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那村那人那傻瓜

第33節

  另一邊,荷花有孕的消息,讓還沒從杏花一事上緩過勁兒來的李家終於見了光亮,一家上下都跟著高興。因知霍家山上那片地沒收得什麽,荷花爹還讓大寶扛了糧食過來,說是荷花肚子裏的也是他李家的血脈,怕他們養不起給餓死了。

  

  荷花知他爹的性子不覺什麽,隻怕四奶奶聽了不高興。四奶奶倒也沒那麽心窄,近半年來更是比從前開朗了許多。可她心裏不介意,嘴上卻也沒饒人,隻笑說一個村子住了這麽多年,誰是什麽樣的人還能不知道,你爹他就圖個嘴上痛快,我一個要抱重孫子的人了,不跟他一個抱孫子的小輩兒計較。

  

  至於荷花娘,那就更是歡喜了。因桃花嫁得遠,有孕之時她不方便時常在旁守著,如今荷花就在她眼皮子底下住著,可是把她忙壞了,一日裏至少要往荷花家跑三趟,要麽是送個東西,要麽是叮囑句話,有時前腳才走,沒盞茶的功夫又回來了。

  

  這日她又想起個事兒來,來了荷花家問她有啥想吃的,說是家裏才賣了些糧食,她爹手裏攥了錢了,這會兒她隻管說,不管酸甜苦辣她爹沒有不給買的。

  

  荷花道:“倒也沒什麽特別想吃的,總說什麽酸兒辣女的,可我這會兒也不想吃酸,也不想吃辣,也不知是姑娘還是小子……娘,您說這酸兒辣女的話可準不?”

  

  荷花娘似被打開了話匣子,眼睛一亮道:“準,這老話兒怎能不準了?我記得我懷你那會兒,雖說也不是特想吃辣的,可這酸的東西卻一點兒吃不得,吃點兒就吐。偏生你奶奶就信這酸兒辣女的話,說是當初她懷孩子的時候家裏窮苦,什麽好吃好喝的都沒有,成日裏隻摘山上半生不熟的酸棗子吃,結果生了仨全是兒子。這麽著,就非讓你爹上山給我摘山棗吃,還必須是全青酸牙的那種,你爹這個大孝順兒子忒聽話,摘了這一大簸籮棗子,愣是一點兒紅都沒有,全是青的……說吃了,光看一眼我就差點兒吐了……”

  

  荷花道:“我奶奶那麽厲害,她說讓您吃,您敢不吃啊?”

  

  荷花娘道:“自然是不敢,全吃了,一個沒剩。”

  

  荷花瞪大了眼,才為她娘心疼,便見她娘噗嗤笑了,隻道:“不過不是我吃的,全讓你爹給吃了。”

  

  荷花一怔,荷花娘笑道:“你爹看我那樣兒怪可憐的,就背著你奶奶自個兒把那大笸籮酸棗子都吃了,吃了好幾天呢,到最後臉兒都綠了……你奶奶還當是我愛吃,打發你爹再去摘,可把你爹嚇得,這麽多年沒見過他那個慫樣兒……”荷花娘說完咯咯笑了。

  

  荷花聽了有些吃驚,愣了愣,也抿著嘴笑了,道:“敢情我爹也會疼人。”

  

  荷花娘回憶著年輕時的往事臉上也添了幾分光彩,聽荷花這麽說又一瞪眼,道:“哪兒啊,就那兩年,新娶了媳婦兒可不得讓著些?後來我懷大寶的時候,咱家日子也算是好了,可我什麽也不想吃,單想當年那一大笸籮的青棗子……”

  

  “那讓我爹給你摘去唄。”荷花嬉笑道。

  

  荷花娘哼了一聲,道:“那會兒已是老夫老妻了,哪兒還使得動他,我隻跟他說說想吃酸棗子,他就說我沒事抽風擺忙,我說你還記得當年懷老大時你替我吃青棗子的事兒嗎?你猜他怎麽說的?”

  

  “怎麽說?”

  

  荷花娘道:“他說:‘那玩意兒酸了吧唧的能往嘴裏放?你是王母娘娘啊,我憑啥替你受這罪!’”

  

  荷花聽她娘學著她爹的語氣神態,被逗得哈哈直笑。荷花娘歎了口氣,也跟著搖頭笑了。

  

  當天晚上,荷花躺在被窩兒靜靜地望著長生,他已經閉了眼眯了半天,大概快睡著了,荷花看了一會兒,調皮地彎了彎嘴角,小聲道:“長生,我想吃山棗兒……”

  

  長生迷迷瞪瞪的睜了眼,轉過頭來望著她:“嗯?”

  

  荷花撒嬌重複道:“我想吃山棗兒了。”

  

  長生揉了揉眼,掀了被子爬起來。

  

  荷花拽了他道:“幹嘛去?”

