得把他們幾個全塞回我肚子裏去,這會兒又想生了?”

那村那人那傻瓜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那村那人那傻瓜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迷人病[娛樂圈] 徐徐戀長空 因為我是仙女呀 小祖宗乖一點 和前男友捆綁炒作 寵上天[娛樂圈] 給你一點甜甜 總覺得暗戀對象喜歡我 紅豆生民國 小甜橙 因為我愛你呀 橘子汽水 指定辯護人 她每天都在撩我 女神她隻想睡我 他的小仙女 公主病的大學 小薔薇 教練,我沒吃! 大冒險家 歲歲有今朝 一望情深 聞而傾之 在全國觀眾麵前撒狗糧 想看你臉紅 小裁縫 醉臥美人膝 那片蔚藍色 我最美時光,你恰好路過 地頭貓
  作者:福寶  所寫的那村那人那傻瓜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那村那人那傻瓜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