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那村那人那傻瓜

第27節

  她無奈的笑了笑沒說什麽,脫了衣裳上炕睡覺,隻一掀被子卻傻了眼:

  她褥子上撒了一片花生,大的,小的,圓的,扁的,還有好些一看就是他攢了有些年頭的,都縮成幹兒了,再細看,甚至還有好些渣子,想來他大概是把自己的存貨一股腦兒全倒她被窩兒裏了。

  荷花又氣又好笑,轉頭望向長生,但見他的被子下麵露了個小縫兒,見她看過來,那縫兒又一下子被捂了嚴實,隨即又見他在被子裏扭啊扭,把四周的縫隙全都壓嚴實了,好像生怕她把那堆花生再原樣塞給他一樣。

  荷花忍俊不禁,佯嗔道:“讓你給我暖被窩兒,你就是這麽給我暖的?”

  長生蒙在被子裏悶悶地回了一句:“我暖了,我暖好了才放的花生。”

  荷花道:“暖了管什麽用,你這堆花生往這兒一灑可叫我怎麽睡覺?”

  長生應道:“你收起來就行了,收在你櫃子裏……”頓了頓,又補了一句,“要不你來我被窩兒裏睡吧,咱倆睡一個被窩兒。”

  荷花捂著嘴無聲的笑了笑,隨又做出一本正經的模樣,道:“你想得美,你把我被窩兒弄這麽亂,我罰你今兒晚上不許挨著我。”說完隻管把那堆花生小心翼翼 的捧到木盒子裏,甚至連碎渣子都沒舍得掃走,待收拾好了,便把木盒子收在炕櫃裏,又把緊挨著長生的被褥扯倒炕的另一頭,吹了燈躺下了。

  黑燈之後,長生從被窩兒裏鑽出來,可憐兮兮的望著荷花的後腦勺兒,一副被拋棄了的模樣,愣了愣,掀開被子爬了起來,把被子往荷花那邊兒扯。隻他才一動作,便聽荷花背著身子道:“幹啥?扯被子呢不是?!”

  “沒有。”長生下意識的狡辯,想了想,道,“我……我去尿尿……”說完便假裝穿鞋下炕出了屋,走到門口站了一會兒才回來,伸著脖子望著荷花道,“我尿完了。”

  荷花背身躺著,拚命忍著才沒笑出聲來,隻道:“尿完了就睡,跟我匯報啥。”

  “哦。”長生應了一聲,一邊小心翼翼的望著荷花,一邊偷偷的把被褥往她那邊兒扯了扯,然後上炕鑽了進去。

  荷花睜著眼靜靜的躺著,沒一會兒,又聽見長生掀被子坐了起來,假裝自言自語的道:“又想尿尿了……”說完穿鞋下地,腳步聲走到屋門口便停了,靜了一會兒,又進了屋來,自以為悄聲的又把被褥扯過來幾分。

  荷花用力掐著自己的手心,躺了一會兒,第三次聽見長生爬起來,假作自語的說要去茅廁,走到門口愣一愣就回來,然後悄悄扯一扯被褥……

  長生就這樣折騰了好幾次,終於把被褥“神不知鬼不覺”的扯到了荷花旁邊,然後陰謀得逞似地笑了笑,心滿意足的鑽了進去。

  他側身對著荷花躺了一會兒,往前蹭了蹭,手爪子在自己被窩兒裏不安分的撓了撓,大著膽子從被子底下鑽出去,賊兒似地摸進了荷花的被子裏,先是指尖試探的碰了碰,然後輕輕的摸了摸她的後腰,見她沒有反應,便道她睡了,急不可待的整個人鑽進了她的被窩兒裏,躺在她的枕頭上,從身後把她抱住。

  荷花忍著沒出聲,假裝睡著了,想要看看他要幹什麽。等了一會兒見他並沒什麽動作,隻是覺得他整個人貼在自己身上,溫熱的呼吸打在她耳根上,特別癢癢。她正要受不住的去撓,手卻一下子被他握住,婆娑了兩下,輕車熟路的拉過來放到自己褲襠上。

  荷花終於忍不住出了聲,氣道:“混蛋,我說你幹啥呢,敢情是惦記這個呢!”說著便往回抽手。

  長生則愈發用力的把她的手按住,埋頭在她後頸蹭了蹭,喃喃道:“你摸到我褲襠了,你說的,隻有媳婦兒才能摸褲襠,你是我媳婦兒,永遠不許賴……”

  荷花怔了怔,彎了彎嘴角舒了口氣,靠在他身上沒再掙脫。

  長生握著荷花的手,放在自己褲襠上輕輕的蹭啊蹭,雖然並非帶了情欲的目的,可沒多會兒,那地方到底還是起了反應。

  荷花道:“弄啥弄,得了吧?我告訴你,我可不管給你‘摸’。”

  荷花原道長生要耍賴,沒想長生卻應道:“嗯,不用你摸。”

  荷花倒是奇了,想了想,噗嗤笑了,隻道:“走這幾天你倒是長本事了,不用我,你隻自己弄吧,往後最好都別叫我才好。”

  長生又應道:“不摸,我也不摸。”

  荷花愣道:“那幹啥,就這麽頂著不難受?”