  

  長生愣愣地道:“摘棗子。”

  

  荷花抿嘴一笑,又把他拽進被窩兒裏躺下,往他身上蹭了蹭道:“我不要你現在去,我要你十年以後去。”

  

  “啊?”長生沒聽明白。

  

  荷花也不解釋,隻道:“你記住我這話就得了,等咱這娃子十歲的時候,我要你上山給我摘山棗吃……不隻是十歲,他二十歲,三十歲的時候也要摘……四十歲嘛……那會兒你就是老頭子了,再讓你爬樹上摘棗好像是欺負你了……算了,就到三十歲吧……咱這娃子十歲,二十歲,三十歲的時候,你都要給我摘山棗吃……記得不?”

  

  長生在腦子裏認真記下荷花說的每一個字,然後敲了敲自己的腦袋:“記住了。”

  

  隨著荷花的肚子一日日長起來,天也一日冷似一日。四奶奶的病原說是夏天的時候就該回去請周夫子的爺爺給看的,隻先是遇了長生走丟,後來荷花娘家又出了事兒,再然後就是荷花有孕,一拖再拖,一直拖到了冬天。待大事小情的都過去了,周夫子才有些不好意思的跟荷花長了口,請她一塊兒去勸勸四奶奶。

  

  四奶奶原是不願去的,隻想荷花現在越來越不方便,隻怕長生照顧不好她,再者,眼瞅著就要過年了,去年這年就沒在家過,今年荷花肚子裏有了娃子,她就更想一家人熱熱鬧鬧的團圓在一塊兒了。周夫子和荷花苦口婆心的規勸了好幾日,說是把身子徹底養好了,往後想一塊兒過多少年都是有的。

  

  這一回長生卻沒像上一次似的藏鞋不讓走,反是拍著胸脯子保證一定好好照顧荷花,等奶奶回來抱重孫子。四奶奶眼瞅著長生有點兒要當爹的樣兒了,欣慰的同時也安了些心,私下裏又去找了荷花娘,拜托她多費些心幫忙照看,這才趕在下雪之前和周夫子動身回了老家。

  

  四奶奶走後沒幾日便下了一場大雪,天兒一下子冷了下來,荷花和長生像村裏人一樣,都是成日窩在裏家不出門隻等年關。隻還沒進臘月,荷花娘家卻又出了事兒,卻是大寶一紙休書,把胖丫兒給休了。

第四十二章

荷花初聽大寶把胖丫兒給休了,眼珠子差點兒掉出來,再一細打聽,卻也非因什麽了不得的大事。

隻說近了年底,各家忙活了一年都得了些錢,關係好的少不得坐在一塊兒喝喝酒打打牙祭。一日大寶和村裏的幾個小夥子一塊兒酒,也不知誰起的話頭,卻提起了原和大寶定過親的小秀兒來。說是趙家大少奶奶上個月斷了氣,小秀兒如今懷上了大少爺的孩子,來年若生個大胖小子,必能給扶了正。大寶聽了心裏就不舒坦,桌上又有喝多了沒眼色的拍著他說虧得人家沒跟了你,要不哪兒來這當太太享福的命。大寶聽完立時掀了桌子,若非旁人攔著怕就要動起手來。

一夥人不歡而散,大寶醉醺醺氣不順的回了家,進了屋沒說幾句便和胖丫兒吵了起來,說來也不過是小兩口吃醋拌嘴的話,可大寶喝醉了酒,心裏又煩悶,一時口無遮攔的就說了要休妻的話。胖丫兒給他嚇住了,隻管嗚嗚的哭。大寶聽了更覺心煩,直接摔門走了,又去找人喝酒。偏生又遇上了不上道的,人家夫妻吵架也不知勸和,還真順著大寶的話幫他寫了一封休書,又奚落他怕不敢真的休媳婦兒,大寶是個受不得激的人,又借著酒勁兒,回家就把這休書拍給胖丫兒了。胖丫兒是個心實的丫頭,嫁了大寶這麽久心裏也存了委屈,見了休書大概是傷得寒了心,第二日天還沒亮,也沒跟荷花爹娘說話,自己收拾包袱回娘家了。

荷花娘早起做飯沒見胖丫兒,想著頭日夜裏聽著他們兩口子吵架,隻怕是胖丫兒受了委屈在屋裏偷偷抹淚兒,忙進屋去勸,卻隻見大寶一人兒耷拉著腦袋在屋裏坐著。一問才知出了事,直把荷花娘氣得狠捶了他幾拳,催他趕緊去追。大寶梗著脖子耍脾氣,娘兒倆正說著呢,荷花爹聽了動靜進屋,知了這事兒直接踹了大寶幾腳,大寶這才別別扭扭地出去追,結果晚了一步,胖丫兒已經回了家了。

在半路沒截住,讓人家姑娘拿著休書回了娘家,這便不是小夫妻拌個嘴吵個架那麽簡單的了。大寶聽他爹娘的話過去接,直接讓他丈母娘拿棍子給打了出來,說你接誰?都被你這混蛋給休了,白紙黑字按著你李大寶的手印兒,哪個還是你媳婦兒,你給我滾蛋!

