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那村那人那傻瓜

第41節

  長生記得很清楚,他已經整整一百五十天沒有進去過了,連摸褲襠都沒有。

  

  這日晚上,他把自己攢的一大袋花生倒在桌子上,一個一個的數著。不多會兒,荷花進了屋,他抬頭望了她一眼,繼續低頭扒拉著花生,很大聲的自言自語:“我有一百八十一顆花生了……”

  

  荷花假裝沒聽到爬到炕上去看熟睡中的兒子。

  

  長生繼續嘟囔道:“一百八十一顆花生能換九個小的,或者兩個大的和一個小的,或者一個大的和五個小的……”

  

  荷花忍住笑繼續裝作沒聽見一般背過身去。

  

  長生等了一會兒見荷花不理他,默默地把花生全都裝回袋子裏,湊到炕邊兒遞給荷花,很委屈地商量:“一百八十一顆花生,我隻換一次小的……”

  

  荷花瞥了他一眼,故意逗他道:“這是我懷娃子時候的規矩,現在兒子都生出來了,不算了,你這些花生再換不得獎賞,你要是願意給我呢,我就收著,不願意給我,我也不勉強。”

長生似是預料到了這個結果,沮喪地垂了頭,他知道荷花一定還在生他的氣,喃喃道:“以後我再也不跟別人說話了……我隻跟你說話……誰也不說了……”

  

  荷花一愣,倒是嚇住了。她眼見他這半年多越來越長進,不論多少,到底肯和她家人應話,隻怕這一回她責得緊了,反把他嚇回去,便緊忙往前湊了湊道:“誰說不讓你說話了?你要不和別人說話我才生氣呢,隻讓你別什麽話都說……尤其是咱們倆的……的事兒……更不能當著別人說,那是咱倆的秘密知道不?”

  

  長生也不知聽沒聽懂,反正聽荷花說了話,他就隻管點頭應著。

  

  荷花見他那樣兒,眯著眼不信任地小聲嘟囔了一句:“也不知你是真的假的,別是隻管裝可憐,騙我嚇唬我呢……”

  

  長生很著急地道:“我不騙你,也不嚇唬你,我疼你。”

  

  荷花瞪了他一眼,抿著嘴笑了。

  

  長生見荷花露了笑容,自己也咧嘴樂了,緊著爬上炕脫衣裳。

  

  荷花見他這架勢,瞪眼道:“你幹嘛,誰應你那個了。”

  

  長生又蔫兒,身子一癱,委屈地道:“都一百五十天沒進去了,我記著呢。”

  

  荷花噗嗤笑了,啐道:“不記點兒正經的,單這事兒記得清楚。”見長生殷切地望著她,也是心軟了。從她快生的時候算起,他們也確實有好幾個月沒行房了,雖說每次行事的時候她未必能體味到人家說的那種****的滋味兒,可若說一點兒沒享受到也是假話。隻頭先因為身子不便,後來是一心撲在兒子身上,也沒心思想這些。如今長生這般委屈地纏上來,她也被說動了心思,半推半就地道:“兒子在這兒呢,一會兒弄出動靜來,吵醒了他又要哭鬧……再說了,縱他是個人事不知的小娃兒,可哪兒有當爹娘的在孩子麵前弄那事兒的……”

  長生望了望酣睡中的兒子,拿了幾個枕頭在他旁邊疊出一道牆來,隻道:“這樣擋住就行了,他醒了也看不見。”

  

  荷花緊著把枕頭拿下來道:“那怎麽行,一會兒枕頭倒下來砸著他怎麽得了。”

  

  長生為難了,想了想,忽又樂了,湊到荷花麵前歡喜地道:“要不咱們去山上做狗男女吧。”

  

  “呸!”荷花紅臉道,“要去你自己去,我可不跟你瘋去。”

  

  長生嘴一撇,泄氣了。

  

  荷花往院子裏望了望,見四奶奶那屋還亮著燈,便道:“這樣,咱們讓奶奶幫著帶一晚上,天佑現在夜裏少鬧了,隻煩奶奶帶這一晚上該是累不著。”

  

  “哦。”長生應聲去抱兒子。

  

  “輕點兒,別弄醒了他……”荷花一邊叮囑,一邊拿小被子把兒子捂了嚴實,又囑長生道,“說好了,一會兒見了奶奶別什麽話都說,隻說……隻說我身子不舒服,讓她幫忙帶一晚上就得。”

  

  “奶奶說過不能撒謊。”長生很認真地道。

  

  荷花無奈道:“那你就什麽都別說,反正不許說為了弄這事兒!”

  

  “哦……”長生應了,抱著兒子去了四奶奶那屋。荷花趴在窗邊往外望,沒一會兒便見長生美滋滋地從四奶奶那屋回來,甫一進屋,她便忙問:“怎麽說的?”