  長生鬆了荷花的手,從後麵抱了她,把下麵頂到她身上蹭了蹭,小聲道:“放進去……”

  “嗯?”荷花沒聽明白。

  “像那次一樣,進你下麵去。”

  “……”荷花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心口噗通通猛跳了幾下,臉一下子燒了起來。

  長生嘀咕道:“我知道的,應該進去才對。”

  荷花臊得身上發熱,也顧不得想他怎麽突然開了竅。

  長生愈發抱緊了荷花,在她身上蹭啊蹭,像個被主人趕出家門的看家狗似的,可憐兮兮的求道:“讓我進去吧,好嗎?”

第三十六章

  荷花一直期待著有一日能和長生做了實實在在的夫妻,為他生兒育女。她很多次都夢到長生不再拉著她摸褲襠,而是像其他男人對娘子那樣,夜深人靜的時候纏著自己親/熱。她有時想起來還會著急,隻想長生一直不開竅,自己也不知什麽時候才能懷上娃子,她甚至好幾次都躍躍欲試的想要主動出擊。

  

  可是當長生真的抱著她要求行房的時候,她卻忽然不知所措了。那感覺大概就好似喜歡一個男人很多很多年,有一日他在你毫無準備的時候突然溫情脈脈的開口:“嫁給我吧。”

  

  荷花隻覺得自己心口碰碰跳的厲害,有吃驚,有緊張,也有羞澀和歡喜,她忽然覺得自己好像並沒有與長生過了一年了,就好像她才是個新嫁娘,今晚就是他們的洞房花燭。

  

  長生在她身後將她抱得越來越急,那家夥硬硬的頂在她身上,嘴裏不住的呢喃懇求:“讓我進去吧……進去……”

  

  荷花微微的轉身,見了長生熾熱期待的眼神,臉上便覺燙得不行,忙避開了眸子。她咬著嘴唇愣了一會兒,默默地解了衣帶,在被子裏退了衣裳。

  

  長生見了,歡喜的樂了,立時掀了被子爬起來脫褲子,然後光溜溜的跪在一旁兩眼放光的望著荷花,蓄勢待發。

  

  長生那身子,荷花看過摸過多少次,早沒什麽稀奇的了,可這會兒卻似個閨閣裏的小姑娘似的,紅著臉不敢往他身上瞧,隻自己躲在被子裏慢慢地脫了衣裳褲子。

  

  長生早已迫不及待,荷花才把褻褲從被子裏抽了出來,長生便緊道:“我要開始了。”說完也不等荷花應聲,一下子掀開了被子。

  

  全無準備的荷花周身一冷,不禁低呼了一聲,光溜溜的身子就這麽晾在長生麵前,讓她羞臊難當,下意識的抬手遮擋。

  

  長生不管那麽多,一下子撲了上來,沒等荷花反應便吻住了她的嘴。

  

  其實,也算不得是吻,他隻是把嘴唇用力的貼在她的嘴唇上,貼了一會兒大概覺得不夠,伸了舌頭在她嘴唇上來回舔了幾下,隨後又像個得了美味的孩子,微微張開嘴,“吃”起了荷花的嘴唇。

  

  就這麽一個算不上吻的吻,卻讓荷花心口跳的厲害,身上也跟著軟了軟。長生在親她,很認真很投入的主動親她,她下意識的閉上了眼,抬手輕輕的擁了他。然而隻當她要投入的張開嘴,準備愈發加深這個吻時,長生卻忽然結束了對她嘴唇的眷戀,他抬頭衝她傻傻樂了樂,然後一頭紮進她頸窩裏。

  

  荷花還沒從那個吻中回過神來,便覺長生埋頭在她頸間,口鼻貼在她的脖子上,像個大狗似的不停地蹭啊蹭。荷花被他弄得又熱又癢又迷茫,想要開口問他做什麽,可一開口,聲音酥軟的連她自己聽不出了。

  

  長生不理她,自己蹭夠了便抬起頭來,伸了兩隻手,一邊兒一個捏了她胸/口的兩坨肉。

  

  荷花又驚又臊,屏住呼吸,可呼吸卻是越來越急促,她紅著臉望著長生,他卻也不看她,隻專注的望著她的胸/脯,就好像手裏有兩個剛出鍋的大饅頭,他要捏一捏看看軟乎不軟乎。

  

那村那人那傻瓜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那村那人那傻瓜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和前男友捆綁炒作 寵上天[娛樂圈] 給你一點甜甜 總覺得暗戀對象喜歡我 紅豆生民國 小甜橙 因為我愛你呀 橘子汽水 指定辯護人 她每天都在撩我 女神她隻想睡我 他的小仙女 公主病的大學 小薔薇 教練,我沒吃! 大冒險家 歲歲有今朝 一望情深 聞而傾之 在全國觀眾麵前撒狗糧 想看你臉紅 小裁縫 醉臥美人膝 那片蔚藍色 我最美時光,你恰好路過 地頭貓 才不信你暗戀我呢 前夫總是不開心 擁抱分你一半 二婚也能撩起來
  作者:福寶  所寫的那村那人那傻瓜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那村那人那傻瓜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