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那村那人那傻瓜

第34節

荷花娘在外聽了動靜進屋,見這姐弟倆吵了起來,急道:“這是怎麽了,怎麽說說嚷起來了?大寶,你咋回事兒啊?你姐姐懷著身子還為你這事兒著急,你咋能跟她嚷嚷啊。”

荷花娘不說還好,一說聽這話,荷花的委屈一下子湧了上來,眼淚不由自主的掉了下來,站起來淚眼婆娑的衝大寶道:“我往後再不管這閑事兒,我好好過我的日子去,你愛咋樣咋樣,橫豎咱誰也別搭理誰!”說完抹了眼淚便走。

荷花娘急得錘了大寶一拳,趕緊跟了出去。另一邊,荷花爹也聽了動靜,這會兒從屋裏走了出來,站在門口瞪著眼睛衝大寶那屋子大罵:“往後誰也甭管他!從小兒把他慣出毛病來了!得誰跟誰幹仗!我看你哪天氣兒不順了,敢拿刀子往你老子腦袋上砍!小兔崽子!一早兒知道你這樣,生下來就把你掐死!白費了糧食養你這麽大禍害人!”

荷花耳聽著他爹扯著嗓子罵人,頭也沒回的離了娘家。荷花娘兩頭著急,又怕荷花這麽氣著回去腳滑摔跤,又怕自己一走,家裏那父子倆真要幹起仗來。荷花走出一段兒停了腳步,抹了眼淚,回身對她娘道:“您回去吧,我沒事兒。”

荷花娘道:“別跟你弟弟置氣,他是這些日子心裏煩,回去我給你罵他。”

荷花道:“我知道,您趕緊回吧,勸勸我爹去,大過年的別讓他跟著著急了。”

荷花娘依舊不放心,跟了幾步,站在遠處眼瞅著荷花走遠才憂愁地歎了氣回家。

隻說荷花一個人往家走,越想愈覺得委屈生氣,隻覺自己這麽多年白疼大寶了,免不得又掉了淚。長生一直坐在門檻兒上往西邊兒往,看荷花出現,便趕忙跑過去。待到近身,卻見她眼睛紅紅地還掛著眼淚。

“怎麽了?怎麽了?”長生著急地問道。

荷花一看見自己男人,心裏的委屈又放大了幾倍似地,委屈地吸了吸鼻子,道:“長生,你去把李大寶給我揍一頓。”

“啊?”長生一愣,有點兒糊塗。

荷花委屈地望著長生,一副要哭的樣子道。

長生才反應過來似的,點了點頭轉身就往荷花娘家跑。

“回來!”荷花跺腳喚道,“你還真去啊!”

長生被荷花喊住,又跑了回來,殷切地眼望著她,好像在等她接下來的吩咐。

荷花伸手扯了他胸前的衣襟,拽到自己跟前兒,扁著嘴在他胸口上捅了捅,撒嬌似地小聲嘀咕:“你啥時候才能聽出人家哪句是氣話,哪句是真話啊……”

兩人手拉著手回了家,荷花與長生絮叨了一天:

“大寶真是混賬,我好心好意的去勸他,他倒跟我幹上了,我可是去打聽閑話兒了?王八蛋!以後再不對他好了!”

“合該胖丫兒不願跟他過日子,就他那倔脾氣,一百個媳婦兒都得給他折騰跑了!他當他是啥香餑餑啊,人家姑娘憑啥受他的氣,換我是胖丫兒老早就回娘家了!”

“臭混蛋!我看他往後怎麽辦!就讓他打一輩子光棍兒去!到老也沒人做伴兒,一人上大街上討飯去吧!路過我門口我看都不看一眼!哼!”

“往後我再不回家受這閑氣了!咱就好好過咱的日子,趕明兒咱多生幾個,兒女成群的氣死李大寶這孤家寡人!我看他還跟我瞪眼!王八蛋!”

荷花就這麽絮叨了一天,長生就在她跟前兒安靜地聽了一天,順著她的語氣說辭或點頭,或搖頭,到了晚上,荷花這火氣總算是消了下去。

夜裏,荷花躺在被窩兒裏怎麽也睡不著,伸手捅了捅長生道:“長生,跟你商量個事兒。”

長生睜開眼望著她。荷花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明兒三十兒,咱去我娘家過行嗎?”

長生沒吭聲,荷花又道:“今年家裏不順,杏花跟人跑了,我爹為了這事兒又沒了倆指頭,眼瞅著到了年了,大寶那小子又把媳婦兒給趕跑了,我今兒回來時,我爹還氣得罵人呢……明兒三十兒晚上,家裏肯定過不痛快……我想著反正奶奶也不在家,咱倆人在哪兒過都是一樣,若是回娘家過,還能給家裏熱鬧熱鬧,好歹把這年踏踏實實的給過去了……你說呢?”

