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那村那人那傻瓜

第44節

  

  吳氏足月生下了一個女孩兒,李忠娘明顯很失望,頭回做爹的李忠卻樂得不行,成日裏抱著閨女不撒手,直勸他娘說頭一個生姑娘好,將來可以帶弟弟。畢竟是李家的頭一個孩子,再聽李忠這麽一勸,李忠娘也便沒了抱怨,隻說這兒媳婦兒進門頭一年就能生個娃子也算是好的了,好歹都年歲小,將來有的是時候生小子。

  

  李忠給女兒取名叫李荷花,他說女孩兒就得叫個“花”才好聽,往後再有姑娘就杏花、桃花、梅花地挨著叫下去。李忠娘聽了呸呸直啐他,說你這烏鴉嘴,什麽再有姑娘,往後的都是小子!李忠隻嘿嘿一樂,繼續抱著閨女玩兒去。

  

  什麽叫戲言成真,一語成讖,李忠算是明白了。他隻那麽隨口一說,沒想送子娘娘卻似認了真,又接二連三地把杏花、桃花給他送來了。要說吳氏這肚子也算是爭氣了,進門四年生了仨孩子,可偏偏一兒子沒有,小桃花生下來的時候,全家人一點兒笑模樣兒都沒有了,由是李忠娘,甚至說了讓他再討一房的話。

  

  李忠也就當年和陳翠英好的時候動過娶小的念頭,後來陳翠英嫁人走了,這念頭也就跟著消了。如今聽他娘提了,他一時有些犯愣,但聽她娘道:“你媳婦兒性子沒得挑,做事兒也勤快,娘不嫌她別的,隻我看她是沒生兒子的命了,她再好,咱老李家也不能為了她絕了後。明兒我就找張嬸子去,讓他幫你踅摸踅摸,這回咱也不挑身家,隻要是老老實實能生兒子的就行。”

  

  李忠扯了扯嘴角道:“這哪兒有個準兒,誰能保證誰準能生兒子啊……”

  

  李忠娘道:“準不準的也得娶個小的,反正你媳婦兒是生不出了。”

  

  李忠低著頭沒敢言語。

  

  李忠娘道:“那就這麽定了,一會兒你跟你媳婦兒說去,她不是那不講理的人,自己生不出兒子來也怪不得別人。”

  

  “嗯。”李忠應了一聲站起來,往門口走了幾步又站住,躊躇了一會兒回過頭道:“娘,要不算了吧,我不想娶小。”

  

  李忠娘有些吃驚,瞪眼望著李忠。

  

  李忠隻隨口解釋道:“再娶個人進來不還得多張嘴嗎,萬一也是生不出兒子的可不是不劃算了……我看荷花她娘倒是挺能生的,才四年生了仨了……其實怨我,我當初不該說什麽再生姑娘的話……”

  

  李忠娘瞪眼道:“你這話是什麽意思,可是想說再讓我等兩年,等她把四丫頭生下來,荷花、杏花、桃花、梅花都湊齊了,再往後就是男孩兒了?!”

  

  李忠不敢說“我就是這意思”,隻訕訕地道:“再等兩年吧,我看她下一個就能生兒子了。”

  

  李忠娘咚咚戳著拐棍子,罵道:“兒大不由娘,左右你是當家的了!人說娶了媳婦兒忘了娘,我還不信,如今是看明白了!你愛娶不娶!將來老李家絕了後,我大不了上地底下挨你爹罵去!你自己沒兒子送終也誰都別怨!”

  

  李忠見他娘動了怒,噗通一聲給他娘跪下了,連磕了好幾個響頭。李忠娘罵道:“你別給我磕,給你媳婦兒磕去,她要是能生個兒子,就是讓我給她磕一個也行!”說完起身回屋了。

  

  李忠從小沒說過一句逆他娘意的話,這回為了媳婦兒背了他娘的意,心裏自責得很,胸口憋悶著回屋了。

  

  吳氏見相公進來,小心翼翼地道:“我聽娘好像生氣了,說什麽了?”

  

  李忠見了吳氏,想起她娘最後說什麽自願給他媳婦兒磕頭的話,心裏紮得慌,隻覺自己當真是娶了媳婦兒忘了娘的不孝子,不免遷怒道:“你說能說啥!你說你這肚子是啥做的,人家怎麽咣當當全生的兒子,到你這兒就變了丫頭了!頭先不跟我說這胎懷著跟老大老二不一樣了!敢情是哄著我玩兒呢!”