大寶臊眉搭眼的回了家,到家一學舌,又挨了他爹一頓板子,說讓你小子喝酒啊!讓你作!你還長本事了,還敢休媳婦兒了!你老子辛苦半輩子給你攢了錢蓋了房子娶了媳婦兒,讓你說休就休了!這回人家不跟你了,看你找誰去!你別指著我豁出我這老臉上人家給你討好擦屁股去!你有本事的就再討個回來,沒本事的就打一輩子光棍兒去吧!再讓我給你出錢討媳婦兒,門兒都沒有!橫豎我不止你這一個兒子!

事情就是這麽個原委,荷花娘跟荷花說這事兒時氣得直掉淚,隻道:“你說大寶這混小子怎麽這麽不讓人省心,眼瞅著就要過年了,偏又鬧出這麽個事兒來……我看了,我早晚得給他急死……”

荷花勸道:“您別著急了,說來這事兒也沒那麽嚴重,不過是大寶喝醉了酒幹下的混事兒。王家人也是一時氣恨,還真能拆散了他倆不成?換了是我,自家的閨女讓相公給欺負了,我也不能白白的就讓接回去,怎麽著也得說道說道,陪個禮道個歉,再跟老丈人那兒磕個頭便是……要我說也不是壞事,也給大寶長個教訓,別日日對胖丫兒呼來喝去的不給好臉,讓他知道知道媳婦兒的珍貴,多跑幾趟給求回來,日後回家小兩口兒沒準兒更好了呢……回我去說說大寶,您不說咱家今年有些進項嗎,正好也快過年了,讓大寶買點兒好吃好喝的帶過去孝敬孝敬,大不了多跑幾趟,年前必能把胖丫兒給接回來。”

隻說荷花想得簡單,和她娘一塊兒催著大寶拿了東西又往王家去接了兩次,可大寶每次都是無功而返,臉色一次比一次難看,問他人家說什麽了他也不答,隻沉著臉啞巴似的在一邊兒坐著不言語,到後來荷花娘再催他去,他連動也不動了,再多說幾句,索性抬屁股走人了。

荷花娘沒少掉眼淚,又去讓荷花爹拿主意,荷花爹瞪眼道:“讓我拿什麽主意?你是讓我去接兒媳婦兒回來?我還要不要臉了?!他自己闖下的禍,自己收拾去!回回讓家裏人給擦屁股,哪輩子能懂點兒人事兒!”

荷花娘在荷花爹這兒碰了壁,挨了數落,心裏一委屈,索性也撂了手不理了,隻少不得和荷花絮叨,隻說這家裏不知衝撞了哪路神仙,一事兒連著一事兒,沒個讓人消停。

一個月眨眼就過,眼瞅著就是大年三十兒了,荷花見家裏為了這事兒一點兒過年的氣氛都沒,不免又語重心長地去勸大寶,隻道:“要不你再去一趟,實在不成,你就給你老丈人磕幾個響頭,賭咒發誓的話還不會說嗎?隻說往後一心一意的對胖丫兒,再不跟她拌嘴了,老人兒都聽不得軟話……明兒就大年三十兒了,他們也不是不通情理的人家,不能真真就斷了這親了……”

大寶仍是低著頭不言語,荷花又柔聲勸道,“也許人家這幾次不回來,是考驗考驗你是不是真心知錯了……胖丫兒心軟,對你又一心一意的好,氣過也就算了,或許這會兒正等著你接家過年來呢……”見大寶仍是不說話,荷花又柔聲道,“要不,你跟姐說說,你這兩回去,人家都說什麽了?我幫你拿個主意……啊?”

或是被荷花這一大串兒的話說得煩了,大寶忽地抬頭黑著臉地大聲道:“能說啥!說她不願跟我過了唄!說被我休了就開心如意了!說往後再不許我去了!去一次打我一次!你讓我幹啥去!!人家都不想跟我過了!你讓我幹啥去!”

荷花被大寶這突然地暴怒嚇得往後一靠,心口突突突突,跟要跳出來似的。

大寶紅著臉衝荷花大吼:“現在你全知道了!滿意了吧!還有啥想打聽的!你說!”

荷花捂著心口,瞪大了眼難以置信地望著大寶,又氣又恨又委屈,吼道:“我滿意了?我滿啥意?!我是沒事兒撐的上這兒打聽閑話兒來了?!李大寶!你行!往後我再問一句,我……我……”荷花氣得說不出話來,眼淚在眼眶裏打轉。

那村那人那傻瓜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那村那人那傻瓜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我嚐一下可以嗎 眉眼盈盈處 寵夫守則 隻為他折腰 恃寵而驕之美色撩人 再見陳先生 毒舌攻防戰 你敢頂嘴試試看 不期而遇 複製初戀 成全 誘惑手段 浮光掠影 十二年,故人戲 與他二三事 刺鯨 我勸你早點喜歡我 直到你喜歡我為止 土著老公好像來自外星 我心愛慕你 我從未說愛你 最佳配角 枕邊人 你的溫柔比光暖 應惜豔陽年(出書版) 失業女王 遇見,終不能幸免 絕配 見空
  作者:福寶  所寫的那村那人那傻瓜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那村那人那傻瓜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