  

  長生忙道:“我沒說,我說荷花不許說。”

  

  荷花黑了臉,脫口道:“你這還不如說了呢!”什麽叫荷花不許說,倒像是她急著幹那事兒似的。

  

  長生被荷花說迷糊了,也不知到底是該說還是不該說,愣愣的站了一會兒到底沒想明白,隻怕自己又做錯了事,忐忑地道:“你還讓我進去嗎?”

  

  荷花無言以對,說“讓”也不是,“不讓”也不是,隻紅著臉瞪了他一眼,扭過身去自顧自地脫衣裳。

  

  長生咧嘴樂了,忙爬上炕迅速把自己脫了個精光,隻等荷花把貼身衣物脫了立時撲了上去咬她的嘴。

  

  憋了一百五十天的長生迫不及待地想要直搗黃龍,可腦子裏記著荷花罵他的話,在她嘴上親了幾下,抬起頭殷切地道:“你舒服了嗎?” 荷花愣了一下,抿著嘴臉紅道:“還沒呢。”

  

  長生聽了又緊忙親上去,荷花擁住他,閉上眼回吻過去。長生被這個深吻纏住,暈暈地忘了自己的步驟,一雙手不自覺地在荷花身上撫摸遊走,待兩人深喘著結束了這一吻,他發現自己的手已然捏在了她比從前大了一倍的**上。

  

  長生凝著荷花癡癡地呢喃:“錯了……還不該捏呢……”隻他嘴上如此說,手上卻難舍地撫摸揉捏。

  

  荷花滿臉緋紅地嬌喘:“今晚不許你按那規矩,否則不許進來……一輩子都不許……”

  

  不許按規矩啊……長生有些不知所措,不按規矩要怎麽弄……那……什麽時候能進去啊……已經硬起來了……

  

  荷花不理長生的渴望,勾著他的脖子拉向自己,再次輕吻了他的唇,然後靜靜地望著他抿了抿嘴,目光有些迷離。長生讀懂了荷花的心意,向她那樣湊過去在她唇上輕啄了一下。

  

  荷花滿意地彎了彎嘴角,微微側了臉,長生俯頭親吻她的臉頰,她側頭向另一邊,他又親吻她另一邊的臉頰。她眯著眼對他微笑,微微昂頭,他便將他的吻落在她的下巴上,一路向下,吻她的脖子,她輕輕地呻吟,讓他感受到了她的愉悅……

  原來不是蹭……原來是他看錯了……長生埋頭在荷花的肩頸之間,密密地親吻,不放過每一寸肌膚,似是要把以往遺漏的一並補回來。

  

  荷花不自覺地將頭高高昂起,一雙手鼓勵地撫摸著長生的肩背。長生的吻不停歇地吻上了荷花的胸口,在那上麵留戀徘徊,含住了她的乳首,輕輕地嘬了一下,隨即又抬了頭,不舍地自語:“我別給吃沒了……還是留給兒子吃……”

  

  荷花急不可耐地呻吟了兩聲,長生便又埋頭下去,順著她的胸口一徑向下,親她的肚臍。荷花覺得又蘇又癢的感覺一直延到她心裏,讓她的身子不自覺地顫抖,她腦中一片旖旎,整個人已經進入了另一個世界,嬌喘呻吟:“長生……我也想要大獎賞……長……生……”

  

  呻吟間她感到長生已然埋頭在她雙腿之間,她分開腿昂頭躬身,隻覺身體的每一寸肌膚都在顫抖,舒爽到落淚……

  

  長生感到她那裏開開合合流出水來,粗喘著抬頭,舔了舔嘴:“你舒服了嗎?”

  

  荷花顫抖地道:“混蛋……怎麽還不進來……”

  

  她話音才落,他便挺身頂了進來,一下一下伴著二人的呻吟,將這場久違的纏綿帶向巔峰……

  

  夜深,恩愛纏綿之後,終於嚐到那種****滋味兒的荷花窩在長生懷裏,回味著剛剛的一切,不禁揚了唇角,喃喃道:“長生,你真好……”

  

  長生擁進了她,應道:“荷花好。”

  

  荷花甜蜜地笑了,在他懷中蹭了蹭,伸手將他擁住,愛戀地撫摸他的後背,卻仍覺二人擁得不夠緊,抬腿壓在他身上,將他纏住。

那村那人那傻瓜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那村那人那傻瓜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人海中的你(我的女孩我來寵) 頭號纏人精 痛仰 億萬盛寵隻為你 第二十八年春 我男票是蛇精病 吃可愛多長大的她 涼風與熱花雕 你就不要愛上我 鄰居看我眼神好可怕 心跳怦怦怦 惡龍甜餅[娛樂圈] 小狼狗每天都在撩我 你明明動了心 一吻定終身 緋聞33天 小先生 她算什麽男人 你嚐起來特別甜 顧醫生,你閉嘴 裙下有火 小尾巴很甜 男友他美顏盛世 等風熱吻你 你是不是特有錢? 氪金改命[娛樂圈] 整容三次的我 蘇小姐愛情日記 上癮[娛樂圈] 冰糖燉雪梨
  作者:福寶  所寫的那村那人那傻瓜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那村那人那傻瓜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