  

  吳氏被他忽然這麽一吼,嚇得愣住,忍不住吧嗒嗒掉了眼淚。

  

  李忠皺眉罵道:“哭!哭!你還有臉哭!你再哭我把你扔出去信不信!我再娶個小的回來你信不信!”

  

  吳氏不敢哭了,用手緊忙摸了眼淚。李忠這一吼,把炕上睡覺的杏花、桃花給嚇醒了,兩個小娃兒一並哇哇哭了起來。吳氏緊忙抱起來哄,李忠卻被這孩子哭鬧聲吵得愈發心煩,轉身出去了。

  

  到了門口,正撞見三歲的小荷花從灶房捧著水舀子給她娘端水回來,他這一猛掀簾子,嚇得小荷花手上一抖,水舀裏的水灑了出來,潑了李忠一腳。

  

  李忠心裏煩躁,下意識地踢了荷花一腳,罵道:“毛毛躁躁地幹啥呢!連個水都端不穩,你說你會幹啥!”

  

  小荷花被踹了一個大屁蹲兒,往後一仰,後腦勺兒磕在了門框上。她乍一驚下有點兒傻,望著她爹愣了愣,才嘴一扁,眼淚湧上了眼眶兒。

  

  火頭上的李忠耳聽著小荷花咣地一聲撞門框上,才有些反應過來,心裏也是咯噔一下。隻還沒容他怎麽反應,吳氏便跑了出來,衝到荷花身邊兒抱了她,抬頭望著李忠泣道:“全是我的不是,你要打要罵的衝我來,打孩子做什麽,她不是你親閨女啊……”

  

  她這麽一說,李忠倒是拉不下來臉去看荷花了,隻哼了一聲摔了簾子出去。

  (以下為新增內容)

  吳氏連生了三個女孩兒,在婆婆跟前失了寵,她雖終日小心翼翼地伺候著,可李忠娘卻總也沒個笑模樣兒,動不動的還要數落一頓,挑些不是。李忠看著媳婦兒總惹他娘生氣,少不得罵她幾句,加之另一邊他娘又總罵他不娶小斷了李家的後,他在娘那兒挨了罵,心裏煩悶便有意無意地發泄在了媳婦兒身上。吳氏成日裏受著婆婆和相公的喝罵,心裏難受委屈,眼裏總含著淚似的,讓李忠看了愈發覺得心煩,兩人的感情漸漸冷了下來,有時甚至兩三天不說一句話。

  

  就在這個時候,陳翠英回來了。她是跟著她相公回來的,兩人在外頭沒掙下什麽家業,陳翠英的丈夫卻落了一身的病,回到家裏沒半年就病死了。

  

  陳翠英死了丈夫,終日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地在家裏伺候公婆,老兩口就那麽一個兒子,白發人送黑發人,本來身子就差,這般抑鬱成疾,也先後過世了。

  

  陳翠英成了陳寡婦,當年大姑娘新媳婦兒時候的俏生樣兒減了不少,人也瘦了一大圈兒,終日素服鮮與人交際說話。村裏的三姑六婆見了她這樣兒,隻說當日盡聽流言錯怪了人家,這陳寡婦哪兒是招蜂引蝶的人,規規矩矩的一個女人,隻可惜命薄無福。如此,街坊四鄰便對她生了同情之心,平日裏或多或少的幫襯著些。

  

  陳翠英的遭遇李忠看在眼裏,心裏又比別人多了一份心疼。他想,若是當日自己早些開口娶陳翠英做小,她如今未必落得這個下場,甚至他當年若是能背了他娘的意,娶了陳翠英做媳婦兒,到了今日又不定是怎樣的光景……

  

  這些他也隻在心裏想想,瓜田李下,他怕給陳翠英招什麽閑話,是以心裏就是想幫她也不好伸手,隻閑事假作隨意地和自己媳婦兒提起,說鄉裏鄉親的,能幫襯就幫襯些。

  

  吳氏不知相公和陳寡婦的過去,聽相公這麽說了,自然無不從命的。她自己又是善心人,是以平日裏對陳寡婦便多有關照,到了年節也不忘給她送些東西。一來二去,陳寡婦和吳氏混熟了,便光明正大地蹬了李家門,明裏是與吳氏一起做活說話,暗裏自少不得多看李忠幾眼。

  

  李忠鎖在心裏多年心思,被陳寡婦幾個若有似無的媚眼兒勾了出來。他想起了當年那個在樹底下衝他喊話微笑的女孩兒,沉了多年的心有些蕩漾。

  

  吳氏又懷孕了,可全家上下都認定了吳氏生不出兒子,又念著李忠“荷花、杏花、桃花、梅花”的話,便想這一胎大抵也是個丫頭。李忠心裏念著舊情人,對媳婦兒懷孕的事兒也便不怎麽上心了。

