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那村那人那傻瓜

第29節

  荷花愈發覺得不對勁兒 ,隻怕真被自己猜中了,一邊不安的往後扯,一邊道:“大白天的往這樹林子裏走幹啥?一會兒踩著獸夾子斷了腿疼死你。”

  

  長生一路無言,拉著荷花走到樹林深處,尋了個草厚的地方拿手一指,歪過頭衝荷花咧嘴一樂:“你躺這兒”。

  

  荷花又氣又臊,紅著臉瞪眼道:“混蛋,我就說你沒安好心,這哪兒是幹那事兒的地方,外邊兒的狗男女才往樹林子裏鑽,你把我當啥了!”說完甩開長生緊著跑了回去。

  

  長生呆呆的望著荷花跑遠,心裏異常的失落。他回想起那個傍晚自己在林子中看到的場麵,都這些日子了還是讓他記憶猶新。雖然晚上鑽進被窩兒裏荷花都讓他進去,可他最想的還是拉著荷花像那兩個人一樣在這樹林子裏的草地上做那事兒。

  

  長生望了望那片厚厚的草地,戀戀不舍的走出了林子,嘴裏小聲嘟囔著:“我也想做狗男女……”

  

  *

  

  轉眼,長生回家一個來月了,精神頭兒早就養了回來,四奶奶提醒荷花該和長生一塊兒去縣城,正式去謝謝孫雪梅夫婦。荷花爹也提醒荷花,上回人家老夫人生了病沒機會說上話,這回讓她帶著大寶一塊兒去,一是道謝,二來也好跟人家提提大寶當衙役的事兒。荷花不願求人情,不過如今對孫雪梅的心結也解開了,倒也沒什麽太讓她難做的,也是不敢跟她爹頂撞,隻好應了。

  

  長生初聽要去雪梅家,腦袋搖得跟個撥浪鼓似地,死拉著荷花不放手。荷花說了許久,長生才將信將疑的鬆了口,卻也說好了:不許多待,不許跟那個捕頭老爺說話。荷花聽了好笑,心說就算你樂意換,我一個鄉下來的村婦,人家捕頭老爺又哪兒能看上我了,再者本來就是衝著人家去的,又道謝又求人的,去了不說話是個什麽說法。她無奈又解釋了半天,長生才不情不願的應了。

  

  於是,選了個好天兒,荷花拎了一籃子雞蛋,大寶又從家拿過年時桃花帶回來的兩罐好酒,一行三人上路了。

  

  三人出了村子走到大道上雇了輛馬車,一路顛簸的往城裏趕,荷花問大寶是不是一心要去縣城當衙役,隻道:“我可跟你說好了,這求人的事兒沒個準譜兒,別說人家應不應,就算是應了,到時候辦得成辦不成還兩說呢,你這會兒別當那衙役的位子是給你預備的,到時候不成了,還要難受。”

  

  大寶倒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應道:“咳,姐,我跟你說實話吧,其實我壓根兒就不想當什麽衙役,到那地方雖說能掙幾個錢,可不得天天看人家臉色?哪兒如在自己家裏痛快了。再說了,我要真進了縣城,隻怕不能天天回家。”

  

  荷花一樂,打趣道:“咋的?知道惦記媳婦兒了?那還不容易,讓胖丫兒跟你一塊兒進城住唄。”

  

  大寶臉上一紅,道:“說啥呢,誰惦記她了……我是惦記咱爹娘……”

  

  荷花沒言語,抿著嘴笑。大寶看了荷花一眼,有些尷尬,別過頭去看景兒,愣了一會兒幽幽的道:“如今你們幾個都嫁出去了,小寶又屁大點兒,成日裏還靠咱娘給他擦鼻涕呢,我要是走了,咱家靠誰啊……”

  

