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那村那人那傻瓜

第35節

長生不答大寶的話,隻低著頭好似自言自語地道:“我知道了……讓我打大寶是氣話,罵大寶也是氣話……荷花疼大寶……”說完歪著腦袋瞥了一眼大寶,低下頭很不滿意似地道,“大寶也應該疼荷花,不應該讓荷花傷心。”

大寶愣了愣,低下頭扒拉扒拉雪,撿了塊兒石頭戳著地麵,回道:“我沒想惹我姐不高興,我沒想跟她吵……”

長生完全不接大寶的話茬兒,好像自己並沒有在跟他對話,隻順著自己的思路,又蹦出一句不搭界的話:“你把媳婦兒趕跑了。”

大寶臉上一臊,沒言語。長生又歪頭看了他一眼,同情地道:“沒有媳婦兒很可憐。”

隻這兩句一下子戳到大寶心窩子上,把他這些日子的煩悶又勾了出來,那同情的眼神和口吻說得他直難受,他瞪了長生一眼低著頭繼續拿石頭鑿雪。

兩人低著頭誰也不說話,一個玩兒自己的腳麵,一個扣手裏的石頭,默默的坐了半晌,大寶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你要是惹我姐不高興了……咋哄她啊?”

長生拍掉腳麵上的雪,很得意地道:“我很聽話,我不惹媳婦兒不高興。”

大寶哼了一聲,不無打趣地道:“那上回你把我姐氣回家是咋回事兒?成天屁顛兒屁顛兒跟在她後頭裝孫子那個不是你啊?又天天往我家地裏幹活兒,又不吃飯的裝可憐,到最後還是走丟了把我姐嚇住了才哄好了的。”

長生被揭了短兒,歪頭眯眼瞪著大寶,隨後又低下頭,杵著自己腳麵有些生氣地大聲道:“就那一次,之後我就很聽話了。”說完瞪了大寶一眼,一副“你這人很不友好,我不跟你說話了”的神情,然後氣呼呼挪了挪屁股,一邊兒去了。

大寶看他那樣子忍不住笑了。時小寶從外麵回來,手裏抱了一個大雪塊兒,一進院就衝長生嘿嘿的樂:“他家那雪人腦袋也太大了,我抱不動,走到一半兒就給摔了,我撿了個大的回來,跟咱們那個拚拚吧……”

長生跑過去接,大寶看這倆人笑了笑,回頭正見他娘從灶房裏出來進了屋,想了想便拍怕屁股進了灶房,去找荷花認錯賠不是。

荷花也知大寶心裏的煩悶,早就不氣他了,隻拉不下來臉跟他說話,這會兒他像小時候那樣上前纏著她撒嬌認錯,又說了一大堆窩心的話,直把她說得眼淚都下來了,姐兒倆拉著手抹了會兒眼淚,便啥事兒都沒有了。

年夜飯,荷花爹娘看荷花和大寶又有說有笑的跟從前一樣好,嘴上沒說什麽,心裏也都踏實得樂了。大寶又跟他爹磕頭認錯,說是往後再不胡鬧了,等過了年就去老丈人家賠不是把媳婦兒接回來。李家這大年三十兒,總算是熱熱乎乎的過了。

吃完年夜飯,放了炮仗,又坐了半宿,荷花和長生便辭了爹娘,回家睡覺。

荷花下午的時候在灶房裏見了長生和大寶在外頭說話,心裏隻覺驚奇,沒一會兒功夫,大寶就進來找她賠不是,還說過了年就去接胖丫兒回來,吃飯的時候又跟他爹磕頭認錯,比前兩天變了個人似的。荷花心裏歡喜,隻想著會不會是長生體貼她,跟大寶說了什麽話,可心裏又不敢相信,實在是想象不出長生能說些什麽。這會兒終於隻剩她和長生兩個人,便好奇地問道:“下午的時候我見你和大寶在外頭說話來著……你跟我說說,你們都說什麽了?”

長生仔細回想了一下,忽然很不安地道:“真的就那一次,再也不惹你生氣了!”

荷花被說懵了,扯著嘴角不明所以的笑了笑,道:“誰說我生氣了?我這麽體貼,高興著呢。”

長生又被荷花這話弄糊塗了,想了一會兒仍沒想明白,隻表決心似的道:“我聽你的話,我疼媳婦兒的。”

他這麽一說,荷花便覺她是想對了,果真是他體貼地去“教導”了大寶,心裏的幸福得快要溢出來了,挽了他的胳膊靠在他身上,紅著臉心甜地道:“你這麽疼我,一會兒回家獎賞你。”

第四十三章

荷花的獎賞對於憋了幾個月的長生,可謂是久旱逢甘霖。而對於荷花,這卻似在是在萬裏堤壩上鑿開了一個小口子,看似沒甚緊要,然隻這一點點的縫隙讓洪水尋得了突破口,再想堵住卻是難了。

長生自此開始愈發賣力氣的幹活兒,然後便跑到荷花跟前要獎賞。荷花假裝不理解地說給他花生,他便搖搖頭,說花生是奶奶的獎賞,他要荷花給的獎賞。

荷花覺得自己犯了一個錯誤,不該一時衝動給他開這個先例,如今再要以肚子裏的娃娃為借口拒絕都不那麽硬氣了。可卻也不能隻管依著他,尤其是他在這事兒上臉皮出奇的厚,早晨多打了兩桶水,就敢恬著臉來朝她要獎賞。荷花思量了一陣子,隻對長生說我的這個獎賞和奶奶的不一樣,不能輕易就給了你,得攢夠了次數,拿花生來換,二十個花生換我一次獎賞。”