長生望著荷花,道:“你開心……我聽你的……”

荷花有些不放心地道:“不隻要我開心,我要你也開心,你心裏要是不願意便說出來,不用事事依著我。”

長生搖道:“和荷花在一起……荷花開心,我就開心。”

荷花心甜,彎彎嘴角往長生身上蹭了蹭,歎道:“老天爺向著我,把天底下最會疼人的男人給我了……真該讓大寶那臭小子聽聽這話,他但凡有你一半兒,也就天下太平了……”

第二日,荷花和長帶了東西回了娘家,荷花娘聽說倆人要來家裏過三十兒,多少日子沒見的笑容終於又爬上了臉,隻連荷花爹這麵冷的,也難得沒說什麽旁的話,隻讓荷花娘多往餃子餡兒裏放些肉。

荷花和大寶頭天剛吵了架,雖說姐弟倆沒有隔夜仇,可心裏都是別扭,隻荷花才來的時候,大寶掃眉搭眼的叫了聲姐,荷花含含糊糊不抬眼皮兒的應了,之後就誰也不搭理誰了。

因休媳婦兒這事兒,大寶這些日子成了家裏最不受待見的那個,荷花爹成天不給他好臉子看,說不上幾句還就要罵人動手。大寶不願上他跟前兒找不痛快,可大過年的也不好躲出去,隻獨自一人窩在自己那屋裏待著,直到近了傍晚才從屋子裏出來。

時荷花娘和荷花在灶房裏忙活做年夜飯,荷花爹自己在屋裏算計著一年的收入進項,小寶和長生在院子裏堆雪人。大寶在屋門口蹭了蹭,覺得哪處都容不下他似的,隻好在院子裏搬搬抬抬的尋了點兒閑事兒幹,然後就揣著手往石磨邊兒上一坐,看著長生和小寶把雪人堆得越來越大,尤其是那個圓咕隆咚大腦袋,七扭八歪地遙遙欲墜。

大寶禁不住開口道:“你們把他腦袋弄那麽大幹啥,那麽小的身子禁不住,一會兒就得掉下來。”

長生正捧了一捧雪準備往雪人腦袋上拍上去,聽大寶這麽一說愣在那兒有些猶豫。小寶跳過來拉了長生道:“別理他,他把我嫂子罵走了,我爹不讓理他。”說完還故意挑釁似的,衝大寶吐了下舌頭。

大寶瞪眼指著小寶剛要開口,便聽咕嚕嚕啪!那大雪人的腦袋終於禁不住摔在了地上。

大寶轉怒為喜,幸災樂禍地笑道:“咋樣,我說得摔了吧?”

長生心疼地看著摔成好幾塊兒的雪人腦袋,彎腰撿了其中最大的一塊兒又放回雪人身上去,看上去張牙舞爪的不像樣。

小寶衝大寶哼了一聲,拉著長生道:“沒事兒,我看虎子他家門口那雪人腦袋特好看,又圓又大,咱倆現在去把那個搬回來按咱們這上頭啊?”

長生搖搖頭:“不行,人家的東西不能拿。”

“沒事兒,咱就借來放兩天,回頭再給還回去。”小寶攛掇了一會兒,見長生仍不應,隻鬆了他,道,“那你等著我,我去搬回來,你看著我哥啊,別讓他把咱這雪人兒給踹了。”說完便跑了。

小寶走後,長生歪頭偷偷的去看大寶,低下頭想了想,磨磨蹭蹭地挪到了他旁邊,尋了個地兒坐下。大寶看了看長生,見他也不言語,有些沒趣兒地站起來要進屋,長生趕緊跟著站起來把他擋住。大寶不明所以地閃開,長生又趕緊著挪了兩步繼續擋住他。

大寶愣了愣,有些納過悶兒來,莫名其妙的笑道:“你還真聽他的看著我啊,誰稀罕踹你們那破玩意兒。”

長生也不答話,望著他的目光中明顯的帶了不信任。

大寶無奈的一翻眼皮,又一屁股坐下,攤手道:“看吧,看吧,我坐在這兒讓你看著。”

長生看大寶不動窩兒了,才有些放心似的又在他旁邊坐了下來。

大寶覺得無趣,靠在磨盤上仰著脖子望天兒發呆,好半晌,忽然聽旁邊人喃喃開口:“你惹荷花不開心了……”

大寶一愣,轉頭去看長生,隻見他耷拉著腦袋坐在一邊兒,好像對自己的腳麵很感興趣似的,捧一把雪放在上麵,然後又輕輕的彈開,再放一捧,再彈開……那神情就好像他剛剛並沒有開口說過話。

大寶印象中,長生從來沒有主動跟他開口說過話,隻在他懷疑自己剛剛是不是幻聽之時,長生又悶悶地開了口,隻道:“荷花讓長生打大寶是氣話。”

大寶有些發怔,回過神來,道:“我姐……咋跟你說的啊?”

那村那人那傻瓜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那村那人那傻瓜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人海中的你(我的女孩我來寵) 頭號纏人精 痛仰 億萬盛寵隻為你 第二十八年春 我男票是蛇精病 吃可愛多長大的她 涼風與熱花雕 你就不要愛上我 鄰居看我眼神好可怕 心跳怦怦怦 惡龍甜餅[娛樂圈] 小狼狗每天都在撩我 你明明動了心 一吻定終身 緋聞33天 小先生 她算什麽男人 你嚐起來特別甜 顧醫生,你閉嘴 裙下有火 小尾巴很甜 男友他美顏盛世 等風熱吻你 你是不是特有錢? 氪金改命[娛樂圈] 整容三次的我 蘇小姐愛情日記 上癮[娛樂圈] 冰糖燉雪梨
  作者:福寶  所寫的那村那人那傻瓜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那村那人那傻瓜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