  荷花聽了一怔,但聞大寶又認真道:“咱爹看著身子骨硬朗,可到底歲數大了,我常跟著他幹活兒我知道,這二年下地幹活兒時明顯比頭些年歇得勤了,咱家那一大片地他自己一人哪兒幹得過來……你雖說離得近,可到底也得過自己的日子,山上那地也得靠著我姐夫呢,總不能老讓他來咱家地裏白幫著賣力氣……還有咱娘也累了半輩子了,如今好不容易娶了兒媳婦兒了,也該舒服舒服,我要隻顧著自己把媳婦兒接城裏過日子去,那還算人嗎……”

  

  荷花聽完望著大寶發怔,心裏一酸眼淚就蒙上了眼眶,她抬手擦了擦,欣慰的笑道:“行,是能頂門立戶的大小夥子了,聽你說這話姐往後這心就踏實了,咱爹娘沒白疼你。”

  

  大寶受不住荷花掉淚,嘿嘿一樂,又轉了輕鬆的語氣,隻道:“這回這事兒全是咱爹自己的主意,你知道咱爹這人嗆不得,我要說不樂意又得挨頓揍。還不如順著他來,反正我自己幾斤幾兩我自己心裏知道,我就不是那幹衙役那塊料,哄著咱爹高興唄……我還想跟你說呢,一會兒去了孫姐姐家咱就別提那什麽衙役的事兒了,回頭就跟咱爹說不行,反正他那人好麵子,也不能自個兒跑城裏問人家去。”

  

  荷花笑道:“你小子這心眼兒倒會拐彎兒。也好,我倒也是不願求人呢,你要是真想幹,我怎麽求也不算啥,你既然自己不想幹,咱也別討那人情,要不往後過日子也不踏實,總想著啥時候還得給還回去。再一個你說得也對,咱爹娘歲數大了,身邊兒不能離了人,他們為了咱們好,咱也得給他們想想。”

  

  姐弟倆一路盤算著進了縣城,從城門口下車,一路往孫雪梅家走。三人才拐進她家巷口,便見有人從她家裏院出來,卻是兩個男人,一個便是孫雪梅的男人程捕頭了,另一個年紀也不大,卻儀表不凡似個貴人。

  

  大寶愣了一下,緊把荷花往回拉,低聲道:“先別過去,那是縣太爺,上回來找我姐夫時見過。”

  

  荷花嚇了一跳,忙把直愣愣往前走的長生拽了回來,側著身子藏著一高石墩子後麵,想著等縣太爺走了再過去說話。可縣太爺站和程捕頭在門口有說有笑的站了半天一直沒動,荷花也不敢抬頭,隻怕不小心被程捕頭望見認出來,又少不得過去叩拜,也不知縣太爺是個啥脾氣,萬一不小心失了禮那就事大了。

  

  荷花和大寶小心翼翼的低著頭藏著,長生卻是站得端正,眼睛直勾勾的往那兒瞧。荷花緊忙拉他道:“別往哪兒看,小心縣太爺看見你。”

  

  她正說著,但聽孫雪梅的聲音從那方向傳來,荷花下意識的望過去,見孫雪梅陪了個婦人從大門裏走了出來,那婦人懷裏抱了個孩子笑盈盈的和孫雪梅道別,荷花料想必是縣太爺夫人了,又趕緊低了頭藏好。

  

  程府門口,縣太爺夫婦和孫雪梅一家道完別便抱著孩子上了轎。直到兩頂轎子徹底拐出巷子消失不見,荷花和大寶才放心的走了出來往孫雪梅家裏去。

  

  長生卻是落在了後頭,也不急著跟上,隻歪著腦袋愣愣的望著轎子消失的巷口,瞪著眼呆了半晌,自語自語的嘟囔:“狗男女……”