  

  一個很平常的傍晚,與吳氏說完話的陳寡婦從屋中出來,正撞見下田回來的李忠,她喚了他一生大哥,便像往日那般和吳氏告別離開,出門之前有意無意地看了李忠一眼。隻這一眼便讓李忠動了心,在院中轉悠了一會兒,便跟媳婦兒說去才成家立戶的三弟家坐會兒。

  

  李忠從家裏出來,果然見了陳寡婦在不遠處磨蹭,見他跟過來便也不理,繼續沒事人兒似的往前走,繞了兩條小巷子,從鮮有人去的小路穿進了村後的樹林子,待進了深處,轉身站住了。

  

  李忠一路尾隨而至,心裏已經冒了火了,不用多說一句,她一個眼神過來,兩人便抱在一塊兒,直接親嘴扒褲子,滾在了地上……

  

  李忠又和陳翠英好上了,不同年少時的青澀,如今兩人隻似幹柴遇烈火,一發不可收拾。

  

  李忠一個人擔著一家老小的生計,在家裏又要受母親的責罵,要看妻子淒淒楚楚的眼神兒,要聽三個小丫頭嘰嘰喳喳的吵鬧,煩得他終日鎖著眉頭,徒增了好幾道皺紋。可在陳寡婦那兒卻隻有軟語溫存,當真是另一番滋味了,陳寡婦又時不時地提一提年少的時光,讓他愈發覺得愜意抒懷,隻覺在陳寡婦這兒才能得片刻的逍遙暢快。

  

  李忠和陳寡婦舊情複燃打得火熱,不免又動了納妾的心思。他想陳翠英如今成了寡婦,他豁出去被人說兩年閑話了,隻把她娶進門做小,往後也不用這麽偷偷摸摸的。再者,也能順順他娘的心,雖說陳翠英是個寡婦,可若是過門後能給他生個兒子,他娘一歡喜,怕也就不計較別的了。至於吳氏是個溫順的人,更不會有什麽旁的話,權當是找個人幫她料理家務便罷。

  

  李忠把自己的盤算與陳寡婦說了,陳寡婦沒說好也沒說不好,隻趴在他身上賣力地忙活。

  

  李忠定了心思,卻也不敢直跟他娘說想娶陳寡婦做小,隻探口風似的與她他說自己想好了,若吳氏這一胎再生個丫頭,他便聽她的話娶個小的進門。李忠娘聽兒子終於鬆了口,老懷甚慰,說他這才算是孝順。

  

  兩個月之後,吳氏生產了,出乎眾人的預料,這一胎她生了白白胖胖的大兒子。李忠娘抱著孫子眼淚都下來了,隻差跪在地上給老天爺磕頭。李忠看著自己的大兒子樂了半天,心裏多少有點兒時來運轉的滋味兒。

  

  待人散去,吳氏拉著李忠,淒聲求道:“我這回生了兒子,等我養好了身子我接著給你生兒子,你別娶小的行嗎?”

  

  李忠愣了一愣,他要娶小的事兒沒跟吳氏說過,這會兒她突然提了,讓他有些措手不及。隻到底是一起過了多少年的夫妻,看著吳氏可憐兮兮的模樣,他便心軟了,隻道:“我給咱娘寬心的話你也當真,你說你傻不傻!”

  

  吳氏鬆了口氣,臉上這才帶出些笑模樣。

  

  吳氏生了兒子之後,李忠一直沒去找過陳寡婦。一來是自己有了大兒子,整天看著不夠他樂的;二來是娶陳寡婦做小這件事兒大概一時半會兒的成不了,他不知該怎麽跟她開口。

  

那村那人那傻瓜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那村那人那傻瓜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人海中的你(我的女孩我來寵) 頭號纏人精 痛仰 億萬盛寵隻為你 第二十八年春 我男票是蛇精病 吃可愛多長大的她 涼風與熱花雕 你就不要愛上我 鄰居看我眼神好可怕 心跳怦怦怦 惡龍甜餅[娛樂圈] 小狼狗每天都在撩我 你明明動了心 一吻定終身 緋聞33天 小先生 她算什麽男人 你嚐起來特別甜 顧醫生,你閉嘴 裙下有火 小尾巴很甜 男友他美顏盛世 等風熱吻你 你是不是特有錢? 氪金改命[娛樂圈] 整容三次的我 蘇小姐愛情日記 上癮[娛樂圈] 冰糖燉雪梨
  作者:福寶  所寫的那村那人那傻瓜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那村那人那傻瓜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