長生想了想,很歡喜地道:“好,我的花生都給你了,二十個花生換一次,能用好多次,我今天晚上先用三次。”

荷花臉上一黑,道:“那個不算,那是你之前給我的,已經是我的了,再不能算你的,你要換得重新攢來。”

長生瞪著眼傻了,那麽多的花生全白費了……

荷花得意地仰著下巴道:“怎的?不樂意啊?不樂意那就算了,正好我也不想獎賞你。”

見荷花要走,長生緊忙一把抓了她,撇著嘴鬱悶了許久方不情不願地應了,為難地道:“奶奶沒回來呢,沒有花生得。”

荷花狡黠地笑道:“那我不管了,你等奶奶回來吧。”

“啊!不行!”長生漲紅了臉,氣呼呼地不幹了。

荷花看他這模樣也不再逗他,又道:“那這麽著,你隻把給我那盒子裏的花生得回去吧,往後你做了好的事我就從那盒子裏獎你一顆,你攢夠了數再來換。”

“哦……”長生撅著嘴應了,翻著眼皮看了荷花一眼,很委屈地嘟囔,“那些本來就是我的……都是我得的……”

荷花腦袋一歪,衝他嘻嘻的笑:誰讓你給我的,不算啦。

長生小聲哼了一聲,轉身出了屋。

荷花喚道:“你幹什麽去,該吃飯了。”

長生應道:“我去挑水。”說著人已經擔了水桶準備出門。

荷花緊忙把他攔了,瞪眼氣道:“不許去!你這幾天擔了多少水了,別說水缸了,咱家的鍋碗瓢盆恨不得都占上了!”

見長生仍是不樂意的樣子,荷花又道:“你不能為了得花生就什麽事兒都一頭紮進去幹到底,像打水這種事兒夠用就得了,多打一桶兩桶的,算你的好處,可若多得連盆碗都占上了,那就好事變壞事……”說著又指著長生的鼻子警告道,“我告訴你啊,在我這兒,做了錯事可是要扣花生的,你要是想還沒得著呢就先欠著我倆仨的,你現在就去,我不攔著……”說完若無其事地轉身回屋。

長生在原地愣了愣,異常鬱卒,重重地把水桶撂在了地上。

荷花回頭瞥他,摸著肚子似笑非笑地道:“這麽大聲幹嘛?嚇著咱娃子了,念在你是第一次饒你一回,下回再犯我可開始記賬了啊。”

長生受了欺負似的睨著荷花,呼呼地喘了會兒粗氣,抱著水桶送回灶房裏去了。

荷花覺得自己的盤算打得仔細,想著自她有孕之後,家中許多的活計早已變成長生份內的事兒了,長生要想做些能得花生的事機會也不多,況又是這麽邊得邊扣的,一個月下來能換了一次獎賞就算不錯了。

然這日子真過起來,荷花卻發現她實在是低估了長生的智慧,又或是低估了他對獎賞的渴望。自家沒什麽可做的事兒,他便跑去荷花的娘家做事兒,待回家跟她一匯報,劈柴挑水,掃院子喂雞,一天下來就能得四五個花生,偏生長生又處處聽她的話,還沒得她尋著不是往回扣,二十個花生便被他攢夠了。如此僅僅四天,長生便用自己的勞動所得換來了她的獎賞。

荷花這回明白了什麽叫聰明反被聰明誤,她原想著拿這獎賞拿捏著長生,如今到把自己推進了坑裏,可自己定下的規矩又不能說不算就不算,

荷花想起了當年她還是姑娘是時,沒甚避忌地聽那些已為人婦的小姐妹說一些夫妻房中之事,如今倒或能派上用場……隻她心裏扭扭捏捏地拿不定主意,隻因那事兒莫說讓她去做,隻連聽上一聽都讓人臉紅,便是如今將為人母也覺得臊人得很,然而在接連被長生換取了三次獎賞之後,到底還是受不住地定了心思。

這日,長生又攢夠了二十個花生,當晚便把自己洗洗幹淨,美滋滋地朝荷花來換獎賞。荷花一邊不緊不慢地解著衣帶,一邊誘惑道:“長生,我還有個更好的獎賞你要不要啊?”

長生搖頭:“不要,我就要這個獎賞。”

荷花道:“那個獎賞比這個獎賞還好呢!”

長生依舊沒甚興趣地搖頭,三兩下把自己脫了個幹淨,跪在荷花旁邊,雙手不停地在腿上蹭啊蹭,無聲地催促著荷花快些。

那村那人那傻瓜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那村那人那傻瓜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那村那人那傻瓜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眼前人是心上人[娛樂圈]我的物理係男友回到三國當主公小溫柔餘生請別瞎指教還不是因為你可愛呀敗給喜歡溫文爾雅不僅僅是喜歡你竹馬養成手冊[重生]大管家,小娘子不許人間見白頭嫁給反派之後學霸養成小甜妻渣攻‘渣’到底她的粉絲都是黑粉[娛樂圈]重生之我想和你在一起你的宇智波已上線[綜]方格玻璃他曾經逆光而來炮哥的小夫郎夜盡歸離郡主之步步為贏青梅嫁到燈塔裏咖啡館群裏都是我男友[快穿]你輕一點可以嗎梟寵嬌妃,太惹火!就想疼你寵你養著你回到六八去尋寶
  作者:福寶所寫的那村那人那傻瓜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那村那人那傻瓜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