第三十八章

  隻說荷花三人到孫雪梅家拜謝,孫雪梅當荷花是閨中密友般熱絡款待,沒了心結的荷花也覺孫雪梅仍像從前那樣親近隨和,兩人又不免憶起還是姑娘時的光景,勾出不少懷念來。有些話不好當著男人們說,孫雪梅隻拉著荷花進到房裏一邊說話,一邊哄著她那才滿周歲的兒子。荷花見這小娃子肉呼呼可愛得緊,著實喜歡。孫雪梅笑說讓荷花和長生也緊著生個娃子,若是生了兒子就與她兒子結作兄弟,若是生了個女娃兒就給她兒子作媳婦兒。荷花也沒什麽羞澀的笑了笑,她老早就想生娃子了,聽孫雪梅這麽一提更是向往,又想著如今和長生做了實在的夫妻,明年的這個時候或也該有個小東西累她操心了。

  

  另一邊,作為主人的程捕頭也是熱情得很,山南海北的和大寶胡侃,卻一點兒也沒了官府捕頭的威嚴。長生就一直悶聲不吭的坐在一邊兒,盯著人家的眼神總是帶著防備,還時不時緊張的往裏麵張望,就好像他一不小心媳婦兒就會被偷走了似的。

  

  三人在孫雪梅家待了半日,午飯後又坐了一會兒便與孫雪梅夫婦道別回家,姐弟倆在路上商量好了如何把她爹騙過去,待回到家已近了傍晚。

  

  隻說三人進了院,屋裏並沒人出來,待大寶喊了兩聲,方見二丫掀了簾子迎出來,臉上卻是一副愁苦心焦之色,隻道:“你們可回來了,二姐出事兒了。”

  

  大寶立時急道:“可是那王福根又皮癢犯渾了不是?!”

  

  “不是王福根……是二姐……”胖丫兒欲言又止,回頭看了看屋裏,拉著大寶往外走了兩步,小聲道,“二姐跟人跑了……”

  

  “啊?”荷花和大寶同時一驚,都跟沒聽明白似的愣在了那兒。

  

  胖丫兒道:“今兒你們才走沒多會兒,王家莊就來了人,吵吵嚷嚷的七八個,氣勢洶洶的別提多嚇人了。王福根和他大哥帶的頭,說是二姐昨兒半夜裏跟人跑了,問咱家要人來了。”

  

  大寶仍是驚著,直愣愣的道:“什麽跑了,跟誰跑了?”

  

  胖丫兒臉上一紅,道:“跑了還能跟誰跑,說是跟外頭的男人跑的……”

  

  大寶一愣,忽地瞪了眼,衝胖丫兒喊道:“不可能!我二姐不是那種人!”

  

  胖丫兒嚇得縮了縮,低著頭扁著嘴,委屈的嘟囔:“又不是我說的……”

  

  荷花心都揪了起來,隻撂下他們不理,自己掀了簾子進屋。

  

  荷花爹坐在外屋的椅子上,眉頭擰得跟個疙瘩似的,抬頭看了她一眼,氣不順的歎了一聲沒言語。荷花又進了裏屋,但見她娘歪在炕上抱著小寶抹淚兒,似是隨時都要暈過去似的。

  

  長生也跟著荷花進了裏屋,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卻從荷花的神情中捕捉到了不好的訊息,迷茫的神情中帶了些緊張不安,他往旁邊蹭了蹭,尋了個靠近荷花的角落裏站著,不錯眼珠兒的盯著她。

  

  荷花也沒心思理長生,隻被這突如起來的狀況弄得滿頭霧水,心裏又驚又急。她爹在氣頭上,她不敢跟與他說話拱火兒,想要問她娘,她娘卻又隻管拉著她哭,又是擔心又是生氣,事情也是說不明白。好在胖丫兒跟著大寶進了屋來,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說了一遍。

  

  今日上午荷花三人沒走多久,王福根便帶了七八個人來她家要人,言之鑿鑿的說杏花和野男人私奔跑了。說是今兒一大早就不見了杏花的人,尋了好久也沒有,後有個同村的鄉鄰,說昨兒夜裏和兒子去鄰村親戚家喝酒,回來晚了,半夜裏醉眼蒙蒙的倒似是見了兩個人鬼鬼祟祟的,一個是走村的貨郎,另一個沒看清楚,隻隱約看著身形嬌小,還拎了個包袱似的東西。第二日酒醒了又見王福根滿村的找媳婦兒才猛然驚醒,回憶著昨日見的那人卻和杏花的身形無二。王福根聽完傻了眼,這便叫了幾個親族一塊兒追來娘家。

  

  幾個人在荷花家鬧騰了半日,非要討個說法。荷花爹原不是個好惹的,可人家是占著理來的,自己又沒個準備,隻窩著火讓人家在家中各屋尋了個遍。王福根沒尋著人,又說杏花大姐的婆家就在同村,保不齊藏那兒去了,吵嚷著帶人去荷花家找。荷花爹被幾個年輕後生落了臉本就惱火,聽說又要去親戚家鬧,一下子激出火來,抄了鋤頭要跟他們拚命,幾個人這才沒去荷花家鬧事,可也放下了狠話,這事兒沒個完。

  

  王福根等人走了之後,荷花爹就一直在外屋坐著,荷花娘上去說話,他就發火罵人,荷花娘本來就心驚愁苦著呢,被這麽一罵委屈又湧了上來,抱著小寶尋死覓活的哭了好半天,胖丫也嚇住了,又不敢去勸荷花爹,隻在婆婆身邊勸解,中午好歹弄了點兒飯,可誰也吃不下,隻一直撂在桌子上放到這會兒。

  

  荷花和大寶聽了原委,也全都傻了,一大家子人都跟烏雲蓋頂似地愁了臉,全不言語了,直到天色全黑,也沒人開口說個主意出來。荷花娘啞著嗓子讓荷花和長生先回家去。荷花不放心,可也一時不知該如何是好,隻勸了她娘一會兒,與長生回家了。

  

  一路上,荷花腦子裏亂糟糟的一團,她想著上個月去杏花家時她和自己說的什麽不想活的話,越想越怕,隻怕杏花不是私奔,而是去哪個無人的地方尋了短見。隻她這心思也不敢與家裏人說,她娘已經哭得剩了半條命,再要聽了這話,剩下那半條也得沒了。她隻盼著王家莊那人看的真,杏花當真是與人私奔了,好歹沒丟了命。

  

  可再一想,這私奔卻也是條死路。頭幾年附近村子有個女子與人私奔,沒多少日子就被抓了回來,那奸夫被打了個半殘,實在受不住了便扔了女人自己跑了,可憐了那女人被婆家一頓毒打,娘家人連問都不敢問,人家說了已是留了情麵的,再早幾年官府不管的時候這都該沉河塘。後來,那家男人又娶了一房,卻也不休這女人,隻把她留在家裏當牛做馬的使喚,二十多的一個女子活生生的苦出了一頭的白發,要多淒慘有多淒慘,沒活幾年便死了。

  

  荷花那會兒才十五六,當個故事來聽,卻沒想如今自己親妹子竟走了私奔這條路。她心裏七上八下,又盼著杏花別被尋著,可若真尋不到她又不放心,也不知是跟了個怎樣的男人,萬一又遇了個混賬,她孤零零的一個人,連個說話訴苦的人都沒有,就是苦死在外頭家裏人都不知道……

  

那村那人那傻瓜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那村那人那傻瓜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人海中的你(我的女孩我來寵) 頭號纏人精 痛仰 億萬盛寵隻為你 第二十八年春 我男票是蛇精病 吃可愛多長大的她 涼風與熱花雕 你就不要愛上我 鄰居看我眼神好可怕 心跳怦怦怦 惡龍甜餅[娛樂圈] 小狼狗每天都在撩我 你明明動了心 一吻定終身 緋聞33天 小先生 她算什麽男人 你嚐起來特別甜 顧醫生,你閉嘴 裙下有火 小尾巴很甜 男友他美顏盛世 等風熱吻你 你是不是特有錢? 氪金改命[娛樂圈] 整容三次的我 蘇小姐愛情日記 上癮[娛樂圈] 冰糖燉雪梨
  作者:福寶  所寫的那村那人那傻瓜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那村那人那傻瓜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